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三師兄的刀術修行心得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少頃,青帝城駐地客殿之中,陸葉見到了一位大袖衣袍,氣質彬彬的少年,那少年年紀看起來比他還要小一兩歲的樣子,如今元磁力場籠罩之下,修士體內靈力禁錮,倒是無法通過靈光來推斷對方的修為高低。

  但人家既然身在核心圈內,那想來也是轉修了天級功法的,最起碼是個天七的修士。

  少年上前,躬身一禮:「蕭長河見過五師叔!」

  這個稱呼……還有這個名字……

  「蕭星河是你什麼人?」

  蕭長河溫文一笑:「正是家父!」

  陸葉瞭然。

  在他加入碧血宗之前,整個碧血宗就只有掌教和二師姐兩人,至於曾經在靈溪戰場中現身的大師姐未鴦……那其實跟水鴛是同一個人,只不過不知道什麼原因,兩者性格完全不同,就連身形也不一樣。

  這些也是陸葉在加入碧血宗之後,慢慢知道的。

  而除了同是一人的大師姐和二師姐之外,陸葉上面還有兩個師兄,一個便是四師兄李霸仙,另一個則是三師兄!

  陸葉從未見過這個三師兄,只知道他叫蕭星河。

  所以一聽對面的少年自稱蕭長河,又喊自己五師叔,便聯想到了那未曾謀面的三師兄。

  彼此年紀雖然相差不多,但有三師兄和五師弟的名分在,蕭長河喊自己一聲五師叔倒是再正常不過。

  原來三師兄拜入的宗門是青帝城啊!陸葉也是直到今日才知道這個事,以前他只清楚三師兄拜入了別的宗門,具體是哪一家他還真不清楚。

  再看面前的蕭長河,自己這位三師兄也是了得,孩子居然都這般大了,而且一看便知天資不俗。

  「三師兄找我?」陸葉問道。

  水鴛之前傳訊讓他過來這邊,只說有人要見他,現在看來,應該就是自己那位三師兄了。

  蕭長河頷首:「是,原本家父想請師叔去一趟青帝城本宗的,但眼下元磁呼嘯,力場暴亂,天機柱的傳送暫時無法動用,師叔怕沒辦法前往青帝城本宗了。」

  天機柱的傳送是需要靈氣催動的,眼下靈溪戰場天地靈氣禁錮,天機柱自然就失去了傳送的能力。

  這般說著,蕭長河遞過來一本小冊子:「察覺到元磁呼嘯即將到來時,家父讓我回了一趟本宗,帶來此物,讓我轉交給師叔。」

  陸葉接過,低頭看去,小冊子不算大,只有巴掌大小,也不算厚,應該只有十幾頁的樣子,看起來像是用獸皮縫製而成的。

  隨手翻開,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稍稍看了幾行,陸葉眉頭一揚。

  這居然是三師兄的刀術修行心得!

  是了,他依稀想起一件事,當初第一次從靈溪戰場返回碧血宗本宗,四師兄也一起過來了,那個時候四師兄教導陸葉一些鬥戰的技巧時便抱怨過,為什麼不跟他學劍,反而要跟三師兄一樣練刀!

  陸葉至今還記得四師兄說這話時的幽怨表情。

  自古以來,練刀的看不起練劍的,練劍的也看不起練刀的,兩看兩相厭,哪怕是同門師兄弟,李霸仙也更希望陸葉跟他修劍。

  「這是家父這些年對自身刀術的一些總結,家父說,希望能對五師叔有些幫助,他沒辦法親自給五師叔一些指點,只能將此物交給你了。」

  「此物有大用,替我謝過三師兄。」

  這樣一本刀術修行的心得總結,對陸葉來說確實是寶貝,這段時間他一直在修行刀術,只不過總感覺許多想法難以實現,有時候有一些想法,卻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切入點,更沒有人能與他一同探討修行。

  他就像是一個瞎子過河,依靠自身不斷摸索前行。

  三師兄的這份禮物來的很是時候,有人指引跟依靠自身摸索,是兩碼事,可以說,有這樣一本刀術修行心得,能讓陸葉節省很多摸索的時間。

  「家父說,本是一家人,不必言謝。」蕭長河笑著回應,頓了頓又道:「五師叔,家父之前三年一直在雲河戰場中歷練修行,從未返回九州,直到前些日子才晉升真湖,脫離雲河戰場,所以對雲河戰場之外的事情,他一概不知。」

  陸葉神色動了動,明白蕭長河這番話的意思,頷首道:「我明白,讓三師兄不必放在心上,他日有機會,我會去拜訪他的,另外轉告他,我陸葉福大命大,萬魔嶺的人殺不死我!」

  「家父很期待能與師叔見面。」

  儘管蕭長河挽留了幾句,可陸葉還是沒在青帝城駐地久留。

  眼下萬魔嶺一方肯定在四下搜尋他的蹤跡,他留在青帝城駐地,一旦消息外泄,只會給青帝城帶來災難。

  尤其是眼下元磁呼嘯,天機柱的傳送都難以實現,若真有大量萬魔嶺修士來攻擊青帝城駐地,他們想撤回九州都是奢望。

  騎著琥珀從青帝城駐地離開,一路朝萬毒林方向進發。

  他現在無比懷念萬毒林的那個小木屋,迫不及待想要回去,然後好好參悟三師兄送的禮物。

  他剛才雖只掃了一眼最前面的一頁,但已經有了很大的觸動,若是能將三師兄的這份刀術修行心得吃透的話,陸葉覺得自己的實力還能再上一個台階。

  雲層之上,一隻鷹隼振翅高翔著,那鷹眸倒影著騎著白虎的少年的身影,藉助雲層的遮掩和極高的高度,哪怕陸葉抬頭,也很難發現這隻幾乎不可察覺的鷹隼。

  尤其是現在元磁呼嘯,一身靈力被禁錮在體內,陸葉根本沒辦法催動靈力加持雙眸,運足目力。

  靈力被禁錮,元磁暴亂的環境下,陸葉心中的警兆都大幅度降低了,這也讓萬魔嶺一方某些計劃進行的無比順利。

  這是斬殺陸一葉最後的良機,此次若是不成,那日後恐怕再沒有這麼好的機會了,所以萬魔嶺一方眼下以除葉盟為首,大量宗門和修士聯動起來。

  琥珀的速度極快,一路奔行而去,讓陸葉感到意外的是,這一路行來,竟是連半個萬魔嶺的人都沒看到。

  這讓他感到費解的同時,心中隱隱也有些不安。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這樣一路行來,無論如何都不應該一個萬魔嶺的修士都碰不到,除非萬魔嶺的人全都縮回駐地去了。

  仔細想想,還真有這個可能。

  元磁力場暴亂的環境下,以靈力為自身力量來源的修士們自然缺乏安全感,正是抱團取暖的時候。

  靈力雖然禁錮,可陸葉強大的心神也受到了一些影響,不過如果真有敵人在附近窺探他的話,他是能夠察覺到的。

  就在陸葉途徑一條峽谷的時候,戰場印記忽有動靜傳來,陸葉連忙查探,卻是有人在挑戰他。

  心神勾連靈溪榜,查探排在後面的五人,其中一個是那女箭修,還有一個是鬼影子,最後一個則是一個體修。

  於連州和時廣他們都晉升雲河了,這些人的排名自然跟著提升。

  敢主動挑戰他,可以排除女箭修和鬼影子,這兩人想要發揮自身實力太依仗地形地利,因為是挑戰,所以選擇地形的主動權掌握在陸葉手上。

  如果陸葉選擇一貫選的那種範圍只有方圓幾十丈的鬥戰場,無論女箭修還是鬼影子都要被揍到哭!

  所以唯一的人選就是那個叫朱龐的體修了!

  在這種時候挑戰自己……陸葉轉頭看看四周,又抬頭看看天空,眉頭皺了起來。

  巧合嗎?

  陸葉不相信這是什麼巧合,自己若是此時被天機牽引進鬥戰場,那眼下所處的峽谷就太適合埋伏了。

  萬魔嶺的人只要將前後路堵起來,那自己就插翅難飛!

  感知中沒有被人監視的感覺,這說明要麼沒人監視自己,要麼監視自己的眼睛距離自己太遠,超出了感知的範圍。

  回想自己這一路行來連半個萬魔嶺的人都沒看到的詭異情況,陸葉心中有了判斷。

  果斷接下挑戰,不過陸葉並沒有去選擇地形,如此一來,他就有兩個時辰的籌備時間。

  似是察覺到了陸葉的意圖,胯下琥珀的速度又提升一個層次,身形竄出,很快出了峽谷。

  一路前行。

  暗中,一道道訊息傳遞交流。

  「陸一葉接下挑戰了,叫朱龐兄隨時準備!」

  「朱龐這邊準備好了,挑戰還沒開始,應該是陸一葉想拖延時間。」

  「可惜了,如果能在那個位置將他堵住,他必死無疑!」

  「莫急,還有機會,只要朱龐兄能撐過一炷香時間,那咱們就可以形成合圍之勢,到時候陸一葉插翅難飛。」

  「問問朱龐,能不能撐過一炷香。」

  「他說自己會盡力的,但是咱們的動作也要快。」

  「不要盡力,一定要撐過一炷香,咱們現在距離他太遠,沒有足夠的時間,根本難成包圍之勢,他一個體修,難道連這點底氣都沒有嗎?」

  「朱龐說,你行你上?」

  「他是咱們萬魔嶺最後的希望,怎能說這種不負責任的話!我要是有資格挑戰陸一葉,我自然會上,眼下不是沒資格嗎?」

  「別廢話了,算算他的速度還有前行的方向,看看兩個時辰後他會到什麼位置,提前做好準備!」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