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一章 天意還是巧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人道大聖風起九州第七百六十一章天意還是巧合想那獵場之中,獵殺榜第一的

  獎勵,也有足足九道靈簽,外加一

  份甲級靈泉。

  雲河爭霸如此盛事,獎勵比起

  獵場多出一倍也在情理之中。

  而且,陸葉在龍騰界的收穫,

  其實並不能作為一個對比的標準。

  正常情況下,一個雲河境修士

  哪怕經歷了一處秘境,最大的可能

  也只是收穫三道以下的金色靈簽。

  如此對比下來,雲河爭霸的獎

  勵就足夠驚人了。

  這種每五年才有一次的盛事,

  基本上每個雲河境修士都有參與一

  次的機會,有些修士甚至可以參與

  兩次。

  早在兩月之前,天機彰顯之

  下,雲河爭霸的報名就已開始,到

  得如今,還有數日便要結束,若是

  錯過報名的時間,那無論什麼身

  份,什麼實力,都沒資格參與其

  中,只能等待下一次。

  兩月之前」陸葉默默估算

  了一下,那個時間點,他才剛剛進

  入龍騰界沒多久,應該正在霸刀山

  莊的湖心小島上修行霸刀術。

  而他自龍騰界秘境歸來之後,

  又在天機商盟里待了一個月,苦心

  修行,期間花慈雖然知道雲河爭霸

  的事,卻也沒有提及,生怕打擾到

  他。

  所以直到今日,他方知有雲河

  爭霸這回事。

  好在還有幾日的時限,總算沒

  有錯過。

  「而且聽說,能在雲河爭霸上奪

  得前十者,不但有金色靈簽的獎

  勵,還可以得到天機的眷顧。」花慈

  又補充一句。

  天機的眷顧是無影無形的,最

  大的好處便是讓修士氣運加身,行

  事無往不利。

  陸葉也屢次得天機眷顧,但細

  細想來…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什麼

  作用,他也說不清楚,畢竟氣運這

  東西本身就是看不見摸不著。

  有的時候,他的運氣不錯,可

  也有些時候,他的運氣不算好。

  但對尋常修士而言,天機的眷

  顧無疑是有莫大誘惑的。

  不管怎樣,既然遇上了,參與

  一下總不是壞事,且不說天機的眷

  顧有沒有作用,那些金色靈簽的獎

  勵總不是虛的。

  而且憑自身現在的實力.…

  這麼一想,自己的氣運果然還

  是可以的。

  兩月之前雲河爭霸就開始報名

  籌備了,那個時候他是雲河六層

  境,實力雖然不算弱,可對上雲河

  九層境還是沒什麼勝算的。

  如今雲河八層境,正好雲河爭

  霸即將開始。

  這是天意?又還是巧合?

  報名之事也很簡單,藉助天機

  柱就可以完成。

  花慈也沒報名,當即便與陸葉

  一起,來到靈地的天機柱前,各自

  施為。

  冥冥之中天機落下,諸多信息

  在陸葉心頭流淌,都是關於雲河爭

  霸的種種規則的。

  他瞭然於心,便沒再多加關

  注,對如今的他來說,因緣際會參

  與這場盛事,盡全力即可,他相信

  自己可以得到一個不錯的結果,倒

  是不用太過上心。

  與花慈一併將碗筷收好,陸葉

  這才走回自己的屋子,盤膝坐下。

  吞服靈丹,默默煉化。

  換做旁人,短時間內修為提升

  太快,必然會導致根基不穩,需要

  長時間的沉澱打磨。

  但陸葉在天機商盟的那一月時

  間,提升修為的同時,也在不斷地

  進入蜃景磨礪自身,讓自己熟悉實

  力的成長。

  那一次次生死間的磨鍊,遠比

  尋常靜心打磨要效率的多。

  所以哪怕實力提升迅速,陸葉

  也沒有絲毫根基不穩的跡象,他的

  一身力量,都能完全發揮出來,這

  也是他能輕鬆斬殺夏良的原因。

  否則空有實力卻沒辦法發揮,

  也是無用。

  距離雲河爭霸還有數日時間,

  足夠自己去窺探一下龍騰界的本源

  了。

  之前一次無意間的嘗試,讓他

  以一種奇特的視角陪伴著那叫秦昭

  的龍騰界修士走完一生,經歷了他

  一生諸多重大事跡,更從中汲取了

  秦昭一生修行的精華。

  若非如此,陸葉也沒辦法施展

  出打神鞭這樣的秘術。

  有了這一次經歷,陸葉豈能不

  知,龍騰界本源就是一座有待開發

  的巨大寶藏。

  上次是毫不知情,這次有備而

  來,陸葉想找一個用刀的修士在龍

  騰界本源中留下的印記。

  若能如此,那他的刀術必然能

  突飛猛進!

  心神沉浸下來,很快,再次印

  照出本源的內里,進入了那滿天繁

  星的奇妙世界。

  古往今來,龍騰界生存過的修

  士何止億萬,幾乎每一個修士都在

  龍騰界中留下了生存的痕跡,時光

  荏苒,後人或許記不住他們的存

  在,但龍騰界本身卻不會遺忘,這

  些痕跡便留存在本源之中。

  實力越強,成就越高的修士,

  對應的星光就越是明亮,反之則暗

  淡。

  陸葉既然想要有所收穫,自然

  是盯著那些明亮星光而去。

  可依舊一時挑花了眼。

  江山代有人才出,這奇特的本

  源內里世界中,暗淡的星辰數不勝

  數,明亮的星辰數量也難以算計。

  如何選擇,是個問題。

  好在陸葉有所準備,他的心神

  光。

  從這星光之中,他感受到了一

  絲絲淡淡的凌厲氣息,雖不能就此

  認定這星光代表的修士是用刀的,

  但最起碼可以確定是個兵修!

  因為相對而言,代表秦昭的那

  點星光,似乎更加深沉一些,沒有

  這麼明顯的凌厲感。

  心神一動,跟上次一樣的感覺

  傳來,那點星光在心神之中無限放

  大,繼而遮蔽了一切。

  又是熟悉的嬰兒哭泣聲響起,

  這明顯是剛出生的場景。

  陸葉這次其實主要是做一些嘗

  試。

  既是通過星光的氣息來判斷修

  士的派系,同時也想嘗試,能否在

  這樣的場景中,控制時間的流逝。

  究根結底,他其實是在藉助龍

  騰界的本源,查探那些強大修士在

  龍騰界留下的痕跡,繼而重現這些

  修士曾經的經歷。

  既是查探,那麼自然可以選擇

  時間節點,而不是這樣被動地跟隨

  修士一點點成長。

  若能做到這一點,那麼他日後

  這般行事,效率無疑會高很多,因

  為可以有選擇地看到一些有價值的

  場景,摒除一些無意義的場景。

  這麼想著,陸葉嘗試施為起

  來。

  很快便有了頭緒,或許是因為

  得到了龍騰界本源的原因,這種事

  對他來說並不算太難。

  心神一動間,哇哇啼哭的嬰兒

  就已經成了身形挺拔的少年。

  與秦昭商賈世家出身不同,這

  一次查探的對象出身在一個修行宗

  門之中,可以說修行的環境得天獨

  厚,宗內諸多靈丹妙藥的作用下,

  自小便打了下紮實的根基。

  時間流逝,少年迅速成長,修

  為與日俱增,陸葉就如附在他身

  後,隨著他一同修行戰鬥,經歷一

  場場生死,迅速變強…

  唯獨讓陸葉感到鬱悶的是。

  這次的對象不是用刀的,這是

  一個用長槍的兵修,白衣如雪,長

  槍如龍,在龍騰界那個年代闖下偌

  大威名,也引的無數女修追捧喜

  愛,家中妻妾成群。

  凡事總不可能盡善盡美。

  好在無論用刀還是用槍,都是

  兵修,陸葉雖沒能因此而提升自己

  刀術上的造詣,可也有不少感悟的

  心得。

  也不算毫無收穫。

  而且,有了這樣一場經歷,他

  若拿起長槍一類的靈器,必然也能

  表現出常年浸淫此道的模樣,就如

  他隨時能施展出秦昭獨創的打神鞭

  一樣。

  不過這次的對象就沒秦昭那麼

  好命了。

  而這次的對象是被仇敵埋伏,

  以一己之力拼殺四方,最終力竭而

  亡,死的時候還不足百歲,著實可

  惜。

  隨著其人的死亡,陸葉的心神

  也退出了本源內的世界。

  疲憊感一併襲了過來,沒上次

  那麼嚴重,卻也讓人虛弱無比。

  過去多久了?」陸葉開口。

  在一旁打坐修行的依依道:「大

  半天的樣子。」

  陸葉微微頷首,雲河戰場大半

  天,可在那本源的內里世界中,卻

  是一恍百年,固然這百年不是完整

  地度過,而是陸葉有選擇地度過了

  一些重要的時間段,可也絕不止大

  半天。

  如此心神歸來,竟讓陸葉不由

  生出一種恍若隔世般的錯覺。

  沒有去吞服魂水恢復己身。

  魂水畢竟珍貴,眼下並不著

  急,能不浪費還是不浪費了。

  而且他本身神魂強大,心神之

  力恢復起來也不算慢。

  在恢復的期間,正好用來檢視

  自身這一次的收穫,如此也是一舉

  兩得。

  一日後,陸葉恢復完全,算算

  時間,差不多還夠自己窺探一次,

  當即便再次沉浸心神,窺探本源的

  內里,從中搜尋那明亮星光。

  時間一晃,已是三日之後。

  正在恢復檢視的陸葉,冥冥之

  中忽生一絲感應。

  沒有任何緣由地,他明白了一

  件事。

  雲河爭霸,開始了!

  起身走出房門,正好看到李霸

  仙,封月嬋,乃至花慈巨甲同時推

  門的場景。

  幾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朝

  天機柱所在的方向行去。

  片刻後,眾人圍聚著天機柱盤

  坐。

  便在這時,咚地一聲悶響傳

  出,那聲音震耳發聵,聲音傳出

  時,整個雲河戰場上空的雲彩瞬間

  消散一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