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到極限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計劃如此,可眼下局面,根本沒辦法擺脫這兩個追兵,擺脫不了追兵,陸葉就沒辦法再布置傳送陣。

  他嘗試凌空構建虛空靈紋,若是能夠構建成功的話,倒也可以藉助靈紋的力量與那傳送陣勾連,從而達到傳送的目的。

  可虛空靈紋是他從書上學來的,並非天賦樹上的,所以沒法達到隨心而發的程度。

  這靈紋極為複雜,足足三千多陰陽二元,哪怕讓陸葉靜心構建,也需要一點時間,還有失敗的可能性。

  如今被追殺之中,亡命奔逃,一身靈力激盪,根本沒辦法將這靈紋構建出來。

  嘗試幾次,無奈作罷。

  便在這時,下方忽然傳來強烈的靈力波動,緊接著一道威能巨大的術法沖天而起,直朝他襲殺過來。

  剎那間,陸葉肌膚緊繃,遍體生寒。

  往前奔掠的身形以一種匪夷所思的角度折向,險之又險地避開了這道術法旳攻擊。

  還不等他穩住心神,更多的術法已經襲至。

  出手的是個九層境法修,一直埋伏在下面,待他從上方路過的時候,驟然出來,打了他一個出其不意。

  這法修應該是與身後的兩個追兵有聯繫,否則沒道理埋伏的這麼好!

  諸多術法印入視野之中,感受到那些術法的威能,陸葉心中嘆了口氣。

  終究……還是到極限了!

  術法襲至,狂暴的力量波動席捲之下,將陸葉的身影淹沒。

  出手的法修和陸葉身後的兩個追兵見狀,皆都大喜過望。

  尤其是兩個追兵,這一路追殺過來著實領教了他的速度,若不是讓人在前面埋伏襲擊,他們一時半會還真拿那陸一葉沒什麼好辦法。

  如今陸一葉被諸多術法席捲,三層境的修為根本抵擋不住,只怕已經斃命。

  這又讓他們有些擔心,唯恐這廝被打的粉身碎骨,那到時候可就死無對證了。

  就在他們心中諸多念頭轉過時,狂暴術法席捲的中心處,一抹耀眼金光忽然綻放出來,緊接著陸葉的身影從中竄出。

  「不可能!」下方出手的法修失聲驚呼,他一個九層境在這裡埋伏襲殺,陸一葉一個三層境哪怕不死,也必然重創,可此刻看去,那金光籠罩之中,對方竟毫髮無傷。

  那金光是什麼?金身符?

  可哪怕是金身符,也不應該將自己的術法完全擋下,這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

  眼見陸葉的身影沖將出來,法修也急忙升空而起,加入了追擊的行列,不管那一層金光到底是什麼,絕不能讓陸一葉跑了。

  追逃間,距離拉近到可以出手的程度,法修再次施展術法。

  陸葉雖有躲避,卻依然避之不及。

  威能強大的術法精準地打在他身上,將他的身形打的在空中翻飛不定。

  讓法修眼皮子直跳的場景出現了,哪怕陸葉被打的狼狽不堪,身上的金光也依然將他籠罩,並且沒有絲毫受傷的痕跡。

  這絕不是金身符!

  金身符沒有這麼強大的庇護之能。

  「把他打下去,別再讓他跑了!」一個聲音傳來,卻是另外一個九層境追了上來。

  法修頷首,當即與那人聯手,對著陸葉瘋狂施壓。

  半空中,身上裹著金光的陸葉頓時如狂風暴雨中在海面上航行的獨木舟,哪怕他拼命躲閃對方的攻擊,也依然難以避開,一道道攻擊打在身上,讓體表金光盪出一層層漣漪,雖不能傷他分毫,卻讓他的身形翻飛不定。

  不得不說,金身令的庇護強大至極,那諸多攻擊落在身上,只能改變他的方向。

  「滾下去!」

  暈頭轉向之際,頭頂上方傳來一聲怒喝,緊接著一記刀光閃過,陸葉只覺自己的身子微微一頓,然後如從天落下的隕石,直朝下方墜去。

  轟地一聲,重重砸在地面之上,大地龜裂,地面更是被砸出一個凹坑。

  陸葉匆忙起身,身旁已有三道身影懸空而立,呈品字形將他包裹,一個是剛才從地面上偷襲他的法修,另外兩個是一直追著他的萬魔嶺強者,兩人都是兵修,其中一人手持一柄長刀,氣息凌厲。

  將自己從空中打下來的,應該就是這個用刀的兵修了。

  在他起身的同時,三人便已再度對他出手,術法席捲,刀芒橫空,還有御器的流光襲至。

  陸葉再一次身形飄飛起來,被一道道攻擊打的身形不受控制,暈頭轉向。

  好片刻功夫,四周的靈力波動才平息下去,他又一次跌落到地面上。

  「金身令!」那用刀的兵修開口之時,眼角忍不住跳了一下。

  三人聯手攻擊,兩個九層境,一個八層境,居然也破不開那金光的護持,更沒給陸葉造成任何傷害,那金光到底是什麼東西,已經不言而喻了。

  這世上除了金身令,再沒有什麼東西能提供這麼強大到不講道理的庇護,因為那是天機賜下的庇護,在時限沒到之前,莫說他們三個雲河境的,便是神海境來了,也只有乾瞪眼的份。

  「他用了金身令?」那法修也反應過來,心裡一陣抽疼。

  金身令啊,何等貴重之物,那是另一條性命的代名詞,居然被一個三層境得到,而且還用掉了!

  早知這陸一葉手上有如此貴重的東西,他就選擇更隱蔽的襲殺方式,確保一擊斃命了,現在好了,東西用都用了,心疼也無濟於事。

  這傢伙,哪來的金身令,運氣怎麼這麼好?

  兩人說話的時候,陸葉站起身來,左右瞧了瞧,心中泛起苦澀。

  終究還是沒能跑掉。

  「別想逃,你逃不掉的。」那法修出口警告他,有金身令護持,他們永遠別想傷到陸葉,頂多只能限制住他的行動。

  不過金身令不可能一直庇護著他,這東西始終是有時限的,待時限過去,自然就可以斬殺對方。

  換句話說,在他們三人眼,陸一葉眼下就是砧板上的魚肉,逃是不可能逃得掉了,剩下的只是什麼時候宰割的問題。

  「不逃。」陸葉索性盤膝坐了下來,又取出一些靈丹吞服,這一路逃亡,體內靈力消耗太大了,不管接下來要面對什麼,先補充自身靈力總是沒錯的。

  見他如此,萬魔嶺三人也沒有阻止之意,關鍵是阻止不了。

  時間流逝,三人一瞬不移地盯著陸葉,似乎生怕他在那種搞什么小動作,可陸葉始終盤坐在原地,動也不動,只是默默吞服靈丹煉化。

  片刻功夫,已經吞服了近十粒靈丹了,看的三人咋舌不已。

  正常情況下,修士們恢復己身,確實需要藉助靈丹之效,但更多的是藉助靈石,因為如果短時間內吞服太多靈丹,會導致自身靈力淤滯,影響自身實力,更嚴重的就是丹毒淤積過多,需要長時間的調養恢復。

  不過想到陸葉眼下隨時可能斃命,哪還顧忌得了太多,倒也可以理解。

  驀然間,陸葉睜眼,看了看三人,開口道:「萬魔嶺各大宗門對我的懸賞不少,三位均分應該也能享用一生了,恭喜恭喜。」

  他忽然說出這麼莫名其妙的話,萬魔嶺三人都沒有要接話的意思,那用刀的兵修更是冷冷地看著陸葉,面露警惕神色。

  陸葉又道:「不過可惜了,三位想要均分那懸賞的打算怕是要落空了,再過片刻,我身上會有一層血光爆發,位置暴露,想必會有很多人匯聚而來,多了不說,百來個總是有的,到時候誰能取我性命,誰就能獨占懸賞,又或者你們依然均分?不過懸賞雖多,可如果人太多的話,分潤到每個人頭上,想必也沒多少了。」

  這話說的三人都眉頭一皺。

  事實上,這也是他們三個擔心的事,別看他們三人一直默不作聲,實際上都在暗中交流,陸一葉的位置肯定會暴露出去的,除非在暴露之前,金身令失去效用。

  但金身令這東西,持續的時間很長,天知道什麼時候會失效。

  而陸葉所說的,也是接下來最可能發生的情況。

  「你想說什麼?」法修沉聲問道。

  「三位能追上我,是三位的本事,死在三位手上,我毫無怨言,這是你們應得的,可若是死在別人手上,那我就有些不甘了,所以我也不想引太多人前來。」陸葉這般說著,話鋒一轉:「敝人不才,精通陣道,若是三位允許的話,我可在這裡布置一座遮掩大陣,或能遮掩住等會的動靜,如此一來,別人就發現不了我的位置了。」

  這話聽的那八層境修士神色一動:「你有這麼好心?」

  陸葉淡淡道:「我陸某人修為雖不高,可也捲起過不少風浪,死便死罷,我也不想太多人看到我的死狀,當然,信不信隨你們,要不要布置,也隨你們。」

  用刀的兵修忽然抬眼看向那法修:「柳兄,我記得你修行過陣道,能布置出遮掩大陣嗎?」

  這話聽的陸葉眼角一跳。

  只聽那柳姓法修道:「可以。」

  陸葉頓時無語,計劃泡湯了……

  他本想著,如果這三人願意讓他布陣,那他就布置一座傳送陣出來,到時候直接在對方眼皮子底下傳送走。

  卻不想,這柳姓法修居然兼修了陣道!

  真是倒了血霉。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