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智商有問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距離炎火之地中心一百多里地,以陸葉眼下的御器速度,沒用一炷香就趕至。

  最中心處,是一個巨大的坑洞,坑洞內湧出的高溫直讓空間都變得扭曲。

  陸葉御器在窟窿口處打轉,探頭探腦瞧了一陣,隱約可見這坑洞底部有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焰。

  女妖說的沒錯,這裡確實有一團火,只是這一團火的威力大的出奇,連大地似乎被都燒穿了。

  從來都沒人知道,這炎火之地中心處會是這樣一副光景。

  靈溪戰場中活躍的修士,畢竟只是靈溪境層次的,哪怕如封月嬋,李霸仙那樣的強者,也不可能安然抵達這裡。

  女妖那樣的霸主級存在也只能停留在一百多里之外。

  陸葉若不是借了天賦樹之威,決然來不了此地。

  腦袋有些昏昏沉沉的,那是心神之力消耗過度的徵兆,這種滋味他在百陣塔闖塔的時候嘗試過很多次。

  取出最後半瓶洗魂水,服了一滴,心神上的疲憊這才迅速消退。

  耽擱不下去了,腳下靈舟傳出咔咔聲,似是連這靈器都承受不住高溫的侵蝕。

  催動靈舟,朝巨大的坑洞中飛落,直往下落了數里地,才算到底。

  收了靈舟,陸葉望向前方那一團烈焰,心中稱奇。

  這是一團只有臉盆大小的火焰,整體呈現出橘紅的顏色,給人一種極為高貴聖潔的感覺,而且那火焰之中不但蘊藏著狂暴的破壞力,還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生機。

  陸葉不知這到底是什麼火,也沒心思去探究太多,他來這裡,就是要借天賦樹吞噬這火焰的。

  源靈竅中,天賦樹明顯變得活躍起來,若加持洞察靈紋的話,甚至可以看到遍布在陸葉體表處的天賦樹根須正在不斷扭動延伸,似要將根須扎進這火焰之中。

  從來沒有哪一次,天賦樹給陸葉傳遞這麼渴望的信息。

  陸葉探手,朝那橘紅色的火焰蓋去,有天賦樹根須覆蓋在體表,他感覺不到太多的灼熱。

  內視之下,天賦樹的根須中源源不斷地有橘紅色的能量被汲取過來,湧入樹身。

  陸葉朝天賦樹的樹葉關注過去,很好奇若是天賦樹吞噬了這一團火,能讓多少片樹葉燃燒。

  奇怪的一幕出現了,橘紅色的力量流過樹身,並沒有按部就班地讓最近的一片樹葉燃燒,而是跨過了許多未曾燃燒的樹葉,抵達樹身的上半部分。

  霎時間,大片樹葉亮起光芒,少說也有一兩百片的樣子。

  陸葉看的一怔。

  這可是從未出現過的事情,以前他催動天賦樹吞噬地心火,樹上的樹葉都是一片燃燒起來,下一片才會有反應。

  這一下一兩百片樹葉一起有反應的事從未經歷。

  心想難道是這團火太強大的緣故?

  可很快他就察覺不對,這團不知名的火焰確實強,否則也不至於讓炎火之地方圓數千里的環境變得如此酷烈,可那些有反應的樹葉並沒有燃燒起來,只是亮起了紋路。

  隨著天賦樹不斷吞噬那火焰的力量,綻放光芒的樹葉越來越明亮,越來越耀眼。

  終至某一刻,那諸多樹葉燃起熊熊烈焰。

  與天賦樹其他樹葉不太一樣,這些樹葉燃燒的火焰呈現出橘紅的顏色,與被吞噬的火焰看起來沒有區別。

  而且陸葉隱約感覺,這匯聚在一起的火焰好像勾勒起了一個奇怪的圖案。

  乍一眼看上去,倒像是一隻渾身燃著火焰的鳥兒蹲在天賦樹上,火焰的搖擺晃動演化著那鳥兒惟妙惟肖的動作。

  模樣看起來很像是四象聖獸中的朱雀,拖著長長的尾翎,美輪美奐。

  陸葉搞不清楚這到底是不是巧合。

  沒急著去查探樹葉中承載了什麼靈紋,這次燃燒的樹葉有些多,等有功夫了慢慢查探即可。

  之前那一團橘紅色的火焰已經消失不見了,全都被天賦樹吞噬殆盡,陸葉這才放下一直緊繃的心神。

  催動天賦樹是沒辦法鬆懈的,堅持到現在殊為不易。

  正要離去,頭頂上破空聲響起,一道身影徑直落在他前方不遠處。

  身影修長窈窕,胸前鼓鼓囊囊,赤紅色的眸子在這昏暗的坑洞內仿若兩點飄蕩的鬼火。

  陸葉面色一緊,抬手按住了磐山刀。

  地下這坑洞不算小,但也絕對不大,而且常年飽受高溫的炙烤,四周的岩壁都出現了琉璃化。

  在這種環境下對上一個霸主級存在,顯然是極為不智的。

  心情沉重,只顧著吞噬那一團火,竟忘記沒了那團火的壓制,眼前這位是可以自己過來的。

  她之前停留在一百多里外,是因為難以承受再往前行的壓力,眼下火沒了,壓力自然也就沒了。

  赤紅色的眸子左右打量了一圈:「東西呢?」渾沒意識到陸葉之前根本沒有答應過她什麼。

  「沒見著。」陸葉手指摩挲著刀柄,目光在對方修長的頸脖處瞄了瞄,暗忖這個時候暴起犯難,一刀砍下去,將對方砍死的概率有多大,最終確定自己真要主動出手,怕是沒什麼好果子吃。

  「不可能。」女妖搖頭,「我之前感覺到了。」

  「你自己找找?」

  女妖不語,彎下腰就開始搜尋起來,雙爪飛舞,地面上早已結晶的地面立刻破碎,轉瞬塵土飛揚。

  「先走一步!」陸葉這般說著,祭出了自己的靈舟。

  同時拿眼角餘光瞄著那女妖,防備她忽然出手。

  結果讓陸葉感到意外,對方一門心思在找那團早已不存在的火焰,壓根沒功夫理會他。

  這女妖……強是強,就是智商好像有點問題的樣子,估計她也不會想到,這世上居然有人能吞噬那麼強大的一團火焰。

  回想之前的遭遇,陸葉逐漸確定了這一點,對方與自己的那一戰,更像是一種妖獸的本能,而不是真的對自己有敵意。

  靈舟沖天而去,女妖沒察覺似的,依然奮力刨動地面。

  直刨了許久,依然一無所獲,這才後知後覺到不太對勁。

  她歪頭想了片刻,雙臂上生出翎羽,眨眼間雙臂就化作了翅膀,雙翅一振,沖天而起,躍出坑洞,左右四望,看那架勢是想尋找陸葉的蹤跡。

  可耽擱了這麼長時間,哪還能找到陸葉?

  此時此刻,陸葉在自己的靈舟上維持著風行靈紋,飛的風馳電掣。

  那女妖智商有問題,但也不能指望人家就真的蠢到沒邊,好不容易脫離虎口,自然是趕緊跑路要緊。

  一連往前飛了大半日,靈力消耗太嚴重了,陸葉這才落下身形,在山林之中尋了一個棲身地,又祭出陣旗,在附近布置了幾座連環陣法,這才安心不少。

  以前沒布陣的本事,在野外休息的時候大多都需要依依來警戒四周,但眼下就不需要了,陣道上他也算是有了一些造詣,憑藉陣旗,簡單的示警,隱匿和防護陣法,輕易便能布下。

  回想自己這段時間的遭遇,先是被萬魔嶺一群修士追殺,緊接著又被一群妖蜂追殺,之後逼不得已跑到這炎火之地來,藉此地的環境擺脫蜂群,又在這裡遭遇了霸主級的存在……

  日子過的真是驚心動魄。

  取出幾粒靈丹吞服腹中壓壓驚,饕餮餐催動起來,腹內嗡鳴,靈丹的藥效迅速化開,消耗的靈力徐徐補充。

  陸葉先是跟依依聯繫了一下,確定他們那邊無恙,這才將注意力放到天賦樹上。

  這次天賦樹一下子點亮了一百多片樹葉,可以說是收穫巨大,也不知道這麼多樹葉中都承載了哪些靈紋。

  沒急著去查探,等恢復好了再看不遲。

  陸葉又將注意力轉移到一個儲物袋中,這個儲物袋內裝著的都是他自那巨大蜂巢中搜刮的好東西。

  單是良品蜂蜜就有上千斤的樣子,這東西他在逃亡路上試過效果,對體力的恢復尤為顯著,靈力恢復也很迅速,雖比不上息果酒,可比服用靈丹快多了,就是每次吃起來沒服用靈丹那麼方便。

  或許還有其他的一些功效,可以帶回去給二師姐好好研究一下,說不定能有一些意外的發現。

  除了這些良品蜂蜜之外,就是那小半碗分量的蜂王漿了。

  這東西到底有什麼功效,陸葉至今還沒嘗過。

  他嚴重懷疑,蜂群對自己不依不饒的追殺,並非自己偷了它們的蜂蜜,最大的原因可能就是這半碗蜂王漿!

  那麼大一個蜂巢,那麼多的蜂妖,才只釀造出這麼點蜂王漿,此物之珍貴可想而知。

  若不是陸葉有隱匿靈紋,哪怕換一個天九級的鬼修過去,也未必能夠得手。

  取出一個空的玉瓶,取了一玉瓶的蜂王漿,一口飲下,滿嘴的甘甜……

  消耗的靈力和體力得以迅速恢復,效果比起良品蜂蜜要快的多,然後好像也沒什麼其他特別的地方。

  陸葉默默感知了片刻,很快發現不太對勁,有難以形容的能量開始在四肢百骸之中遊走起來,讓自身的血肉蠕動,變得更加緊密,氣血的流轉也更快速了,甚至連靈力的流淌,也平白快了一些。

  這蜂王漿對氣血和靈力的流轉好像有一個很明顯的提升!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