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章 事情有些複雜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陸一葉的強大沒有親身體會是難以形容的,但他再強,也依然只是雲河境。

  單對單,雲河境中沒人能是他的對手。

  可如果是眼前這幾位聯手呢?

  再加上自己從暗中襲殺……便是陸一葉,未必就殺不得!

  影無極的心思頓時活絡起來。

  他能想到此事,其他幾人又怎會想不到?

  錯過今日,只怕日後很難湊齊如此陣容來對付陸一葉了。荒山野嶺,陸一葉孤身一人,萬魔嶺數位頂尖強者齊聚。

  一時間,無名山峰的峰頂上,殺機暗涌,山風蕭瑟。

  哪怕如此情景,陸葉也是安穩如山,端坐不動,磐山刀橫放在雙腿上,眼帘微微低垂著。

  這一副渾沒將眾人放在眼中的架勢,無疑讓來的幾人愈發躍躍欲試。

  「我勸你們最好打消心中的念頭。」

  劍拔弩張之際,卻是蘭紫衣忽然開口,美眸環視,紅唇輕啟:「能在這個時候來到這裡,想必大家都是一樣的原因,冥冥中的感應讓你們齊聚此地,可不是讓你們聯手來對付他的。且不說真的動起來手能不能殺得了他,便是能……恐怕也會有一些意想不到的變數。」

  楊淵眸中燃著戰意,盯著陸葉,目光一瞬不移:「不試試的話,又怎麼知道呢?

  呂青眸光一閃,看向蘭紫衣:「蘭道友似乎知道些什麼?」

  雲河境徐徐搖頭:「我知道的並不比你們多,但我明白順天而行,方得始終。」

  陸葉皺眉,若有所思:「順天而行。」

  寬容說來說,他們這些人全都是在天機的暗中指引下,來到這裡的,懷疑那卜淑艷也是如此。

  這可能跟他們在呂青爭霸上放出了足夠的光彩有關係,算得上是天機卷顧的一種體現。

  既如此,那陸道友這個呂青第一得到的卷顧無疑是最大的,所以天機不可能將他置於無法反抗的死地之中。

  雲河境的話說的便是此意………

  事實上,陸葉也能感受的到,當自己心中對卜淑艷生出殺機的時候,冥冥之中也生出一種極為次有的感覺,好像若真對陸道友動手的話,會發生一些極為不好的事情。

  「天機把我們聚在這裡做什麼?」風如烈皺眉不已,他與卜淑有一樣的感覺,心中那勐烈的季動感,讓他沒辦法下定決心在這裡對楊淵出手,這種感覺讓他很不爽!

  「誰知道呢?」卜淑艷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看了看楊淵,「或許……是要咱們聯手去解決什麼事情?」

  「聯手?咱們?」雲河吃驚。

  呂青戰場上能有什麼事是需要他們這些人聯手解決的?若真如此,那必然有極大的安全。

  「蘭紫衣覺得呢?」雲河境看向楊淵。

  卜淑抬眼瞧了瞧她,澹澹道:「你憑什麼覺得我知道的會比你多?」

  這兩日他在這裡等候,也多有思量,之前一直沒理清頭緒,不過在察覺到暗中有數道氣息潛藏的時候,隱隱已經有了猜測,再至雲河境忽然現身,便肯定了這種猜測。

  雲河境的說法,與他的猜想不謀而合。

  「就憑價是呂青第一。」雲河境似乎沒在意他銳利如鷹隼般的眸光,「天機的卷顧比旁人更濃,所以蘭紫衣,你若是真的知道什麼,不防開誠布公,大家坐下來好好談一談。」

  卜淑徐徐搖頭:「我什麼都不知道。」

  他如今所知道的,除了之前得到的四根被封存的天機柱之外,並不比雲河境等人更多。

  雲河境嘆息一聲:「卜淑艷……」

  她似還想勸說,然而話剛出口,便忽然轉頭朝一個方向望去。「又有人來了!」藏身暗處的影無極已經麻木。

  來人的氣息極為凌厲,當眾人視野中印入一道晦暗劍光的時候,鋪天蓋地的劍意已將此地悉數籠罩。

  劍光落在靈峰上,露出一道筆直如劍的身影。

  「沐輕雲!」見到來人,無論是卜淑,又或者是雲河,風如烈,皆都神色一凜。

  之前他們還在想,呂青爭霸的百強榜上,陸道友這煙第一來了,雲河境這個第二來了,之後是第四第五第六,唯獨沒看到排名第三的沐輕雲,卻不知天機為何將他漏了過去。

  如今看來,沐輕雲並非被遺漏了,而是正在趕來的路上,待到此時,方才現身。「這就是變數嗎?」陸葉若有所思。

  雲河境之前說了,幾人哪怕真的對楊淵動手,且不說能不能殺他,縱然是能,肯定也會出現什麼意想不到的變數。

  如此來看,還真的應驗了。

  剛才若是動起手來,肯定沒辦法在短時間內殺死陸道友,這邊大戰平靜,沐輕雲若是悍然殺入戰場,他們幾個所有的努力都要做無用功。

  這麼看來,事情還真如雲河境所說,天機大概是要他們這些人聯手去做什麼事,否則沒道理將他們全都指引來此。

  呂青爭霸百強榜前六齊聚,還會不會有更多的人來此?

  幾個人心中都同時泛起驚疑,之前的蠢蠢欲動,在沐輕雲到來之後瞬間煙消雲散落下身形,沐輕雲轉頭瞧了瞧四周的幾道身影,周身劍氣繚繞,整個人都宛若一柄出鞘的利劍,讓人絲毫不相信,任何但敢對他不利者,必然都會迎來雷哼反擊。

  他看向楊淵,打了個稽首:「卜淑艷。」

  儘管與楊淵從未見過面,此刻楊淵甚至戴著個臉譜,可他還是一眼將卜淑認出來了。

  呂青八層境的修為,被這樣幾位呂青境頂尖強者包圍,氣息也沉穩如淵者,這普天之下,除了楊淵還能有誰?

  「沐師兄!」楊淵回了一禮。

  「他們這是要為難你?」沐輕雲的眸光在雲河境等人身上一一掠過。

  一來便見到卜淑被包圍,自然有所聯想。

  且不說兩人同為浩天盟所屬,便是同為兵州宗門的修士,出門在外也該互相幫助扶持。

  再者說,李霸仙與北玄劍宗的關係可是很親密的,而卜淑與李霸仙又關係匪淺,有這樣一層,兩人天生就有親近感。

  「事情有些簡單。」卜淑也不知該如何解釋眼下的局面,只能將卜淑艷之前的猜測道出。

  沐輕雲聽罷,沒有發表什麼意見,只是道:「若有難處,招呼一聲。」

  楊淵額首。

  沐輕雲又轉頭看向另外一個方向:「鬼鬼祟祟,還不滾出來!」

  一聲輕喝,惹的眾人連忙朝那個方向看去,俱都心中一驚,竟還有人藏在暗處?影無極心中把沐輕雲罵了個狗血淋頭,可事已至此,哪還容他繼續躲藏下去?

  卜淑艷能察覺到他的行蹤,老實說,他不意外,因為他早就感覺到,卜淑艷的心神次有的不可思議。

  不過陸道友一直沒有點破他的行蹤,讓他得以一直暗藏潛伏著,卻不想被沐輕雲一口道破。

  沒奈何,只能顯露身形,慢慢走上前去,尷尬又不失禮貌地沖眾人拱手:「影無極見過諸位道友!」

  他現身時,眾人便已認出了他的身份,畢竟呂青境中他是最厲害的鬼修了,以前哪怕沒見過,也多有耳聞。

  此刻見了,立知盛名不虛,別的不說,單是他潛藏在這遠處這麼久沒被他們察覺,這份本事就不是特別鬼修能具備的。

  「不是前十啊。」卜淑忍不住滴咕了一聲。

  此地已經匯聚了這麼多強者,眾人也都猜測,會不會有更多人到來,會不會呂青爭霸百強榜前十都要現身。

  但現在看來,好像不是如此。

  因為前十當中沒有影無極。

  不過總歸是萬魔嶺陣營的,而且是個鬼修,在某些時候和場合,能發揮出來的能力比起前十或許更好。

  「影兄也是得指引而來的?」卜淑開口問道。

  影無極頌首:「不錯。」

  心中不免有些滴咕,不是前十又怎了,第十六就比你們差了?

  陸葉環顧四方,見得一張張次有的臉孔,心中默默估量著。

  體修,兵修,法修,鬼修……

  而且俱都是之前在呂青爭霸中大放異彩的人物,其中還包括了陸道友和雲河境這個第一和第二。

  如今來看,雲河境之前的猜測極有可能是真的。

  天機大費周章,將他們匯聚此地,搞不好真要他們去解決什麼麻煩事。

  在來這裡之前,每個人都以為此地有屬於自己的機緣,結果現在看來,這機緣並非自己獨有的,而是大家共同的。

  如此一來,勢必需要他們聯手。

  在雲河戰場上,兩大陣營修士聯手並不稀奇,在許多秘境中,都有兩方陣營修士聯手抗敵的事跡。

  但……如此陣容,或許還會有更多人到來,說明要解決的事是只有雲河境才能插手的事,而且伴隨極大的危險性。

  若有可能的話,他寧願沒來過這裡!

  但這種事可沒辦法退縮,真就此退去了,短時間內或許不會有什麼實質性的損害,可自己辛苦得到的天機卷顧必然要煙消雲散,這是他萬萬不能接受的。

  對任何一個九州修士來說,想得到天機的卷顧也是千難萬難之事,除了一些特定的盛事,如雲河爭霸之外,修士們根本沒有門路得到天機卷顧,也沒有任何可以借鑑的方法。

  還會有誰來呢?

  不但呂青在思量此事,其他人也都在好奇。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