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死傷慘重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李霸仙和封月嬋如今俱都是雲河六層境,可憑他們二人的深厚底蘊,所能發揮出來的實力遠不是一般的六層境能比。

  至於巨甲……這廝就是個怪物,體魄強大的如鋼鐵鑄就,李霸仙封月嬋殺敵時還需要規避敵人的反擊,巨甲卻是不管不問,一路橫衝直撞,任憑敵人的攻擊落在身上,打的身軀砰砰作響,根本不能影響他分毫。

  正常情況下,三人固然實力強大,也不可能是這麼多敵人的對手。

  但聖宇靈地的修士先是遭了禁空大陣的壓制,此刻又被大陣圍困,再加上諸多妖狼襲殺而至,心神慌亂之下,場面混亂至極,也給了三人各自發揮的空間。

  「破陣,快破陣!」

  火燎原的怒吼響徹雲霄,目眥欲裂,怒吼時,整個人如火焰一般燃燒起來,九層境旳強大威勢席捲四方,一團巨大的火球如大日臨空,狠狠撞擊在防護大陣上,大陣光幕在這一擊之下,竟狠狠往下凹陷了一瞬,璀璨的光芒也陡然暗淡少許。

  眾多聖宇靈地的修士也在這一刻齊齊出手,一時間場面熱鬧至極。

  而靈地之內,聖宇靈地修士的死亡數也超過三十,隨著時間的流逝,更多的修士不斷喪命。

  李霸仙三人的身影在騰挪交錯,狼群在奔掠,奏起死亡的樂章。

  值此之時,靈地內,倖存的聖宇靈地修士終於組織起防禦的陣線,三十多人背靠著困陣光幕,體修祭出大盾擋在前方,築起一道人牆,與來襲的狼群拉扯鏖戰。

  但困陣不破,他們一時間難能脫逃,可在這樣的局面下,自保已是極限,哪還有餘力破陣?

  他們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火燎原等人攻破防護大陣,衝進來接應他們。

  轟轟轟……

  巨響聲接連不斷地傳出,防護大陣光幕迅速變得暗淡。

  這第二道大陣的威能雖然比第一道要堅固的多,可也頂不住這麼多修士不間斷的攻擊,這畢竟只是陸葉憑一己之力布置出來的防護大陣,能堅持這麼長時間已經殊為難得。

  靈地中,陸葉依然站在原地,遙控著大陣的運轉。

  有人主持的大陣,跟沒人主持的大陣完全是兩回事,雖說他也知道防護大陣堅持不了多久,但能堅持更長一點時間,總歸沒有壞處。

  便在這時,他忽然身形一偏,一柄短刃幾乎是擦著他的頸脖刺在空處,身後幾步的位置上,一道身影鬼魅般地浮現出來。

  似沒想到陸葉居然能避開自己如此隱蔽的一擊,這發起偷襲的鬼修面上滿是驚愕的表情。

  不得不說,這個鬼修膽子很大,在這樣的局勢下居然還想著襲殺陸葉。

  他們這一趟過來的主要目標就是陸葉,只要能殺了陸葉,那麼之前的諸多損失都是勉強可以接受的。

  可就是這樣萬無一失的一擊,居然沒能得手。

  身形暴露,鬼修當即便要後撤,然而眼前已有一道火紅色的刀光斬落,緊接著便是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

  暗處觀察的夏良靜靜地看著這一幕,眼角抽動,忍不住回想起在狐仙谷悉心教導陸葉刀術修行的那些日子,他甚至還將心眼秘術傾囊相授了……

  雖說陸葉給他刺下了一道御守刺紋,但那刺紋只是臨時性的刺紋,用不了多少次就會失效效用,與陸葉所獲比較起來,又算得了什麼?

  更讓夏良震驚的是,陸葉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居然就已經在心眼秘術上入門了,而且看其反應的速度,其心眼能感知到的範圍,比自己還要大。

  這是個什麼怪胎?

  還有……這廝居然雲河五層境了?

  夏良著實想不明白,他這是吃了什麼靈丹妙藥,修為提升的如此迅速。

  回想兩月之前初見,這傢伙才只雲河三層境而已,被自己追擊的如喪家之犬班惶惶逃竄,在狐仙谷的時候也只是四層境,這短短几日不見,居然又精進一層。

  「噗啊!」鬼修喋血飛出,胸腹前巨大的傷痕翻卷,還未落地,便已有幾隻妖狼撲了過去,緊接著便是悽厲的慘叫聲和血肉被撕裂的動靜。

  這個鬼修跟陸葉之前殺過的顏桂一樣,都是雲河七層境的修為,但當初陸葉需要耗盡手段才能斬殺的七層境,如今在他面前已經不堪一擊了。

  咔嚓……

  碎裂的聲響傳出。

  防護大陣上裂開了一道道縫隙,瞬間搖搖欲墜。

  那鬼修的暴起發難雖沒能拿陸葉怎麼樣,卻牽制到了陸葉,讓他沒辦法控制大陣,如此也變相地讓聖宇靈地破陣的速度加快了。

  更加密集的聲響傳出,直到整個大陣光幕徹底崩碎。

  「救人!」火燎原咬牙怒吼,雖然恨不得將陸葉碎屍萬段,但此刻的他並沒有被怒意吞噬,而是下達了一個極為正確的命令。

  諸多修士蜂擁而入,順利無阻地穿過困陣光幕,與靈地內倖存的修士們匯合一處,一邊抵擋李霸仙等人和狼群的襲殺,一邊轉身轟擊困陣光幕。

  困陣的堅固程度比起防護大陣要脆弱的多,若不是被狼群糾纏,被困其中的修士們早就將這困陣破開了。

  此刻得自家同伴接應,只花了短短三十息時間,困陣便徹底破碎開來。

  相隔數百丈距離,陸葉與火燎原的目光碰撞,一個平靜如水,一個暴跳如雷。

  幾息後,火燎原壓下心中怒意,咬牙道:「撤!」

  一聲令下,諸多聖宇靈地的修士且戰且退,很快退出了靈地所在範圍。

  狼群並沒有追殺,在靈地範圍內,有禁空大陣,它們還能與修士一決雌雄,可出了靈地,修士們能夠御空飛行,狼群能構成的威脅就大幅度削減了。

  修士們狼狽逃回,個個都心有餘悸,有一些心理比較脆弱的女修甚至哭了出來,她們一路修行至此,多少也算是經歷過一些兇險的,但從來沒有哪一次像這次無助。

  被困在靈地之中的時候,死亡的氣息就如無形的猛獸,在舔舐著她們的心靈,讓她們幾欲崩潰。

  還有那麼多平日相熟的師兄師弟慘死在她們身邊,今日之後,這一戰註定會成為她們終生無法擺脫的噩夢。

  「陸一葉,你必死無疑!」火燎原怒吼,咬緊的牙關都滲出了鮮血。

  本以為這一趟是唾手可得的功勞,可到頭來竟是損失慘重,而前前後後,只不過一盞茶功夫而已!

  身為這次行動的決策者和引導者,日後他必定要被問責的,說不定還會被宗門懲處。

  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便是陸葉,他心中對陸葉之恨,只怕傾盡三江五湖之水也難以洗清。

  還有那暗中透露情報的鬼祟之輩……

  他之前就猜,暗中透露情報的人必然在陸一葉手上吃了大虧,所以才想借刀殺人,而他已經根據獲得的情報儘可能地高估陸葉這邊的力量了,要不然也不會帶這麼多人過來,可甫一接觸,竟是自己這邊兵敗如山倒,死傷巨大。

  來之前,他可沒想到自己會遭遇這樣的挫折,但事情就這麼發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禁空大陣……一個雲河境如何能布置出這樣的禁空大陣!

  靈地中,陸葉目光平靜地望著他,一言不發,沒有半點勝利者的得意,然後他揮動陣旗,遮掩大陣重新發揮作用,將整個靈地籠罩,消失在所有人的視野中。

  這平淡的反應愈發讓火燎原怒火中燒,幾乎氣炸了肺。

  「火師兄。」一個八層境兵修來到火燎原身邊,他身上有不少傷痕,臉上也有血跡,顯然是經歷過苦戰的,「現在怎麼辦?」

  火燎原轉頭四望,看到的是一張張滿是餘悸和恐慌的臉龐,還有劫後餘生的慶幸。

  他帶了一百五十多人過來,此刻還活著的,已經不足百人了。

  換句話說,在方才那短短一盞茶的時間內,有六十多人死在了靈地之中!

  火燎原嘴巴蠕動了一下,心神混亂,一時竟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以他們眼下的力量,若是組織一波強攻的話,未必沒機會殺了那陸一葉,但必然要承受更多更慘重的死傷。

  已經折損這麼多人了,他哪裡敢折損更多。

  對方顯然也不會反攻出來的,在靈地內,對方有禁空大陣相助,可以極大地削弱修士們發揮出來的力量,讓妖狼有參與戰鬥的本錢,真要反攻出來,只是送死。

  換句話說,這種情況下,無論是誰,主動進攻的一方都沒有好果子吃。

  「原地休整,等待援兵!」

  好半晌,火燎原乾澀的嘴唇才蹦出一句話。

  聖火教和寰宇宗還有許多人手能調動過來,只是需要更多的時間,既然一百人不行,那就徵集兩百人,兩百人不行,那就三百人,無論如何,陸一葉都必須死。

  命令下達,那八層境兵修明顯鬆了口氣,他還真怕火燎原憤怒之下做出什麼不明智的舉動。

  懸浮在半空中的靈舟徐徐落下,狼狽的聖宇靈地的修士們,就在回天谷的谷口處安營紮寨,修養身心。

  暗處,夏良和譚聖沉默,他們躲在這裡原本是想坐收漁翁之利的,結果卻欣賞了一出難以想像的大戲,一時心情複雜。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