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尋蹤盤的秘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接過尋蹤盤,譚聖望著羅盤上的指針,表情冷漠。

  若能獨吞好處,他又豈願與旁人分享?但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單憑他們三人,是不可能找到那陸一葉的行蹤了,一天的時間,在同一條路線上來來回回十幾趟,連陸一葉的影子都沒見到,繼續這樣下去,獵場一旦關閉,必然要被那陸一葉逃脫。

  心中嘆了口氣,無比惋惜,兩成就兩成吧,總好過沒有。

  一念至此,決心已定。

  他抬手咬破指尖,在尋蹤盤上寫下陸一葉三個大字,一遍之後又寫一遍。

  殷紅的鮮血印入盤中,很快消失不見,下一刻,尋蹤盤忽然粉碎開來,化作一道虹光沖天而去,眨眼不見了蹤影。

  尋蹤盤有兩種不同的功效,一種正是江流子之前施展的,藉助尋蹤盤的指引,能精準地追蹤到某個人所在的位置,當然,前提是彼此要處在同一個空間中。

  而另外一種則是譚聖此刻施為,尋蹤盤粉碎了之後,自然沒辦法再給人提供什麼指引,可這個功效卻能讓陸葉藏無可藏,躲無可躲。

  前一種功效,只需以血為引,寫上一遍被追蹤之人的姓名即可,但後一種卻要寫上三遍,所以譚聖才會又寫了兩遍陸一葉。

  與此同時,距離譚聖等人足有八百里地的傳送陣上,正端坐於此的陸葉心中一陣莫名悸動,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一道血光便忽然從天而降,落在他身上,直接將他包裹。

  緊接著殷紅旳血光沖天而起,化作一道光柱。

  那動靜,跟特殊的金色靈簽爆發時的動靜幾乎如出一轍,不同的是,靈簽爆發的光柱是金色的,此刻他身上爆發出來的卻是血紅色的,而且沒有太強烈的靈力波動。

  陸葉完全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但如此巨大的動靜,顯然會吸引到附近的修士,是以在察覺不對的瞬間,他便催動了傳送陣,消失在原地。

  就在他消失沒片刻之後,一隊修士聞訊而至,闖入山洞之中,不過還沒進入其中查探,便有人觸動了陸葉留在此地的爆裂法陣,嗡鳴震盪,火光沖天,幾個修士被炸的灰頭土臉,連忙從山洞中竄出。

  更多的修士朝這邊匯聚而來,其中一人凌立當空,氣息強大的令人生畏,這赫然是個雲河九層境的。

  此人默默地看一眼下方的情況,緊接著傳訊一道出去。

  訊息立刻傳至八百里外的譚聖手上,查探之後,他立刻御空而起,很快化作流光消失不見。

  留下江流子兄弟二人神色無奈。

  之前江流子不願將尋蹤盤交出,堅持要自己使用,就是怕出現這樣的情況,到頭來還是出現了。

  尋蹤盤已經不在他們手上了,譚聖自然不會再管他們死活,他一個九層境,獨自一人行動起來要比帶著兩個五層境的快多了,至於之前約定好的懸賞分潤,譚聖應該不會反悔,但那也要等事成之後,他們兄弟二人還活著才能履行。

  好在已經這麼長時間過去了,那個殺了魯樹師兄的浩天盟強人應該不會再尋他們的麻煩,這讓他們稍微有了一些安全感。

  另一座傳送陣上,陸葉穩下心神,查探己身,可查來查去,也沒發現任何異常。

  可剛才籠罩在自己身上的血色光芒又是怎麼回事?

  那種程度的爆發,比起靈簽的爆發有過之而無不及,將自己藏身的位置暴露的明明白白,哪怕他藏的再好,只要附近有修士,都能發現,繼而過來查探。

  抬手點在戰場印記上,傳訊李霸仙,跟他說了一下自己剛才遇到的事情。

  李霸仙很快回訊。

  「那是尋蹤盤另外一種功能……」

  得李霸仙解釋,陸葉才明白自己遭遇了什麼。

  看樣子這一天一夜的追逐,讓對方已經不耐煩了,這才逼不得已動用了尋蹤盤第二種功能,如此一來,對方雖然沒辦法再憑尋蹤盤追查自己的行蹤,可自己想要繼續隱藏卻不現實了。

  因為李霸仙說,如之前那樣的爆發,每個時辰都會出現一次。

  陸葉一顆心沉入谷底。

  之前他在躲藏的時候,每次敵人靠近自己,他都能有所察覺,提前遁走,因為他與尋蹤盤之間有一層無形的聯繫,所以在距離足夠近的時候,大概能感知一二。

  這就導致譚聖幾人來來回回追了他十幾趟,結果都空手而歸。

  原本他覺得繼續這樣下去,只要自己布置的傳送陣不遭到破壞,那麼譚聖等人就休想追到自己,可現在看來,自己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

  譚聖他們確實沒辦法憑尋蹤盤追到自己,可他們卻直接動用了尋蹤盤第二種功能。

  這是真的要讓自己藏無可藏。

  金色靈簽三個時辰爆發一次,頻率已經夠高了,結果那血色光芒卻要一個時辰爆發一次……

  這是根本不給人活路。

  「我已經請人出手相助了,小師弟,千萬要堅持住,一定要撐到獵場關閉!」

  「知道了。」

  結束傳訊,陸葉立刻離開了藏身之地,朝外行去。

  既知每個時辰自己的位置都會暴露一次,那就不能繼續留在山洞中了,傳送陣所剩不多,每一次暴露位置,勢必都會導致一座傳送陣的毀滅,所以在自身相對安全的前提下,得布置更多的傳送陣才行。

  至於李霸仙說的已經請人出手相助,陸葉並不懷疑,李霸仙和封月嬋的人脈不是他能比的,如今獵場中也有不少浩天盟的強者,李霸仙應該可以請動一些人出手。

  但也不能對此報太大的指望,凡事要做最壞的打算,最積極的應對才行。

  就在他有所行動的時候,獵場之中,關於陸葉的消息正在萬魔嶺陣營之中迅速流傳,一時間,大量萬魔嶺修士朝陸葉最後現身之地所在的方向匯聚,尤其是那些修為不是很高,但又不算太低的修士們。

  對他們這樣的人來說,原本獵場之中最大的好處就是各種散落的機緣,獵殺榜這東西不是他們能夠染指的,實力不夠,沒那個本事。

  此刻陸葉的消息漫天飛舞,自然讓人心動,比較獵殺榜,斬殺陸一葉能得到的懸賞可豐沛多了。

  而且消息中傳言,那陸一葉不過雲河三層境修為,如今又被人施下尋蹤盤上的秘術,一個時辰就會暴露一次位置,只要碰到了,所有人都有機會殺之。

  如此大勢之下,短短時間內,大量萬魔嶺修士朝這個方向匯聚而來。

  倒是導致一些浩天盟的修士倒了霉,原本獵場之中,兩大陣營的修士可以說是平分秋色,可一旦某一方修士大量朝一個方向匯聚,那個方向上另一個陣營的修士自然難以抗衡。

  不知情的浩天盟修士們在遭遇了許多危機之後,紛紛撤出這片區域。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三個時辰……

  每一個時辰過去,都會有大量關於陸一葉的消息四方傳遞,他每一次暴露的位置都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引來大批萬魔嶺修士查探。

  但無一例外,沒人真正發現他的蹤跡,藉助傳送陣,在自身位置暴露的瞬間,他就能挪移兩百里之外。

  時隔數月,陸葉再一次體會到在靈溪戰場中被無數人追殺的感覺。

  但這一次要比在靈溪戰場的時候兇險多了。

  靈溪戰場中,修士都只是靈溪境修為,所能施展的種種手段哪比得上雲河境強者,在靈溪戰場的時候,自修為到了天八之後,陸葉基本上就不用為自己的安全擔憂了,只有他去找別人的麻煩,到了天九後更是所向無敵,所過之處,萬魔嶺各大宗門皆都膽戰心驚。

  這一次的遭遇比以往都要兇險,最大的一個原因,便是獵場之中有進無出,給他造成了很大的限制。

  否則他完全可以尋一個天機商盟闖進去,借天機商盟庇護自身。

  隨著時間的流逝,傳送陣越來越少了。

  如今剩下的傳送陣,就只有兩處可以動用,要不是陸葉每次遁走之後都找機會重新布置,早就沒有傳送陣可用。

  陸葉能感覺得到,這一片區域的萬魔嶺修士似乎越來越多了。

  這鬼地方不能待了,哪怕還有兩處傳送陣也不行,繼續在這片區域停留下去,早晚出事。

  可如果不藉助傳送陣,一旦他的行蹤暴露,肯定會很危險。

  是去是留,著實難以取捨。

  不過很快,陸葉便拿定主意,離開這片區域!

  只有離開這片區域,才有一線生機,若是繼續留下來,必死無疑。

  抬頭仰望著血色蒼穹,陸葉心中無奈,獵場開啟都已經快二十天了,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關閉?

  身上又浮現出那血色的光芒,緊接著一道血色光柱沖天而起!

  又一次爆發來了。

  陸葉催動腳下的傳送陣,直接傳送到近兩百里開外。

  匆匆離開傳送陣所在的山洞,陸葉御空而起,儘量不折騰出太大的動靜,以一種不快不慢的速度,在距離地面只有十丈的位置上飛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