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 巨甲變了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陸葉,你太壞了!」

  直到衝出五毒潭,依依才閃身從琥珀體內出來,氣鼓鼓地看著陸葉,訓斥他道:「你是小孩子嗎?還玩這種把戲?」

  陸葉育拉著腦袋,被訓斥的有些沒脾氣。

  心中隱隱有些擔憂,花慈有那樣的弱點,日後在五毒潭中該翅何生活呢?

  五毒潭,凸起的若壁上,花慈望著陸葉離去的方向,待到視野中再看不到那個熟悉的身影,美眸彎彎如月:「看你下次還敢不敢!」

  眼神中隱隱有些小得意。

  腳邊傳來怒悉窣窣的動靜,卻是她之前扔掉的毒蜘蛛又爬了回來。

  花慈彎腰,伸出玉手,任由那毒蜘蛛爬上自己的掌心。

  神色澹然,哪還有半點懼怕的模樣?她甚至還伸出另一隻手,順著毒蜘蛛的背部撫了幾遍2直到陸葉離開五毒潭半日,確定他已經走遠了之後,花慈才祭出自己的飛行靈器,循著冥冥之中的某種感應,朝一個方向飛去。

  她不清楚這個感應到底是什麼,但那感應極為真切,讓人無法忽視,而且心中更是隱有警兆,對這一絲感應,她無法宣之於口。

  所以在前來五毒潭的路上,哪怕她屢次想跟陸葉詢問此事,話到了嘴邊也沒敢說出來,好似真這麼或了,必定會引發極為惡劣的後果。

  所以她只能等陸葉把自己送到五毒潭,然後等陸葉離去,再自己一個人行動。

  好在時間還來得及。

  半空中,陸葉御器而行,回想著兩日前戰場印記之中突兀地多出來的信息。

  那信息並非有人傳訊給他,而是毫無徵兆地出現在他的戰場印記之中,為他查探所得。

  信息之中顯示,讓他五日內趕往某個地方。

  為什麼要去這個地方,這個地方有什麼,去了之後會發生什麼事,陸葉一概不知,但他卻不能無視,因為他知道,這突如其來的信息,大概率是天機傳達給自己的。

  除了那高深莫測無所不在的天機,誰還能有這般神鬼莫測的手段?

  得到信息的時候,他正護送花慈前往五毒潭的路上,左右時間充裕,便索性將花慈送到地方再出發了!

  又一日後,一座靈播放在望。陸葉回想那信息的內容,再看看四周的環境,確定前方靈峰就是自己的目的地。

  倒也沒太多警惕,直奔那靈峰而去。未到近前,陸葉敏銳的感知便察覺到那靈峰上隱約有活人的氣息。

  他眉頭一皺,立刻收了磐山刀,再將琥珀塞進靈獸袋,取出一張臉譜戴上。

  直直地落在靈峰之上。

  峰頂上果然有人,一倜相貌中正的中年男子,身上穿的衣服繡著金絲,乍一眼看起來不像是修行中人,倒像是凡俗里的財主員外。

  天機商盟的人!陸葉心頭一動。

  他多次出入天機商盟,與許多商盟的管事打過交道,自然認出商盟這種特有的服飾風格,而且從這中年人衣服上的金絲紋路來看,他在天機商盟中的地位可能還不低。

  「這位道友請了!」

  中年男子沖陸葉抱拳行了一禮,並不廢話,直接丟了一個儲物袋過來。

  「這是道友的貨物。」

  陸葉抬手將儲物袋抓住,暗中思量。天機暗中指引自己來此地,就是為了跟天機商盟的人交接貨物?

  「裡面是什麼?」陸葉沙啞著聲音問道。中年男子搖頭:「我只負責送貨,其他的一概不知,也不想知道,貨已送至,告辭了!」

  這般說著,沖天而起,連一句多的話也不願跟陸葉多說。

  陸葉的心情微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凝視那商盟中年人離去的方向,陸葉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儲物袋。

  自己是得天機的指引來到這裡的,在自己過來之前,天機商盟就有人在此等候,將這儲物袋交給己,而且在見面時甚至沒有詢問自己的姓名來歷,好似他能篤定自己就是他要等的那個人一樣,直接把所謂的「貨物」丟了過來。

  他就不怕給錯人了?

  還是說,他也得了天機的暗中指引?想不明白,陸葉更好奇的是,這儲物袋裡面裝的是什麼東西。

  儲物袋有禁制鎖,不過這自然難不倒陸葉,他彈指便將之破去,探手入內,將儲物袋裡的東西抓了出來。

  四塊水晶模樣的東西,並不大,都只有五寸長短。

  水晶不是重點,重點是水晶之中封存之物。

  看向水晶之中封存的東西,陸葉微微眯眼。

  這玩意怎麼好像是

  翻來覆去瞅了半天,終於確定,自己想的沒錯。

  「天機柱!」

  四塊水晶內封存的,竟是天機柱!只不過跟陸葉所認知的天機柱有所不同的是,這四塊水晶內封存的天機柱不但體型微小,天機柱表面還有諸多繁奧的暗金色紋路,比起正常的天機柱似乎更加複雜玄妙一些。

  陸葉從來不知,天機柱居然能縮小到這種程度,看來是那水晶的功勞。

  這水晶也不知是什麼東西,天機柱封存其中,氣息不漏,還被變得如此袖珍。

  事情變得古怪起來。

  自己得指引來到這裡,天機商盟的人就給了自己這些東西,接下來呢?

  就在滿心疑惑的時候,戰場印記忽有動靜傳來。

  這一次倒不是那種奇特的動靜,而是有人在給他傳訊。

  陸葉連忙查探,發現是四師兄傳訊。四師兄之前一直在閉關修行,如今應該是出關了,沒找到陸葉和花慈,便來問上一問。

  陸葉回了訊息過,告知她花慈需要前往五毒潭修行,自己護送她一道。

  「原來如此,那小師弟一路小心,告訴巨甲早點回來,狼群這邊一直圍著我,大概是想知道巨甲去了哪裡。」

  陸葉不免驚愕:「巨甲不在修行?」四師兄也茫然了:「巨甲跟你不在一起?」

  「我傳訊問問。」陸葉皺眉。

  他跟花慈是有事離開了靈地,巨甲怎麼也不聲不響地跑了?

  這大塊頭向來是那種喜靜不喜動的性子,這麼長時間一直都待在回天谷靈地潛心修行,也就是跟著四師兄他們外出過一趟,沒道理連聲招呼都不打就跑了。

  陸葉隱隱有些擔憂,他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

  可巨甲也不認識什麼人,又能遇到什麼事?

  找到巨甲的印記烙印,傳訊詢問情況。

  等了好半天,那邊才有回訊。「靜極思動,出來走走。你是誰?」陸葉驚了。這是巨甲能回復的訊息?

  仔細確定了一下,是巨甲的印記烙印沒錯。

  戰場印記這東西,九州每個修士都有,而且都是獨一份的,不可能會被別人冒充,陸葉很難想像巨甲那樣的悶葫蘆,能說出「靜極思動」這樣的話來。

  巨甲變了啊!

  又與巨甲聊了幾句,確定他不是遇到什麼危險的事了,是真的只是出來走走,陸葉便沒再多說什麼了。

  雲河戰場某處,高空之中,巨甲一臉愧疚地結束與陸葉的傳訊,蒲扇般的大手撓了撓腦袋,重重嘆息一聲。

  若有可能,他是不可能對陸葉隱瞞什麼東西的。

  但每當他想將實情道出的時候,冥冥之中總有一些危險的感應,讓他無法將心中所想說出來,逼不得已,只能隨便編造個理由了。

  這也是他沒跟李霸仙等人打招呼就離開的原因。

  他不是個會撒謊的人,真要是當著李霸仙的面辭行,必定要被他看出什麼破綻。

  御器流光,掠空而行。影無極的心情是興奮的。

  身為森羅殿的核心弟子,出身不凡,天資出眾,而且身為一個鬼修,心性修行自是不差,可以說,這世上能讓他感到興奮的事不會太多。

  其中必有一樣!天機的卷顧!

  雲河爭霸前十名,都是能得到不同程度的天機的卷顧的,出身森羅殿這樣的頂尖宗門,自小便有宗門強者悉心教導,他自然知道天機的卷顧意味著什麼。

  可惜鬼修這個派系雖是天生能越階殺敵的派系,但唯有一樣不好。

  在類似雲河爭霸戰這樣的場合中,占不到什麼便宜。

  鬼修殺人,被殺者往往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鬼修便可肆意發揮自身的手段。

  可雲河爭霸中,自己的對手是知道自己存在的,時刻有所防備,他想得手就不那麼容易了。

  所以哪怕他實力不俗,最後也只得了個十六的名次!

  整個雲河爭霸百強榜上,他是排名最強前的鬼修。

  這樣的名次與天機的卷顧自然無緣,影無極本已打算安心靜心雲河去了,結果突如其來地,冥冥之中感受到了天機的一絲指引。口他迫不及待地踏入雲河戰場,循著心中的那一絲感應,朝前方飛去。

  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麼,因為這事他甚至連自己的師尊都沒法告知。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天機的卷顧?那前方,是什麼驚天的寶物,又或者是驚人的機緣?

  就在這樣激動又忐忑的心情中,影無極不斷前行,直到某一刻,他忽然頓住了身形。

  沒有任何緣由地,他感覺到了,前方的疊巒起伏的山脈,便是自己這次的目的地!

  至於具體是什麼位置,還需深入其中了解一番。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