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窮途末路?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聽了宋追的話,幾個九層境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寧自在頷首:「宋兄說的沒錯,此次過來的道友數量太多了,司南拿四成還是兩成,對我們的影響確實不大,既如此,就按他說的辦,諸位意下如何?」

  這下幾人倒是都沒有意見了,之前他們沒想到這一點,此刻局勢被宋追一言點破之後,忽然都有些索然無味。

  原本殺陸一葉是既能揚名又能得利的事,可如今這局勢,哪怕最後是由他們出手殺了陸一葉,事後萬魔嶺那邊的修士提起來,能記得的,恐怕也是唯有司南大破陣法的威名。

  好處全讓這傢伙一人得去了。

  心中暗罵,陸一葉這廝,明知不可能有機會活,還在那礦道中布置那麼多陣法作甚!

  「幾位沒意見的話,我便讓人去知會司南一聲了。」宋追說話間,沖身邊的一位師弟示意了一下,那師弟心領神會,立刻朝礦道所在旳方向掠去。

  進得裡面,見司南正在靜靜等候,沒有繼續破陣的動作,便將幾個九層境的決定告知。

  司南一笑:「我知道了,請轉告幾位道友,一日之內,我會破盡此間陣法,讓陸一葉無所遁形。」

  得了幾個九層境修士的允諾,司南幹勁十足,不斷地破解法陣。

  只半個時辰,司南便孤身一人深入礦道數十丈的位置了,破解了十多座陣法。

  這個位置是之前萬魔嶺修士從來沒有深入過的。

  礦道內,司南破陣不絕,礦道外,眾多萬魔嶺修士翹首以盼,也有性子較急的,一直跟在司南身後,但也不敢靠的太近,都離著十丈左右的位置觀摩。

  他們未必能看出什麼名堂,可隨著他們不斷往外傳遞消息,這邊破陣的進度也為外面等待的修士們得知,不時引發一陣陣歡呼和驚嘆。

  宋追等人依舊聚集在一起,四周不時傳來的驚嘆和歡呼讓他們頗不是滋味,這些聲音原本應該是屬於他們的,結果卻被司南搶了風頭,心中對陸葉的怨念愈發濃烈。

  「照這個速度,一日內確實可以破盡陣法,了不起。」宋追忍不住讚嘆一聲。

  其他幾個九層境都不予置評。

  宋追一笑:「好了諸位,我萬魔嶺難得出一個能與陸一葉抗衡的人才,咱們應該高興才是,明日之後,這世上再無陸一葉這個禍患,我等也可以安心晉升真湖了,這雲河戰場也能回歸本來的樣子,不至於再被某一個人攪的風雲四起。」

  寧自在一笑:「還是宋兄想的透徹。」

  宋追道:「有些事無力改變,只能接受,不是嗎?」

  礦道內,司南在破陣,礦洞中,陸葉在布陣,不時地查探依依傳遞過來的訊息,隨時掌控著那個忽然到來的陣修破陣的進度。

  不得不承認,這個忽然出現的陣修在陣道上的造詣確實不錯,幾乎有自己七八成的水準了。

  他在陣道上的造詣,很大一部分來自百陣塔的饋贈,另外就是他是靈紋師的原因,在陣道上有天然的優勢。

  人家卻是苦心修行來的,倒是不太好比較。

  時間流逝,隨著礦道內陣法的不斷破解,司南的位置也愈發深入,等候在外面的萬魔嶺修士們也跟著摩拳擦掌起來。

  迄今為止,他們雖然能夠斷定陸葉就藏身在礦洞內,可還真沒人見到他的身影,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在裡面,還得等司南將所有陣法破解了之後才能驗證。

  直到某一刻,一聲悶響忽然自礦道深處傳了出來,劇烈的聲響伴隨著強烈的震動,讓在外面等待的萬魔嶺修士們都變了臉色。

  「怎麼回事?」宋追等幾位九層境也立刻轉頭朝礦道所在的方向望去,表情凝重。

  這分明是爆裂法陣被激發的徵兆!

  司南失手了?幾人腦海中立刻蹦出這麼一個念頭。

  陣法若是被破解的話,是不會被激發的,如今既然被激發了,那必然是司南失手的緣故。

  倒不用擔心他會被炸死,司南好歹也有八層境的修為,哪怕是個法修,一座爆裂法陣還不至於要他的命,只是受傷是在所難免的,如此一來,破陣的進度肯定要耽擱。

  就在幾人這麼想著的時候,忽有消息從礦道內部傳來。

  並非司南失手,而是爆裂法陣被人為激發了。

  顯然是布陣之人的手筆。

  至於司南,他毫髮無損,因為司南在靠近那座法陣的時候,陣法便直接爆發了。

  這個變故讓所有人都摸不著頭腦,搞不清楚到底什麼情況,聽起來倒像是布陣之人想暗算司南,結果沒把握好時間,把法陣提前激發了……

  「轟……」又一聲響動從礦道內部傳出。

  又怎麼了?

  剛平復下心情的萬魔嶺修士們又提起了一顆心。

  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種程度,誰也不希望有意外的變故出現,可突然的爆響聲,無疑讓他們感到擔憂。

  「轟……」第三聲。

  「轟……」第四聲。

  緊接著是第五聲……

  前面幾聲響動最起碼還間隔了一點時間,但後面的聲音卻是連綿不絕,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

  哪怕剛才才聽說司南安然無恙,萬魔嶺一群修士也擔憂起來,這樣的動靜,分明是爆裂法陣被接連激發的緣故,這連綿聲響,讓外面的石壁都跟著劇烈震動起來。

  很快,有消息從礦道內傳出,司南還是無恙,所有法陣都是布陣之人激發的,此刻司南正在大步前行,而隨著他身形的推進,前方的諸多法陣一座接一座的爆發。

  這便是動靜的來源。

  此時此刻,礦道中,司南閒庭信步,嘴角邊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傳聞中陸一葉陣道造詣極高,如今看起來,也就這麼回事!

  他這一路行來,已經破解了很多陣法,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他就能將所有陣法破解的一乾二淨。

  對方顯然也察覺到了這一點,索性直接激發了陣法的威能。

  所以此刻礦道內的情景便是司南往前不斷走著,而在他前方,不斷地有爆裂法陣的威能被激發出來,湧現出一團團火光,四周岩壁上,碎石簌簌而下。

  「窮途末路了嗎?」司南呢喃一聲,心中暗暗猜想對方這麼做,顯然不是想炸死自己,因為他知道沒這個可能。

  既然不是想炸死自己,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想炸塌礦道,憑此來換取更多的苟延殘喘的時間。

  結合陸一葉身受重傷的傳聞,司南愈發確定了這個猜想。

  但他又豈會給陸葉這樣的機會?宋追等人已經答應他,這次斬殺陸葉的懸賞他得四成,儘管只是幾個九層境口頭上的允諾,可想來其他人也沒資格去反對什麼。

  那樣龐大的懸賞,對他身後的宗門是有很重要的意義的。

  他往前不斷行去,身後跟過來看熱鬧的萬魔嶺修士看的目眩神馳,敬佩不已,站在他們的角度看去,就好似是司南孤身一人,裹挾無窮偉力,推平了前方的一切障礙。

  礦道內的消息傳了出去。

  宋追等人稍愣了一下,便齊齊閃身朝礦道方向撲去。

  本以為司南破陣最起碼要花上一兩日,可現在看來,已然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殺進礦洞了,那陸一葉就躲在礦洞裡面,雖說懸賞的事沒人再指望什麼,可凡事終究有個始終,他們這些人耗費了巨大的精力和時間來追殺陸葉,到了這最後關頭,自然是誰也不願錯過。

  幾個九層境領了一批人迅速衝進礦道內,其他的萬魔嶺修士這才反應過來,紛紛魚貫而入,一時間,礦道內人群涌動。

  礦道終究不算寬敞,頂多只能容納三五人並肩而行,局面混亂起來自然少不了爭執,一時間場面熱鬧非凡,不時夾雜著一些女修驚慌失措的叫聲,顯然是不小心被什麼人給占了便宜。

  礦道外,秦師兄和胡師姐等人也急忙起身,然而還不等他們行動,鬼影子忽然抬手,一把抓住了秦師兄的胳膊,另一手按住了胸口,臉色陡然間變得蒼白無比。

  「師弟?」秦師兄轉頭看向鬼影子,不知他怎麼忽然變成這樣了。

  鬼影子抬頭,一雙眸子竟滿是血絲,臉上的神色惶恐無比,仿佛見到了什麼極為可怖的事情,他咬著牙:「師兄,不能去!」

  之前在這邊等候的時候,鬼影子就幾次三番地勸說過他們,最好不要摻和這次的事,因為他心中總有一絲不安的感覺。

  再加上這事牽扯到陸葉……僅有的跟陸葉的幾次不算交集的交集,都伴隨著巨大的風險,這更讓鬼影子確定,這次的事情有些不對勁。

  可如此盛事,秦師兄和胡師姐等人豈能甘心不參與?

  再者說,陸葉的行蹤還是他們這個隊伍發現的,不管怎麼說,殺了陸葉之後的懸賞他們都應該能得一份。

  這個時候若是退縮,那可什麼都不會有。

  所以哪怕鬼影子之前勸說,秦師兄等人也沒放在心上,在他們看來,這次兩千多萬魔嶺修士齊聚,那陸一葉是必死無疑了,他們或許做不了太多,可湊個熱鬧總沒有問題的。

  直到此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