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獵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山洞中,陸葉煉製了足夠多的陣旗,一切準備妥當,李霸仙和封月嬋也恢復完全。

  三人起身,李霸仙和封月嬋各取出一物,往自己臉上一貼。。。

  陸葉定眼看去,只見李霸仙臉上貼著一個唇紅齒白,笑容眯眯的童子臉譜,而封月嬋臉上貼著的則是一個委屈巴巴,眼有淚痕的童女臉譜。

  李霸仙還取了一個臉譜出來,遞給陸葉:「小師弟帶上這個,方便行事。」

  陸葉默默地從自己的儲物空間中取出一張青面獠牙的惡鬼臉譜,合在臉上。

  李霸仙看的一愣,失笑道:「原來師弟早有準備。」

  都是很容易被萬魔嶺修士們盯上的目標,大家這一下倒是心有靈犀,都有臉譜備在身上。

  出了山洞,各自收斂氣息,隨意尋了一個方向,朝前行去。

  雖說要爭獵殺榜,但還是要以保全自身為主要目標,如此一來,就不能離開這個山洞太遠,否則遇到危險的話,來不及逃回來。

  只要距離山洞不是太遠,哪怕遇到不可力敵的強者,只要能逃回山洞,那就能藉助傳送陣逃出生天。

  十幾二十里地是極限了。

  有距離上的限制,自然不好主動出擊,如此一來,就只能守株待兔。

  前行之時,陸葉將自己的想法道出,李霸仙和封月嬋皆都認同,獵殺榜上的獎勵固然讓人心動,可有命拿沒命花也不行,凡事穩妥一些總沒錯,主動出擊固然有更多的機會,同樣也伴隨更大的風險。

  行事的基調定下,接下來就方便了。

  一炷香後,在距離山洞不到二十里的位置上,陸葉停了下來,左右觀望片刻,沖李霸仙和封月嬋微微頷首。

  無需多說,兩人迅速分向不同的方向,負責警戒,與此同時,依依也從琥珀體內閃出,朝另一個方向掠去。

  留下陸葉獨自一人,一桿杆陣旗被取出,著手布置陣法。

  這一次要布置的陣法並不以殺敵為主,而是以困敵為主,如此一來,真碰到什麼打不過的敵人,可以憑藉陣法拖延住敵人追擊的步伐。

  也不是那種觸髮式的陣法,而是需要主動控制的,這樣可以確保能在關鍵的時候動用陣法。

  期間有強者從空中招搖而過,提前得到提醒的陸葉自然是連忙隱藏身形,倒也不虞暴露。

  一個時辰後,幾座大陣布置妥當。

  一切準備就緒,幾人靜靜蟄伏等待著。

  獵場開啟已有三日多,現如今在獵場之中行動的修士,大多都三五結伴,這樣做得到的好處雖會被均攤,可風險也能降低。

  那種依舊孤身一人行動的,最起碼都是七層境之上,只有七層境之上的修士,對自身的實力有足夠的信心,才會孤狼獨行。

  時間流逝,四周靜謐。

  高懸蒼穹的獵殺榜上,強者們的排名不斷地發生變化,排名第二的夏良更是步步緊追,與陸葉的獵殺點差距越來越小,眼看著便要超過陸葉的排名,重臨榜首之位。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

  這樣單純的守株待兔確實不容易遇到敵人,如今獵場內的修士數量雖然不少,可範圍也大,而且大家行事都是小心翼翼的,誰也不會輕易暴露自身,尤其是那些鬼修們,個個來無影去無蹤。

  突兀地,一點微光印入陸葉眼帘,他抬眼望去,只見距離自己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下多了一點明亮的白光。

  可以確定的是,就在剛才還沒有這點白光,這東西是忽然出現的。

  陸葉心頭明了,這是天機散落下來的機緣,他之前也遇到過,從中得了一道白色靈簽。

  原來這種機緣是這樣誕生的……陸葉對天機的殘酷多了一絲認知。

  獵場之中,每一日天機都會選取一人賜下一道金色靈簽,每一日都會有天降靈簽的彩雲,還有這樣時不時會出現的各種機緣,更有那高懸蒼穹,所有人都能看到的獵殺榜……

  這種種好處和機緣,無不會引發修士們之間的爭鬥拼殺,天機就像是一雙無形的大手,在幕後推動著修士們的爭鬥,讓修士們的鮮血灑滿獵場。

  「小師弟……」

  李霸仙傳訊過來。

  陸葉回訊:「看到了。」

  他之前還覺得這樣守株待兔不太容易遇到敵人,但現在有這樣一份機緣在此,想來過不了多久就會有人過來了。

  事實證明確實如此,只一盞茶後,便有四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印入陸葉的眼帘。

  這四人行動極為小心,兩兩一組,各從不同的方位潛行而來,不過他們沒有鬼修的手段,所以無法隱匿自己的行蹤,頂多只是儘量地收斂自身氣息,減少暴露的可能。

  四人並沒有第一時間朝白光所在的方位靠近,而是在從外往內一點點查探搜尋。

  這般小心謹慎之下,尋常手段根本隱藏不住,好在陸葉之前給李霸仙和封月嬋所在的位置布置了隱匿陣,只要對方的感知不是強到離譜,那麼大概率發現不了他們的蹤跡。

  至於陸葉本人,有隱匿靈紋在,可以說此刻的他就是一個鬼修。

  四人中的兩人,從陸葉身前三丈處走過,一無所覺,另外兩人則是直直地朝李霸仙和封月嬋所在的位置行去。

  「小師弟,我準備動手了。」李霸仙又傳訊一道過來。

  陸葉沒有去回復,沒必要回復什麼了。

  這種結伴而行的修士,只要數量不是太多,他還真不忌憚,因為只有實力不高的修士才會結伴而行,若是遇到那種獨行的孤狼,才是最需要警惕的。

  一抹寒光忽然綻放,伴隨著劍鳴之音,李霸仙隱匿的身形暴露出來,周身十多道飛劍涌動,瞬息間攢射而出,直朝其中一個修士襲去。

  突發的變故將來此的四人嚇一跳,尤其是朝李霸仙行去的兩人,皆都臉色大變,感受到那凌冽的殺機,渾身寒毛豎起,其中一人立刻大呼:「有埋伏!」

  立刻祭出自己的靈器,朝那劍光迎去。

  李霸仙出手之時,是不知道對方陣營歸屬的,但這並沒有關係,身為一個劍修,而且是一個在靈溪境沉澱了十多年的劍修,他對自己的飛劍收發自如。

  在動手的剎那,身影暴露,彼此的陣營就能確定下來了。

  如果對方也是浩天盟的,李霸仙自然能保證自己不傷到對方,可如果對方是萬魔嶺的,那偷襲出手的十幾道飛劍完全可以打一個先手。

  幾乎就在此人喊話的同時,各自手背上的戰場印記爆發出藍紅二色光芒。

  李霸仙不但在觀察對方的戰場印記,同時也在觀察對方的修為,這般倉促遇襲,任誰都不敢大意,肯定會爆發出自己的全部實力迎戰,如此一來,對方的修為就一覽無遺了。

  兩人各自出手,讓李霸仙心頭大定,一個五層境,一個四層境,在他眼中根本不算什麼。

  距離陸葉不遠的另外兩人也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其中一人身形魁梧,氣血充盈,應該是個體修,當即朝李霸仙所在的方向撲去,另一人周身靈力涌動,面前隱有術法成型,這人是個法修。

  那體修才奔出幾步,便見到了讓他驚悚的一幕。

  十多道驟然襲來的劍光被自己的兩個同伴聯手擋下,然而卻有更多的劍光襲至。

  在確定對方陣營歸屬之前,李霸仙自然不可能出全力,十多道飛劍只是一個試探,確定了對方是萬魔嶺了,他這才重新發力,而且這遠不是他的極限。

  在靈溪境的時候,他就能御劍百道,如今雲河四層境,能御使的飛劍數量只會更多。

  劍修本就以殺伐著稱,如此偷襲之下,除非修為高出他兩層境,否則根本抵擋不住。

  劍光肆掠,破開兩人的護體靈力,在那兩人身上穿過,帶出一蓬蓬鮮血。

  雲河境本就是實力差距懸殊的境界,這兩人雖勉強擁有正常四五層境的底蘊,可李霸仙的底蘊無疑是任何人都比不得的。

  只一個照面,一個四層境,一個五層境幾乎就被斬殺當場,若不是要給陸葉留著,這兩人只怕已經死了。

  朝李霸仙奔掠過去的體修只覺自己一身鮮血瞬間涼透,盯著那一張笑容眯眯的童子臉譜,心中驚呼哪裡冒出來的怪物。

  本能地停下了步伐,卻不妨一旁一道雷霆如靈蛇般襲來,劈的他渾身戰慄。

  扭頭看去,只見那邊不知何時多了一個女子身影,那女子臉上還佩戴著一個委屈可憐,眼有淚痕的童女臉譜,與那童子臉譜形成極為鮮明的對比。

  埋伏在這裡的不止一人,甚至不止兩人!

  體修大駭。

  與此同時,最後一個法修的呼喊傳出:「逃!」

  這法修一道術法才剛成型,眼見自己的同伴不堪一擊,哪還敢繼續在原地停留,倉促間將那術法朝封月嬋轟去,周身靈力涌動,便要衝天飛起。

  然而他終究沒能飛起,身子才剛離地不足一尺,巨大的力量便從天而降,伴隨著鋒銳的斬擊。

  火紅色的刀光劈開了法修縈繞在體表的靈力屏障,順勢在他後背上斬出巨大傷口,法修重重落地,亡魂皆冒。

  自己身後,居然也有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