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怎麼會不死呢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百陣塔周邊三十里,除了那一條從百陣城連通過來的安全通道,還有百陣塔本身所在的百丈範圍,其他所有地方都遍布各種陣法。

  這些陣法是古往今來,前來百陣塔修行的陣修們遺留下來的。

  因為百陣塔共鳴的特異,還有時間積累的沉澱,這些法陣哪怕都是由雲河境修士布置遺留,可爆發出來的威能卻遠非正常的陣法能比。

  整個雲河戰場有不少凶地,比如那些霸主級妖將盤踞的地方,又或者一些天然的險地。

  可若是將所有凶地都排個榜單的話,那百陣塔周邊必然能名列前三。

  之前在安全通道中偷襲陸葉的一人被陸葉劈進這凶地之中,如今也不知是死是活。

  時隔數日,陸葉卻赴了他的後塵。

  夏良提刀在手,眉頭緊皺,眼睜睜看著陸葉的身影消失不見,卻是無力阻止,除非他願意追殺進去。

  可他不是陣修,哪敢貿然深入那等凶地,即便是在場的陣修們,也沒幾個有膽子進入那樣的地方。

  突發的變故讓在場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百陣塔這邊雖然常年都有兩大陣營的陣修前來歷練修行,但從來有人在這邊動手過。

  畢竟都是來精進陣道造詣的,動手就太不像話了,所以這裡的氛圍一直都比較和諧,哪怕是陣營歸屬不同,陣修們也能彼此切磋較技,互相印證自身所學。

  然而這一日,常年的寧靜和諧終究被打破。

  好在戰鬥很快就結束了。

  從百陣塔走出來的一個陣修,被四個雲河九層境聯手轟進了凶地內。

  「那是……陸一葉?」人群中,有人忽然開口。

  受那龐大信息對神魂的影響,陸葉這次從百陣塔出來的時候,只是本能地將琥珀收進了靈獸袋,渾然忘記了佩戴臉譜這種事。

  他現身之時,有很多人看到了他的蹤影,自然有人認出了他的身份。

  一語出,全場譁然。

  礦洞中毒殺兩千萬魔嶺修士的事情鬧的沸沸揚揚,畢竟這事實在太過駭人聽聞了一些。

  雖然過去了一段時間,但風波依舊沒有平息,哪怕是常年在這邊苦修的陣修們,也都有所聽聞,知道萬魔嶺一方如今正在四處追查陸葉行蹤。

  卻不想,他居然會出現在百陣塔這邊,而且一現身就被絕殺了。

  回想陸葉最後落入凶地時被火光包裹的身影,沒人覺得在那樣的處境下他還有活命的希望。

  出手的,畢竟是兩位雲河九層境法修。

  夏良扭頭朝楚雲和周沛望去,陸葉死沒死,他們兩個最清楚,因為最後得手的是他們二人。

  靜默片刻,楚雲搖頭,周沛也跟著搖頭。

  陸葉若死,他們的功勳必然會發生變化,也會有戰場印記的藍色螢光朝他們飄來,但這些都沒有發生。

  換句話說,陸葉沒死!

  「狗命真硬!」夏良咬牙。

  出手的四人,每一個都傷到了陸葉,而且被那樣的兩道術法包裹,整個人都化作一團火光,這都不死?

  陸一葉狗命該有多硬?

  譚聖的表情也有些難看,說實話,陸葉能在這樣的絕殺之中活命,著實讓人意外,回想自遇到陸葉到現在他的成長,譚聖忍不住打寒戰,因為方才短促的交手,已經讓他感覺到,陸葉的修為又提升了,如今居然到了雲河六層境的程度。

  想當初在獵場之中,這傢伙被他追殺時,只能惶惶逃竄如喪家之犬,到如今,在他與夏良聯手的襲殺中居然還能保全性命。

  這段時間以來,他幾乎可以說是看著陸葉以駭人聽聞的速度成長起來的。

  「夏兄,打蛇不死,終有隱患。」譚聖輕輕開口。

  夏良何嘗不知這一點?這些時日他與譚聖一直想取陸葉的性命,可鮮少有能正面交手的機會,這一次可以說是距離成功最近的一次,卻不想依然沒能得手。

  一念至此,他朗聲開口:「諸位萬魔嶺的道友,某乃狂刀門夏良,有一事相求,能否請諸位破解陣法,尋那逃走之人的蹤跡?」

  百陣塔外的凶地,夏良也有所耳聞,叫他這樣闖進去,他是萬萬不敢的,但眼下這裡聚集最多的就是陣修,如果萬魔嶺的陣修們能夠聯手起來,將陣法破解開,那陸一葉必定無所遁形。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否則日後無法安心。

  狂刀門一品宗門,盛名在外,夏良又有九層境修為,這一開口,便有陣修在人群中吆喝:「敢問夏道友,方才逃走之人,是不是那碧血宗陸一葉?」

  儘管已經有人認出了陸葉,也說出了他的名字,但在場諸人,真正見過陸葉本人,也只有夏良他們,未得到確鑿的證實前,誰也無法斷定那就是陸葉。

  到了這個時候,夏良自然不會隱瞞,頷首道:「不錯,那就是碧血宗陸一葉。」

  「果真是此獠!」說話的陣修咬牙切齒,「此獠作惡多端,四處殺我萬魔嶺修士,犯下惡行罄竹難書,竟還敢來百陣塔,同為陣修,張某恥於此人為伍,夏道友,破解陣法之事,算我一個。」

  一人開口,緊接著便有更多的陣修附和,一時間響應聲連成一片。

  不過在場的還有很多浩天盟的人,俱都眉頭緊皺。

  但此情此景,他們也不敢貿然出頭,否則勢必會要引發一場混戰。

  聚集在這裡的修士數量太多了,大戰一起,且不說這邊沒有主事之人,散不成軍,便說夏良幾個九層境,也給人巨大的威懾,真動起手來,浩天盟這邊肯定是要吃虧的。

  所以哪怕心中不喜,也沒有浩天盟的修士站出來反駁什麼。

  局勢對夏良等人大好,片刻後,在夏良和譚聖等人的主持下,諸多萬魔嶺陣修們開始破解凶地中的陣法。

  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凶地中的陣法雖然數量繁多,危險巨大,但萬魔嶺這邊真要上下一心,也能將這凶地夷為平地,到時候陸葉若已身死也就罷了,若他未死,必然無所遁形。

  原本融洽的陣修們涇渭分明起來。

  萬魔嶺的陣修都在出力破陣,浩天盟的則聚集在一起,遠遠觀望。

  夏良等人也不去理會,尋找陸葉的蹤影更重要,此時不宜節外生枝。

  浩天盟陣營中,羅姓修士望著百陣塔,心中翻湧著驚濤駭浪。

  所有人都被方才的衝突吸引了心神,但唯有先入為主的他,注意到了一些異常的情況。

  或者說,其他人也有注意,卻沒有多想。

  陸葉是從百陣塔中走出來的!

  陣修闖塔,一般都耗費不了多少時間,失敗了就直接被傳送出去了,哪怕成功了,也只能在其中逗留一段時間。

  而且最近百陣塔一直在共鳴著,這是陣修們夢寐以求的好處。

  所以自數日前開始,就沒有陣修進入百陣塔了,在裡面的也都早早出來了。

  直到今日,陸葉現身。

  換句話說,這些日子,陸葉一直都在百陣塔裡面。

  而他也默默地計算過,最近這些日子百陣塔的共鳴,總共發生了三十四次!

  若除去第一次的話,那就是三十三次,正好與百陣塔的層數對應的上。

  他一直覺得,是陸葉在裡面闖塔,可若真是這樣,那也太誇張了。

  天衍宗本宗中,他一口氣闖過三十三層,引發了三十三次共鳴,雲河戰場中,他依然能一口氣闖過三十三層,引發三十三次共鳴?

  這該是何等恐怖的陣道天資?

  如今的陸葉,又該有何等高深的陣道造詣?

  據他所知,雲河戰場這邊的百陣塔,最高記錄是二十五層,換句話說,從來沒人闖過二十六層。

  而留下這個記錄的,還是三百年前的一位陣道大宗師,其人在陣道上的造詣震古爍今,達到了整個九州從來沒人達到的高度。

  即便是那位大宗師,當初闖百陣塔的時候也不是一口氣闖過二十五層,而是分了好多次,尤其是二十層之後,他每次都只能闖過一層而已,等自身陣道造詣提升了,再來闖下一層……

  這位陣道大師當時可是名滿九州的,憑他的實力,足以活到現在,只可惜這傢伙有些風流成性,最終因為爭風吃醋,被同陣營的一個強者襲殺了,著實令人扼腕。

  闖過二十五層,就有那樣耀眼的成就。

  很難想像,一口氣闖過三十三層,還引發了三十三次共鳴的陸葉,日後在陣道上的成就會是何等光景。

  這樣的人物……若就這樣夭折了,絕對是浩天盟莫大的損失。

  但如今這情況,哪怕他有心相救,也是無能為力,除非能煽動其他浩天盟的陣修,與萬魔嶺那邊殊死一搏。

  這個念頭在心中轉過,羅姓修士微微嘆了口氣。

  陸葉最後落入凶地的情景他看的清清楚楚,那樣的恐怖攻擊下,對方很難活下命來,只怕此刻已經死了吧?

  可惜,可嘆!

  萬魔嶺的陣修們在大舉破陣,夏良等人站在一旁等候,同時也在警惕浩天盟陣修那邊的動靜。

  他又扭頭朝楚雲和周沛看了一眼。

  這兩人徐徐搖頭,前者道:「還沒死!」

  心中萬分不解,怎麼會不死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