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最後一批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礦洞中,血流成河,屍體遍地。

  真正死於陸葉刀下的修士,其實只占其中的一部分。

  有一些是死於最開始的陣法,有一些是死於各自的誤傷,更多的是死於毒霧的侵蝕……

  陸葉這次祭出來的三枚萬毒丹毒性之勐烈,超乎了他的預料,修士越低的人,對劇毒的抵抗就越弱。

  尤其是五層境之下的修士,哪怕服用了解毒丹,對毒霧也沒有半點抵抗之力。

  而五層境之下的修士的數量,是最多的。

  最開始他們只是感覺自身靈力停滯,渾身軟弱無力,頭暈眼花,但隨著時間流逝,毒性的發作,生機也在迅速流逝,最終悄無聲息地化作一具具死屍。

  如今還能站著的,無不是五層境之上的修士,但不管修為有多高,都深感疲憊和無力。

  漸漸地,礦洞中的慘叫和驚呼變得稀疏了,並非陸葉停手的原因,而是活著的人越來越少。

  那濃郁的毒霧也逐漸變得稀薄,讓人能夠慢慢看清幾丈之外的場景。

  礦洞某處,明哲臉上蒙了一層碧綠的色彩,身後是幾個聖宇靈地的修士。

  原本他們有幾十人的,然而此刻只剩下幾人了……其他人全都已經躺在了地上,有的被殺,有的被毒死。

  儘管還活著,可幾人俱都神色惶恐,更有驚駭到極點的女修在輕輕啜泣。

  明哲想不通事情怎麼發展成這個樣子……正如他當初想不到火燎原會死在陸葉手上一樣,似乎只要對上這個碧血宗的煞星,種種不可思議難以想像的事都能理所當然地發生。

  回天靈地的位置是塗冠雄推波助瀾暴露出去的,大批萬魔嶺修士匯聚回天谷前,明哲又帶領聖宇靈地的殘兵敗將們回來了,原本他們是想親眼見證陸葉的死亡,結果沒能如願。

  之後陸葉動用傳送陣離開回天靈地,在太莽山深處遊獵萬魔嶺修士,聖宇靈地的人又折損了一點人手。

  再之後,聽聞陸葉躲在此地,明哲又帶著人趕了過來。

  本以為這次終於能見到陸葉的死期,到頭來獵物變成了獵人,兵強馬壯,人多勢眾的萬魔嶺一方卻死傷慘重。

  為什麼呢?

  陸一葉不過是個五層境,怎麼能做到這種程度?

  前方毒霧翻滾,伴隨著一聲悽厲而短促的叫聲,一道身影破霧而出,儘管看不清面容,可那熟悉的身影明哲卻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忘卻。

  陸一葉!

  對方顯然也發現了他們,沒有半點猶豫,持刀便殺了過來。

  明哲怒喝一聲,邁步迎上,兩道身影交錯而過,明哲的頸脖處噴出鮮血,身形撲倒在地上,生命的最後時刻,傳入耳中的是那幾個一直躲在他身後的聖宇靈地的修士的慘叫聲。

  若是全盛狀態,明哲八層境的修為足以與陸葉有一戰之力,然而萬毒珠的威能讓他的實力削弱了何止一半,結果連陸葉的一刀都沒能接下。

  至此,離開聖宇靈地的修士全軍覆沒,一個不剩。

  聖宇靈地中,塗冠雄感受著那一道道戰場烙印的接連消失,面如死灰……

  就在不久前,明哲已將這邊的情況傳訊告知他了,他怎麼也沒想到,原本只是借旁人之手給火燎原報仇雪恨,結果卻連累的聖宇靈地添了更大的損失!

  寧自在藏身在一塊大石後方,極力收斂自身的氣息,儘管因為劇毒的發作讓他難過的想吐血,卻也不敢弄出任何動靜。

  他不是鬼修,沒辦法隱匿己身,但在這毒霧充斥礦洞的環境下,這樣做無疑能減少自身暴露的風險。

  他甚至覺得只要自己足夠小心,陸葉就不會發現自己。

  然而他終究是想多了。

  毒霧之中,所有人的視野都受到了巨大影響,只能依靠感知,而感知這東西,是陸葉最擅長的。

  便是影無極那樣的鬼修,都沒辦法隨意靠近他身邊,更何況不是鬼修的其他人。

  在陸葉殺敵的時候,也有一些自認聰明的傢伙躺在地上裝死,妄想騙過他。

  可生機這東西是沒辦法掩蓋的,裝死的都真的死了。

  零零散散的慘叫聲逐漸朝自己所在的方位靠近,最終寧自在看到綠霧之中殺出一道身影,直朝自己所在的位置撲來。

  他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了!

  沒有猶豫和半點僥倖,祭出自己的靈器朝陸葉迎上,然而只是三息之後,他的視野就開始傾斜,印入眼帘的最後一幕是一具無頭的屍身。

  陸葉發現,這一次過來的萬魔嶺修士當中,還真有幾個九層境,而且不止表明上出現的那幾個。

  還有最少三四人,隱藏了自身修為,藏身在人群中。

  原本他們大概是有一些打算的,但在萬毒珠的威能爆發之後,所有的打算都落空了。

  他們沒辦法第一時間殺到陸葉身邊,隨著時間的流逝和毒性的爆發,能發揮出來的實力越來越弱,最終被陸葉一一斬殺。

  偌大礦洞,兩個時辰前還喧囂無比,然而此刻卻是靜謐的針落可聞,只有陸葉粗重的喘息聲。

  儘管大多數萬魔嶺修士都不是死於他的刀下,可哪怕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也讓他感覺到了疲憊,儲靈戒中的靈力已經消耗一空,就連體內的靈力,也只剩下三成左右。

  可以想像,若是沒有儲靈戒,陸葉這次哪怕催動了三枚萬毒珠,也必然沒有將所有萬魔嶺修士趕盡殺絕的資本。

  相比較靈力的消耗,體力的消耗更為嚴重一些,持刀的右臂已經變得麻木,整個人更是透著一種難以言喻的虛弱感,彷佛隨時可能倒下。

  這並非陸葉經歷的最艱辛的戰鬥,因為從頭到尾他斬殺的敵人,面對他的時候基本都沒有多少反抗之力,唯一給他造成些許危險的便是那個九層境體修,可對方依然被斷箭異寶一擊斃命了。

  因為礦洞中充斥著毒霧,所以這一場戰鬥依依幫不上忙,琥珀也早就被陸葉提前收進了靈獸袋中,若是琥珀還在的話,他能從琥珀那邊借力,情況應該會更好一些。

  還剩下最後一批人了!

  陸葉提著長刀,一步步朝礦道那邊行去。

  此時此刻,礦道內聚集了幾十個人,正在瘋狂清理礦道中的碎石,想要逃離此地,然而礦道畢竟不寬敞,頂多只能容納幾人並肩而行,再加上身中劇毒,所以他們的效率並不高。

  直到此刻,他們才清理出不到五十丈的樣子。

  當聽到有不疾不徐的腳步聲慢慢接近的時候,一群人俱都臉色大變,回頭看去,果然見到陸葉染血的身影一步步踏入礦道中,裹挾而來的是無盡而森冷的殺機。

  還活著的修士們個個頭皮發麻……

  礦洞裡面的人死完了?

  那可是兩千人!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死完了?

  但仔細聆聽,礦洞裡面已經沒有任何動靜了……

  此刻陸葉殺來,遁逃無望,他們這些身中劇毒實力大減的人拿什麼抵擋?

  更讓他們不解的是,陸葉為什麼不受那劇毒的影響,要知道那可是連雲河九層境都抵擋不住的勐烈毒霧。

  人群的最後方,一道身影擋在礦道中,此人的身形並不魁梧,明顯不是體修,他也中毒了,裸在外面的肌膚滿是碧綠的顏色,但他站在這裡,卻給人一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魄,哪怕是面對剛才殺人如麻的陸葉,臉上也沒有絲毫懼色,甚至還有點……躍躍欲試?

  這人的異常陸葉看在眼中,不知這傢伙到底是什麼鬼,但他也沒心情去多想什麼,如今還活著的萬魔嶺修士都在自己眼前,只要殺了他們,那這一次的計劃就可以完美收工!

  相信經由這一次之後,自己能安穩很長一段時間了。

  等到日後自己的修為提升起來,便可如當初在靈溪戰場那樣,在雲河戰場內橫行無忌。

  雙足發力,身形躍出,火紅色的刀光斬破毒霧的封鎖,磐山刀直朝前方攔路的修士斬去。

  一層光幕忽然攔在陸葉身前,蓄力的一擊斬擊在那光幕之上,卻只讓光幕微微凹陷了一下,沒能將之破開。

  防護法陣!

  陸葉往後退出兩步,打量著被防護法陣包裹的萬魔嶺修士,想起之前依依說起,萬魔嶺這邊來了一個很厲害的陣修,自己在礦道中布置的爆裂法陣,被他一個個破去。

  想來就是此人了!

  「司南兄,做的好!」礦道深處,傳來宋追有些虛弱的歡呼聲。他著實沒想到,在這種危機的時候,司南就在礦道的最後方,憑一手防護法陣攔住了陸葉,他甚至沒注意到對方是什麼時候布陣的。

  這礦道狹窄,防護法陣一開,將整個礦道都充斥的滿滿當當,陸葉除非將這法陣破開,否則根本別想過去。

  這可是意外之喜,只要司南能夠堅持足夠長的時間,那麼他們就可以安心清理礦道,逃離此地。

  前提是在那之前沒有毒發身亡。

  所以宋追又跟著叮囑一句:「司南兄,一定要堅持住!」

  防護法陣光幕之中,司南臉上也溢滿了虛弱,只不過表情卻自信無比,澹澹道:「放心,有我在,他過不來!」(未完待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