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特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那莫名的小房間中,陸葉的心神具現,面前有一人正在等候,應該就是上次接受他委託的那位煉器宗師。

  只不過讓陸葉感到極為詫異的是,他竟能看清這人的樣貌!

  一個模樣看起來頗有些妖媚的婦人!

  年紀不大,三十上下的樣子,肌膚白嫩,穿著一件貼身的碎花裙,勾勒出玲瓏曼妙的曲線。

  陸葉眨眨眼,有些不明所以。

  上次他見到對方的時候,對方被一片濃霧包裹著,分不出男女,看不清容貌,甚至就連聲音都不那麼真實。

  站在對方的角度看來,陸葉也是這個樣子。

  這是天機的庇護。

  因為很多人在做這種委託和交易的時候,並不願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所以在天機寶庫內做這種交易,天機會賜下一層庇護,讓交易的雙方都難以通過性別和聲音推斷對方的來歷……

  可現在陸葉居然能將對方看的清清楚楚。

  什麼情況?

  陸葉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對方可能忘記偽裝了,但偽裝這種事並非是自主的意願,而是天機賜予的庇護,不管你願意還是不願意,進來此地都會被濃霧包裹。

  所以問題出在自己身上?

  眼下他與三日前有所不同的,就是境界提升了,由靈溪晉升雲河,但這種提升並不足以讓自己看破對方的偽裝。

  是天機賜福?

  就在陸葉搞不清楚情況的時候,對面那婦人已經開口:「小子,你的靈器已經好了,自己檢查一下!」

  她說話的聲音也沒了之前的偽裝,聽起來有一種軟糯的感覺。

  這般說著,將磐山刀遞了過來。

  陸葉接過,手腕一沉,比起三日前,磐山刀的重量無疑要重上許多,但這種重量卻是正符合陸葉修為的。

  抬手拔出磐山刀,鋒芒閃過,很快內斂,整柄刀在形狀上沒有任何改變,但刀身的顏色卻染上了一層漆黑,仿佛有無窮殺機內蘊,刀刃之上原本存在的一些缺口的卷刃也不復存在,都盡被修復好了。

  刀柄的一面刻著磐山二字,這是磐山刀自有的,陸葉當時得到這柄長刀的時候這兩個字就在。

  但此刻刀柄的另一面卻多了一片羽毛的圖案,明顯是眼前這位煉器宗師留下的,陸葉不知道這羽毛代表了什麼。

  整柄刀給人一種極為厚重的感覺。

  細細查探磐山刀內的禁制,確定是十八道禁制無疑,陸葉收刀歸鞘,微微頷首:「不錯。」

  「那咱們的交易達成了。」婦人道一聲,取出上次與陸葉簽下的天機契,微微一晃,天機契燃燒起來,陸葉同時感覺自己手背上的戰場印記動了一下,功勳被扣除兩千點。

  「有緣再見!」婦人這般說著,便要退出此間,忽又想起什麼事,「下次別拿下品靈器來滋擾老夫!」

  聽她一個三十歲上下的婦人自稱老夫……陸葉的表情有些怪怪的。

  婦人的身影迅速消失。

  陸葉沒有立刻離開,站在原地想了想,又開口道:「委託,靈器升品!」

  隨便從儲物袋中取出一件下品靈器來,靜靜等待著。

  片刻後,有人影忽然出現在陸葉面前,陸葉抬頭去看,卻是一個老者,跟剛才一樣,這老者沒有被濃霧包裹,陸葉能清楚地看清人家的容貌。

  「你要將靈器升品?」老者沉聲問道。

  陸葉點點頭,將手中靈器遞過去。

  老者接過,看了一下,嫌棄道:「下品靈器!」

  上次那婦人也是這幅嫌棄的口吻,似乎對他們這些煉器宗師來說,拿下品靈器來升品是挺侮辱他們的一件事。

  不過來都來了,老者還是問一句:「出價吧。」

  萬一碰到個冤大頭呢……

  「一百功勳!」

  陸葉話一出口,就見對面那老者氣咻咻地將靈器丟了回來,直接消失不見,臨走之前還罵了陸葉一句:「腦子有病!」

  片刻後,陸葉自那小房間中退出,若有所思。

  確定了,在天機寶庫中,別人的偽裝對他來說根本不存在,他自身境界的提升顯然不是原因,那唯一的原因就是天機賜福了!

  天機賜福之後,他的偽裝還在,可別人的偽裝在他眼中等同於無。

  這算是天機給他的特權嗎?可這沒什麼實際性的好處啊,要這特權有何用?總不能憑此去刺探一些人的身份,然後去要挾別人……

  那些人都是煉器宗師,也沒什麼好要挾的。

  走出天機殿,陸葉拔出磐山刀,催動靈力灌入其中,揮手劈砍了幾下。

  刀還是那柄刀,只不過升成了中品靈器,而且陸葉本身境界也有所突破,所以眼下陸葉斬出一刀的威力,要比之前大的多。

  重量上有所增加,暫時用起來可能不會太習慣,但這確實適合陸葉眼下境界的重量,等習慣了就好。

  歸刀入鞘,陸葉又心念一動,腰間兵匣嗡鳴,九道御器飛出!

  這九件御器已經不是原來的靈器了,原來的九件靈器全都是下品靈器,如今皆被陸葉換成了中品。

  沒晉升雲河之前,陸葉催動這九道御器還有些吃力,主要是靈力有些跟不上,但在晉升雲河之後,催動起來就輕鬆多了。

  境界提升,種種手段都還得好好熟悉一陣子才行。

  稍稍嘗試御器,陸葉又找到了水鴛,將自己的磐山刀遞給她:「二師姐,你看看刀柄上留下的印記,沒什麼問題吧?」

  水鴛轉動手上的磐山刀,看著那羽毛般的印記,微笑道:「沒問題,有些煉器師喜歡在自己的作品上留下一些獨屬於自己的印記,但這僅僅只是印記而已,沒別的作用,而且你們應該是簽過天機契的,有天機作準,那些人不敢動什麼手腳,不過這個印記……應該是羽大師留下的。」

  「羽大師?你認識?」

  「不認識,只是聽說過,這是一位很有本事的煉器師,出自這位之手的靈器,都是精品,不過迄今為止,沒人知道他具體是什麼身份,也不知他是哪方陣營的。」

  「為何要這般藏頭露尾?」

  水鴛道:「大概是不願揚名,免得有人求他煉器吧,九州修行界這麼大,總有一些能人異士的,許多有本事的人都喜歡清淨,所以這位羽大師從來都只是在天機寶庫中接受各種委託,有天機庇護,就不用擔心暴露自己身份了。」

  陸葉心說那羽大師的身份已經暴露了,只是他眼下也不清楚那婦人到底是誰。

  水鴛將磐山刀歸還,又問道:「晉升雲河,感覺怎麼樣?」

  「還有些不太適應。」

  「正常的,實力的忽然暴漲,總需要一些時間來鞏固,過幾天就好了。」

  閒話一陣,陸葉道:「我去雲夫人那看看,雲夫人叫我晉升雲河後找她一趟。」

  「去吧。」

  靈力涌動,陸葉沖天而起,這一次他沒有御器,也沒有催動飛翼靈紋。

  修士到了雲河境之後,就可以御空飛行了。

  只不過陸葉才剛晉升雲河,頭一次這樣直接肉身御空,難免有些不太熟練,身形在半空中左搖右晃,難以把握好方向,明明是想往雲夫人的明心峰飛的,結果飛著飛著就偏了方向。

  而且比較御器飛行,這樣直接肉身御空,對靈力的消耗也要大的多。

  所以修士縱然晉升了雲河,也還是需要飛行靈器的,在趕遠路的時候,動用飛行靈器比肉身御空的消耗要小的多,速度上,也是御器飛行更快一些。

  還需加強練習!

  陸葉忽然發現,晉升雲河之後,自己需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

  好不容易到了明心峰,陸葉徑直走進雲夫人的寢殿,在那侍女的帶領下,來到一間房間中,見到了正在讀書的雲夫人。

  「見過雲夫人。」陸葉行禮。

  「晉升雲河了?」雲夫人上下打量他一眼。

  「是。」

  「修行速度不錯。」雲夫人微微點頭,將手中書卷放下,站起身來,「跟我來吧。」

  邁步走出房間,陸葉緊緊跟隨著。

  一邊前行,雲夫人一邊道:「靈紋之道博大精深,對於那些非戰紋師的人來說,靈紋很多時候可以當做外力來使用,比如在身上刺下一道刺紋,你在靈溪戰場中應該有遇到這樣的對手。」

  陸葉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一道渾身都是刺青的傢伙……

  那是他在打榜的時候遇到的一個對手,乍一見到那人滿身的刺紋,陸葉還警惕了一陣,結果證明,那人滿身刺青,只有其中一道是真正的刺紋,其他的全都只是裝飾。:.

  「有遇到!」

  「刺紋分隱性和顯性,又分臨時性和永久性的,一般來說,雲河境之下的修士只能承受臨時性的刺紋,不過晉升雲河之後,身體就可以承載一道永久性的刺紋了。所以你日後極有可能會遇到一些對手,他們不是靈紋師,但也能發揮出靈紋的力量,那就是刺紋,那些刺紋都是他們隱藏的殺手鐧,一定要小心,絕不能小瞧任何一個對手。」

  「弟子記下了。」

  「這次叫你來,是要給你刺下一道永久性的刺紋,你想要什麼類型的?」 為你提供最快的人道大聖更新,第四百三十九章 特權?免費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