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三章 再入雲河戰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修士自身花費功勳請來的天機柱,只有自己還有自己允許的人才能使用,其他人是沒辦法使用這根的。

  所以獵場中那根天機柱雖然價值十萬功勳,可到頭來還是一個遺棄之物。

  之前沒跟李霸仙約定好匯合的地點,不過陸葉感覺,他們應該會在獵場附近等自己,所以只稍作沉吟,陸葉便選擇了那藍色的光點。

  視野變幻,身子也變得輕盈。

  只一剎那,整個人便消失在天機殿中。

  雲河戰場,原獵場所在,天機柱前,陸葉身影顯露出來,第一時間查探四方。

  沒有任何異常,一個多月前,這裡雖然熱鬧非常,但距離獵場關閉已經這麼長時間過去,自然沒有修士在繼續在這裡逗留了。

  不過放眼四周,依稀還可以看到之前大戰殘留後的種種痕跡,尤其是陸葉施展的那一道火鳳凰靈紋肆虐之地,滿地的焦土猶存,彰顯著當日戰況的酷烈。

  陸葉抬手按在戰場印記上,傳了一道訊息出去:「四師兄,我回來了!」

  很快得了李霸仙回訊,陸葉猜的沒錯,李霸仙和封月嬋並沒有走遠,因為之前沒有約定匯合的地點,所以這一個多月時間,他們兩人一直都在附近千里之地歷練自身,就等著陸葉歸來。

  簡單交流幾句,商定在附近的天機商盟匯合,陸葉又傳訊給巨甲。

  簡答明了一句話:「位置!」

  某座靈峰之上,一個仿若雕像般旳高大身影端坐著,身上滿是風霜留下的痕跡,所在之地,幾乎被落葉鋪滿。

  高大的身影無呼無吸,身上的氣息淺淡到了極點,甚至沒有多少生機流出。

  哪怕有人從他附近路過,也只怕以為這是個死人。

  端坐在此地近兩個月時間,巨甲已經進入了一種沉寂的狀態。

  之前接到陸葉的傳訊,叫他在原地等候,他便在這裡乖乖不動,一直到現在……

  他甚至沒有察覺到時間的流逝。

  直到戰場印記有所異動,巨甲才徐徐睜眼眼帘,低頭查探訊息,落葉飛舞而下,兩隻蹲在他頭頂上的飛鳥也蒲扇著翅膀飛了起來。

  巨甲撓撓頭,從頭頂上抓下來一個鳥巢,似是不忍破壞這個鳥巢,想了想,他又放回了自己頭上。

  陸葉讓他報出自己現在的位置,巨甲雖有些疑惑,可還是報出自己現在所處之地。

  另一邊,陸葉看了巨甲的信息,愕然無比,因為他報出來的位置,跟近兩月之前給出的位置一模一樣。

  「你一直沒走?」

  「昂!」

  「繼續在那等我。」

  「哦。」

  結束與陸葉的傳訊,巨甲這才隱約察覺四周有些異常,轉頭望去,只見得四面八方一隻只體型堪比牛犢大小的巨狼,或蹲或站,一雙雙獸瞳定定地瞧著他。

  巨狼數量不少,少說也有上百隻的樣子。

  換做任何一個修士遭遇這種事,只怕都要大驚失色,巨甲卻只是愣了一下,因為他沒從這些巨狼的眼中瞧出什麼惡意,更多的反而卻是人性化的驚詫和好奇,這些巨狼似沒想到巨甲居然是個活的!

  畢竟近兩月時間,巨甲動都沒動過,呼吸生機半點不顯,所有巨狼都當他是個死物。

  觀望了片刻,巨甲又閉上了眼睛,很快再次進入那種奇特的沉寂狀態中。

  被這樣一支狼群包圍,他並沒有什麼危機感,在他的理念中,對方沒對自己生出惡意,那就沒有關係。

  更何況,即便狼群真要圍攻他,他也不是沒有自保之力。

  眼見巨甲再次沉寂,稍有騷亂的狼群也平復下來,不多時,一隻巨狼湊到巨甲面前,仔細嗅了嗅,似是想確定面前這傢伙到底是死的還是活的……

  最終一頭霧水地走開。

  夜色降臨,月朗星稀。

  月光籠罩,沉寂之中的巨甲身上忽然泛起乳白色的光芒,那光芒似與天上的月華生出了奇特的共鳴,牽引著月華傾瀉而至。

  放眼望去,偌大一座靈峰上,月華涌動不休,整個靈峰都沐浴在那乳白色的光芒之中,讓這靈峰都顯得無比神聖。

  巨甲能吞吐月華修行,這一點陸葉早就知曉,琥珀也曾跟著巨甲一起這樣修行過,據依依的觀察,琥珀受益不小,不過可惜的是自從在靈溪戰場分開之後,至今沒能再見面。

  這一支狼群之所以被吸引過來,就是因為每到夜晚,靈峰上產生的異象,琥珀能跟著巨甲一起修行受益,狼群自然也可以。

  自巨甲在這裡落腳五日後,這一支狼群便發現了他的存在,妖獸的思維很簡單,不管巨甲是死是活,這總歸是能給它們帶來巨大助益的存在,所以哪怕方才巨甲醒了,狼群也沒有表露出絲毫惡意。

  在它們的理念中,巨甲就等同於是它們族群的聖物,是能讓它們族群迅速變強壯大的,所以它們一直守在這裡。

  隨著月華的傾瀉,一隻只巨狼也本能地仰頭吞吐。

  月上中天,靈峰上的異象更明顯了。

  被這異象吸引過來的不止狼群,還有其他的一些妖獸。

  妖獸的領地觀是很強烈的,這樣一個能讓族群變強的聖物早就被狼群視作禁臠,豈容其他妖獸染指。

  所以幾乎是每個有月光的夜晚,狼群都要與其他被吸引過來的妖獸大戰一場,正是那一場場廝殺,才奠定了狼群獨占這片領地的地位。

  對這些事,巨甲毫無所知。

  他一直都覺得,自己只是小憩了片刻而已……

  天機商盟,一間客房中,陸葉正在看書修行,敲門聲響起,依依起身開門。

  佩戴著童子童女臉譜的李霸仙和封月嬋聯袂而至。

  陸葉起身相迎。

  揭開自己的臉譜,李霸仙面上滿是愧色:「小師弟,獵場之事讓你受苦了,師兄我沒能幫上什麼忙,慚愧慚愧!」

  這段時間每每想起獵場中的事,李霸仙就愧疚難安,所幸陸葉底蘊雄渾,又得天機眷顧,最後硬是在那絕境之中逃出生天。

  陸葉道:「師兄嚴重了,我被追殺的時候,得了不少浩天盟強者的接應,若無師兄的人脈,我也堅持不到最後。」

  李霸仙嘆了口氣:「終究還是要自身強大。」

  靈溪戰場中,他與封月嬋二人獨尊多年,但到了雲河戰場,往日的盛名帶來的並非便利,更多的卻是兇險,讓他感慨萬千。

  陸葉何嘗不是如此?

  獵場之前,他在雲河戰場中行事行走,還沒太多顧慮,但經由獵場之事後,相信萬魔嶺那邊又要不遺餘力地打探他的行蹤,想辦法追殺他了。

  日後在雲河戰場上的處境,就未必有之前那麼安寧。

  封月嬋在一旁勸道:「實力是一點點成長的,不要那麼急,對比其他人,我們修為的提升已經很快了。」

  「封師姐說的是。」

  陸葉請兩人落座,又讓依依奉上茶水,這才將六道靈簽取出,推到兩人身邊:「這是師兄與封師姐的份額,我的那一份已經用掉了。」

  李霸仙與封月嬋也沒推辭,各自取了三道靈簽收好。

  有了這些金色靈簽,他們就可以在短時間內晉升五層境了,這樣的修為提升速度不可謂不快,而憑他們兩人的五層境修為,日後哪怕遇到了七層境,也未必是他們的對手。

  陸葉又取出靈獸袋,將那白白胖胖的甲級泉靈取出。

  「這就是甲級泉靈啊?」在場眾人,除了陸葉之外,都是第一次看到這東西,不免感到好奇。

  依依上前來,還伸手戳了戳它,卻見甲級泉靈一下子蜷縮了起來。

  「還是活的?」封月嬋驚詫。

  「這泉靈是咱們自用,還是拿去售賣,師兄覺得呢?」陸葉問道。

  李霸仙略做沉吟,開口道:「售賣的話肯定不愁出路,但等閒物資對我們來說沒有太大作用,若是用靈簽交易,這樣的甲級泉靈價值多少我們也不清楚,再者說,別人未必能在短時間內湊齊足夠的靈簽。咱們眼下都只是四層境的修為,未來要在雲河戰場停留很長時間,若能有一處甲級靈地,修行起來也會更效率一些。」

  陸葉頷首:「我也是這麼想的。」

  與其將這甲級泉靈拿去賣了,換取一些靈簽,確實不如自用。

  再者說,哪怕幾人日後晉升真湖,離開了雲河戰場,留下的甲級靈地也可以傳承給自家宗門的弟子。

  雲河戰場上,有很多這樣一代代傳承下來的靈地,都是某個宗門獨屬的領地。

  「但真要自用,也有一些問題需要解決,最大的問題就是靈地的位置。」李霸仙徐徐開口。

  有甲級泉靈,只要身處在雲河戰場中,隨便選擇什麼地方都可以製造出一處甲級靈地,可位置若是選擇不好的話,日後必定麻煩重重。

  首先一點,要確保足夠隱蔽。

  可對高來高去的雲河境修士而言,整個雲河戰場哪有什麼特別隱蔽的地方?除非是一些修士都不願踏足的禁地,類似靈溪戰場的萬毒林或者炎火之地那樣的環境。

  哪怕有陸葉布陣也不能確保太多,當初那一處丙級靈地,陸葉臨行之前一樣留下了陣法,可到頭來還是被人攻破了,連泉靈都被掠奪走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