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借刀殺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天機洗禮只有靈溪榜上的修士有資格獲得,雲河戰場上沒有類似的雲河榜,以前也從未聽聞有哪個雲河境修士得到過天機洗禮,卻不想叫陸葉等人在這裡碰到。

  如此來看,激活那祭壇通往的並非是封月嬋猜測的秘境,只是單純的天機洗禮而已。

  但這對陸葉幾人來說,卻是最好最實惠的獎勵了。

  激動過後,陸葉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他在靈溪戰場上,先後四次得到過天機洗禮,一次比一次效果差,待到第四次的結束的時候,效果已經接近於無,這也是他之後果斷晉升雲河境的原因,若是還能得到足夠多的好處,他又豈會脫離靈溪戰場?

  不但他如此,李霸仙和封月嬋同樣如此,這兩人占據靈溪榜十多年時間,聽聞到了最後天機已經不對他們做出牽引了,他們霸占靈溪榜只是空占一個排名,沒有任何實質性的獎勵。

  在場四人,包括琥珀,唯有巨甲沒有經歷過天機洗禮。

  所以……哪怕這裡是天機洗禮之地,對自己等人真的能有作用嗎?

  若是無用,哪怕這裡是天機洗禮之地,也得不到任何好處。

  李霸仙顯然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已經在默默煉化四周旳力量,少傾,他神色振奮:「有用!」

  陸葉也在嘗試,發現確實如李霸仙所說的那樣,這裡的霧氣跟靈溪榜得到的天機洗禮有些不太一樣,明顯更高級一些,靈溪榜的天機洗禮對陸葉等人已經無用,可這裡卻是有用的。

  「散開吧。」陸葉開口道。

  李霸仙和封月嬋都點頭贊同。

  巨甲已經直接盤膝坐了下來,閉眸修行,隨著他的吞吐,大量濃郁白霧被他吸入口中,湧入肺腑之內。

  陸葉朝一個方向行去,不過走出不到三十丈距離,前方有一層無形的屏障阻住了他的去路。

  抬手試了試,只覺那屏障堅固至極,非他如今的修為能夠撼動,調轉方向朝側面行去。

  又走出幾十丈後,不出所料,前方又多了一層無形屏障。

  如此來看,這個地方的空間不大,長寬各有幾十丈而已。

  回首去看,已經看不到李霸仙等人的身影,濃郁白霧翻滾,將視線阻隔。

  沒再繼續探索,已經沒有必要了,陸葉原地坐了下來,開始在自己身上構建小聚靈漏斗。

  依依也從琥珀體內閃身而出,走到距離他三丈的位置處打坐修行,琥珀更是張著大嘴,對著無所不在的霧氣狼吞虎咽。

  一個個小聚靈漏斗加持,四周的霧氣受到無形力量的牽引,不斷地朝陸葉體內湧入,隨著小聚靈漏斗數量的增多,陸葉周身霧氣的流動赫然肉眼可辨。

  他的修行資質確實很差,根本沒辦法正常吞吐天地靈氣,甚至就連靈石中的靈力,他也沒有辦法汲取出來。

  但在他獨有的修行模式下,身處這樣的環境,他能得到的好處卻是任何人都無法比擬的。

  想當初在龍泉,在洗魂池中,他都是借用這樣的修士方式,獲得了常人難以想像的好處。

  方才淺嘗,雖確定這裡的白霧比靈溪榜天機洗禮的白霧檔次要高,但具體高出一個程度卻難以判斷。

  直到此刻。

  陸葉隱露驚容。

  因為當四周的無形之力湧入身體的時候,他身上每一塊血肉都在緩緩蠕動,那是體魄在增強的徵兆,整個人的心神更如置雲端,飄然欲仙,心神之力也在以極為可觀的速度增強著。

  不單單如此,更有澎湃的力量注入體內的靈力長河之中,壯大長河體量的同時,讓靈力長河的流動速度陡然加快了幾分。

  這裡的天機洗禮……竟有提升修為的作用!

  靈溪榜的天機洗禮可沒有這樣的功效,在靈溪戰場,陸葉先後四次得天機賞賜的洗禮,讓自身的體魄和心神都得到了壯大,但沒有哪一次讓他的修為有半點增長。

  這裡可以!

  仔細想來,倒也正常。

  一般來說,能登臨靈溪榜的修士,基本都是天九修為,靈溪境中,這個修為已經到極限了,再往上就只能晉升雲河,所以靈溪戰場的天機洗禮並沒有提升修為的功效,因為對靈溪榜上的強者無用。

  陸葉是有史以來,第一個以天七修為登臨靈溪榜,以天八修為占據靈溪榜首的人。

  能壯大體魄和心神之力,能提升修為,這一次得到的天機洗禮比起靈溪榜的,要好上很多很多。

  可以預見,這一次之後,自身實力又會得到顯著的增強。

  就是不知能在這裡修行多久。

  雖說這是天機的獎勵,但也不可能在這裡無限制地修行下去,意識到這一點,陸葉更加如饑似渴。

  幾人在這裡修行時,太莽山中,兩道身影狼狽飛掠,赫然時夏良和譚聖二人。

  在陸葉斬殺狐妖,解除了神魂秘術的同時,這兩人便意識到了不妙,當即御空遁走,一路奔逃至此。

  「夏兄,歇一下吧。」譚聖氣喘吁吁,今日的遭遇著實夢幻,先是跟霸主級妖獸血戰了一場,還沒完全恢復,又有狼群來圍攻。

  兩人能活下來,倒也不完全是運氣,更多的是憑依自身強大的實力,畢竟是雲河九層境,底蘊非一般修士可比。

  哪怕如此,譚聖也快到強弩之末了。

  夏良雖還有餘力,可也堅持不了多久,見譚聖狼狽姿態,頷首道:「那就休息一下。」

  兩人當即落下身形,各取靈丹吞服調息。

  片刻後,譚聖稍有恢復,面上一片後怕道:「沒想到雲河戰場中居然還有那等異獸。」

  回想在狐仙谷這一個多月,譚聖頗有一種置身夢境的感覺,在被狐妖種下神魂秘術奴役心神的時候,並不覺得有什麼,直到那神魂秘術隨著狐妖身死,不攻自破,才如夢方醒。

  「世間多有奇異,你我雖是雲河境,可見識閱歷終究還是太少。」

  「我更想不明白的是,那陸一葉是如何擺脫的。」結合之前種種來看,陸一葉這廝就從來沒被那神魂秘術影響,否則也不會調動狼群來圍攻他們,今日之事,陸一葉肯定也謀劃很久了,否則時機把握上不至於如此巧合,正是狐仙谷大戰霸主級妖獸,實力大損之際。

  夏良其實也在想這個問題,道出心中猜疑:「唯有一個可能,那廝神魂足夠強大,強大到能夠抵擋住狐妖的神魂秘術。」

  譚聖眼角一跳:「他只是個雲河四層境,神魂哪怕再強大,又能強大到哪去?」

  話雖這麼說,可他也清楚,這是唯一合情合理的解釋,那狐妖怕也想不到,狐仙谷那麼修士,最終她卻死在一個修為最低的人手上。

  「陸一葉這人……在靈溪戰場上就做了很多常人難及之事,不可等閒視之。」自上次之後,夏良也是深入了解過陸葉的信息,在看到關於陸葉的種種情報的時候,著實把他驚駭到了。

  自古以來,就從沒有哪個修士在靈溪戰場上攪起那麼大的風雲,更憑一己之力讓核心圈的宗門一而再的吃癟。

  自古以來,也從沒有哪個修士以天八修為占據靈溪榜首。

  此行之前,他已經告誡自己不要低估陸一葉,但如今來看,自己自以為是的高估,終究還是低估了,三個雲河九層境一起為報仇而來,如今魏缺死了,他們兩個也如喪家之犬般遁逃。

  譚聖呵呵笑了一聲:「咱們這算不算呈了他的救命之恩?」

  夏良冷哼一聲:「譚兄莫非還要對他感恩戴德?」

  譚聖的表情冷了下來:「怎麼可能?他殺我新月門弟子,破我新月門駐地的事,我豈敢忘懷!只是……想要報仇,難如登天啊!」

  哪怕他們如今知道了陸葉安置靈地的位置又如何?靈地之中陣法籠罩,有狼群守護,莫說他們兩人,便是再找幾十個幫手,也未必能夠成事。

  憑他們二人的人脈,倒是能找到這麼多幫手,哪怕上百個也能找到。

  可即便如此……真的就能攻下那處靈地,真的就能斬殺陸一葉?哪怕可以,也必然死傷慘重。

  夏良拳頭緊握,指節發出清脆的聲響,怎麼也想不通,陸一葉何德何能,能馭使那麼一支狼群!

  又想起在狐仙谷中,他每日悉心指點陸葉刀術上的修行,更將心眼秘術傾囊相授……心中的憋屈幾乎要翻江倒海。

  那狗東西根本沒被神魂秘術影響,卻拿著雞毛當令箭來找自己討教刀術,自己也是愚蠢透頂,居然有什麼就教什麼!

  「萬魔嶺這邊想取他性命的可不止咱們兩個。」夏良努力平復心緒,淡淡一聲。

  「夏兄的意思是……」譚聖若有所思。

  「將陸一葉靈地的位置悄悄傳出去,總會有人去找他麻煩的,尤其是那些大型靈地……為了擴張靈地規模,提升靈地品級,他們可是在四處掠奪泉靈,甲級泉靈對他們的吸引力可不小,再加上一個陸一葉……」說到這裡他忽然頓住,「我記得附近正好有個以聖火教修士為主的靈地,聖火教可是比任何人都要痛恨碧血宗,若是叫那群瘋子知道陸一葉的下落,你猜他們會怎麼做?」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