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紅裙女的懲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之前陸葉並非一直在逃,逃跑的路上他也在做一些嘗試,比如對初晴生出殺心之類的,結果證明紅裙女果然修為高深,也沒見她對自己做什麼,可既然加入了找貓的行列,那大家就是同行,他根本沒辦法對初晴等人出手。

  他不能出手,依依可以!

  這或許是依依躲在琥珀體內,又或許是依依本身是靈體的緣故。

  依依可以,倀靈們自然也都可以。

  所以剛才的情況看似是他和巨甲兩人被包圍了,實則卻是陸葉準備反擊了,要不然他也不會在這裡停下來。

  初晴能找其他人出手來殺陸葉,陸葉不需要去找,他身邊就有一群幫手,只是都隱匿在琥珀體內罷了。

  之前一場大戰,讓倀靈們數量銳減,但剩下的可都是精銳,劉三寶和琵琶女兩個特殊倀靈自不必說,其他的也都小隊長級別的。

  這一出手果然效果斐然。

  受到攻擊的萬魔嶺修士們本能地開始反擊,剩下十幾個倀靈,哪怕都是精銳,也禁不住這麼多修士的折騰,恐怕只需一輪圍攻,包括依依在內的所有倀靈都得被滅。

  就在萬魔嶺一群修士出手的時候,琥珀對著倀靈們所在的方向猛地一吸,所有倀靈全都化作光點被它吸入腹中。

  與此同時,陸葉高高躍起,主動迎上一道攻來的術法,那是一道金弧斬,由一位九層境法修打出,威勢不弱。

  他要做一個嘗試。

  不過才跳起來他就發現自己做的事有些多餘,因為巨甲忽然將琥珀抱在懷裡,然後佝僂起身子,將後背露出,一道道原本打向琥珀和倀靈們的術法和御器之威朝他轟了過去。

  「不要!」初晴仿佛意識到了什麼,驚恐大吼。

  有見機快的修士連忙控制自己的術法和御器,擦著巨甲的身子飛過,沒攻擊到他,反應慢的就沒這個本事了。

  最起碼十幾道術法和御器轟在巨甲身上,打的他後背碰碰作響。

  與此同時,那金弧斬也斬在陸葉的胸口處,不過被一道御守靈紋所擋。

  陸葉被打落下來,雙腳落地,往後滑行數丈才穩住身形。

  他站直了身子,彈了彈自己的胸口,朝那個出手的九層境法修望去。

  對方的表情逐漸驚恐……

  那十幾個攻擊到巨甲的修士的表情,同樣開始驚恐。

  靈力忽然開始紊亂,繼而狂暴,伴隨著一聲聲嗤嗤的聲響,仿佛有氣球被扎破,泄氣的動靜傳出。

  「晴師姐,救我!」

  被陸葉盯著的那個九層境法修顫抖著朝初晴伸出手。

  「啊!」慘叫聲響起,連綿不絕,那十幾人有一個算一個,身上全都傳出嗤嗤的氣爆聲。

  陸葉神色凝重,猜想得到了驗證,但同為找貓人,攻擊同行的後果比他預想中的更嚴重。

  那種獨特的氣球漏氣的動靜他以前哪怕沒聽過,也知道這是什麼。

  這是靈竅被破的動靜!

  看那些人痛楚的神色,分明不是一個靈竅被破了,而是一個接一個,不斷被破。

  這是來自紅裙女的懲罰。

  所有人都遍體生寒,眼睜睜看著那些人的修為隨著靈竅的破除不斷滑落,從九層到八層,再到七層……繼而暴斃。

  被巨甲護在懷裡的琥珀跳了出來,不用陸葉去吩咐,它張口一吐,將那些倀靈又全部放了出來。

  初晴的眸子劇烈顫抖,厲喝一聲:「快走!」

  嚶嚶嚶的哭聲重新響起,雖然這一次因為萬魔嶺一方有了防備,效果沒之前那麼好,可也稍稍影響了他們一下,縛靈鎖飛出,劉三寶的骰子和依依的術法緊跟著打出。

  局勢急轉直下,原本包圍著陸葉和巨甲的幾十人玩命奔逃,仿佛身後有什麼洪水猛獸。

  領頭跑在前方的初晴快把一口銀牙咬碎了。

  現在的局面對他們很不利,因為紅裙女的約束,他們沒辦法對陸葉和巨甲動手,可陸葉卻能驅使仙元衛對他們痛下殺手,這種白白挨打不能還手的感覺簡直糟糕透頂。

  如果僅是如此也就罷了,十幾個靈體而已,萬魔嶺幾十人隨隨便便都能消滅,可那些靈體卻能被陸葉的獸寵吞入腹中,攻擊中哪怕只是誤傷到陸葉和巨甲,他們也會受到紅裙女的懲罰。

  那後果太慘烈,誰也不願輕易嘗試。

  打,不能打,留下來還要被打,那能做的就只是逃了。

  幾十人在前方跑,倀靈們在後面追擊,不時地打出一道道縛靈鎖,陸葉和巨甲則在更後方,閒庭信步。

  沿途不斷地有倒霉的萬魔嶺修士被縛靈鎖捆縛,繼而被殺。

  七八十人的陣容不斷減少,只小半天時間,就少了一半之多,照這樣的情況看下去,只要時間足夠,初晴這群人都難逃一死。

  跟在陸葉身邊的巨甲表情明顯有些懵,想不明白局勢怎麼會發展成這樣,但這是他喜聞樂見的。

  叮鈴鈴……

  忽有清脆的鈴聲從不遠處傳出,讓人心中似有一股清流淌過,心神都清明了不少。

  陸葉順著聲音的來源望去,只見旁邊的一棟房頂上,一個小巧而矯健的身影正在邁足飛奔。

  那赫然是一隻白貓,毛髮柔順明亮,頸脖處套著一個小鈴鐺,鈴聲就是它那邊傳出來的。

  真有貓?

  之前紅裙女叫他去找貓,他以為那是對方心中的執念,所以沒怎麼放在心上,可現在看來,這城中還真有一個叫湯圓的白貓。

  它似乎是為這邊的動靜所吸引,正在附近的房頂上,跟著眾人一起奔跑,一邊跑一邊看熱鬧。

  陸葉不知幫那紅裙女把貓帶回去後會有什麼收穫,因為無論是劉三寶還是琵琶女,他們的執念都沒被滿足過。

  但這事值得一試,說不定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好處。

  思緒至此,陸葉雙腿上風行靈紋加持,一腳踩在地面上,整個人朝那奔跑的白貓飛撲過去,隨著距離的接近,陸葉探手就朝白貓抓去。

  然而這一下卻是抓了個空,那白貓動作矯健的無以復加,就在陸葉即將抓到它的時候,它的速度忽然增加許多,往前竄出一大截。

  陸葉落在房頂上,身形不停,朝白貓追擊過去。

  白貓遁逃,它的速度看起來不是很快,但實際上極為敏捷,每次陸葉對它出手的時候,它都能險之又險地避開。

  這給陸葉一種它好像在戲耍自己的感覺。

  陸葉眉頭皺起,一拍儲物袋,兩道御器飛出,交錯流轉著,朝那白貓就打了過去。

  白貓的身形一下子靈活許多,小幅度地騰挪跳躍著,竟將御器的攻擊一一躲閃。

  「巨甲!」陸葉朝下方喊一嗓子。

  巨甲聞聲躍起,他也早就看到了白貓,一直在等機會,此刻聽到陸葉呼喚,身形一縱,便躍上房頂,攔住了白貓的去路,他張開寬廣的胸膛,一副小乖乖快過來的架勢。

  白貓對著他衝去,巨甲伸出蒲扇般的大手一抓,沒抓到。白貓甚至踩在他的大手上,一個靈活的翻越,落在了巨甲的頭上。

  陸葉和巨甲同時頓住身形,仿佛被施了定身咒,僵在原地。

  巨甲頭頂上,白貓喵嗚了一聲,抬起自己的爪子舔了舔,這讓巨甲的眼珠子往上翻,又看看陸葉,兩隻大手張開,緩緩地朝頭頂處靠攏。

  陸葉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緊接著又點點頭。

  下一瞬,巨甲猛地發力,兩隻大手往中間一拍。

  轟……

  氣爆聲響起,肉眼可見的氣浪朝四周席捲,這一下要是拍實了,白貓哪怕是個靈體恐怕都要屍骨無存,然而白貓已輕盈地落在不遠處,貓眼中竟透出極為生動的輕蔑神色。

  巨甲一個惡狗撲食朝它撲去,伴隨著嘩啦啦一陣響動,房頂被砸出一個大洞,整個人落了下去,落在一旁的白貓甚至還有閒心探頭瞧一瞧下方的情況。

  趁此機會,陸葉飛奔猛進,探手前抓。

  然而就在即將得手的時候,白貓又竄到了一旁,那貓眼中輕蔑的神色更濃了。

  陸葉抬眼看著它,思慮片刻,從房頂上跳了下來。

  可以確定了,這小東西就是在戲耍自己和巨甲,它的速度太快,以自己的實力根本抓不到它。

  確定此事,陸葉不願再浪費時間,眼下追殺初晴等人才是要緊的。

  巨甲從破開一個窟窿的房間中走出,看到陸葉,面露徵詢,陸葉搖了搖頭。

  兩人追捕白貓的時候,琥珀卻沒閒著,正在前方帶領倀靈們追殺不停,陸葉與巨甲再次上路,偶爾能見到一兩具被倀靈所殺的屍體。

  叮鈴鈴的聲響不斷傳來,卻是那白貓一直在附近的房頂上跟隨,明目張胆地挑釁著。

  陸葉對此視若無睹,就當看不到。

  行不多時,前方忽有混亂而劇烈的靈力波動傳來,似有很多人正在那邊交手。

  依依帶著琥珀返回,陸葉上前詢問,得知那邊確實有很多修士正在交手,看那規模,應該是神隱宮和照日山雙方。

  而被他們一路追殺的初晴等人,已經與照日山的人匯合了。

  見事不可為,依依便帶著琥珀撤了回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