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魂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般濃郁的魂霧,已經到了凝結化水的邊緣,所以不需要什麼太麻煩的手段,只需要讓魂霧更緊湊密集一些就成。

  這事能不能成他不知道,畢竟只是突發奇想,可若是能成的話,那收穫就大了,不能成的話……反正也沒什麼損失。

  他抬手按在面前的霧團上,靈力瘋狂催動、,一個個肉眼可見的陰陽二元互相嵌合銜接,那每一個基元都差不多有巴掌大小,瞬息間朝四周鋪展開來。

  坐在洗魂池邊悠哉看戲的城主微微怔住,眸中閃過訝色,似沒想到陸葉居然還是個靈紋師,而且還能如此隨心所欲地構建靈紋。

  這靈紋……城主仔細打量那迅速成型的巨大靈紋,是聚靈?

  只是這聚靈靈紋跟尋常的聚靈靈紋有些不太一樣,不但巨大無比,而且形狀也有些古里古怪,中間前凸,四周朝上方曲線擴張,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漏斗。

  漏斗?城主立刻直起了身子,隱約意識到了什麼。

  這次來的小傢伙,好像有些難纏,他之所以答應讓陸葉幾人進洗魂池,因為哪怕讓他們進來,也消耗不了多少洗魂池的力量,作為釋放那些被轉化的倀靈的代價,這算是一樁公平交易。

  但如果事情真跟他想的那樣,這個交易自己好像就要虧了。

  洗魂池下,陸葉長呼一口氣,這是他迄今為止構建的最大的一道聚靈靈紋,覆蓋了方圓十丈的範圍,而且還是一個呈漏斗形狀的聚靈靈紋。

  單這一下,就消耗了他小半的靈力。

  他不是不想構建更大的,只是再大的話,哪怕是他也有失敗的可能。

  靈紋已構建,設想能不能成功,就看接下來的變化了。

  細心感知,察覺到靈紋覆蓋範圍內,本就濃郁的魂霧變得更加濃郁,紛紛從四方湧來,然後不斷聚集,自漏洞口處宣洩而出,剎那間,大漏斗的尖端就多了一股強大的氣流,源源不斷地噴湧出大量魂霧。

  不行,這樣雖能聚集魂霧,卻沒辦法讓魂霧凝結。

  還需得將漏斗口堵住,陸葉立刻抬手,催動靈力施為。

  聚集而來的魂霧得不到宣洩,不斷在漏斗之中積累著,壓縮著,慢慢地,漏斗壁上出現了水液一樣的存在,慢慢變大,順著漏斗壁往下流淌,積累在漏斗尖處。

  成了!

  陸葉欣喜不已,望著那積累出來的魂水,見著它一滴滴地變多,擴張,仿佛清晨的露珠流淌到荷葉的中心。

  洗魂池旁,看到這一幕的城主實在受不了了,洗魂池不單單是仙元城的根本,同樣也是其他無量蜃境的根本,洗魂池的力量可不能流逝太多。

  他此刻無比後悔之前給陸葉三個時辰的時間,因為在他想來,陸葉這樣的小修士,三個時辰已經足夠滿足他的胃口,可現在看來,自己給多了!

  早知道給半個時辰好了。

  但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總不好現在就把陸葉抓出來,那成何體統。

  他左右瞧瞧,見所有的仙元衛都背對著自己站在附近,便抬起一根手指,對著洗魂池的方向,輕輕攪了一下。

  洗魂池下,陸葉正滿心歡喜地看著魂水的不斷累積,魂霧的涌動忽然變得劇烈,連帶著大漏斗一陣扭曲,轟然崩散,聚集而來的魂霧沒了束縛,四散逸去。

  好不容易積累出來的魂水也隨著靈紋的崩散而四濺開來。

  陸葉眼疾手快,催動靈力將那些魂水裹住,雖損失了一些,可終究搶回來大半,他趕緊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個裝藥的玉瓶,將那些魂水裝了進去。

  輕輕晃了晃,有小半瓶的樣子,這樣小半瓶魂水,最起碼有十幾滴。

  以前哪怕有人從仙元城中帶出魂水,頂多也就是幾滴的分量,比起自己這個差遠了。

  已經有過一次成功的經驗,再施展第二次就簡單了。

  不過剛才的經驗讓他意識到,自己構建的靈紋還是太大了點,大固然有大的好處,可以更快更多地聚集魂霧,形成魂水,但不夠穩定,魂霧涌動一旦劇烈了,那就容易導致靈紋崩潰。

  所以最好還是將靈紋縮小一些。

  他再次抬手,催動靈力,陰陽二元迅速朝四周鋪展。

  片刻間,又一個大漏鬥成型,不過這次的漏斗比起剛才要小一圈,只覆蓋到七丈的範圍。

  自身靈力消耗巨大,陸葉連忙從儲物袋中取出息果酒飲下,迅速恢復自身的消耗。

  漏斗比起剛才的小,凝結魂水的效率也差了一截,不過讓陸葉感到疑惑的是,這漏斗能維持的時間不知道為什麼比剛才更短了……

  當劇烈涌動的魂霧將漏斗衝擊開的時候,早有準備的陸葉趕緊將那些散開的魂水搶下來,裝進玉瓶之中。谷

  陸葉再次開始構建大漏斗。

  時間流逝,一次次循環,哪怕有息果酒恢復靈力,陸葉也有些堅持不住了,恢復的速度趕不上消耗,構建出來的漏斗越來越小,每次的收穫也越來越差。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攝住己身,陸葉頓時察覺不對,也顧不得太多,連忙主動收集才形成的一點魂水。

  下一刻,視野便一陣天旋地轉,等再回過神的時候,人已回到了之前的小院中,跌落在地上,頗為狼狽。

  依依,琥珀和巨甲就站在自己身邊,見到陸葉摔倒,依依大概是想上前來攙扶,但此刻她的狀態明顯不正常,體表一陣陣靈光閃動著,走路都走不了直線。

  不但她如此,琥珀和巨甲都是這樣,像是喝醉了酒一樣,走起路來東倒西歪。

  三個時辰的時間,在洗魂池中得到的好處太大,每個人都頭暈腳輕的,一時難能適應。

  不過這並非壞事,只要稍稍恢復幾日即可。

  陸葉站起身來,沖他們擺擺手,示意自己無恙。

  巨甲見狀,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閉上眸子打坐。

  依依也堅持不住了,一頭扎進琥珀體內消失不見,琥珀則是跳到巨甲的大腿上,蜷縮起來,動也不動,很快傳來呼嚕聲。

  城主府中,城主查探著洗魂池的情況,片刻微微嘆息一聲,這次損失不小,好在還能接受。

  他也沒想到,那個八層境小修士有如此詭異的手段,居然能讓魂霧凝結成魂水帶走。

  本以為對方哪怕有那樣的手段,憑他的靈力儲量也折騰不了幾次,誰知那小子還有一種能快速恢復靈力的東西,一次次地構建那種大漏斗靈紋。

  他也不好做的太明顯,只能等對方有一點收穫的時候,再出手破壞掉那漏斗,免得被人家發現端倪。

  要不是他在暗中這麼使壞,這次被那小子帶走的魂水不知道要有多少。

  此時此刻,陸葉正在查探此番收穫,神魂上的提升暫且不談,光是那魂水,陸葉就裝了三四瓶。

  瓶子不大,都是用來裝丹藥的,但就算一瓶子魂水只有三十滴,這次也收穫一百多滴魂水了。

  那可是魂霧的凝結,都是濃縮的精華。

  這東西帶出去送點給掌教,對掌教必然有極大的好處。

  還有二師姐,二師姐眼下真湖境,似乎即將晉升神海,也需要這東西。

  還有四師兄李霸仙,李霸仙跟他一樣,暫時都接觸不到神魂力量,可是魂水能壯大神魂的底蘊,於各方各面都有助益。

  心中默默打算著,陸葉查探己身的變化。

  之前在洗魂池中他雖然能感覺自己有很大收穫,可一直忙著搞魂水,便沒去查探。

  這一查探,立刻發現了與之前的不同。

  之前他對自身的感知有些模糊,哪怕藉助靈力的流淌能感知到大概情況,也不算清楚,就好像隔著一層厚厚的膜,但現在卻很清晰,就像自己體內多了一雙無形的眼睛,想看什麼便能看到什麼。

  這種感覺,他在神魂出竅的時候感受過一次,所以並不陌生。

  這樣能清楚查探自身情況的能力是很有用的,比如在激戰之中受了暗傷,或許以前查探不到傷勢的具體情況,可現在卻能看的清清楚楚。

  不僅是感知自身,陸葉覺得自己的感知似乎形成了一種無影無形的力量,稍一催動便能覆蓋以方圓十丈範圍。

  這十丈範圍內的一些異常,他都能感知的到,不過距離越遠,感知的越模糊,距離越近,就越清楚,尤其是身旁一丈範圍內。

  這讓他意識到一個妙處。

  那就是以後再不用擔心被鬼修偷偷摸到身旁了。

  之前就有鬼修摸到他身後想要偷襲,要不是提前布置的九界圖將對方困住,陸葉還沒能察覺。

  他的洞察靈紋也能堪破鬼修的隱匿,但靈紋是需要主動催動的,感知是無時無刻不在的,而且是全方位無死角,比起要構建在雙眸中的洞察,明顯有更大優勢。

  眼下他遇到的鬼修修為尚低,雖然能動用一些鬼修的手段,可畢竟都不算得到精髓。

  以後修為高了,碰到的鬼修會越來越難纏,有了這樣強大的感知力,在應對鬼修的襲殺時,他無疑能更加從容。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