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刺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陸葉也只是臨時起意,動了在妖狼身上練手的心思,本以為要好好勸說一番,卻沒想對方居然這般配合。

  但刺紋的話,需要對應的材料,不同的刺紋需要的材料也各不相同,這是有極為嚴格的講究的。

  材料一般都是一些獸血和藥液的混合物,需要刺紋師自己按照不同的比例來調配,不同的刺紋師,調配的材料和比例都不盡相同,每個刺紋師都有屬於自己的獨家秘方。

  陸葉手上各種刺紋旳秘方,自然來自雲夫人,可以說是極為優良的秘方了。

  不過他之前雖然收集了一些雷影和毒蟒的獸血,但這兩種俱都不適合鋒銳刺紋,這個時候再跑去出買或者收集,顯然是不划算的。

  想了想,陸葉有了主意。

  既然不好跑出去買或者收集,那就直接請一根天機柱過來,藉助天機柱進天機寶庫中購買。

  他之前就有請一根天機柱的打算,只不過時間尚短,還沒來得及付諸行動。

  請天機柱固然花費昂貴,可最起碼一條,在遇到絕對無法抵擋的危機的時候,靈地眾人可以藉助天機柱逃回九州,這是保命的東西,所以無論花費多貴都值得。

  另外一點,靈地位於太莽山深處,與外界來往不便,若是有什麼需要買什麼東西的話……就比如這次,陸葉可以直接勾連天機寶庫,就不必離開這裡去外面尋找天機商盟了。

  一般那些大型的甲級靈地,都有屬於自己的天機柱,就是方便靈地中的修士們修行所需。

  小型的靈地基本都沒有請天機柱的資本,不過今日大概要出現一個例外。

  決心已定,陸葉當即恭請天機。

  已經在獵場中請過一次天機柱,第二次自然就駕輕就熟了許多。

  隨著陸葉話聲落下,手背上一道藍光沖天而起,緊接著一物從天而降,聲勢浩然,氣浪席捲四方。

  正在各自屋中修行的李霸仙和封月嬋被驚動,紛紛閃身出來查探情況。

  待見陸葉面前多了一根天機柱的時候,李霸仙眼角跳動:「小師弟,你又請來一根天機柱?」

  單個修士在雲河境請來兩根天機柱,而且時間間隔只一個多月,放眼古今,大概還從未發生過。

  這東西一根價值十萬功勳,兩根就是二十萬……

  哪個雲河境這麼富裕?

  心中感慨,小師弟果然富的流油,不能比不能比,又想起當初他給自己買了兩枚補竅丹,一出手便是三十萬功勳……自己這個做師兄的跟他比起來,簡直可以說窮困潦倒。

  「嗯,我要買點東西。」陸葉隨口解釋一聲,便抬手按在天機柱上,心神勾連天機寶庫。

  封月嬋感慨一聲:「當真是家有千金,行止由心。」

  只是為了從天機寶庫買東西,就直接請來一根天機柱,這份任性,無人能及。

  不過這種事沒辦法比較,他們出身的丹心門雖是二品宗門,家大業大,可弟子們數量也多,哪怕如封月嬋這樣的門中嬌子,能分潤到手上的資源也不會太多,很多時候都需要自己想辦法去獲取修行資源。

  可陸葉不一樣,整個碧血宗幾乎是他一手拉扯起來的,其靈溪霸主的地位和實力,讓他在靈溪戰場中得到太多的好處了。

  碧血宗因他而富裕,他動用些許資源,沒人會去限制他什麼。

  確定不是有外敵來襲,李霸仙和封月嬋又返回屋內繼續修行。

  陸葉這邊在天機寶庫中逗留一陣,很快買到了自己需要的各種材料。

  請天機柱花費十萬功勳,買材料只花費不到一千功勳而已……

  查探自己的戰場信息,功勳一欄處顯示的數字是:八萬三千五百二十點。

  他在靈溪戰場中通過出售各種資源將自己的功勳堆積到差不多三十萬的程度,不過很快就花費了大把功勳,買地心火和各種火焰,又買了儲靈戒,進雲河戰場之後,更買了許多妖獸的妖丹給琥珀當零食,所剩下的功勳就只有十八萬多了。

  這一下又去了十萬多。

  種種付出終究是值得的,靈地這邊有根天機柱,日後從外面再進來的話,隨時都可以進來,而且是直接進入靈地中。

  各種材料到手,陸葉開始按照雲夫人的秘法調配,頭一次做這種事,難免有些生疏,好在這事不複雜,只一炷香時間,三大瓶呈現出不同顏色的刺紋材料便呈現在眼前。

  一種呈金色,一種呈土黃色,一種淡青色。

  那隻頭頂藍花的妖狼還蹲在陸葉身邊。

  陸葉抬手,指了指金色的瓶子,開口道:「這個是這種!」說話間,手上構建出鋒銳靈紋,淡淡毫光綻放,顯露鋒銳氣息。

  又指了指土黃色的瓶子,「這個是這種!」

  靈紋變幻,化作一面御守靈紋,彰顯厚重的防護之力。

  再指向最後一個淡青色的瓶子:「還有最後一個是這種。」

  御守靈紋化風行,整個手掌都呈現出輕盈靈動之感。

  「那么小伙子,你想要哪一種?」

  無論是鋒銳,御守還是風行,都是陸葉最初得到的幾種簡單實用的靈紋,他也在自己身上練手過很多次,不敢說有十足的把握,八九成的成功率還是有的,這三道靈紋並不複雜。

  他原本只是想在妖狼身上試一下鋒銳靈紋,但此刻既然有了足夠的材料,那就可以給它提供更多的選擇了。

  妖狼雖不通人言,可無疑是有靈性的,陸葉比劃的簡單,它自然也能看的懂。

  在陸葉話落之後,它便抬起爪子,在那金色瓶子前拍了拍。

  陸葉頷首,狼性兇猛,理所當然會追求攻擊的極致。

  它既然做出了選擇,陸葉當然要滿足它的要求,這可是自己第一位客戶……儘管是一隻不會說話的妖獸。

  陸葉打定主意,一定要給它一個良好的體驗。

  在什麼位置刺下刺紋是個問題。

  鋒銳靈紋是攻擊性的靈紋,那麼適合的位置只有兩處,爪子和嘴巴。

  這幾日陸葉也見過妖狼之間的爭鬥打鬧,利爪和尖牙是它們天生的武器,只看它們打鬧的動靜,任誰都以為它們是在生死搏殺,但實際上據陸葉的觀察,它們只是在憑藉這種方式磨礪自身的殺敵經驗。

  眼前這隻頭頂藍花的妖狼放眼整個狼群,實力無疑是偏低的,它身上的妖元氣息並不算濃郁,約莫只有雲河四五層境的程度,在與別的族類戰鬥的時候,經常會吃虧。

  認真打量面前的妖狼,陸葉心中拿定主意。

  將刺紋的位置選在對方的嘴巴上,相對於爪子,妖狼對尖牙更加依賴一些。

  抬手捏住對方的狼嘴,陸葉轉頭跟琥珀道:「跟它說,會有些痛,叫它不要亂動。」

  琥珀立刻低聲咆哮起來。

  妖狼的狼瞳中赫然閃過不屑的神色,顯然是沒將琥珀的叮囑放在心上。

  一切準備妥當,陸葉神色也變得凝肅起來。

  儘管已經在自己身上試過很多次,有許多成功的經驗,但那畢竟都只是練手。

  這是自己嚴格意義上第一次刺紋,所以絕不能失敗。

  刺針擺放在身邊順手的位置,陸葉一手捏著狼嘴,一手迅如閃電地捏出一根刺針,蘸取瓶中的材料,閃電般刺出一針。

  心神在這一刻專注到了極致,當刺針落下的瞬間,靈力微微涌動,第一道基元形成。

  拔針,換針,蘸取材料,再出針,第二道基元成型的瞬間,與第一道基元完美嵌合。

  陸葉的動作極為迅速,卻是有條不紊,隨著一針又一針的落下,狼嘴之上,一個小巧的猶如箭簇標誌的金色印記慢慢成型。

  構成鋒銳靈紋的陰陽二元數量不算多,只有幾十個而已。

  所以只短短不到三十息的時間,陸葉便已完工,當最後一針落下,最後一個基元形成, 已經徹底成型的金色印記閃過一絲光芒。

  妖狼自始至終也沒有動過一下,甚至連眼神的波動都沒有,顯然刺紋時的疼痛對它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陸葉呼出一口氣,放開了狼嘴。

  仔細瞧瞧,此刻妖狼的嘴巴上好像多了一道金色的刺青,看起來很是特立獨行。

  這是一道顯性刺紋,而且並非永久性的,跟陸葉最初得到的飛翼刺紋是一個類型。

  陸葉眼下在刺紋之道上的造詣畢竟不是太高,能做到這種程度已是極限,等他日後造詣漸高之後,才有資格刺下一下隱性刺紋或者永久性的刺紋,當然,那種刺紋需要用到的材料又不一樣了。

  陸葉面前,妖狼狐疑地望著他,因為它沒感覺自己有什麼特別的變化。

  「催動妖力試試。」陸葉開口。

  妖狼聽懂了,當即便催動自身妖元,下一瞬,嘴巴上的金色印記閃過光芒,讓它的一口尖牙都綻放毫光,平添許多鋒利感,它對著陸葉齜牙咧嘴,看起來威風凜凜。

  陸葉一巴掌把它拍到一旁:「自己玩去。」

  彼此混跡熟悉了,對它也沒什麼好客氣的。

  第一次刺紋完美成功,陸葉的心情很不錯。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