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 龍座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葉兄弟!」前行之中的莊不凡忽然大喝一聲:「這是我最後能為你做的事,你可要看清楚了!」

  話落時,莊不凡手上忽然出現一物。

  那東西看起來像是一個圓球,嬰兒頭顱大小,被莊不凡抓在手上。

  這圓球出現時毫不起眼,但下一瞬,異變突起,圓球忽然崩散開來,化作無數細小的碎片,那一塊塊碎片如有靈性,朝莊不凡身上覆蓋過去。

  噼里啪啦的炸響聲中,那無數細小碎片將莊不凡包裹,眨眼之間,這個身形不算高大的男子的形象便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此前莊不凡所在的位置,已被一具猩紅身影取代,那身影高大,修長,周身曲線流暢,好似有能工巧匠經歷了無數年的打磨而成。

  猩紅身影所在之地,空間都微微有些扭曲,貌似承受了不該承受的壓力,一團團肉眼可見的氣流,在那猩紅身影周邊旋轉浮沉,幻滅幻生。

  那是當力量強大到一定極限,引發的異變。

  哪怕是這猩紅身影背對著陸葉等人,也讓眾人感受到了難以言說的壓迫。

  而直面這道猩紅身影的天壑教眾人,更是心頭一陣驚悚,好似有無形大手,捏住了他們的心臟,一時間眾人的呼吸都停止了。

  無論敵我雙方,都被這突然的異變都震的心神不穩。

  「那是……」黃粱的眸中倒影那猩紅的高大身影,似是想起了什麼。

  「哎。」小醫仙嘆了口氣,「果然是……龍座!」

  「龍座!」黃粱倒吸一口涼氣,終於反應過來:「是了,是龍座!」

  陸葉皺眉,聽身邊這兩人的對話,他哪裡不知,他們口中的龍座正是改變了莊不凡形象的奇物。

  這等奇物,放在九州那邊,還有另外一種稱呼。

  偃甲!

  偃師流派在九州是一個極為小眾的流派,陸葉自修行至今,所遇到的偃師,一個巴掌都能數的過來。

  而且因為他遇到的偃師修為都不算高,所以那些偃師大多都只是製造一些機關造物,比如機關蜘蛛,機關蛇什麼,對敵的時候發揮不出太大作用,可用來探索一些危險的地方,往往能發揮奇效。

  如果說馭獸流派如今的極致奧秘是獸化秘術的話,那偃師流派的極致奧秘,便是偃甲。

  偃甲又分兩種,半身甲和全身甲,所謂的半身甲就是沒辦法覆蓋全身,但在某種程度上能提升修士實力的造物,據說千機閣那位神海境大修,就有一件半身甲,其本身實力在神海境中並不算太出色,可輔以那件半身甲的話,短時間內與實力超過自己幾個小層次的敵人爭鬥都不會落下風。

  只可惜偃師的修行太過注重外力,忽略了自身,所以偃師這個流派的傳承越來越落寞。

  千機閣人丁稀少的很,哪怕有神海境大修坐鎮,在天機的評斷中,它也只是個七八品的小宗門。

  這一點倒是跟以前的碧血宗情況類似。

  而全身甲……整個九州都沒有全身甲,因為全身甲的煉製打造,已經超出了九州偃師力所能及的範圍。

  關於偃師的這些東西,陸葉當初是特意去了解過的,因為他對偃師這個流派有些興趣,興趣的來源,就是這種傳說中的偃甲。

  他身為靈紋師,真要有心修行偃師流派的話,也能事半功倍,因為偃師造物的打造,經常會用到一些特殊的靈紋。

  只不過當他了解的足夠多後,便放棄了修行偃師流派的念頭,一來精力不濟,二則也是他想像中的偃甲,跟實際上的東西並不太一樣。

  陸葉萬萬沒想到,在這龍騰界秘境中,居然見到了一件如此優良的偃甲,而且還是一件全身甲!

  這一件全身甲,赫然跟他想像之物完美契合。

  莊不凡的身影已經盡數被包裹在偃甲之中了,整個偃甲的所有部位都極為流暢,左右的肘臂處,有兩根鋒銳的倒刺,綻放森寒光芒。

  比這兩根倒刺更寒冷的,是偃甲之後綻放出兩點猩紅目光。

  好似被困無數年凶獸一朝擺脫藩籬,那猩紅目光折射著一種欲要擇人而噬的味道,無盡的狂野氣息,隨著那一團團幻滅幻生的氣流漩渦,自猩紅偃甲中轟然瀰漫。

  「什麼鬼東西!」

  雲海天驚叫一聲,強如他這樣的人物,被那猩紅的目光注視時,也不禁生出一種遇到天敵的驚悚感,無盡濃郁的死亡氣息從心底升起,將他整個人包裹,讓他渾身冰涼。

  若是給他足夠的時間,他必然能回想起流傳在龍騰界中一個久遠的傳說,但如今心神大震之下,哪能想起太多。

  便如黃粱這樣見多識廣之人也在小醫仙的點醒下才反應過來,更何況是他?

  畢竟是天壑教的六長老,在察覺到不妙的瞬間,周身便已爆出了一層血霧,原本魁梧的身形在這一刻似乎都縮水了一圈,下一瞬,他裹著那層血霧,急速遠遁。

  不可敵,不能敵!

  儘管一時沒想起那個傳說,可他也做出了最正確選擇,此情此景,只有趕緊逃,逃的越遠越好!

  「殺!」一聲壓抑的怒吼響起。

  那聲音,似龍吟,似獸吼,伴隨著無盡凶戾的氣息,在天地間迴蕩。

  聲音響起的瞬間,猩紅身影已化作一道紅色的光芒,瞬間衝進了天壑教眾多修士的陣營中。

  誰也沒看清他是如何動作的,當他由極動化作極靜的時候,身邊一道道血霧如怒放的鮮花一般綻開,悽美絕倫。

  這一瞬間,眾生平等。

  無論是天壑教的普通修士也好,還是天壑教的長老也罷,齊齊殞命。

  「啊!」有修士大駭驚叫,神色倉皇,眼前所見已然超出了認知,生死存亡關頭,竟不知要如何應對才好。

  「快殺了他!」有天壑教長老怒吼,同時出手打出一道術法,襲向那猩紅的高大身影。

  猩紅身影無動於衷,只是探出一隻手,徑直穿透了威能強大的術法,一把將那出手的天壑教長老捏在手上。

  偌大的一個人,此刻就像是被捏住的小雞仔似的,無論他如何掙扎,也擺脫不了手掌的束縛。

  啪……地一聲,似泡沫破碎,這個天壑教長老被捏爆開來。

  諸多攻擊從四面八方襲至,可猩紅身影俱都是不閃不避,而他的攻擊也極為簡單純粹,就好像是一個從未修行過的普通人,在人群之中一通拳打腳踢。

  可就是這樣看似尋尋常常的路數,卻讓天壑教一群人感受到了無邊的絕望。

  拳風腳勁帶起餘波產生的撕扯力,讓一個個天壑教修士喪命,哪怕是那些長老級的強者,也是一拳一個被打爆。

  但凡被猩紅身影盯上的人,沒一個能活過下一息。

  遙遙望著這讓人心神搖曳的一幕,陸葉忽然明白莊不凡的選擇了。

  確實如他所說,錯過今天,就再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錯過今天,莊不凡只會慢慢枯竭而亡,但此時此刻,他卻綻放出了一生之中最絢爛的光彩。

  這般轟轟烈烈,才不負此生。

  「他沒能駕馭龍座,所以無法發揮出龍座的全部威能。」小醫仙的聲音在耳畔邊響起,似特意在說於陸葉傾聽,這也是那猩紅身影此刻殺敵動作極為簡單的原因,因為莊不凡駕馭不了這件奇物,他只能用這種最簡單最便捷的招數殺敵,而且他此刻的神志必然受到了極大的影響,「龍座這樣的神物,在不能駕馭的前提下強行動用,勢必會有劇烈的反噬,根基受損,神魂受創,都是外在的表現。」

  原來這就是莊不凡一身傷勢的來歷!

  陸葉恍然大悟。

  莊不凡剛才說過, .小醫仙應該對他的傷情有所猜測,應該知道些什麼,如今來看,確實如此。

  小醫仙診治過的修士何其繁多,可從來沒有哪個如莊不凡這樣的。

  如果是與敵拼殺導致的傷勢也就罷了,可在小醫仙看來,莊不凡的傷勢根本不是與敵拼殺而來的,反倒像是修行什麼秘術導致的自身虧損。

  再結合前段時間聽到的一些傳聞,小醫仙便有了猜測。

  不過她一直都沒有詢問過,對她這樣的醫者來說,求醫之人支付藥資,她只管治病療傷。

  若不是莊不凡臨行前的一番話,她也不會跟陸葉解釋這麼多。

  「半月之前,湳州疑有神兵出世,引的無數修士大打出手,血流成河,然後最終那出世的神兵卻是不知所蹤……原來如此。」黃粱在一旁喃喃自語。

  身為皇天宗宗主,他所掌握的情報網何其龐大,湳州那邊的事情一出,便有人跟他回報過。

  龍騰界歷史悠久,曾經孕育過神海境和真湖境,所以很多古老年代的東西,對如今的修士都有極大的價值。

  神兵出世這種事,在龍騰界中並不算稀奇。

  可如果出世的是龍座,那就不同尋常了。

  如今來看,半月前湳州的事情跟龍座有極大關係,只是最後為何會落入此人之手,誰也不清楚其中緣由。

  他若知道莊不凡的真正身份的話,就不會有此狐疑了。

  盜神之名可不是白叫的,神不知鬼不覺把寶物帶走,是莊不凡最拿手的事情,只是沒想到,這一次帶走的不僅僅只是一件寶物,還是一件催命的符篆。(未完待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