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事情有些不對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年紀上,陸葉與江流子差不多,能在這種年紀進入雲河戰場的,一般都是天資不俗之輩。

  不過陸葉此刻佩戴著一個狐狸臉譜,不露真容,江流子自然看不到他長什麼樣子,只從體表特徵看出,陸葉是個男子。

  這讓他很是不悅。

  一般來說,這種光天化日之後才藏頭露尾的傢伙,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更讓江流子感到困惑的是,他竟看不出陸葉到底是什麼流派的。

  只從陸葉的裝束上來看,似乎是個兵修,因為只有需要貼身搏殺的兵修,才會穿著不會妨礙行動的衣衫,如那種大袖翩翩的傢伙,一般都是法修。

  可陸葉肩膀上還蹲著一隻白色小獸……從這一點來看,倒像是馭獸流派的,但也不能就此肯定,因為隨身帶著一隻妖獸的修士數量還是不少的,並非每個帶著妖獸的修士都是馭獸流派。。

  兵修不像兵修,馭獸流派不像馭獸流派,江流子一眼就看出,面前這傢伙是個陰險之輩,所以沒道理這樣故弄玄虛,還佩戴個醜陋的臉譜,這顯然是在迷惑自己。

  心中念頭閃過,江流子抬手就是一道飛劍朝陸葉斬出。

  身為一心問劍的劍修,他最討厭的就是這種鬼鬼祟祟上不得台面的傢伙了,對方到底是什麼流派的,打過就知!

  飛劍的速度極快,幾乎是方一斬出就掠至陸葉面前。

  出乎江流子的預料,陸葉站在原地動也未動,只是腰間兵匣微微一震,一道御器的流光迎上飛劍。

  叮噹一聲脆響,斬來的飛劍被擋開,靈器相碰的瞬間,隱有火星四濺。

  好快的反應!

  江流子一直古井不波的臉上湧出躍躍欲試的表情,雖只一次倉促交手,他卻能看出很多東西,自己這次這個對手的反應很快很快,而且對自己的實力似乎也有巨大的信心,若無足夠的信心,不可能站在原地面對劍修的飛劍無動於衷。

  這才是劍修需要的對手!而不是像方才那幾人, 空有一身實力, 卻讓他完全提不起興趣。

  第一道飛劍被擋下, 緊接著便是三道飛劍襲來。

  兵匣又嗡鳴一震,同樣是三道御器迎上。

  叮叮噹噹。

  脆響聲不斷傳出,兩道身影相距五十丈紋絲不動, 也不見兩人有什麼動作,可彼此的御器卻在半空中不斷交鋒, 斗的不可開交, 靈力波動紊亂。

  片刻後, 江流子面露訝色,因為在御器的比拼上, 他竟落了下風!

  雖都是同出四道御器,可對方御器的手段竟比自己還要高超,每一道御器都控制的如臂使指, 而且御器上不時地閃過一道道光芒, 每當那光芒閃過的時候, 對手的御器速度和威力都會陡增。

  這廝……好強的心神!

  更讓江流子感到震驚的是, 對方身上涌動的靈力波動清楚地彰顯著,這狐狸臉居然只有雲河三層境的修為!

  從來都是他越階挑戰別人, 這樣被人家越階挑戰還是頭一次,而且還是越了兩階,一時竟生出不真實的感覺。

  眼看自己的飛劍被壓制, 江流子一咬牙,又祭出近十道劍光。

  御器的手段不如對方, 那就拼數量!

  霎時間,十多道劍光你追我趕, 一部分攔截陸葉的御器,一部分朝陸葉襲去。

  陸葉腰間兵匣三震, 餘下的御器也飛掠而去。

  更加密密麻麻的叮噹聲響傳出。

  江流子難受了!

  自己十多道飛劍,竟只能與對方九道御器拼個旗鼓相當,他隱隱懷疑對方御器的極限根本不是九道,而是能馭使更多,否則沒道理控制的如此精妙。

  陸葉御器的極限確實不是九道,很久之前他就能御使更多御器了,只不過考慮到御器的殺傷和對自身心神的消耗, 才沒有煉化更多御器。

  他是兵修,主要手段還是靠與人貼身搏殺,御器之術只是點綴,補充自己遠距離殺敵的手段, 沒必要追求極限。

  再者說,兵匣里只能蘊養九道御器。

  一直面無表情的江流子臉上閃過一絲冷厲,再祭十多道飛劍!

  暗暗發狠,這下看你怎麼擋!

  陸葉還真沒更多的御器去擋了,眼看那十多道劍光從各個角度朝自己飛掠過來,只能抬起一手,火紅色的靈力翻湧著,一隻栩栩如生的火鳳凰飛掠而出,由靈力凝聚的火鳳凰身上的翎羽都清晰可辨。

  火鳳凰之後,又是一道火龍術施展開來,一龍一鳳,分朝不同的方向襲去。

  靈峰上,那四層境的女法修怔怔地望著下方的戰場,低呼道:「好快的施法速度,師姐,他是法修?」

  如江流子一樣,這女法修至今沒搞明白陸葉是哪個流派的,這種事也不好仔細打探,直到此刻見到陸葉施法,才隱隱有所猜測。

  夏淺淺不語,腦海中回想在萬獸域秘境中的經歷。

  曾經,她天真地以為陸葉是個單純的兵修,可後來一次次並肩作戰,才知道他不但是兵修,還能馭獸,還能布置陣法,還能施法……

  夏淺淺有時候都忍不住懷疑,一個人的天賦能高到這種程度嗎?這世上怎能有兼修好幾種派系的修士,而且每一種派系都修行的不賴。

  只看陸葉此刻施法的速度和威力,任誰都要以為他是個真正的法修,沒有大量時間的浸淫和修行,施法速度不可能這麼迅捷。

  但如果有誰認為他是法修,那恐怕就要倒霉了。

  下方山谷中,經過最初的試探,戰鬥陡然激烈起來。

  劍光縱掠,術法飄飛。

  火鳳凰術和火龍術是紅蓮沖霄決中附帶的,陸葉既然修行了,自然不會忘記,尤其是火鳳凰術,在得到那火鳳凰靈紋之後,這一道術法陸葉施展起來就愈發得心應手,威能也大了許多。

  但眼下的陸葉,所能施展的術法可不單單只有火龍術和火鳳凰術。

  之前天賦樹上開啟了許多術法型的靈紋,比如金弧,引雷,葉舞,炎火,水箭,土突,這些靈紋單獨構建出來,就是一道道術法,除此之外,還可以以它們為核心布置一座座殺陣,這些靈紋能發揮什麼樣的作用,要看陸葉將它們用在什麼地方。

  但不管怎麼說,在天賦樹開啟這些靈紋之後,陸葉在法修的路子上就越走越遠了,他若是冒充法修的話,沒人能看破端倪。

  只是當初在靈溪戰場上,世人都知道碧血宗陸一葉是個用刀的兵修,他想冒充都沒辦法。

  到了雲河戰場就不一樣了,哪怕不佩戴狐狸臉譜,也沒人知道他是誰。

  正如此時,眼見陸葉施展一道道術法將自己的飛劍統統攔下,江流子心中立刻斷定一點:這廝是個法修!

  緊接著勃然大怒,身為一個劍修,他最不怕的就是法修了,他天克法修!

  可今時今日,自己的飛劍之術竟被一個法修全部擋下,尤其讓他感到憤懣的是,對方還是一個修為比自己低兩層的法修。

  這讓他如何能忍!

  如江流子這樣的人,是極為自傲的。

  之前只催飛劍,是覺得憑自己的飛劍之術足以擊敗或者斬殺對方,同時也是在試探對方的底細。

  然而現實卻讓他當頭棒喝,一個修為比自己低兩層的法修居然有這樣高超的手段,自己的修行之路果然還很漫長。

  單憑飛劍之術已經解決不了對方了,既如此……

  漫天劍光忽然一收,齊齊翻湧而回,江流子手上不知何時持著一柄長劍,他並指在劍身上一抹,周身靈力涌動時,諸多飛劍旋轉如龍,他身藏劍龍之中,化作一道劍光朝陸葉襲去。

  一道道攻來的御器和術法都被旋轉的劍龍阻擋,叮噹聲響和轟隆的動靜連綿一片。

  只一瞬間,劍光就撲殺到陸葉身前,劍光散去,江流子的身影卻出現在陸葉側面,誰也沒看清他是怎麼做到的,劍修的速度就是這麼快。

  長劍上綻放寒光,朝陸葉頸脖處刺去。

  給我受死!

  靈峰上,女法修驚呼出聲,夏淺淺也提起了一顆心。

  儘管她知道憑陸葉的本事可以越階殺敵,但這一次對方請來的幫手顯然不是尋常之輩,一個雲河五層境的劍修,陸葉到底能不能打的過,夏淺淺也不好枉下定論。

  戰場中,江流子志在必得的神色變得驚愕,因為就在他出劍的一瞬間,他看到陸葉手上不知怎地多了一柄長刀……

  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對勁!

  陸葉周身原本兇猛涌動的靈力在這一瞬間完全收斂,一手持刀鞘,一手按住了刀柄,氣血開始翻湧,與蹲伏在他肩膀上的琥珀的氣血交融匯聚。

  右臂微微蓬起了一瞬,短暫的沉寂,狂暴的力量如火山噴發一般爆發出來。

  一閃!

  長刀出鞘,雪亮刀光閃過時,鮮血飛濺。

  江流子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朝後跌飛出去,他勉力維持著身形,瞪大的眸中溢滿了駭然之色。

  刀光再閃,一刀月牙般的刀芒斬出,直追江流子倒飛的身影。

  轟……

  陸葉腳下的地面龜裂,身形竄出,緊隨在自己斬出的刀芒之後,不但如此,他身側還有自己的九道御器,左右分襲面前的敵人,擾亂敵人的心神。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