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章 再也不要見到這傢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出林深深,影無極潛伏在一棵大樹的樹幹上,催動秘術,隱藏身形,收斂自身氣息。

  陸一葉的強大,他最近自然有聽聞。

  以一人之身抗衡萬魔嶺兩百敵眾,殺的敵人分崩離析。

  天機城外,眾目睽睽之下,刀斬夏良,聲名大噪。

  這樣恐怖的實力,他自認正面對抗的話,自己是萬萬不敵的。

  但鬼修殺敵,修為高低從來都不是最主要的,與劍修一樣,這個流派是天生就能越階殺敵的。

  只不過與劍修的堂桌正大不同,鬼修行事從來都是鬼祟偷摸的,所以哪怕陸葉再強大,只要他能找到機會,一樣能一擊必殺!

  他曾在陸葉手下吃過大虧,當初宋追帶著

  一批萬魔嶺修士攻打回天靈地,由宋追在-

  吉果他才網靠近陸葉十文之內,使不知怎地被發現了行蹤,被陸葉陣法所傷,無奈遁去。

  元氣大損,太莽山深處療傷時,好死不死地正好被藉助傳送陣上開回天谷的陸葉碰到,二度吃癟。

  那個時候,陸葉才只雲河六層境,而他早就是雲河九層境!

  簡直是奇恥大辱!

  那一次之後,他便回了九州本宗,靜心療傷的同時,也在潛修森羅殿的秘術。

  小半年下來,終於有所成就。

  修為雖然沒有增長,可實力卻有翻天覆地的變化,曾經在陸葉手上吃過的大虧,自然是要報還回來的。

  不單單只是這個原因讓他主動挑戰了陸葉。

  更主要的是,當初在回天谷中,陸葉窺探到了他的行蹤,他總感覺那並非藉助了陣法的威能。

  那陸一葉似乎是有┐種特別的本事,能夠看破自己的行蹤!

  這對一個鬼修來說,絕對是無法容忍的,能潛身匿行,是鬼修最大的優勢,如果連整個優勢都不存在了,那鬼修還有什麼存在的意義?

  小半年時間,每每想起陸一葉驀然回望他的那一眼,影無極都竿轉難眠。

  如今他秘術有成,鬼修之道比起小半年前更加了得,便有了挑戰陸葉的自信!

  這一戰,他要直面自身的破綻,他要為鬼修正名!

  山風蕭瑟、視野中,那陸一葉凌空三丈,安靜懸浮、身形松松垮垮,一副毫不戒備的樣子。

  影無極眸光平靜,如一抹幽靈,自樹幹上躍下,迅速朝陸葉那邊逼近過去。

  無聲無息,沒有任何痕跡。

  已經設想過很多次與陽交鋒的場景,真正動手的那一刻,影無板整個人都陷入了古井不波的狀態。

  這對鬼修來說,無疑是最完美的狀態。

  在這種狀態下,憑著他的底蘊,哪怕面前是個真湖境,他也有襲殺的把握。

  行進之中,兩柄漆黑如墨的彎刀出現在手上。

  直遍陸葉身後三丈處,驟然暴起發難。

  平靜的小空間被突然爆發的靈力波動攪擾,山野之中狂風呼嘯,樹木搖曳。

  影無極整個人化作了一道黑線,如漆黑的

  雷霆,襲向陸葉的後心。

  眨眼就到近前。

  在這親J那。突有火紅色的光芒展現凌冽的刀芒斬落之時,無波的心境終於盪出駭然漣漪。

  影無極的身影突兀髭露G夾,兩柄彎刀架在身前,擋住了陸葉驟然轉身斬出來的一刀。

  彼此近在遲尺,四目相對,影無極隱約看到了陸葉眸中的冷厲。

  「你….」影無極面上一片驚駭。

  他不知道自己之前的行蹤到底有沒有暴露,如果暴露的話,那這陸一葉的感知未免太敏鏡了、此時的他,可不是小半年的他,修成了森羅殿的秘術,隱醫的本事比起小半年前大有長進。

  雲同境層次中,沒道理有人能窺探到他暗

  藏的行蹤,更不要說是背對著他。

  可如果不是提前窺探到他的行蹤,那陸一葉的反應速度就太駭人了!

  幾乎是在自己出手的一瞬間,他轉身反擊,這種事,也是雲河境能做到的?

  「是你啊!」

  陸葉終於認出影無極是什麼人了。

  回天谷中交手一次,太莽山內交手一次,這傢伙兩次手在自己手下吃了大虧,之後便杳無音訊,卻不想在這雲河爭霸中再度相見。

  第一次交手是借陣法之威傷了此人。

  第二次算是在他元氣大傷的時候痛打落水狗

  那都不是自身實力的體現。

  這一次卻是不同了、哪怕修為依然差距一

  可能再對他構成什麼威脅。

  層境、可這影無極一旦暴露了身形,便不

  說話間,手中驟然發力。

  影無極已經來不及驚駭,因為自己的雙刀上忽然傳來讓他難以招架的力量,兩柄彎刀被盪開,眼看著如火焰般燃燒的長刀就要朝自己斬下。

  影無極童孔皺縮時,周烏I力跌宕,急急

  播放

  開口:「潛影無形,來去無蹤。「

  長刀噼落,將影無極整個人噼為兩半。

  陸葉卻是眉頭一揚。

  這一刀並沒有斬中實物的感覺,自己噼開的好像只是一道影子!

  這是什麼秘法?

  他立刻轉頭、盯上側旁某處,腳下發力,大地龜裂時、飛突勐進、朝那邊撲殺過去。

  再次隱匿了身形的影無極頭皮一陣發麻!

  自己的行蹤被看破了?

  不可能!

  他已將這一門秘術施展到了自身的極限,沒道理這麼容易就冥輝。

  可哪怕他此刻依然隱匿了身影,似乎也依然能從陸葉的雙眸中看出播放到影。

  恐怖的壓迫感隨著陸葉的身影逼近席捲而來,讓他胸悶的幾乎無法呼吸。

  這瞬瞬間,他終於明白了一件事。

  陸一葉這廝感知強大的不可思議,所以才能這麼輕易地看破自己的行蹤。

  而他這第二刀自已絕對擋不下,

  再沒有任何燒幸,也不做無畏的反抗,他連忙高呼:「認輸!」

  身影重現顯露的剎那,便消失不見,卻是被送出了這片場地。

  陸葉頓住身形,收刀歸鞘,片刻後,身影也慢慢消散。

  森羅殿,天機殿中,影無極臉色蒼白地現身,環視四周,看到了熟悉的場景,這才放下心來!

  再看到一旁等待的枯瘦播放影無極一臉愧疚地上前:「師尊,弟子敗了。」

  老者在見到影無極的時候便有猜測,是以也不以為意:「一次失利算不得什麼,修士修行一生,勝敗常事,沒人能保證自己不敗,正視己身,認清不足,方能越來越強。」

  「是。」影無極恭敬頷首,想了想又道:

  「師尊,那陸一葉的感知似乎強的離譜,弟子的隱匿之法,對他根本沒有半點效果,喇怕是施展了潛影無形的秘術也不行。」

  老者這次不免詫異:「他連潛影無形也能看破?」

  影無極額首。

  「這倒是奇事,按道理來說,除非修為高出你好幾個層次,才有可能看破你的行蹤,他如今才只雲河八層境,感知再強,又能強到什麼程度?」

  「弟子懷疑他是不定大賦異稟,天生心神便比旁人強大許多。」景播放測。

  心神的強大,直接取決於神魂的強弱,神海境之前,修士修為的提升,時間的沉澱,確實可以讓神魂逐漸茁壯,可那都是被動積累下來的,沒辦法主動修行,除非服用了什麼能提升神魂強度的珍惜寶物。

  那種寶物,無不價值連城,便是神海境大修們都要爭搶,陸一葉一個雲河境哪有資格獲取。

  所以影無極只能這般猜測,倒也算合情合理。

  「既如此,那就退他,讓他,避他,待歲月悠悠,再回頭看他。」

  「是!」影無極恭敬應著,心中暗暗下定決心。

  日後有陸一葉出的地方,自己定當退避三舍,最好是再也不要見到這傢伙了!

  擊敗影無極對陸葉來i播放什麼,鬼修

  正面博殺的能力,影無極連夏良都不如,怎麼可能是他對手。

  返回碧血宗的天機殿,陸葉心神沉浸在戰場印記中,繼續抽取幸運道友。

  他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目標,只是隨意選擇,當然,不可能去選四師兄他們。

  接連選擇了好幾個,印記上反饋回來的信息,都表示這幾人正在戰鬥中。

  他解決影無極,沒花多少時間,但其他人就不行了。

  要知道,如今正在激戰的,可都是前百強的人物,個個實力強大,真打起來,基本不是一時半會能夠解決的。

  他倒也不急,繼續選擇著。

  總會有人空閒下來的,

  直到選擇其中一人的時候,戰場印記才給出了不一樣的反饋。播放空洞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挑戰蘭紫衣。」

  這女人.…有點倒霉啊,陸葉心想。

  不過能被他選中,也從側面證明了一件事。

  這女人很強,所以能在很短的時間內與自己的對手分出勝負,此刻算是「空閒」的狀態。

  等了片刻,那空洞的聲音再次響起。

  「對方接受挑戰,可選擇戰場。」

  身為一個兵修,對戰場的選擇自然沒什麼好說的,便是那種最簡單的鬥戰場的小空間。

  視野一花,人已出現在鬥戰場中。

  抬眼看,不遠處,二紫衣正望著自己,眉頭凝起。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