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莫名手段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自遇到周雲天這批人開始,事情便處處透著一股詭異的氣息。

  這周雲天出身焚天谷,是萬魔嶺陣營的,既如此,那跟他在一起的其他修士,必然也是萬魔嶺的。

  可這些人哪怕認出了李霸仙,也沒有對他表露出絲毫敵意,甚至在夏良開口相求之後,還說什麼此地沒有陣營之分,大言不慚要化解兩方的恩恩怨怨。

  到了此時,更有一位莫名其妙的尊上閃亮登場,讓周雲天等人恭敬的無以復加。

  而抬著尊上所在香妃榻的,赫然是四個雲河九層境修士!

  這尊上……到底是何方神聖?

  眼前所見,無疑讓陸葉和李霸仙都有些難以理解,夏良和譚聖同樣滿心疑竇。

  滿場靜謐中,一個聲音忽然響起:「又有新人了?」

  那聲音來自香妃榻中,慵懶而甜糯,讓人聽在耳中,仿佛有一隻無形的小手撩人心弦,隨著那聲音的響起,陸葉的心臟跟著猛地跳了一下,心中更是不可抑止地生出一絲莫名的渴望。

  隨著聲音響起旳並非只有心臟的跳動,更是心神的鬆懈,儘管看不清那香妃榻上的女子長什麼模樣,可只聽這個聲音,就給人一種極為溫暖的感覺,恨不得徹底沉醉其中。

  陸葉心中警兆大生,身邊的李霸仙顯然也察覺到了不對,劍眉凝起,滿眼戒備,再瞧那邊的譚聖和夏良,李霸仙表情更加凝重。

  只因這兩人此刻俱都一副目光迷離的模樣,怔怔地盯著香妃榻上的那道身影,兩雙眸子之中溢滿了火熱的神色。

  譚聖和夏良的實力比陸葉兩人高出很多,兩人也俱都出身不凡,按道理來說不可能表現的如此不濟,然而兩人重創在身,無論靈力還是心神都消耗巨大,所以此刻的表現要比陸葉兩人差很多。

  那周雲天恭敬回道:「回尊上,這四位道友似有些恩怨,在這裡大打出手,已經為我等制止了。」

  「嗯。」香妃榻上,那慵懶的聲音再次響起,幽幽道:「這兩個九層境還不錯。」

  然後陸葉就感覺到有目光穿過帷幔落在自己身上,「這兩個差了點。」

  周雲天立刻道:「好叫尊上知曉,這兩位中有一位是李霸仙李道友,乃是靈溪戰場的一位傳奇,修為雖不高,可潛力無窮,他日若能晉升雲河九層境,必能助尊上達成夙願,至於他身邊這位……屬下不認識,不過能與李霸仙結伴而行的,定也不是什麼庸才。」

  「這樣啊……」尊上輕輕呢喃了一聲,似是在思量些什麼,很快有了決斷:「那就都帶回去吧。」

  「是!」

  周雲天與尊上的對話一字不落地傳入陸葉耳中,讓他心情莫名沉重,之前他只是覺得情況有些詭異,很多事情難以理解,此刻難以理解的更多了。

  因為周雲天一個九層境修士,居然在那尊上面前自稱屬下!

  這尊上……到底是什麼人?

  從眼前的局面來看,不止周雲天,在這裡的所有修士,都是那尊上的屬下。

  她又有什麼神奇手段,能讓這麼多心高氣傲的修士為她驅使。

  忽有大片粉紅色的霧氣,自那香妃榻中瀰漫而出,朝陸葉等人所在的位置席捲而來。

  陸葉抬手按住了磐山刀,一身靈力涌動,李霸仙周身也是劍鳴四起,道道飛劍縈繞。

  然而還不等兩人有什麼動作,四面八方一道道氣息便將他們牢牢鎖定,讓兩人的動作瞬間僵住,那周雲天道:「李道友稍安勿躁,尊上對諸位並無惡意,只是想請幾人回去做客而已。」

  口上說的好聽,但李霸仙和陸葉若真敢反抗的話,勢必會迎來這些人的打壓。

  如此局面下,兩人如何能是對手?只怕連逃跑都是奢望。

  陸葉與李霸仙對視了一眼,皆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無奈,這下可真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了。

  粉紅色的霧氣席捲而至,將偌大一片範圍包裹著,那霧氣之中滿是之前嗅到過的迷醉的香氣。

  陸葉立刻察覺到自己天賦樹的異常,心神沉浸查探,只見天賦樹上燃起了一片灰霧。

  這粉紅色的霧氣……是有毒的,只不過毒性不算猛烈,所以天賦樹的反應也不大。

  他正要催動靈力防護,那周雲天的聲音又一次響起:「還請諸位道友莫要抵抗!」

  聲音沒了方才的溫和,多了一些森冷,顯然若是陸葉等人抵抗的話,他們這些人就要出手壓制了。

  陸葉安靜地站在原地,猜想著這粉紅色霧氣到底有什麼用處,毒性不猛烈,這些人顯然確實沒有要殺他們的意思。

  既然不殺,又說要請他們回去做客,那這霧氣的用處……

  「噗通」兩聲輕響傳出,陸葉轉頭看去,只見那邊夏良和譚聖忽然軟倒在地上,昏睡了過去。

  身邊的李霸仙也跟著踉蹌了下身子,緊接著軟綿綿倒下。

  緊隨李霸仙之後,陸葉直接撲倒在地上,就連蹲伏在他肩膀上的琥珀,也一併陷入了昏睡之中。

  「都帶回去吧。」尊上那軟糯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是!」周雲天應道。

  緊接著陸葉便感覺有人抓住了自己腰間的衣服,將自己提了起來,一陣風馳電掣,他悄悄睜開眼帘打量,只見琥珀也被提著自己的人提在另一隻手上。

  一路往太莽山更深處深入,直到約莫半個時辰後,才有往下落去的跡象。

  陸葉佯裝昏迷,沒敢睜眼,也不知具體到了什麼地方,但耳畔邊卻傳來許多人打招呼的聲音,而且周邊還有許多強大的生機波動。

  這裡似乎匯聚了不少修士的樣子。

  有推門聲響起,片刻後,陸葉感覺自己被帶進了一個屋子,安置在一張床榻上,緊接著周雲天的聲音響起:「你們休息去吧,我在這裡守著就行了。」

  有人應道:「那就有勞周兄了。」

  「小事。」

  其他人陸續退去,只留下周雲天守在此地。

  陸葉躺著不動,靜心感知四周,能聽到身邊幾個均勻的呼吸聲,想來是昏迷中的李霸仙等人。

  等了片刻,房門又被推開,那周雲天恭敬道:「尊上。」

  香風襲來,正是之前陸葉嗅到過的那種讓人迷醉的香氣。

  然後陸葉就感覺到那尊上站在自己身邊不遠處,也不知道她在忙些什麼,陸葉分明感覺有一股奇特的力量波動跌宕而出。

  片刻後,有輕輕地悶哼聲響起,聽那聲音,似是夏良傳出來的。

  尊上挪了下步伐,那奇特的力量波動再次跌宕,又過片刻,又有悶哼聲傳出,這一次是譚聖的聲音。

  不是在殺人,因為陸葉能察覺到,譚聖和夏良都還活著,這讓他無比好奇,這尊上到底在施展什麼手段。

  很快輪到李霸仙,一如前兩人的反應,一樣傳出了悶哼聲。

  縈繞鼻尖的香氣更濃郁許多,陸葉感覺尊上已經走到了自己身邊,下一刻,兩根溫熱軟綿的手指搭上他的額頭。

  那奇特的力量波動又一次跌宕而出,陸葉瞬間感覺自己的心神受到了一絲絲衝擊,緊接著腦海之中似乎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

  不由自主地,他也悶哼一聲。

  那溫熱如玉般的手指挪開,尊上的聲音透著一絲絲虛弱的感覺,吩咐一聲周雲天:「等他們醒了,讓他們洗淨,帶他們來見我,臭死了。」

  「是!」周雲天恭敬應著。

  腳步聲迅速遠去,顯然是那尊上離開了。

  值此之時,陸葉正沉浸心神查探天賦樹,觀瞧中,天賦樹上燃起大片灰霧,不過很快,那灰霧就徹底消失,天賦樹也恢復正常。

  那尊上到底對自己施展了什麼莫名的手段?

  陸葉回想剛才的經歷,在那尊上施展手段的時候,自己的心神明顯受到了巨大衝擊,而且腦海中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

  應該不是毒,但天賦樹能有反應,說明那是侵入自己體內,對自己有害的東西,所以不管那是什麼,都已經被天賦樹焚燒乾淨了,自己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自己有天賦樹傍身,可四師兄沒有。

  換句話說,不管那是什麼手段,四師兄都已經中招了!

  不但四師兄中招,譚聖和夏良也一起中招了。

  回頭自己得小心點了,若是表現的跟四師兄他們不一樣,極有可能露出破綻,就在他這麼想的時候,忽聽不少人的腳步聲響起,緊接著有人道:「周兄,聽說李霸仙來了?」

  留守此地的周雲天笑道:「你們消息倒是靈通,我們才剛回來,你們就聽說了?」

  那說話之人道:「趙兄與我們說的,是不是李霸仙來了?」

  「這不就是!」

  下一刻,陸葉便感覺好多人圍聚了過來,一個個聲音響起。

  「當真是李霸仙!」

  「周兄這次可立了大功,能為尊上網羅此等人才,必少不了賞賜。」

  「能為尊上效勞是我等榮幸,何須什麼賞賜。」

  「是及是及。」

  「不過聽說李霸仙如今才只雲河五層境,這個修為是不是有些低了點。」

  「眼下修為低不代表什麼,他可是李霸仙,若是讓他成長到九層境,我等可無人是對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