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略懂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獸苑外,青年接過元靈丹,給陸葉打了個眼色:「稍安勿躁。」

  陸葉頷首。

  那青年便朝另外一個看守走去,在他身邊低語了幾句。

  片刻後,青年返回,拉著陸葉走到一旁道:「問清楚了,想要從裡面提妖獸出來,非得有城主的手令或者命令不可。」

  陸葉瞭然:「我想想辦法。」

  換做一般修士,未必能有機會接觸到兩界城城主這樣的人物,但陸葉之前便跟那城主見過,還給人家送了大禮,此刻再去討要一道手令,應該問題不大。

  不過保險起見,他還是回到那院落中,把夏淺淺給帶上了。

  再次來到城主府前,之前見過的修士還在那維持秩序,見到陸葉和夏淺淺倒是客氣不少,主動抱拳:「葉少主有什麼事嗎?」

  「勞煩通傳,我還有事要拜見城主。」

  「稍等。」

  這般說著,入內通傳去了……

  等了片刻,此人歸來,一起跟出來的還有那個叫阿四的修士。

  見此,陸葉便知這一趟大概見不到那城主了!如此看來,萬獸宗與兩界城的關係確實不怎麼樣,否則沒道理之前都送了那麼一份大禮還被人如此對待。

  來到陸葉和夏淺淺面前,阿四道:「葉少主還有何事?」

  陸葉直言道:「我需要進獸苑提一隻妖獸出來!」

  阿四頓時皺眉:「妖獸?」徐徐搖頭:「此事難辦,如今局勢,妖獸是最不穩定的東西,城中如今對那些妖獸如何處置還未有定奪。」

  「只提一隻!」

  「這不是一隻或者兩隻的問題……」言至此處,阿四忽然頓住,側耳傾聽起來, 好似有人在隔空跟他說話一樣,片刻後, 他才繼續開口:「葉少主, 我知道你們馭獸流派的修士缺少妖獸實力會大損, 也明白葉少主想恢復實力的迫切心情,但兩界城有兩界城的規矩……」

  「需要我做什麼?」陸葉打斷他, 沒猜錯的話,應該是有人給他下達什麼指示了。

  「葉少主是爽快人,那我就直說了, 兩界城外現在已經出現了不少發了瘋病的妖獸,尤其是城東百里外一處山谷中,已有不少妖獸聚集,葉少主若是能答應解決這些妖獸的話……」

  「成交!」莫說兩界城這邊有這樣的要求,便是沒有要求, 陸葉也準備帶夏淺淺她們外出撈戰功了, 如今見機快的九州修行已經行動起來, 不管最後能不能救下這個世界, 還是說這個世界按既定的發展軌跡覆滅,能撈到手的好處才是最實際的。

  阿四一招手:「跟我來吧。」

  隨著阿四返回獸苑,得他的命令, 陸葉順利走了進去。

  獸苑分上三層, 下三層, 關押起來的妖獸實力也不相同, 越是往下,妖獸的實力越強。

  琥珀被關押在地下一層, 陸葉找了好久才找到被關在一個獸籠中的它。

  將獸籠的禁制關閉, 琥珀氣惱地跳了出來, 蹲在陸葉肩頭上, 這趟秘境進的鬱悶, 啥事都沒幹, 先坐了半天牢。

  走出獸苑, 那阿四還在等候,見琥珀這般乖巧, 忍不住讚嘆:「葉少主的馭獸之術果然了得。」

  站在他的立場來看, 陸葉進去一趟就輕鬆馴服了一隻這樣的妖獸, 顯然是馭獸之術精妙的緣故。

  「還望葉少主不要忘記答應的事。」

  「知道,我稍作準備,這便出發。」

  應答兩句,陸葉帶著琥珀和夏淺淺返回小院中,沈小貓和蘭紫衣各在屋中休息。

  「來活了,姑娘們!」夏淺淺一聲吆喝,沈小貓和蘭紫衣從屋內閃出。

  將陸葉答應去清剿妖獸的事說出,幾人自然都沒有異議,當即便啟程出發。

  少頃,四人御器而起,從城東方向掠出。

  此時此刻,有眾多來自九州的修士,成群結隊地離開兩界城,外出剿殺那些發了瘋病的妖獸,撈取戰功,所以陸葉四人的行為並不引人注意。

  一路前行,不時有遇到往兩界城方向逃難的修士,也有遇到一些零散地發瘋的妖獸。

  直到百里外,眾人懸停在幾百丈的空中,藉助雲層的遮掩,朝下方俯瞰。

  下方一處巨大山谷內,密密麻麻的妖獸攢聚,一時難以數清,讓人感到詫異的是,這些妖獸數量雖多,可整個山谷內卻是靜悄悄一片,沒有一點嘶吼聲。

  龐大的妖獸群,就像是一支井然有序的大軍,在此地集結,蟄伏。

  「葉六,兩界城叫咱們來清剿這些妖獸?確定他們不是叫咱們來送死?」沈小貓望著下方密密麻麻的妖獸,頭皮發麻,這麼多妖獸,單憑他們四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殺得完。

  陸葉面無表情,手按刀柄,心知要麼是兩界城那邊的消息過時了,要麼是兩界城故意在為難自己。

  但來都來了,換個角度來看,妖獸多,就意味著戰功多,真打不過的話,還是可以跑的。

  「我可以在那個位置布陣!」陸葉指著一個方向,那是山谷的出口正對的方向,地勢平坦。

  「你還懂陣法?」夏淺淺詫異地瞧著陸葉,「你不是兵修?」

  「略懂。」

  蘭紫衣在旁邊眼角跳了跳。

  在場三女,無論是夏淺淺還是沈小貓,對陸葉的底細都不太清楚,唯有蘭紫衣,知道這個碧血宗陸一葉在陣道上有多麼高深的造詣。

  那可是在靈溪戰場闖出滅門之葉和靈溪三災稱號的傢伙,他說略懂陣法,簡直太謙虛了。

  「那你先布陣,我們回頭將妖獸引到那個方位去,能殺多少就殺多少。」夏淺淺道。

  陸葉頷首,朝那個方位按落身形,幾女跟隨著,在附近警戒。

  一桿杆陣旗被打出,一座座陣法很快成型。

  陸葉這次布置的陣法只有一種,爆裂法陣!

  因為要殺滅的對象是發了瘋病的妖獸,所以並不需要太複雜的陣法,越簡單越好。

  大的爆裂法陣,小的爆裂法陣,大大小小,環環相套。

  而且許多陣法都是觸髮式的,只要有妖獸踏入陣法之中,立刻就會激發陣法。

  也留有一些陣法是主動控制的,陸葉還特意讓三女記住了那些陣法的位置,以防不時之需。

  陸葉手中殘留的陣旗數量不少,但這一次為了盡多地撈取戰功,手上殘留的陣旗全部用掉了,除了自百陣塔中得到的那一套獎勵。

  一切準備妥當,三雙目光一起看著夏淺淺。

  夏淺淺瞭然:「我實力高就該我去唄?那我去嘛,你們準備好接應。」

  三人皆都點頭。

  然後看著她化作一道流光,朝那妖獸匯聚的山谷掠去。

  片刻後,那邊傳來劇烈的靈力波動,有術法的光芒轟然綻放,夏淺淺出手了,她是法修兼修了醫修的派系,實力很強,醫術不咋樣。

  放眼九州修行界,法修或者其他派系的修士兼修醫修也是很常見的,正如醫修大多數都會兼修別的派系一樣。

  不過不管是什麼派系的修士,兼修的派系一般來說都不算太精通。

  伴隨著轟鳴聲,一道流光迅速從那個方向掠來,緊接著,大地震動起來,仿佛有千軍萬馬自那個方向殺來。

  緊隨在夏淺淺身後,大量妖獸對著她緊追不捨,大多數都是不能飛行的,也有少數可以飛行的妖獸。

  妖獸與修士不一樣,修士到了雲河境層次,就可以御空飛行了,可妖獸到了妖將這個層次,並不一定就能御空飛行,有些妖將可以,大多數妖將都不成。

  至於那些天生就能飛行的飛禽類妖獸,自然不受修為和實力的限制。

  夏淺淺一邊逃,一邊施法,雲河九層境的強者底蘊展露無疑,隨著術法的綻放,不斷地有飛禽類妖獸從空中栽落下來,繼而被妖獸大軍踩成肉泥。

  眼看著那洪水一般的妖獸大軍侵襲而來,哪怕陸葉等人早有心理準備,也忍不住頭皮發緊。

  銆愯茬湡錛屾渶榪戜竴鐩寸敤鍜鍜闃呰葷湅涔﹁拷鏇達紝鎹㈡簮鍒囨崲錛屾湕璇婚煶鑹插氾紝 瀹夊崜鑻規灉鍧囧彲銆傘

  當彼此距離還有一百多丈的時候,陸葉率先出手了,火紅色的靈力流淌,一隻美輪美奐的火鳳凰身影凝聚而出,振翅飛翔,迎著對面的妖獸就襲了上去,那火鳳凰身上的翎羽都清晰可見。

  修為到了雲河二層境,施展的火鳳凰術的威力也大幅度提升。

  不過陸葉還是不能隨意催動那火鳳凰靈紋,那一道靈紋對靈力的需求實在太龐大了,憑他眼下的底蘊依然沒辦法輕易施展出來。

  「你還會術法!」沈小貓頭一次認識陸葉一樣,滿面詫異。

  在此之前,陸葉可從沒在她面前展露過術法方面的天賦。

  而且從陸葉施法的速度的威力來看,絲毫不遜於真正的法修。

  一個用刀的兵修,會陣法,會術法,還帶了一個寵獸,疑似兼修了馭獸流派,沈小貓很想問問陸葉,還有什麼是他不精通的。

  振翅飛翔的火鳳凰撞進了妖獸群中,沖天的火光爆燃,所有被席捲的妖獸都被那恐怖的高溫烤的焦糊,瞬間死傷一片。

  一隻火鳳凰之後,緊跟著第二隻,然後是第三隻……

  直到這時,沈小貓和蘭紫衣才有機會出手,沈小貓一直纏繞在手臂上的靈器飛出,如有自己的生命一般,對著一隻飛禽類妖獸便是一卷,下一瞬,那妖獸便爆為一團血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