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世界的真相(過年好)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水鴛知道陸葉有一片龍鱗,因為她看到過陸葉借那龍鱗中的血氣淬體。

  當時她詢問過陸葉關於龍鱗的來歷,陸葉自然沒有隱瞞。

  水鴛便推測龍泉下或許隱藏了什麼秘密或者機緣。

  陸葉早就打定主意,等自己修為在靈溪境走到極限之後,一定要來一趟百峰山,看能不能獲取更多的龍鱗。

  青羽山,太羅宗和秦氏雖然占據龍泉這麼多年,可對龍泉下面的情況,他們應該是不清楚的,否則早就開始探索了。

  換句話說,陸葉所獲得的那一片龍鱗,可能是唯一的一片。

  如果他的推測是真,這龍泉下真的鎮壓了一條真龍,可那真龍為何會無緣無故地送他一片龍鱗?

  這肯定不是運氣或者讓人家看順眼的原因,而是有另一種更深層次的原因。

  自己身上大概有什麼其他修士不具備的東西!

  回想上次在龍泉中的種種,陸葉心中隱隱有所猜測。。

  密室中,他催動自身靈力,開始構建一道道靈紋。

  鋒銳,御守,聚靈……

  血染,日照,固本,風行,重壓……

  豪刺,斂息,洞察……

  留音,留影,儲靈,水肺,爆裂,隱匿……

  金弧,引雷,飛翼……

  除了火鳳凰靈紋之外,他將自己迄今為止所掌握的所有靈紋,挨個構建出來。

  周而復始了足足三次!

  靈力涌動,靈紋變幻,銜接的流暢至極,便是雲夫人那樣的靈紋大師來此見了, 恐怕也要大吃一驚。

  因為哪怕是以她在靈紋之道上的造詣, 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構建出這麼繁多的靈紋, 更不要說將種種靈紋變幻銜接的毫無差錯。

  但藉助天賦樹,陸葉輕而易舉地做到了。

  沒有動靜……

  陸葉不禁皺眉,自己弄錯了嗎?

  若真是自己弄錯了, 那恐怕要白跑一趟了。

  沒有太多的惋惜,這裡的一切畢竟都只是自己的猜測, 他對九州修行界的了解還不算深刻, 有些事弄錯了也是沒辦法。

  站起身, 邁步朝外行去。

  身形忽然頓住,強大的感知讓他察覺到背後一雙眼睛盯住了他, 他瞬間肌膚緊繃,渾身上下猶如被千萬根針扎了一般,傳來難以言喻的刺疼感。

  而蹲在他肩膀上的琥珀更是第一時間炸毛, 陡然匍匐下來, 喉嚨里發出低吼。

  陸葉抬手握住了磐山刀。

  額頭處有豆大的汗水滑落下來!

  他徐徐轉過猶如灌了鉛的身子, 一下子對上了一雙血紅色的巨大瞳仁!

  那瞳仁中滿是漠然和高高在上的味道, 被那瞳仁盯著,陸葉平白生出一種螻蟻般的渺小感。

  自己沒弄錯, 這裡極有可能真的鎮壓了一條真龍,而上次感受到的巨大血色瞳仁並非什麼錯覺,這一次又出現了。

  此時此刻, 龍泉上方,一隻純粹由血氣凝聚而成的龍頭充斥了大半個密室, 龍頭上生著兩支龍角,覆蓋一片片細密龍鱗, 頜下龍髯翻飛,無盡龍威瀰漫。

  陸葉只覺肩膀上仿佛壓上了一座大山, 沉重的讓他有些喘不過氣。

  那巨大的壓力讓陸葉的身子微微彎曲,哪怕他用盡全力也抵擋不住。

  「吼!」琥珀咆哮,肉眼可見的氣浪朝前衝擊,與此同時,天賦樹上站著的火鳳凰身影也變得活躍起來,嘹亮的啼鳴聲自陸葉體內傳出。

  漠然的龍睛明顯露出意外的神色。

  磐山刀轟然出鞘,陸葉的右臂膨脹一圈, 一刀朝龍頭斬下。

  一閃!

  這足以讓一位天九體修飲恨當場的一刀,沒能對血氣龍頭造成任何損傷,畢竟龍頭本就不是實物。

  但這一刀之下,陸葉只覺得斬斷了什麼東西, 那沉重的壓力陡然消失不見。

  輕呼一口氣,看向龍頭。

  「特意選了我,是想我救你出來?」

  之前僅僅只是推測,那麼現在就可以肯定了。

  陸葉不知道這龍頭的本體為何會被鎮壓在這裡,但它肯定不甘心這樣被鎮壓,既然不甘心,那就要找人來救他,其他修士來此,龍頭看不上,可陸葉在靈紋之道上的天賦卻是顯而易見的,這讓龍頭看到了一線希望。

  所以他五層境的時候在此淬體,才得人家增了一片龍鱗。

  不過就眼下的情況來看,陸葉有些想離開了,被鎮壓著居然還有如此威勢,若是放出來了,那該是何等兇猛的存在。

  「少年人,你很聰明!」龍頭忽然開口。

  「這可不是求人的態度。」陸葉眼帘低垂,對方先是欲擒故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現身,又給他來了一招下馬威,險些讓他跪倒在地上,顯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現在的你,太弱了。」

  「那就給我點能變強的東西,比如上次那種龍鱗,隨便來個百八十片。」

  龍頭發生大笑了起來,震耳發聵的笑聲震的密室簌簌發抖。

  笑聲中,龍頭漸漸消散。

  陸葉皺眉。

  不過在龍頭消散之後,龍泉忽然翻湧起來,緊接著,從那泉眼中,冒出一片龍鱗,緊接著又是一片,還有第三片,第四片……

  足足冒出來五片龍鱗,龍泉才恢復原本的樣子。

  「好好修行吧少年郎,等你足夠了解這個世界的真相再來找我,期待下次與你的見面!」聲音從不知名處傳來,清楚地傳入陸葉的耳中。

  它似乎篤定了陸葉還會再來找它!

  陸葉上前,嘀咕一聲「小氣」的同時,將五片龍鱗收起來。

  這五片龍鱗跟上次得到的大小差不多,都只有巴掌大小的樣子,但陸葉能感覺到,其中蘊藏的氣血之力卻要濃郁的多,幾乎是數倍的增長。

  興致勃勃地將五片龍鱗放進儲物袋中。

  陸葉回想著龍頭臨走前的話,龍頭明顯話裡有話,還提及了什麼這個世界的真相……

  陸葉眼下不過是靈溪境修士,哪裡知道什麼是這個世界的真相。

  他剛收起龍鱗,四周便有一種排斥力傳來,緊接著視野一花,人就出現在了青銅大門之外。

  大門徐徐合攏,陸葉望著大門上篆刻的龍影,發現那圖案上的龍頭跟自己見到的差不多的樣子。

  龍泉下鎮壓了一條真龍,這恐怕是誰也沒想到的事。

  順著來路返回,走進大殿中,葉陽還在等候。

  見到陸葉不免意外,因為陸葉下去才不過小半日功夫而已,沒想到這麼快就回來了。

  「小友事情辦好了?」

  陸葉點點頭,又搖搖頭,雖說情況跟他想的差不多,但比他想的要複雜的多。

  葉陽沒細問,有些事不好問,也不必問,心裡清楚就行。

  「此間事了,晚輩就先告辭了。」

  葉陽挽留道:「難得來一趟,小友不去本宗坐坐?」

  「不了,二師姐傳訊給我,讓我早點回去。」

  葉陽頷首:「那老夫就不留你了,小友一路順風。」

  「告辭!」

  祭出自己的靈舟,陸葉一腳踩上,沖天而起,轉瞬不見蹤影。

  來的時候花了近十天時間,回去的時候也一樣。

  不過路上花費的時間倒也沒浪費,陸葉一直在研讀從狂刀門得到的刀術修行心得,至於御器飛行,有依依提醒倒是不至於迷路或者飛錯方向。

  直到近十日後,陸葉才返回碧血宗駐地,抬頭看了一眼附近的靈峰,發現小灰又回來了。

  收回目光,旁邊忽然傳來聲音:「一葉兄回來了!」

  陸葉循聲望去,發現竟是三聖院的鎮守使司徒翰,還帶著幾個三聖院的弟子。

  「司徒兄!」陸葉招呼一聲,「你們怎麼來了,三聖院那邊出了什麼事?」

  「沒有。」司徒翰呵呵一笑:「玄青宮,弦月閣都損失慘重,如今本宗那邊一切安好,這不是聽說你要晉升雲河,便來觀禮。」

  陸葉失笑:「不過晉升雲河而已。」

  司徒翰不解地看著他:「一葉兄不知道?」

  「知道什麼?」陸葉被他搞糊塗了。

  司徒翰呵呵一笑:「看樣子一葉兄是真不知道了,不過沒關係,回頭你自然就知曉了。」

  陸葉正要問個明白,又有人過來打招呼,很快,越來越多的人聚集過來。

  來的都是核心圈的修士,而且都是鎮守使或者副使帶隊,一個宗門來了好幾人。

  有些人陸葉有所耳聞,尤其是靈溪榜上的強者,哪怕沒見過,總是聽說過名字的,但大多數人陸葉不說見,便是聽都沒聽說過。

  一個個都是跑來觀禮的。

  陸葉著實茫然,他不過是要晉升雲河而已,怎地好像變成了一場盛會?竟引的核心圈各大宗門的鎮守使和副使們帶人前來觀禮。

  他剛才還有些奇怪,自家駐地中怎麼多了這麼多人。

  此刻碧血宗駐地可以說人滿為患,本宗幾百弟子也就罷了,核心圈幾百家宗門來了近兩千人……

  搞的段毅請示了二師姐之後,花費了一筆功勳,臨時將駐地範圍擴大了一圈。

  不但如此,天機殿廣場前,還搭建了一座高台。

  據說,那就是陸葉由靈溪境突破,晉升雲河的地方!

  高台高十幾丈,確保所有前來觀禮的人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陸葉一頭霧水,他就出門一趟,來回二十天左右,這個世界忽然變得他有些陌生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