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神鳥現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萬毒林外,萬魔嶺修士神色肅穆,嚴陣以待。

  各方不斷傳訊而來,所有萬魔嶺這邊對陸葉的動向了如指掌。

  「吳師兄,那陸一葉已在百里開外,很快就要來了。」千羽宗的秦正走到一個男子身邊。

  被他稱為吳師兄的,正是在靈溪榜上排名三十三位的吳北寒,此人出身一家一品宗門,比起秦正實力要強大的多。

  霧隱山追殺陸葉,是秦正為首主持的,結果損失慘重,也讓他本身和背後的千羽宗蒙羞。

  如今萬魔嶺這邊出動的強者數量不少,單是在這裡的靈溪榜強者,就有十多位,自然輪不到秦正再發號施令。

  「他身邊有多少人?」吳北寒望向陸葉來的方向,百里地,對核心圈的修士而言,距離已經很近了,恐怕用不了一炷香就能趕到。

  「差不多三四百的樣子。」

  「只三四百……」吳北寒輕哼一聲,「不足為懼。」

  萬魔嶺在這邊聚集的人手足有三四千,雖說要包圍萬毒林,所以分散出大量人手,但在這個方向上,萬魔嶺足有七百多人。

  浩天盟只三四百人過來,無疑是自尋死路。

  秦正有心提醒吳北寒不要輕敵,可轉念一想,敵我數量差距近倍,萬魔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輸了這一陣,便按下沒說,免得又被人嘲諷膽小怕事。

  因為之前霧隱山的失利,他可是被不少人明里暗裡埋怨過,說是因為他決策失誤,導致萬魔嶺損失慘重,顏面大失。

  可事實上,在那樣的環境下,他又是臨危受命,哪能有好決策?整個霧隱山追殺,幾乎是被陸葉牽著鼻子走。

  吳北寒無疑是個穩重的人,哪怕己方人數占盡優勢,嘴上說著不足為懼,可依然很謹慎地命人檢查四周的布置。

  這一片範圍被他們布置了許多陣法,還有人專門從天機寶庫中買出來擒人束人的靈器。

  那是一種大網模樣的靈器,需要數人合力施展,一般是用來擒拿一些體型龐大又難纏的妖獸的。

  每一張靈網都價值不菲,但這次為了對付陸葉,萬魔嶺買了十幾張靈網出來,那陸一葉若不現身也就罷了,真敢現身,插翅難飛!

  吳北寒又看向人群某處,那裡有一個貌不驚人的小個子修士,此人生的平平無奇,屬於那種丟在人群中誰都不會多看他一眼的類型,體表處所展現出來的靈光也只是天八的層次。

  但聚集在這裡的萬魔嶺修士很少有人知道,此人是靈溪榜排名第九的鬼修,鬼影子。

  陸葉憑天七的修為能殺天九級的修士,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所以真要對付陸葉,鬼修的襲殺無疑是一把可以期待的利刃,而作為靈溪戰場中最強大的鬼修,鬼影子的到來也讓吳北寒對這一次行動充滿了信心。

  一切準備妥當,數百修士屏氣凝神,只等浩天盟的人現身。

  時間流逝,直到某一刻,有人低呼:「來了!」

  視野盡頭,大片流光朝這邊奔掠而來,赫然是護送陸葉的浩天盟修士們,為首的正是北玄劍宗的十多位劍修。

  萬魔嶺一方頓時譁然。

  浩天盟幾百人這樣明目張胆地奔襲過來,無疑讓他們感覺被輕視了,同時又有些不解,浩天盟到底要搞什麼鬼,這些人都是核心圈的修士,沒道理這麼蠢才對。

  遠方,浩天盟陣營中,望著萬毒林的方向,於連州沉聲道:「陸道友,還有二十里!」

  「知道了。」

  一直盤坐在於連州身後的陸葉徐徐站起身,朗聲道:「諸位道友一路護持,葉感激不盡,接下來的事交給我了,諸位還請見機行事。」

  一位天九修士大笑一聲:「一葉兄,我不知你要施展什麼手段,但萬魔嶺如今勢大,你孤身一人想要成事怕是有些難,我等既然來了,就不怕陪你走一趟,不過話說在前頭,若真事不可為,還是要跑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一葉兄。」

  「是及是及!」

  「十里!」於連州沉喝,在這個位置上,已經可以感受到對面萬魔嶺修士催動的靈力波動。

  陸葉祭出了自己的靈舟,自於連州的飛劍上一躍而下,抬手飲下一瓶備好的息果酒的同時,靈舟微微一晃,已沖在了最前方。

  下一瞬,敵我雙方上千雙目光矚目之中,陸葉的身形驟然被一片殷紅的靈力所籠罩。

  濃郁的靈力流淌,噴涌,匯聚,化作一隻卵的造型,將陸葉包裹的嚴嚴實實。

  狂暴的靈力波動朝四方傳遞,那卵的表面,各種繁奧的紋路迅速演化,看的人眼花繚亂。

  浩天盟一群人早就感覺到陸葉在路上憋著什麼強大手段,到了此刻自然都瞪大了眼睛想看清楚,不過卻是看的一頭霧水。

  因為沒人能看出陸葉這手段到底是什麼。

  同樣疑惑的是萬魔嶺的修士們,陸葉忽然衝出,以自身靈力凝聚出一隻卵的造型,整個人躲在裡面,看那架勢好像是想要強行沖陣?

  可就算將自身防護的這般嚴密又能如何?七百多核心圈的修士一輪集火攻擊下來,哪怕是真湖境來了,都得掂量掂量。

  潮水般的靈力瘋狂涌動著,包裹著陸葉的那隻靈力卵上的紋路愈發清晰,閃動出耀眼光澤。

  構建在胸膛前的儲靈靈紋中儲備的靈力,在短短不到三息時間就消耗的一乾二淨,緊接著是第二道儲靈靈紋中儲備的靈力,再接著是其他儲靈靈紋中的靈力,最後是陸葉靈竅中流淌的靈力。

  從未有哪一次,陸葉體內靈力消耗的如此嚴重。

  外人只看到靈力卵表面的種種變化,但實際上在靈力卵的內部變化更多,一兩百片天賦樹樹葉中承載的靈紋片段,被陸葉在極短的時間內耗費龐大的靈力構建出來,繼而拼湊融合在一起。

  消耗的不止靈力,還有心神之力。

  緊跟在陸葉身後的浩天盟修士們率先察覺到了不對,因為包裹著陸葉的靈力卵中傳遞出極為危險的氣息,讓他們每個人都肌膚刺疼。

  原本還打算跟著陸葉一起沖陣,殺進萬毒林的浩天盟修士在於連州的帶領下,齊齊止住身形,眼角抽搐著望著那一枚迅速朝萬魔嶺陣營接近過去的靈力卵。

  不敢再跟下去了,他們雖沒看出陸葉施展的到底是什麼手段,可這明顯是一種威力極大,及其危險的手段。

  一旦施展出來,極有可能會誤傷到他們。

  回想陸葉之前所言,浩天盟眾修總算明白了他的底氣所在。

  此時此刻,眾人距離萬魔嶺修士只有三里地了。

  便是這三里,也在迅速被拉近。

  萬魔嶺一方終於意識到不妙,因為那逼近過來的靈力卵表面灼紅一片,仿佛馬上就要爆開一樣,令人心悸的氣息哪怕隔著幾里地,也讓他們心頭髮毛。

  吳北寒的目光死死地盯著那一枚靈力卵,心中翻湧的警兆告知他,儘快逃離此地,但修士的尊嚴卻讓他沒能移動步伐。

  數百人面對一人,若是這樣逃了,成何體統?

  他沒注意到,在人群中的鬼影子已經第一時間隱匿了身形,不知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如鬼影子這樣強大的鬼修,對危機的感知極為敏銳,大難將至的驚悚感,讓他再不敢在這裡停留!

  兩里,一里……

  吳北寒的怒喝聲響起:「殺!」

  話落瞬間,諸多陣法被激發,鋪天蓋地的術法和御器朝迎面掠來的靈力卵轟去,不但如此,更有修士御器升空,一張張靈網迎著靈力卵就罩了過去。

  咔嚓嚓……

  炙紅色的靈力卵表面裂出一道道縫隙,轟然破碎的瞬間,忽有清越嘹亮的啼鳴聲響徹天地。

  橘紅色的火焰朝四方鋪展席捲,一隻巨大的火鳥憑空出現。

  那火鳥單是體長便有十多丈,身後拖著長長的翎羽,翼展近二十丈,姿態優美,神情活靈活現,覆蓋在身上的羽毛紋路清晰可見,宛若一隻活物。

  它雙翅震動著,所過之處,空間都被灼燒的扭曲,襲來的諸多術法打在它身上,猶如石沉大海,而諸多御器更是在一瞬間靈性大失,禁制全毀,融化著朝地面摔落,朝它罩去的那十幾張靈網,更是難以阻擋它前行的優美身姿。

  這一日,有神鳥現世,世間震動!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修士都目光呆滯而顫抖地望著那巨大的火鳥。

  「四象聖獸,朱雀!」

  於連州口中呢喃,哪怕他是一位極為出色的劍修,此刻也是劍心震盪,頭皮發麻。

  四象聖獸,他只在宗門典籍中看到過記載,從未親眼見過。

  而今日此地,他見到了。

  一陣後怕,剛才若不是見機的快,沒繼續跟著陸葉,當那朱雀顯行的瞬間,己方恐怕就要損失慘重。

  不單單是他,浩天盟這邊的修士有一個算一個,全都心悸不已。

  都猜到陸葉要施展威力巨大的手段,可現在才知,這手段有些過分的強大了。

  而且,這到底是什麼手段,居然連四象聖獸都弄出來了。

  眾人當然清楚這不是真正的四象聖獸,真正的四象聖獸恐怕只是震動下翅膀,整個靈溪戰場就要崩碎。

  這只是陸葉以自身靈力凝聚出來的,關鍵的問題是,靈溪境修士能催動這樣的手段?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