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我們相性不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陸葉只是個雲河二層境,這樣的局勢是他很難插手的。

  奔疾而至的身形驀然在周海身後頓住,陸葉身子微微彎曲,輕輕地吸了一口氣,周身靈力翻騰,自身氣血與琥珀的氣血交融成一片,磐山刀橫在眼前,刀身之上,靈光閃過,與此同時,持刀的右臂上龐大氣血聚集,血肉蠕動著,整個右臂陡然膨脹了一圈。

  這剎那間,周海立生一種如芒刺背感,好似有莫大的危機即將自身後襲來。

  「拔劍!」陸葉厲喝。

  周海沒做絲毫猶豫,長劍拔出的同時,身子立刻蹲了下去,從側面滑出。

  隨著他長劍的抽離,牛猛背後的傷口迅速蠕動,龐大生機匯聚,立刻就有要癒合的跡象。

  便在這時,刺目的刀光閃過,順著鮮血淋漓的傷口刺了進去。

  陸葉的手臂模糊成一片殘影,在這一瞬間接連刺五刀!

  對他來說,連斬是一種刀術,能施展出連斬,自然能施展出連刺,這是連斬另一種方式的運用……

  刀刀不離原本的傷口,每一刀刺下,長刀上都閃過華光,那是雙鋒銳靈紋在加持,讓磐山刀變得鋒銳至極,每一刀都比前一刀刺的更深。

  眨眼間便是五刀,噗嗤一聲輕響,長刀透胸而過,刀尖刺出三寸。

  滑行遁出的周海和糾纏著牛猛的龐大海同時眼前一亮,兩人顯然都極為意外,一個雲河二層境居然能施展出這麼強大的殺招。

  然而這樣簡單的刺傷,顯然不足以破壞牛猛胸口上的獸印,之前眾人圍攻他的時候,也曾在他胸口上留下一些傷勢,但那些傷勢都很快癒合了,如果陸葉此刻抽刀的話,那方才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費功夫。

  所以在刺穿了牛猛胸口的一瞬間,陸葉便在磐山刀上構建了豪刺靈紋。

  靈力爆涌之時,一根根肉眼看不到的靈力長刺在牛猛體內爆出,這樣的殺招,足以將任何敵人的生機瞬間滅殺,然而牛猛只是周身一震,渾沒有要死的跡象。

  陸葉再催爆裂靈紋,轟地一聲悶響自牛猛體內傳出,胸口處直接破開一個血窟窿,碎肉飛濺。

  這位玄武宗宗主的防護確實恐怖,尋常手段只能給他造成一些皮肉傷,難傷筋骨,然而陸葉是以磐山刀為基,在他體內構建的靈紋,這樣的殺傷就很恐怖了。

  「哞!」自現身之後便一直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只知機械殺敵的牛猛忽然仰頭髮出一聲類似牛哞的聲音,隨著他胸口碎肉的飛濺,他那龐大的氣血忽然變得紊亂起來,那種紊亂,明顯有分離的跡象。

  陸葉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到底怎麼回事,牛猛便回首一拳轟了過來。

  御守靈紋擋在面前,然而這一拳之下,御守立刻破碎,陸葉當即便感覺一座大山撞在自己身上,身形不受控制地飛了出去,重重地撞在蟲巢的肉壁上,慢慢滑了下來。

  眼前金星直冒,腹內臟腑翻滾,一口氣差點沒喘上來。

  等他再回神的時候,已經過去十幾息功夫了,抬眼看去,藉助靈力爆發的光芒,昏昏沉沉的視野看到了眼下的景象。

  大長老和龐大海正在合力糾纏著牛猛,牛猛的胸口處還插著自己的磐山刀……

  而在另一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隻像是夔牛般的妖獸,周海一道道飛劍斬出,殺的那夔牛不斷哞叫,四下逃竄。

  成功了!陸葉背靠在肉壁上,心頭一松。

  這夔牛一樣的妖獸,肯定是牛猛的本命妖獸了,在周海施展手段的基礎上,自己再傾盡全力,總算破了牛猛的獸印,獸印被破,獸化的狀態便會解除,這一人一獸再不可能合而為一。

  而解除了獸化狀態的牛猛,實力比起方才明顯差了很多,現在的他,除了生機旺盛一些,與一個尋常的雲河九層境沒有太大區別,而且還受到毒素的侵蝕影響,能發揮的實力也大打折扣。

  不遠處有人顫巍巍地站了起來,靈力催動,術法的光芒開始閃爍,是夏淺淺。

  這女人沒死!

  不但她沒死,沈小貓,蘭紫衣,還有那個七層境體修都沒死,此刻俱都拖著傷殘之軀,掙扎爬起。

  所有人都知道,勝利就在眼前,是時候放手一搏了。

  陸葉依然靠在肉壁上,他被牛猛正面轟了一拳,雖說及時催動了御守靈紋,然而那一拳之威依然將他打成重傷,此刻稍微一動,胸腹處便鑽心地疼痛,應該是有骨頭斷裂,扎進了內臟中。

  腰間兵匣嗡鳴,九道流光攢射了出去,靈活地朝那夔牛攻去。

  眾人合力,這夔牛哪怕相當於一位雲河九層境修士,也難逃一死,不到半柱香時間,這妖獸便渾身傷痕地撲到在地,動也不動,身下滿是鮮血。

  另一邊龐大海與大長老聯手之下,也跟牛猛戰的熱火朝天,只不過兩人缺少那種一錘定音的手段,所以不管他們對牛猛造成多少傷勢,憑牛猛的生機都能迅速恢復。

  直到抽出手來的周海飛劍而至,如雷霆一般的劍光圍繞著牛猛的頸脖轉了一圈,牛猛高大的身影忽然頓住。

  下一瞬,血光沖天而起,頭顱高高飛起,牛猛的無頭屍身撲倒在地。

  焦灼激烈的戰場靜謐下來,只有眾人大口喘氣的聲音。

  龐大海罵罵咧咧一聲,一屁股坐在地上,修行至今,從來沒有哪一戰如今日這般艱辛,這樣的戰鬥實在是太累人了,此生他都不想再經歷第二次。

  最主要的是,作為一個衝鋒在前的體修,挨打很疼的!

  他最怕疼了,所以一直以來,他都更願意做一個遠距離施法攻擊敵人的法修,這一次若不是被逼無奈,說什麼也不會展露自己作為體修的本事。

  沉默之中,一點金光忽然綻放,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扭頭望去,那金光赫然來自牛猛的無頭屍身……

  「小心!」周海厲喝,一道飛劍斬來,直朝那金光斬下,然而那金光速度極快,甫一出現便化作一道金線,直朝距離戰場最遠的陸葉撲去。

  陸葉一直靠在這邊的肉壁上調息,渾沒想到戰鬥都結束了,還會遭這無妄之災,眼見金光撲至,腰間兵匣一震,九道流光就攔截了過去。

  那金光左右騰挪,靈巧地避開了所有御器的攻擊,撲到陸葉面前,微微一顫,驟然消失不見。

  下一瞬,陸葉便感覺頸後傳來一點微微的刺疼感,他反手一巴掌拍了下去,卻只拍到頸脖的一個鼓包。

  而且那鼓起的大包也在迅速消失不見,陸葉分明察覺到有什麼東西鑽進了自己的體內,趴在自己頸後的脊椎之上。

  是蟲族!而且是那種能寄生控制修士的蟲族!

  一般來說,寄生控制妖獸或者修士的蟲族,在寄生的對象死亡之後,它們也會一併死去,這也是萬獸域修士一直沒能找出妖獸發病根源的原因。

  因為萬獸域的修士一直沒找到過什麼蟲子,就連九州來的修士殺了那麼多妖獸,檢查了那麼多妖獸,也沒能發現。

  最後還是琥珀被寄生,蟲族才暴露出來。

  牛猛被寄生控制,體內顯然也是有蟲族的,不過這一隻蟲族跟其他的蟲族似乎有些不太一樣,不但顏色呈現出輝煌的金色,在宿主死後,它居然還會另外選擇一個宿主……

  這般艱辛的戰鬥,終於將牛猛這樣強大的敵人斬殺,所有人的心神都鬆懈下來,渾沒想到還有一隻蟲子沒死。

  肉壁前,陸葉如遭雷噬,原本癱軟的身子陡然坐直了。

  他忽生一種莫名的感應,他感應到眾人頭頂上有大量氣息,他還從某個方向上感應到了數以千萬計的生命……

  那個方向,是兩界城所在的方向!

  更有許多莫名的信息自腦海中生出。

  不過還不等他感應更多,頸後忽又傳來刺疼感,伴隨著蟲子的嘶鳴聲,那鑽進他體內的蟲族居然又跑出來了。

  金光再次顯露,不過這一次沒等它遁走,陸葉就反手一巴掌將它抓住了。

  刷刷刷……

  一道道身影齊齊出現在他面前。

  陸葉抬頭,看著面前神色驚疑,模樣狼狽的眾人,眼角跳了一下:「莫慌!」

  龐大海奇道:「它怎麼又跑出來了?」

  眾人都有這個疑惑,原本見陸葉被寄生,大家急忙趕了過來,可沒想到這蟲子居然又自己跑出來,搞的眾人一頭霧水。

  此刻蟲子便在陸葉的手上不斷掙扎著,可它一隻小小的蟲子,又如何能擺脫陸葉的束縛?

  「許是我跟它相性不合?」陸葉隨口胡扯一句。

  別人不知這蟲子為什麼會跑出來,他卻是清楚的。

  因為就在蟲子入體的那一瞬間,他感覺到天賦樹有了反應,天賦樹這玩意,連體內的丹毒都能焚燒掉,更不要說侵入體內的蟲族了。

  它若不是跑的快,這一會功夫只怕要被天賦樹焚燒乾淨。

  只能說,它選錯了寄生的對象,在場這麼多人,就陸葉離它最遠,可它偏偏選擇了陸葉,當然,就算它選擇了其他人,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為你提供最快的人道大聖更新,第四百七十八章 我們相性不合免費閱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