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三章 忙裡偷閒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琥珀鮮少有與敵人正面交手的機會,一般在陸葉殺敵的時候,它都是安靜地蹲伏在陸葉肩膀上,讓他借力。

  如今好不容易逮到一個機會,自然是分外珍惜。

  它甚至連真身都沒顯化,只以那貓兒大小的體型與對手爭鬥。

  遊刃有餘!

  天機商盟內,陸葉修為從六層境一躍至八層境,依依和琥珀又豈會沒有成長。

  一個五層境的敵人,琥珀哪怕不出全力,也能輕鬆戰勝。

  那修士的心情從最初的憤怒逐漸轉變為震驚,繼而絕望

  幾十息後,主動認輸。

  連人家一個寵獸都打不贏,已經沒必要再打下去了在其認輸之後,身影立刻消失不見。

  陸葉也緊跟著退出了這一方鬥戰的場地,繼續下一場。

  如此這般

  碰到的敵人修為參差不齊,從一層境到九層境的都有,陸葉也搞不清楚配隊的原則是什麼;但大概率是一種隨機性的選擇。

  若是敵人修為不高,陸葉便讓琥珀出戰,唯有七層境之上的,他才會主動出手。

  也有一些場次的戰鬥還沒開始便結束了。

  因為對方一眼便認出了陸葉的身份。

  天機商盟前,陸葉於眾目睽睽之下斬殺夏良,如今已是公認的雲河境最強序列的一批人,尋常修士在認出他之後哪還有心思跟他交手?

  反正是要打滿一百場的,一次兩次的失利影響不業偶爾從鬥戰台返回的時候,能遇到四師兄他們,隨口閒聊幾句,便又開下一次戰鬥。

  陸葉的效率很高,根本沒用到七天時間,只是第二天,就已經打滿了一百場,結果自然是一百場全勝。

  積攢的戰功倒是不多,只有兩三千的樣子。接下來的時間就沒什麼事了,只等數日後前三千名的名單誕生,再開始下一輪戰鬥。

  陸葉本想著趁這時間去窺探龍騰界的本源,幾日時間雖然不長,卻也足夠他窺探兩三次了,萬一運氣好,找到一個用刀的修士呢?

  但忽然又想起另外一事,便在天機柱前等候起盟不多時,旁邊虛空一陣扭曲,一道身影出現,赫然是四師兄李霸仙。

  李霸仙的進度無疑也是很快的,雖然還沒打滿一百場,但已經有六七十場的樣子了,他的底蘊雄渾,之前因為出身丹心門的緣故,主要缺乏一些殺伐的手段,如今有了陸葉給他的書劍決,很有自信能夠闖進前一百名。

  至於前十,並非李霸仙妄自菲薄,實在是沒什麼把握。

  九州各大宗門,人才輩出,李霸仙了得,但修為卻是硬傷,如今他只有雲河七層境而已。

  而且許多修行到雲河九層境的修士,為了雲河爭霸,特意不去晉升真湖。

  有些人為了這場盛事已經等了一兩年了這一兩年時間,他們的修為不會提升多少,可底蘊卻會有所增加。

  對他們這些人來說,金色靈簽的獎勵固然重要可天機的卷顧才是最看重的,為了爭奪前十,必然會全力以赴。

  「小師弟有事」李霸仙一眼就看出陸葉是特意在這裡等自己。

  "我要回本宗一趟。"陸葉開口。

  「這個時候……」李霸仙若有所思,「也好,那小師弟自去便是。"雲河爭霸前前後後持續一月時間,修士離開雲河戰場後同樣是一月後才能再進來,陸葉此時離開,等到雲河爭霸結束時,正好可以返回。

  我會跟花慈師妹他們說明情況的。"

  「那我這就去了。」

  陸葉說走就走,抬手按在天機柱上,心神一動,四周景色迅速扭曲。

  下一刻,人便已現身在碧血宗的天機殿內。他沒有立刻去找掌教或者二師姐,而是抬手點在自己的戰場印記中,從中尋找其中一道烙印。很快找到,傳了個訊息過去。靜待了片刻,對方有了回復。"老地方見!

  陸葉眉頭一揚,這話看起來頗有歧義,尤其是發這信息的人,還是個丰韻十足的女子!

  沒有多想,陸葉再次抬手按在天機柱上,連天機寶庫,默念一聲。

  "靈器升品!

  緊接著,人便出現在一個幽閉的小空間中,面前一座石台,除此之外,空無一物。

  幾乎是陸葉前腳進來,面前便一道身影閃過,一個年紀看起來三十上下,肌膚白嫩,穿著一件貼身碎花裙,勾勒出玲瓏曼妙曲線的女子便出現在他面前。

  老熟人了,自然不必廢話。

  陸葉取下腰間的磐山刀,放在面前石台。看最新上-俠之所以急匆匆離開雲河戰場,返回九州,陸葉就是想趁這個時間段將自己的磐山刀升品。

  他修為提升太快了,磐山刀的品質已經有些跟不上。

  最初磐山刀只是一件九禁下品靈器,之後變成中品,如今是上品。

  但憑他如今的實力,一件上品靈器已經不足以將他的實力完全發揮出來,之前以一己之力獨斗萬魔嶺兩百敵眾的時候,陸葉就感覺到了,自己明明使出十分力,可爆發出來的卻只有九分。

  這就是靈器品質跟不上自身修為提升

  再者,這麼長時間下來,陸葉持刀與一個個敵人拼殺,磐山刀哪怕再如何堅固,其上都有一些微小的痕跡,影響不大,可如果不去理會的話,極有可能會影響磐山刀的整體威能,也影響這件靈器的壽命。

  磐山刀兩次升品,都出自這位自稱羽大師的婦人之手。

  陸葉固然可以去尋別人,但若換一個人的話,也不清楚別人手藝如何,最起碼一點,對這羽大師的手藝,陸葉還是很放心的。

  上次他與對方交換了戰場印記的烙印,所以陸葉還是想找她來做這事。

  不過這位羽大師的修為肯定是高於雲河境的,最起碼也是真湖,極有可能是神海。

  陸葉想聯繫她的話,那就只能返回九州傳訊,在雲河戰場上是聯繫不到她的。

  換做其他修士,在這種雲河爭霸的關鍵時刻,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對自己趁手的靈器做什麼改變因為這極有可能會影響自身實力的發揮。

  每個劍指前百的修士,都會儘可能地保持自身的最佳狀態。

  陸葉偏偏就這麼做了,若叫其他人知道驚為天人。

  石台前,婦人上下打量著陸葉,似要看清他的面容,但在婦人的視角看來,陸葉此刻是被一團迷霧包裹著的,莫說面容了,便是身形都看不清楚。

  這是天機的一種庇護手段,方便交易的雙方遮掩身份。

  不過這種遮掩對曾經得到過天機賜福的陸葉來說毫無意義,在這地方,他似乎有一些別人沒有的特權,所以能將婦人看的清清楚楚。

  你不是雲河境嗎"婦人滿面疑惑,開口問道,聲音蒼老,若叫不知情的人聽了,只怕以為這是一個筆墨老者在說話。

  有什麼問題

  如今似乎是雲河爭霸,你不去參加其中,怎地跑來找我升品靈器"她的修為固然遠超雲河,可雲河爭霸這麼大的事自然聽說過,她當年也是參與過這場盛事的。

  而她之所以判斷陸葉是雲河境,自然是因為磐山刀是上品靈器,用這個品質靈器的修士,必然是雲河境層次。

  陸葉當然不會跟她說前一百場已經打完了,只是澹澹道∶"怎麼?現在做生意還要打探別人的底細了咳……"婦人輕咳一聲,"那倒不是,隨口一問,小友不想說便不說。"抬手抓起面前的磐山刀,拔刀瞧了瞧,微微頷首"說說要求吧。

  "提升到法器層次,其他的要求跟以前一樣"靈器以三十六道禁制為極限,再往上,就是法器的層次了。

  婦人心頭一動,恍然大悟。

  怪不得眼前這小子沒去參加雲河爭霸,原來已經晉升真湖了,因為法器級別的東西,一般都是真湖歧才有能力催動的-

  些底菌雄厚的雲河九層境也可以催動,當然,一些不過消耗也大。

  此刀如今只是上品,想提升到法器,直接跨過極品層次,一般人可做不到……."她這話言下之意,明顯是想說自己不是一般人,也在等著陸葉問她。

  可陸葉根本沒有接話的意思。

  只能自顧地繼續說∶"所需要耗費的材狀少,而且那些材料更都價值不菲……….

  開價!陸葉直接打斷了她。

  幾次的接觸,他算是看出來了,不管這婦人是真湖還是神海,反正都是窮鬼一個,否則之前不可能跑來接受自己將磐山刀從下品升至中品的委託。

  而且她似乎不想讓太多人知道自己煉器師的身份,要不然大可以憑此技藝光明正大地為自己積攝財富。

  所以哪怕對方要價貴一些也沒有關係,只要能滿足自己的要求,區區功勳陸葉還是不太在意的。他手中功勳十幾萬,哪怕用完了,也可以從宗門寶庫取點物資出來賣給天機寶庫。"萬!

  婦人一咬牙,報出了一個自己覺得頗高的價格,幾次接觸,陸葉瞧出了她的一點底細,她何嘗沒看出一些陸葉的底細。

  不管這小子出身哪裡,反正都是那種不差錢,好不容易開張一次,自然是能撈一點是一點。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