第二百五十三章 分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再者說,幾月之前,陸葉身份暴露,引萬魔嶺追殺,是浩天盟的那些人一路接力護他平安,若沒有那一個個素不相識,甚至事後都不知道來歷姓名的修士,陸葉早死在路上了。

  所以哪怕之前跟銀光島的人沒什麼交情,陸葉也願意多讓一些好處出來,只因這是同屬浩天盟陣營的。

  兩大陣營對立對抗,彼此間若是不夠精誠團結,早就被對方給蠶食沒了。

  羅伏不知陸葉所求何事,但隱約也有些猜測,他是個爽快人,所以只略一沉吟,便大笑道:「好,一葉兄這個朋友,我羅某人交定了。」

  當場便跟陸葉添加了烙印。

  陸葉又傳訊一道出去,少頃,伴隨著轟隆隆的聲響,應蛟竄出天機殿,在一群銀光島修士的目送下,漸行漸遠。

  這是被依依給引走了。

  之前它會追著擎天宗修士不放,甚至殺進天機殿,都是依依在按陸葉的指示行事,對應蛟而言,它沒心思理會修士間的恩恩怨怨,也不想去做什麼恃強凌弱的事,這麼多年來它一直在棲身的湖泊中深居簡出,名副其實的家裡蹲。

  如果不是那鱗甲對它吸引力太大,它也不至於鬧出這麼大的動靜。

  「一葉兄先請。」羅伏伸手示意。

  陸葉這下沒再推辭,而是走進天機殿中,放眼望去,好好的天機殿被折騰的不成樣子,某處位置甚至出現了巨大的深坑,坑旁還有幾片蛇鱗殘留。

  他來到天機柱面前,伸手蓋了上去,借自身碧血宗鎮守使的身份,掠奪擎天宗這邊的加持。

  明顯地感覺到,印記中不斷多了很多東西,好像是一道道印記,伴隨著他的掠奪,天機柱內更是不斷傳出咔嚓嚓的聲響,好像隨時可能崩壞。

  但陸葉知道這東西是不可能壞的,這畢竟是天機賜物。

  這是掠奪加持的反應,跟從天機柱中購買加持一樣,天機柱內的一些奇妙構造,關係到天機柱覆蓋範圍內靈氣的濃郁程度,在購買加持或者掠奪加持的過程中,這些奇妙構造被改變了。

  擎天宗駐地的天地靈氣,以極為明顯的速度降低下去。

  少頃,陸葉走出,沖羅伏微微頷首。

  羅伏緊接著走進去,等他出來的時候,擎天宗駐地的天地靈氣,跟野外已經差不多了。

  陸葉一時也不知道自己收穫多少,這種事得返回碧血宗才能知曉,因為掠奪來的加持不能直接變成功勳,得存儲到碧血宗的天機柱中才能變換。

  可惜的是,在掠奪的過程中,有大量加持耗損,否則收穫只會更大。

  銀光島的修士還在洗掠,擎天宗這邊有自己的靈田藥圃,裡面種植了一些靈花異草,這些都是好東西。

  而且整個擎天宗駐地的範圍,比起碧血宗要大的多,這倒不是內圈宗門的福利,而是擎天宗花費功勳買的。

  天機柱覆蓋的範圍,就是一個宗門駐地的範圍,初始的時候每個宗門都一樣,花費一定的功勳,就可以擴大天機柱覆蓋的範圍,繼而讓駐地範圍跟著擴大。

  駐地大了,空間足夠寬敞,自然是有好處的。

  所以理論上來說,如果功勳足夠多,一個宗門駐地的範圍將是無限寬廣的,甚至可以將自家駐地的範圍懟到別人駐地旁邊,不過理論是理論,現實是沒有哪個宗門有太多功勳擴建駐地的範圍,大多都是基本夠用就行。

  一個時辰後,銀光島修士重新集結,在羅伏的號令下一一登船。

  他對陸葉發出了邀請,陸葉自然沒有拒絕,正好跟著羅伏一起,去往銀光島駐地。

  這大船模樣的飛行靈器一看就價值不菲,估計是銀光島這邊花費宗門功勳從天機寶庫買出來的,不過跟陸葉曾坐過的飛龍船比較起來,還是差了很多。

  飛龍船那東西,是真真正正攻城拔寨的利器,而銀光島的這大船,只是飛行靈器,有一定的防護之力,卻沒有攻擊之能。

  安排陸葉在一間艙房中休息,羅伏自去忙碌。

  這一戰銀光島也是有些傷亡的,不過很少,還有所獲的戰利品都需要清點,這裡面還有陸葉的一半呢。

  銀光島修士們乘船返回之時,一道道消息已經經由不同渠道傳往附近的各大勢力。

  這當然是已經死去的鄒奇的手筆,他在臨死之前,將銀光島能馭使應蛟的事透露了出去。

  他的目的很簡單,自家駐地已經被禍害了,那就得讓萬魔嶺其他勢力加以警惕。

  而且他透露出來這個消息之後,極有可能讓附近幾家萬魔嶺勢力聯手起來圍剿銀光島。

  畢竟能馭使應蛟這種事太可怕了,如果是核心圈的宗門或許還沒那麼忌憚,核心圈那邊許多轉修了天級功法的強者,可在內圈,一頭應蛟對上任何一家勢力,基本都是無解的存在。

  有這樣的顧慮在,附近幾家萬魔嶺勢力只怕睡覺都不得安生,唯恐哪一天被應蛟打上門。

  當然,也有另外一個可能,那就是在應蛟的威懾下,那些萬魔嶺勢力再不敢招惹銀光島。

  鄒奇不知道事情會怎樣發展,可他都快要死了,哪管得了那麼多,先把應蛟的事情透露出去再說。

  這就導致附近的各大勢力很快出動人手,趕往擎天宗駐地查探情況,其中不單單有萬魔嶺的,還有浩天盟的,也不知道鄒奇傳遞出來的消息怎麼這麼快就走漏到浩天盟那邊去了。

  等趕到地方一看,一群出身各不同的九層境俱都心有戚戚。

  整個擎天宗駐地此刻一片狼藉,房屋倒塌無數,還有大火殘留的痕跡,沒錯,銀光島的人撤離之前,在這邊放了把火,當真是慘無人道。

  靈田藥圃里的花花草草,不管成熟還是沒成熟,都被拔了個精光,天機殿廣場上還殘留著大戰的痕跡,處處可見未乾涸的血跡和殘屍。

  整個擎天宗駐地,可以說是一地雞毛,有得到消息,知道銀光島修士已經撤走,從九州返回查探情況的擎天宗修士跪倒在地,仰天嘶吼,痛哭流涕。

  太慘了!

  趕來查探的修士越來越多,結果這邊竟還爆發了一場大戰,兩邊陣營的九層境修士打的熱火朝天,最後也不知道誰贏了。

  半日後,坐落在山野之間的銀光島駐地,陸葉領著依依下船,琥珀懶洋洋地趴在他肩膀上。

  羅伏親自領著陸葉來到一棟二層小樓處,將他安置下,並說晚上給他接風洗塵,這一次擎天宗駐地被破,他功勞巨大,需得趕緊回本宗述職,暫沒時間相陪。

  告知陸葉若有什麼需求,只管跟郝仁兄妹說就行了。

  羅伏離去,陸葉讓郝仁兄妹自去休息,有事傳訊給他們,便跟依依一起上了二樓。

  在回來的路上,陸葉便從依依那裡得知,她將應蛟引出十里之後,把鱗甲往儲物袋一收,然而應蛟就懵了……

  在鱗甲氣息消失的位置發了好一陣暴脾氣,這才拖著長長的身子離去,依依遠遠觀望,發現它的眸子似乎還有些落寞?

  看應蛟離去的方向,似乎是要回它一直棲身的那個湖泊,至於是不是,依依也不敢肯定,因為那會兒陸葉已經傳訊給她叫她回來了。

  房間中,依依打坐恢復,琥珀吃著靈丹。

  之前依依帶著那鱗甲一直在地下穿行,消耗不小,這會自然是要恢復一下。

  陸葉則查探自身靈竅,他在考慮要不要晉升八層境。

  之前考慮的是七層境殺敵得到的功勳多,而且他眼下已經有越兩階殺敵的資本,所以哪怕對上九層境也是不虛的。

  可現在看來,七層境殺九層境,終究還是要費一些手腳,不如早日晉升八層境。

  再者,殺敵得到的功勳哪有攻占敵宗駐地來的多,他迄今為止得到的功勳,有大半都是這麼來的,真正通過殺敵得到的功勳只占少數。

  還是得趕緊晉升八層境要緊,修為才是最大的保障。

  「一葉道友。」樓下忽然傳來喊聲。

  陸葉從窗戶邊探頭一瞧,只見下方站著一個青衣青年,似是感覺到陸葉的目光,青年抬頭望來,溫和一笑,抱拳道:「叨擾道友了。」

  「稍等。」

  陸葉縮回腦袋,下了樓,打開房門,那青年便站在外面,身後跟著郝仁兄妹二人,此刻二人懷裡抱著一大堆儲物袋。

  見到這一幕,陸葉立刻明白,這是銀光島給自己分贓來了。

  這效率很不錯。

  「在下銀光島鎮守副使戚石,見過一葉道友。」

  「戚道友客氣,裡面請。」

  這小樓應該是銀光島專門用來待客的,樓上是休息的地方,樓下是客人會客的地方。

  引著戚石和郝仁兄妹入內,戚石道:「這些東西是從銀光島那邊得到的收益的一半,羅師兄之前與道友有過協定,所以我便做主送來了,道友看,放在哪裡合適?」

  這一大堆儲物袋,少說也有一兩百個。

  「勞煩送到樓上吧。」

  依依在前方帶路,將郝仁兄妹領到樓上,將儲物袋放下,這才走下來。

  郝仁兄妹離去,陸葉與戚石在閒聊,主要是陸葉在跟別人取經,他對管理駐地不太精通,戚石既是副使,自然是有經驗的,從別人這邊取取經沒什麼壞處。

  依依便在一旁一邊煮茶,一邊默默聆聽。

  陸葉偶爾瞥她一眼,有些驚奇,他竟不知道依依還有這本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