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一馬當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茶樓里匯聚的萬魔嶺修士數量不少,其中不乏強者,但實際上並沒有多少人有信心能殺了陸葉。

  陸葉只要躲在天機商盟里,他們就無計可施,而天機商盟內是有天機柱的,這就意味著陸葉隨時可以遁回九州。

  可以說,陸葉如今的處境,比起當初在回天谷中,安全了無數倍。

  這些萬魔嶺修士齊聚此地,更多的是不甘心,另外也有人抱著一些僥倖的心理……萬一那陸一葉不知死活從天機商盟里跑出來了呢?他恐怕也不知道外面會有這麼多雙眼睛盯著他。

  等候這麼多天,已經有不少人失去耐心,可想著已經等了這麼久,索性再多等幾日,看看事情有沒有什麼轉機。

  若是再過上十天半月,匯聚在這裡的萬魔嶺修士恐怕要消失八成以上,畢竟在沒有確鑿的消息之前,沒人會一直這麼盯下去。

  然而就在這一日正午時分,事情有了轉機。

  茶樓里匯聚的修士數量不少,所以一直以來都顯得有些嘈雜,然而某一刻,這種嘈雜的喧鬧忽然慢慢平靜了下來,好像有人催動了一層無形的隔音屏障,將整個茶樓籠罩。

  茶樓臨窗的位置上,一個個萬魔嶺修士不敢置信地望著天機商盟的方向,那裡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道身影。

  那人佩戴著一張臉譜,突兀地出現在天機商盟的入口處,看那架勢是剛從天機商盟里走出來的。

  九州之中,喜歡佩戴臉譜行走的修士們數量不少,尤其是那些行事鬼祟的鬼修們,所以單純一張臉譜並不能說明什麼。

  容貌能被臉譜遮掩,身形卻是沒辦法改變的。

  讓萬魔嶺諸多修士動容的是,那人的身形與陸葉極為相似。

  似是察覺到了他們的目光,站在天機商盟入口處的那人抬頭朝茶樓二樓處望了過來。

  目光碰撞,萬魔嶺眾多修士眸中閃過緊張和激動的神色。

  激動的是,這人極有可能就是陸一葉,對方真的藏身在這天機商盟中。

  緊張的是,對方已經察覺到茶樓里的情況,未必敢真的走出來,他若是轉身返回天機商盟的話,也沒人拿他有什麼好辦法。

  片刻間,無聲的對峙,在眾目睽睽之下,那疑似陸一葉之人邁開身形,大步跨出天機商盟籠罩的範圍。

  一群萬魔嶺修士幾乎要發出驚喜的歡呼。

  臉譜下,陸葉神色無奈。

  之前他得天機商盟的那個管事提醒,知道外面有不少萬魔嶺修士在監視自己的動靜,可沒想到這麼些天過去了,居然還有這麼多人。

  這些傢伙可真是有耐心啊。

  他固然還有更安全穩妥的應對,那就是退回天機商盟,遁回九州,等上一個月再進來,到時候誰也不知道他身在何處,可如果他願意的話,早在回天谷中就做出這個選擇了,又豈會等到今日?

  再者說,哪怕一個月後再進來又如何?萬魔嶺這邊無數修士盯著他了,到時候不管他身在何處,只要敢在人前現身,勢必會引來諸多麻煩。

  除非他一直躲在九州本宗。

  遮掩容貌已是無用,所以陸葉在踏出天機商盟的同時,便抬手取下了自己臉上的臉譜。

  霎時間,那隔空望來的諸多目光,變得銳利了許多。

  之前只是猜疑,如今沒了臉譜,陸葉的身份已經坐實。

  走出幾步,陸葉祭出了自己的靈舟,抬腳踩在上面,靈力催動,靈舟沖天而起,化作一道流光朝某個方向掠去。

  「追!」茶樓中,有人低喝一聲。

  下一瞬,所有人都行動起來,紛紛從窗口飛掠了出去。

  不但這一處茶樓,天機商盟四周的各棟建築內,在此時此刻,都有大量身影忽然顯露,紛紛御空而起。

  原本賓客滿堂的茶樓,頃刻間人去樓空。

  這偌大動靜,更是讓一些不明所以的修士們看的目瞪口呆,誰也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

  天空中,陸葉一馬當先,身後密密麻麻五顏六色的流光,少說也有三百道之多,乍一眼看上去,倒像是陸葉領著一群修士要去搞什麼事情,可實際上那些追出來的修士,個個都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

  本以為陸葉只要敢離開天機商盟,必定沒有活路,可追擊片刻之後,萬魔嶺諸多修士駭然察覺,情況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這小子速度怎麼這麼快?」有人驚疑出聲,他有雲河八層境的修為,雖不以速度見長,可也是平均水平之上,按道理來說,陸葉一個雲河五層境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擺脫他的追擊。

  但事實上,他與陸葉之間的距離沒有絲毫拉近的趨勢。

  換句話說,在飛行速度上,陸葉這個五層境跟他八層境相差無幾。

  修士的飛行速度,基本取決於修為的強弱,一般情況來說,修為越高,飛行的速度就越快。

  所以修為低的修士,很難有機會在在修為高的修士手下活命,打不過,逃不掉,那就只能死一死了。

  當然,還有飛行靈器這方面的因素,不同的飛行靈器中烙印的禁制不同,能給修士帶來的助益就不一樣。

  有些昂貴的飛行靈器,確實能讓修士飛的更快,但這樣的飛行靈器,無不價值高昂。

  那八層境修士很快意識到,對別的修士價值高昂的飛行靈器,對鼎鼎大名的狗大戶陸一葉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這傢伙別的不多,就是功勳多,天機柱這樣的東西隨隨便便就可以請來一兩根,從天機寶庫中淘一件頂尖的飛行靈器,再正常不過了。

  一時羨慕嫉妒恨,愈發堅決了擊殺陸葉之心。

  不過到了此時,他也明白,擊殺陸一葉這種事怕是輪不到自己了,那些雲河九層境飛行的速度比他要快,正在不斷拉近與陸一葉的距離,只要被他們追上,陸一葉必死無疑。

  倍感可惜,只恨自己的修為為什麼是八層境,而不是九層境。

  時間流逝,從天機城中追出來的三百多人,陸陸續續拉開了距離,修為低的的落在最後面,越靠前的修士,修為越高。

  而追在最前方的十多道身影,赫然全都是雲河九層境的,他們個個拼命地催動自己的飛行靈器,全身靈力鼓盪不休。

  到了這個關頭,他們要做的就不單單只是殺陸葉了,而是要比其他人更快一步,畢竟陸葉的人頭只有一顆,誰能最先出手,誰就有可能取走陸葉的性命。

  那最前方,陸葉往口中塞入幾枚靈丹,慢慢咀嚼著。

  雖然被一大群萬魔嶺修士窮追不捨,他卻沒有絲毫驚慌之色,甚至還有心情評估一下自己現在的底蘊。

  他敢在那麼多萬魔嶺修士眼皮子底下大搖大擺地走出天機商盟,憑的自然不是腦袋發熱,而是有一定信心能夠化解這次危機。

  誠然,他孤身一人,不可能是這麼多敵人的對手,一旦被追上必定沒有活路。

  可前提是要被追上才行!

  此刻的他只是催動著自己的靈舟,在靈舟上加持了風行靈紋,就基本上與尋常八層境修士的飛行速度持平了。

  而這還不是他的極限速度,這麼一番評估下來,他覺得全力施為的話,那些九層境也未必能追的上自己。

  能以雲河五層境修為做到眼下這種程度,狐仙谷中得到的機緣功不可沒。

  那一次天機賜下的洗禮,讓他本就強大的底蘊攀上一個新高,而且修為還提升了一層,這讓他不但擁有了越三階殺敵的本事,也擁有了更快的飛行速度。

  當然,這並不代表他就一定能在雲河九層境修士的追擊下高枕無憂。

  他比九層境修士欠缺的,便是自身的靈力儲備,哪怕他底蘊再雄渾,根基再堅穩,相差四個小層次,一身靈力儲備也不如人家。

  而且維持風行對他來說,消耗也不小,所以儘管才剛開始逃亡,陸葉就已經做好了補充自身靈力的準備。

  一般修士沒這個便捷,畢竟在逃亡的過程中煉化靈丹,又能煉化得了多少藥效?他卻沒這方面影響。

  以前沒有機會正兒八經地與雲河九層境修士比拼過飛行速度,如今這番嘗試之下,陸葉對自己的信心更足了。

  背後傳來一個怨毒的聲音:「陸一葉,你逃不掉的,速速受死!」

  陸葉置若罔聞,老實說,類似的話,他已經在不同的場合中聽過很多次了,但結局都是他好端端地活著,那些與他為難的萬魔嶺修士很難有什麼好下場。

  上次這麼跟他說話是那個叫宋追的淵虹殿修士。

  疾馳上百里,那些九層境修士與陸葉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了,儼然已經到了可以出手的程度。

  與此同時,陸葉也清楚地感知到,有凌厲的氣機從身後鎖住己身。

  就在那些萬魔嶺修士準備出手的時候,陸葉的身影忽然急速下墜,速度之快讓人錯愕不已。

  這一下可把他們難受壞了,暗暗催動的靈力也急忙散去。

  旋即他們就看到陸葉竟調轉方向,從他們身下疾馳而過,眨眼遠去。

  他竟往來路的方向飛了回去!(未完待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