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你罵我?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天劍峰上,陸葉赤著上身,遍體鱗傷,依依正在一旁給他擦洗身上的傷口,敷上草藥,仔細包紮。

  與女妖的一場大戰固然艱辛,卻也打的酣暢淋漓。

  憑他眼下的實力,放眼整個靈溪戰場,已經沒人是他的對手了。

  在他晉升天九之前,那個蘭紫衣或許還能與他一戰,但在他晉升天九之後,便是蘭紫衣都得靠邊站。

  這兩月下來,靈溪榜排名第二的蘭紫衣一直沒有挑戰他,就是最好的說明。

  能與他交手的,也只有那些霸主級存在。

  這一戰沒有輸贏,可以說都是贏家,也都是輸家,他與那女妖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打到最後,一人一妖都快要油盡燈枯。

  這一戰後,女妖迅速離去,她雖腦子不好使,卻也知道以她現在的狀態不適合在人前露面,如今也不知躲到什麼地方去修養了。

  陸葉沒走,他得在這裡等萬魔嶺的人把東西送過來。

  夜幕之下,有人踩動枯葉的聲音響起……

  琥珀立刻進入警戒狀態,依依也警惕地打量四周,陸葉盤坐不動, 抬手握住了磐山刀。

  此時是他最虛弱的時候,萬魔嶺的人如果真要殺他, 那這時動手是最好的選擇。

  一道身影出現在陸葉面前不遠出, 看那裝扮, 明顯是個鬼修,在距離陸葉十丈處站定身形, 那鬼修遙遙抱拳拱手,然後手一抬,一個鼓鼓囊囊的儲物袋便朝陸葉丟了過來。

  依依抬手抓住, 再抬眼看時,方才那鬼修已經不見蹤影了,從頭到尾,那人都沒說一句話,更沒有道明自己的出身。

  依依若有所思, 連忙打開儲物袋, 從儲物袋中找出一塊玉牌, 那玉牌上刻著三個大字, 赫然是一家核心圈萬魔嶺勢力的名字。

  輕輕地陸葉說了一聲,陸葉微微頷首,表示明白了。

  第一個鬼修現身之後,不斷地有鬼修現身, 遠遠朝陸葉丟出一個儲物袋, 然後一言不發地遁走。

  破財消災這種事並不光彩,所以來此交付財物的鬼修們都保持著沉默, 反正儲物袋中留下了訊息, 陸葉總會明白哪家宗門給了東西, 哪家宗門沒給的。

  片刻後,一個個從四面八方丟出來的儲物袋就跟下雨似的, 依依一時竟來不及收取。

  很多來此交付物資的鬼修們連面都沒露,只遠遠地將儲物袋丟出來, 確定被陸葉那邊收取,就算是完成任務。

  此時, 距離陸葉放出的十日期限還剩下足足三日!

  原本這些前來交付物資的鬼修們,都打定主意要等到最後一天, 但隨著陸葉與那女妖一場大戰之後,萬魔嶺那邊徹底沒脾氣了。

  如今的陸葉,已是公認的以修士的身份躋身霸主的一員, 開創史無前例的先河,哪家萬魔嶺宗門敢造次?

  更何況, 還有二十三家宗門駐地被破的前車之鑑擺在那裡。

  原本還有一些宗門準備跟陸葉討價還價一番,看看能不能少支付一些財物,畢竟就算是一品宗門,一下子拿出價值三十萬功勳的財物也不容易。

  但現在也說不出口了,面對一位霸主級存在,花錢買個平安是能接受的事情。

  待到天明時分,擺在陸葉面前的儲物袋已多達四五百隻。

  依依有些暈乎乎的,望著那些儲物袋,呢喃道:「陸葉,我們發財啦!」

  「發財了!」陸葉重重點頭。

  將十分圖交給依依,清點財物的事情就由她負責了,對照十分圖上的標註,看看那些萬魔嶺勢力有沒有交付足夠數量的財物,這是一件枯燥的事,依依來做最合適不過。

  陸葉畢竟還要養傷。

  「對了,狂刀門的儲物袋留一下。」陸葉又吩咐一聲。

  「哦。」

  時間一晃三日後,陸葉傷勢恢復的差不多了,幾百個儲物袋的東西也都清點完畢,被依依分門別類地整理好,各種不同類型的財物裝在一起。

  哪怕仔細整理了,幾百個儲物袋的東西也沒辦法裝在一個儲物袋中,東西太多了。

  整理到最後,依然有近三十個儲物袋,每一個都裝的滿滿當當,陸葉不免皺眉,這麼多儲物袋掛在身上,多少有礙觀瞻啊,而且影響戰鬥……

  但這實在是沒辦法,富有的煩惱,又有多少人能夠體會呢?

  不過據依依對照十分圖上的顯示,核心圈除了之前被陸葉攻破駐地的二十三家宗門,其他萬魔嶺宗門都送東西過來了,沒有一家遺漏。

  「這個是狂刀門的。」依依將一個單獨放置的儲物袋交給陸葉,陸葉打開來看,裡面的東西五花八門,什麼都有,靈丹,靈石,還有靈器草藥,價值有多少,陸葉一時也估算不出來,但狂刀門是隸屬定州的一品宗門,既然已經選擇破財消災了,那儲物袋中的財物價值應該有三十萬功勳。

  「你覺得這有三十萬嗎?」陸葉問依依。

  「有……吧?」依依也難以確定,她隱隱感覺到陸葉似乎有些不懷好意。

  「無法確定,那就是沒有!」陸葉忽然殺氣騰騰,「狂刀門真是好大的膽子,看樣子他們的駐地是不想要了。」

  依依眼角跳了下:「你要做什麼?」她不清楚陸葉為什麼有些針對狂刀門的意思。

  「去狂刀門!」陸葉站起身來,祭出自己的飛行靈器,沖天而起。

  只半日後,陸葉的身影便落在狂刀門駐地前。

  立刻有狂刀門的修士察覺動靜,前來查探,一眼便看到外面一個腰間掛著一圈儲物袋的少年身影。

  那些儲物袋從腹前一直掛到腰後,把這修士看的一愣。

  還真沒見過一個人隨身帶著這麼多儲物袋的,陸葉眼下的狀態,只差把富有兩字刻在腦門上了。

  再看少年面容,那修士臉色大變:「陸一葉!」

  陸葉只當他不存在,催動洞察靈紋觀察面前大陣節點,隨後打出幾杆陣旗。

  「陸一葉,你做什麼?」那修士眼見陸葉施為,忍不住怒喝。

  傳聞陸一葉在破陣方面有別開生面的技巧,那些被他攻破駐地的宗門,都是先被他用特別的手段潛入防護大陣內,大開殺戒的。

  所以一看陸葉眼下的動作,那修士就有些慌了。

  而隨著他話音落下,陸葉已將大陣掀開一角,施施然走了進去。

  那修士立刻蹬蹬朝後退出幾步,抬手抓住了自己的靈器,雖惶恐,卻高呼一聲:「陸一葉來襲!」

  霎時間,整個狂刀門駐地沸騰起來,一道道身影從各處飛掠而來,在陸葉前方幾十丈處站定,嚴陣以待。

  不愧是一品宗門的駐地,反應極為迅速,在那人喊話之後不到十息功夫,就已有幾十人匯聚了過來。

  雖早有耳聞,可基本都是頭一次見到陸葉這個大活人,忍不住上下打量,沒看到有什麼出奇的地方,但霸主級存在的身份,卻由不得人不重視。

  所以哪怕狂刀門這邊人多勢眾,修士們的心情也緊張忐忑,反倒是孤身闖入人家防護大陣的陸葉,氣定神閒的很。

  一個樣貌中正的男子邁步走出,沉聲問道:「陸一葉,你擅闖我狂刀門駐地,意欲何為?」

  能在這個時候站出來說話的,要麼是鎮守使,要麼是副使,其他人還沒這個資格。

  陸葉將手中的儲物袋朝男子丟去。

  男子接過,皺眉打開看,很快收起,表情難看:「什麼意思?」

  這儲物袋,分明就是經由他手,交給門下一個鬼修,然後送去天劍峰的。

  也是狂刀門支付的價值三十萬功勳的財物。

  陸一葉忽然將這儲物袋紋絲不動地送回來,明顯來者不善。

  「不夠!」

  「你仔細點過了?」男子咬牙道。

  不可能不夠!此事是由他和宗內一位真湖境長老一同負責的,所以儲物袋中有什麼東西,價值幾何,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銆愭帹鑽愪笅錛屽挭鍜闃呰昏拷涔︾湡鐨勫ソ鐢錛岃繖閲屼笅杞 澶у跺幓蹇鍙浠ヨ瘯璇曞惂銆傘

  既然選擇了破財消災,狂刀門自然不會在財物上有所剋扣,那無疑是自找麻煩。

  「你現在可以賣給天機寶庫,看夠不夠三十萬功勳。」陸葉面無表情地望著他。

  雖然不知這些財物具體價值多少,但賣給天機寶庫是絕對不夠三十萬的,這一點他可以肯定,因為從天機寶庫中買東西和賣東西的價格是完全不一樣的,足有近倍的差距。

  男子變色:「你用這種方式來計算?」如果是這樣計算,那他們還得付出同等價值的財物才行。

  簡直欺人太甚!

  「有問題?」

  何止是有問題,問題大了!

  而且據他所知,其他萬魔嶺勢力支付的財物,都是以從天機寶庫買來的價格計算的,而不是用售賣的價值計算。

  男子氣急反笑:「陸一葉,可不要貪得無厭!」

  「你罵我?」陸葉定眼看向他。

  「我沒有……」

  話音才落,臉色大變,只因視野中陸葉的身影忽然拖出殘影,瞬息就到了近前,火紅色的刀光劈落下來,男子匆忙祭出靈器抵擋。

  轟地一聲,巨大的力量將那男子砸飛出去,落在人群中,踉蹌起身,嘴角已溢出鮮血!

  滿面駭然,要知道他在靈溪榜上如今排名二十多,居然連陸葉一擊尋常的劈砍都沒接下來!

  「今天這事,沒有二十份刀術修行心得是解決不了了!」陸葉的聲音徐徐響起。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