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章 老毛病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陸葉!」

  驚呼聲忽然從木屋中傳出。

  小島中心正沉浸在練習刀術中的陸葉瞬間回神,扭頭朝聲音來源的方向望去。

  他從未聽過依依如此慌亂的聲音,讓他的心跳也不由跟著慢了一拍。

  身形一閃,直接出現在木屋之中,放眼望去,只見依依正驚慌失措地扶著葉琉璃,而後者此刻儼然已經陷入了昏迷之中,臉色蒼白如紙,甚至身子都止不住地痙攣抖動著,好似發了癔症。

  半月時間的相處,讓依依與葉琉璃兩個小丫頭的感情急速升溫,平日裡陸葉忙著參悟刀術,參悟百陣塔的饋贈,沒空陪她們,便是她們兩個一起玩耍,打發時間。

  從內心深處,依依已經將葉琉璃當成自己為數不多的朋友了,有時候甚至異想天開,若是能將她帶出這處秘境該多好。

  但她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方才兩人還在一起有說有笑,結果一眨眼的功夫,葉琉璃忽然變成這樣,著實把她嚇壞了。

  她還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陸葉上前,從依依手中接過正在痙攣的葉琉璃,入手的瞬間,他便眉頭一皺。

  他本以為葉琉璃這是發了什麼癔症,但現在看來似乎不太像,因為葉琉璃身上竟然忽冷忽熱的。

  要知道這小丫頭修為雖然不算多高,可畢竟是個雲河境。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

  葉琉璃自小便有類似的毛病,時不時便會發作一番,間隔的時間也不確定,有時候幾年都不見一次,有時候幾個月發作一次。

  這些信息都是他進入這處秘境的時候,腦海中莫名其妙多出來的,應該是天機的手段。

  他連忙將葉琉璃放平在床上,讓依依摁住她的手腳,一手捏住葉琉璃的嘴巴,免得她咬到自己的舌頭,另一手直接取下葉琉璃腰間的儲物袋。

  沒記錯的話,葉琉璃的儲物袋中應該是有藥的!

  儲物袋有禁制,不過對如今的陸葉來說,禁制鎖什麼簡直形同虛設,只是一念間,禁制鎖便被打開,很快便從中翻找出一個木盒子出來。

  打開盒子,從中取出一枚大概櫻桃大小的藥丸,順手就塞進了葉琉璃的嘴中,催動靈力助她吞下。

  藥效化解,葉琉璃的症狀慢慢好轉,可蒼白的臉上依然不見一點血絲,整個人冷的嚇人,就好似一塊萬年不化的頑冰。

  「她這是怎麼了?」依依擔憂地問道。

  「從小就有的老毛病了。」陸葉回道,目光一瞬不移地盯著葉琉璃。

  她症狀雖有好轉,但身上的氣息明顯不太對勁,陸葉抬手搭在她的手腕上,靈力遊走,悉心查探。

  他雖不是什麼醫修,也沒修行過醫修這一派系的東西,但簡單的查探還是沒問題的。

  這一查探,還真讓他感覺到了一些異常的東西。

  他抬手就將葉琉璃翻了個身,讓她背對著自己,旋即並指如劍,靈力催動,在她身後的衣服上拉開一道口子。

  衣衫裂開,少女雪白的背部印入眼帘。

  然而陸葉的眉頭卻是緊鎖起來。

  只因在那一片雪白之中,赫然有一道猙獰的印痕,乍一眼看上去,就好像是一條褐色的蜈蚣。

  這是胎記。

  葉琉璃自出生起,後背就有這樣一道胎記,只不過知道此事的,只有葉英夫婦二人,不管怎麼說,一個女子身上有這樣的胎記,終究影響美感,哪怕它是在背部這樣的位置。

  如果僅僅只是單純的胎記也就罷了,關鍵是這看似胎記的東西,此刻竟在劇烈蠕動,仿佛有什麼東西要從中破體而出。

  「啊!」依依掩嘴驚呼。

  陸葉一指點在那蠕動的胎記上,靈力與心念齊齊涌動。

  眉頭皺的更厲害了。

  方才看到那一幕,他本以為葉琉璃體內進了什麼異物,可仔細查探一番,卻發現她體內根本沒有異常的東西,胎記的蠕動也並非外力引發,反而像是那胎記活一般。

  處處透著怪異。

  不過眼下可以確定的是,葉琉璃的異常應該就是這胎記變化引起的,甚至說她自小就有的毛病,根源也來自於此。

  又仔細查探片刻,實在查不出什麼異常,陸葉這才收手。

  要是花慈在這裡就好了,憑她在醫修上的造詣,說不定能察覺到什麼。

  胎記的蠕動漸漸平息下來,葉琉璃身上的冰冷氣息同時慢慢消散,臉上逐漸多了一絲血色。

  危機度過去,應該是那枚藥丸發揮了作用。

  「幫她換套衣服。」陸葉說了一聲,走出門外。

  沒再繼續練刀,而是站在不遠處沉思。

  葉琉璃的異常,讓他想起一些雜亂的信息,比如這是葉琉璃從小就有的老毛病,比如葉琉璃的儲物袋中有藥,再比如……醫谷,小醫仙。

  這些都是他在進入此處秘境的時候得到的信息,不過之前一時沒想起來,葉琉璃的發作成了讓他想起這些的契機。

  葉琉璃儲物袋中的藥丸自然不可能是憑空得來的,其來源就是醫谷,小醫仙之手。

  龍騰界也是有醫修這個派系的,而醫谷小醫仙便是整個龍騰界最出名最強大的醫修。

  葉琉璃少時,葉英曾帶她前往醫谷治病,藥丸就是從醫谷帶回來的東西。

  不過數量不多,因為這東西保存不易,所以葉英每隔數年都要去一趟醫谷,重新取藥。

  上次他離開霸刀山莊,就是為葉琉璃取藥的,結果被葉雄泄了行蹤,最終為神意門圍殺。

  而葉琉璃身上的藥,也只剩下那最後一枚了。

  冥冥之中,陸葉窺探到了一些指引,種種跡象表明,他需要帶著葉琉璃去一趟醫谷。

  否則葉琉璃下一次發作,就無藥可用了。

  半月時間的修行,他收穫巨大,但修行這種事,終究不是閉門造車,所以才有許多修士會靜極思動,外出遊歷。

  留在這霸刀山莊,憑他之前布下的諸多陣法,縱是神意門真的大舉來攻,也未必能拿他怎麼樣,但既來了這麼一處秘境,終究不可能一直待在這裡的。

  「六哥……」屋內傳來葉琉璃虛弱的聲音,看樣子她是甦醒了。

  陸葉轉身走了進去,見她正虛弱地躺在床上,身上的衣服已經被依依換過了。

  陸葉坐在她身邊,葉琉璃抬手抓住了他的衣服,顯得無助而脆弱。

  「有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陸葉問道,抬手試了試她額頭的溫度,還有些冰冷,不過在正常的範圍內了,不像剛才那樣誇張。

  葉琉璃輕輕地搖了搖頭,輕聲道:「六哥不用擔心,我很快就好了。」

  葉六常年不在霸刀山莊,從未親眼遇到過這樣的事,但葉琉璃自家人知自家事,老毛病發作的時痛不欲生,但過去了之後又能安然無恙。

  「睡一覺吧,睡醒就沒事了。」

  葉琉璃從善如流,輕輕閉上眼睛,不過小手依然抓著陸葉的衣襟,她抓著的仿佛不單單只是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也是最後的希望。

  過得片刻,葉琉璃的呼吸漸漸平緩下來,陸葉拿起她的手,放回被子中,對依依打了個眼色。

  依依心領神會,跟著他走出門外。

  陸葉將一枚大陣玉珏取出交給她,吩咐道:「能離開的時候,我通知你,你帶她去找我。」

  依依瞬間便洞察了陸葉的打算,倒沒有太擔心,雲河戰場那樣的諸多大場面陸葉都撐過來了,沒道理在這小小的龍騰界翻船。

  不過還是忍不住叮囑了一聲:「小心些。」

  陸葉抬手拍向她的腦袋,輕輕揉了揉,這才轉身朝外行去。

  既決定離開這裡,那首先要解決的,自然是外面神意門的修士,否則帶著如此狀態的葉琉璃,被人追殺的話,也不好逃亡。

  自從上次有一位神意門的長老陷落霸刀山莊之後,便再沒人敢隨意闖進來了,但這不代表他們已經離去。

  霸刀山莊忽然發生這樣的變故,連副門主龐萬海都被殺了,神意門怎麼可能善罷甘休。

  那些神意門的修士不敢闖進來,都只是在外圍監視著這邊的動靜。

  因為沒人可以一直躲在不露面,只要陸葉敢現身,那他們就可以群起而攻之。

  山莊外圍,一處涼亭中,神意門三長老裴元華背負雙手,凝視著寂靜的霸刀山莊。

  神意門中兩位雲河九層境,一位門主雄鐵山,一位副門主龐萬海,下面的長老俱都是八層境修為,約莫十幾人。

  這樣的底蘊放眼整個龍騰界也算不錯了,不過比起真正的頂尖勢力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差距在於雲河八九層境修士的數量,那些頂尖勢力中,哪一家沒有最少幾十上百人?

  如神意門這樣的固然還算不錯,卻也只是在豐州稱王稱霸。

  身為三長老,親自出面處理霸刀山莊的事,足見神意門的重視。

  不重視不行,一個副門主死了,上次九長老也陷落在裡面,杳無音訊,大概率是活不成的,整個神意門中,比他實力更強的也只有另外三個人了。

  門主和大長老在上次圍殺葉英的時候被其所傷,如今都在養傷之中,二長老需要坐鎮神意門,他這個老三就不得不站出來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