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這是我妹妹(為莊生曉夢迷蝴蝶a加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易主三日的靈地重新奪了回來,陸葉與沈小貓各自修養。

  先前一場大戰讓沈小貓本就重創的傷勢愈發雪上加霜,這一戰之後也不知需要多久才能恢復。。

  陸葉的情況要好一些,只是動用刀術的後遺症,兩日後便恢復如初。

  他將之前被破壞和關閉的種種陣法又重新布置了一下。

  經由阮輕竹的事,兩人暫時都沒有要吸納新成員的想法了。

  沈小貓療傷,陸葉安心修行。

  不過有之前憑藉靈簽提升修為的經歷,陸葉總感覺自己眼下的修行速度有些慢,有一句話叫我可以忍受黑暗,直到我見到光明,用來形容陸葉此刻的心情最合適不過。

  他並非不清楚修行之事最忌心浮氣躁,可總忍不住回味著憑藉靈簽快速提升修為的感受。

  沈小貓傷勢逐漸好轉,可以外出活動了。

  經由之前的事情,沈小貓對陸葉的觀感無疑改變了很多,本以為這葉六隻是個才晉升沒多久的雲河一層境,可沒想到人家不知什麼時候悄悄晉升了二層境不說,還有越階殺敵的本事。

  雲河四五層境的都被他砍死好幾個,沈小貓心中明白,能有這般強大的底蘊,這個葉六在靈溪境時必定不會默默無聞之輩。

  尤其讓她搞不明白的是,明明簽了天機契,可葉六殺了阮輕竹為何沒有受到反噬,養傷這幾日,她一直在回想自己羅列的種種條款,可沒從裡面找到任何漏洞。

  心中暗想,這葉六怕不是有什麼特殊的手段,能夠規避天機的監察?

  倒不太擔心他會借用這種方式來對付自己,如果葉六真想對付她的話,之前根本不必救她。

  雖然接觸時間不算長,可沈小貓覺得葉六這個人還是可以信任的。

  五日後,沈小貓親自下廚做了一些好菜招待陸葉,既是慶祝兩人重新奪回靈地,也是感謝陸葉替她報仇雪恨。

  飯桌上,沈小貓頻頻舉杯,喝的小臉陀紅,看起來心情很不錯的樣子,她不但自己喝,還給陸葉敬酒,喝的陸葉頭都大了, 最後索性不理這女人, 自顧吃菜。

  「葉六, 問你個事。」沈小貓醉眼迷離。

  「講!」

  「你之前來攻打靈地的時候為什麼不告訴我?是怕我有什麼危險嗎?」

  陸葉抬眼看了看她,心裡很想問一句,你當時什麼情況心裡沒點數嗎?不過還不等他開口說什麼, 沈小貓便已一頭栽在桌上。

  一個雲河五層境能把自己喝醉也是奇事!

  少頃,陸葉酒足飯飽, 這才站起身, 走到沈小貓邊上推了推她, 這女人只是隨意地揮揮手,嘴裡也不知道在嘟噥些什麼, 便沒了動靜。

  陸葉皺眉,抬手搭在沈小貓的腰間,用力一抓, 一提, 便將她整個人提了起來。

  提包袱一樣將她提回自己的房間, 丟到床上, 然後退出去,關好房門。

  黑暗的屋中, 沈小貓忽然睜眼,醉眼朦朧的眸子中閃過一絲清明,嘴角微微勾起, 輕輕嘀咕:「還算可靠。」

  事情雖然已經過去幾天了,可她依然忘不了幾日前在山洞中甦醒的一幕, 自己渾身上下各處傷口被仔細包紮,包括一些難以啟齒的位置, 雖然這幾日她不斷地說服自己,人家是在救自己的命, 可畢竟是個女子,總會有些在意這些的。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昏迷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今日故意將自己灌醉,無非就是做個試探。

  結果證明,這個葉六雖然性情木納了一些,可還算是個可靠的人,由此來看,他之前給自己包紮傷口的時候應該沒做什麼多餘的事。

  心情更愉悅了。

  陸葉的房間中, 依依氣呼呼地從琥珀體內閃出來,然後坐在陸葉面前,盯!

  「怎麼?」陸葉不解。

  「那女人故意的!」依依腮梆子高高鼓起。

  「什麼故意的?」

  「她故意把自己喝醉了,而且她也沒有完全醉!」

  「你怎麼看出來的?」陸葉一臉驚訝。

  「反正就是這樣子, 她她」依依握緊了小拳頭,臉色漲的通紅才憋出一句話,「她在勾引你!」

  陸葉訝然:「真的?」

  「嗯!」依依把腦袋點成小雞啄米,「陸葉我跟你說,以後可千萬不要單獨跟女人喝酒,外面的壞女人很多,總之你要小心!」

  說完之後又咬牙:「可惡,早知道讓她死在那山洞裡!」

  救她幹什麼!

  「嗯,我知道了,下次注意!」陸葉正色點頭,心中懊惱,早知道順水推舟算了,沈小貓很胸的!

  翌日,陸葉正在屋中修行看書,忽聽外面傳來沈小貓的驚呼:「什麼人!」

  緊接著一陣大打出手的動靜。

  等陸葉推開房門走出去的時候,正見到沈小貓和依依兩人遙遙對峙著,兩女俱都是一臉的警惕。

  陸葉愕然。

  依依等閒時候是不願在別人面前顯露身影的,一般只會在熟悉的人面前露面,或者跟自己獨處的時候,因為依依始終覺得她自己是陸葉的一張底牌,輕易不會暴露。

  卻不想這一次她居然主動在沈小貓面前現身了,看樣子昨晚的事讓她很警覺。

  「葉六,她是法修!」沈小貓趕緊給陸葉提個醒,不過也沒太重視,畢竟從交手的情況來看,依依的實力不如她。

  只是讓沈小貓感到疑惑的是,這小姑娘是怎麼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靈地的。

  這幾日因為她傷勢未愈,所以都是陸葉掌控大陣玉珏,負責值守,大陣本身就是陸葉布置的,沒道理被人潛入還沒有察覺。

  「這是我妹妹葉依依。」陸葉站在門口,介紹一聲,自己更名換姓,依依也跟著換了。

  沈小貓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看看依依,又看看陸葉,得他確定地點頭,這才收起敵意,尷尬一笑:「原來是你妹妹啊,我以為有人潛入靈地了。」

  轉頭看向依依:「依依妹妹嗎?是姐姐失禮了。」

  「哼!」依依高傲地一扭頭,轉身走進陸葉的屋子。

  沈小貓:「」

  驀然發現,葉六這個妹妹好像不是很好相處,更讓沈小貓不解的是,葉六這個妹妹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按天機契上的約定,彼此都不得私下裡對別人透露靈地的存在,這個叫依依的小姑娘不應該跑過來才對。

  葉六這傢伙,難道真有什麼特殊的手段能夠規避天機的監察?可這又什麼神奇的手段?

  沈小貓發現自己的感覺沒錯,葉六這個妹妹確實不好相處,她清楚地感覺到,小姑娘對自己有很大的敵意,偶爾碰面的時候,她跟人家說話,小姑娘也愛答不理的。

  讓沈小貓在意的是,小姑娘居然跟葉六同住一屋,心頭明了,這怕不是什麼親妹妹哦,怪不得人家對自己敵意這麼明顯

  意識到事情的原委之後,沈小貓也有所注意。

  房間中,陸葉語重心長:「依依,不要做的那麼明顯,同在屋檐下,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什麼!我要替花慈姐看著你!」依依理直氣壯。

  「關花慈什麼事?」陸葉無語。

  「怎麼不關花慈姐的事了,你跟花慈姐連孩子都有了」

  陸葉大驚:「莫胡說,我跟你花慈姐清清白白的。」

  「你們自己說的,花慈姐還稱呼你孩子他爹,你也不反駁!」依依對著陸葉搖頭晃腦,得意洋洋。

  陸葉憂傷地嘆了口氣,抬頭看向窗外:「巨甲這廝怎麼還不來。」

  自進入雲河戰場的時候就給巨甲傳訊了,結果這都快二十天了,巨甲依然不見蹤影,早知道他這麼長時間都過不來,直接在靈地中請一根天機柱,讓他返回九州,再從九州通過天機柱傳送過來算了。

  占據靈地之後,是可以請天機柱的,不過花費很大,陸葉諮詢過,一根天機柱花費兩萬點功勳,而且還是帶不走的那種。

  換句話說,靈地若是被人給攻占了,這兩萬功勳就是給人家花的。

  不過若是靈地中有天機柱的話,做一些事就方便了,比如從天機寶庫買賣東西之類的。

  一般來說,雲河戰場中,只有一些能容納幾十人乃至更多人的大中型靈地,才會請來天機柱,方便修士們往返九州和雲河戰場,而且若是由幾十人平攤兩萬功勳的話,每個人需要負擔的功勳就不會太多。

  如陸葉和沈小貓占據的小型靈地,請來天機柱就太不划算了。

  兩人平攤花費太大,而且還可能面臨靈力枯竭的問題,一旦靈力枯竭,靈地就廢了。

  自依依露面之後,沈小貓深居簡出了很多,時常一兩天都看不到她的身影。

  直到這一日,大地震顫,嗡鳴不止,似有雷霆在地下遊走,一陣地動山搖。

  陸葉本以為是有人在攻打靈地,連忙從屋中跳出查探,結果大陣外卻是沒有半個人影。

  旁邊房間的門也被推開,沈小貓妖嬈的身影出現,臉色凝重道:「怎麼了?」

  陸葉搖頭,表示不知。

  這樣的異常持續了好片刻功夫,才忽然平息下來,沈小貓似有所感,沖天而起,屹立半空中朝遠方張望,緊接著振奮起來,衝下方高呼:「葉六,機緣來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