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章 換一個能做主的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站在劉楨關的立場上,如今這一切顯然都是紫薇道宮計劃好的,而龐幻音身為道宮之主,便是罪魁禍首。

  只是他著實沒想到,龐幻音竟如此膽大包天,強闖自家門戶就算了,竟還敢主動發難,而在這之前,根本沒有半點徵兆。

  那叫陸一葉的傢伙,實力恐怖如斯,若非自己被他一刀重創,也不至於這麼輕易被拿。

  龐幻音嘆息:「劉山主,你誤會了」

  事已至此,解釋好像已經沒有用了,她也挺無奈。

  劉楨關冷哼:「莫以為拿下劉某,爾等便可為所歌為!你們別忘了、這裡是須彌山!「他限然厲德一聲:「須彌山眾人聽令,勿要曾我死活,將這些人給我統統拿下,我若死,便讓他們給我陷帥!「影無極手中長刀往前一遞,聲音低沉:「直想死我現在就成全你!「「你來!「哪怕自家性命被人家掌控,劉楨關也沒有絲毫退縮之意,反而出言激將,「有種你就殺了我!」眼見須彌山等人投鼠忌器,不敢有所妄動,又厲喝道:「都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動手!」

  龐幻音的表情冷了下來:「若是山主面對屍族能如此強硬,那該多好,可惜,山主的強硬和堅持用錯地方了!」

  本來今日這變故發生之後,她心裡還覺得頗為對不住須彌山這邊,可眼看劉楨關如此姿態,也不免惱火起來。

  有這般魄力和直面生死的勇氣,何不拿來對抗屍族?面對同為人族的族人這般叫圈,又有何意義?

  這樣的人,也就只會窩裡模。「少廢話!「

  便在這時、花核的身影從龐幻音身後轉出,看著劉楨關,溫婉一笑:「劉山主,我跟你做個交易怎麼樣?「劉楨關雖―副怒不可遏,被憤怒沖昏頭腦的模樣,但那只是一層偽裝,聽了花慈之言,不由皺了下眉頭:「你要做什麼交易?」

  花慈不緊不慢地道:「用這滿殿須彌山修士的性命,換我等平安離開的機會,山主覺得這交易可能做得?」

  劉楨關臉色一沉:「你這是什麼意思?」

  「可能我說不清楚,山主不妨親眼看看吧。」花慈這般說著,忽然纖纖玉指輕抬,靈力催動間,沖人群中某個修士所在的方向輕輕一點。

  不可思議的一藉出現了。

  隨著她這一點,那個修士竟不由悶哼一聲,一身靈力瞬間系亂,體表處竟迅速湧出―層碧綠的霧氣。

  那霧氣—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擺發的沒有半點徵兆,短短几息便將那修土包更的嚴嚴實實,任憑他如何催動靈力都無法化解,甚至還有越來越濃郁的跡象!

  四周修士急忙散開,個個驚疑不定。

  「我中毒了!」那修士驚恐呼喊,能清楚地感覺到自身靈力變得凝滯晦澀,一身實力迅速下降。

  眾人大驚。

  蘭紫衣看的頭皮發麻

  這些日子她跟花慈一直都是形影不離的,可從來沒見她對須彌山的人動用過什麼手段,這醫修表面上看起來也是溫潤如玉,人畜無害的模樣,可誰能知道,暗地裡她竟有如神鬼莫測的本事!

  那修士不可能平白無故地中毒,必然是花慈暗中使了什麼手段。

  怪不得這些日子花慈一直都不著急,哪怕即將被人強行娶親了也安然若素,原來是早有準備。

  如今看來,即便是陸一葉等人不來這須彌山,憑花慈的手段也是能安然離開的。

  果然,能被天機選中的人,都不是尋常之輩,可笑自己之前還以為她就是個醫修。

  大殿中,龐幻音身前,花慈笑的依然那麼人畜無害:「山主若是沒有看清楚的話,還可以再看看別的!」

  此言一出,諸多須彌山修士個個都驚魂不定,誰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經暗中遭了什麼毒手。

  劉楨關臉上橫肉劇烈抖動,眼角也跳個不停,到了此刻,他哪還不知道自己看走了版。兩個女子中,這個氣歷混燜的。才是郵個深醴不畫的可笑自己一直職以為司以隨意將她章狸

  劉楠關沉聲道:「兩位自入須彌山,劉某自認對兩份不蒲-花慈立刻打斷他:「我二人出手校了須彌山修士,由此得入須彌山、須彌山沒有知恩圖報也就罷了,山主還不顧我的意願,欲要強行迎娶,這便是山主所說的不薄?山主,你們心自問,這是男人該做的事?能如此行事,你也妄為男兒!」

  她臉上笑容不在,眸中也是一片陰寒。

  事關己身,怎可能無動於衷?

  想她當時也是好心好意救人,誰知自己這本事就被劉楨關這般看重,看重也就罷了,若是好好合作,花慈未必不會答應,偏偏劉楨關想要的更多。

  這些日子蘭紫衣覺得她處變不驚,一副隨遇而安的樣子、但實際上她只是晤中部署自己的手段,只等時機到時,便雷置—擊。

  到時候有她暗中布置的手段,再加上蘭紫衣的強大實力、從此地脫困並不難。

  今日陸葉等人的到來,只是讓她的計劃提前而已。

  劉楨關被她說的臉上掛不住,如今更是被人擒拿在手,生死不受掌控,一時怒火翻湧,脫口罵道:「賤婢安敢欺我!」

  錚

  刀鳴聲忽然響起,整個大殿所有人的目光都震愕萬分地望著揮出這一刀的陸葉。

  劉楨關的眸子也溢滿難以置信的神色,似沒想到在這須彌山中,竟真的有人敢對他下殺手!

  他方才叫囂的厲害,哪怕性命被人拿捏也態度強旋,可那是他知道,絮薇道宮不可能真的條了他,因為承蒿道宮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想聚他們聯手抗擊屍族,殺了他,那兩家就成死敵了,西沒聯手的可能。

  龐幻音年紀不大,可處事老練,不可能想不通這—點。

  是以他有恃無恐!

  然而這份有恃無恐此刻卻被一刀斬斷。

  「你」"劉楨關盯著陸葉,實在想不明白,這傢伙什麼名堂,龐幻音都沒發話,他居然就動手了,而且出手之前毫無徵兆。

  若要殺自己,早先動手即可,何必在這個時候

  噗…

  偌大頭顱被頸脖處噴出的鮮血頂的高高飛起,一直站在劉楨關身後的影無極急忙退開,一臉幽怨地望著陸葉。

  要動手也不打聲招呼,差點颶找一身血!

  「這個做不主,那就換個能做主的!

  陸葉甩了甩手中長刀上的面跡,目光看向—群震怒交加的須彌山修士,抬起手中長刀,指向眾人:「或者我們殺出去!」

  望著他決然的姿態,花慈心中暖流淌過。

  她能感覺到,陸葉之前並沒有要殺劉楨關的想法,否則也不會讓影無極出手拿下他。

  之所以毫無徵兆地斬出那一刀,實在是劉楨關出言罵了她的緣故。

  一句不疼不癢的辱罵,卻讓陸葉果斷取了對方性命,若是劉楨關泉下有知,必然後悔逞那口舌之快。

  如今已經徹底撕破臉皮,花慈自然不再藏看掖著,周身靈力涌動,一圈碧綠的氣浪忽然蕩漾開來。

  下一國。大新內的順彌山梯士。十人中看七八個險色大變、周自印領翻浪,靈力e混。

  若說之前花慈在居現自己的本事的時候,領彌山諸多修士還構有僥倖之心,那麼此刻再不敢如此了。

  誰都沒察覺到,這漫潤如水般的女子是什麼時候給自己下毒的,有許多人,在此之前甚至連花慈的面都沒見過。

  「我既能解毒,那也能用毒,我這位師兄脾氣不太好,須彌山諸位,可要想好了再回答,別到時候弄的這些血流成河,可就沒辦法收場了。」花慈澹澹警告。

  莫說有她的警告,便是沒有,此情此景,誰敢妄動?

  死一個劉楨關,須彌山顏面大損,可根基並沒動搖,但若是這裡的人全死了,那須彌山必然大亂,—時間,—眾須你山強省身形僵硬。

  龐幻音和肖老二人在一旁看的目超口果。

  自花慈和蘭紫衣二人到來,前後不過幾十息的時間,種種變故著實讓人措手不及。劉楨關身死,這滿殿須彌山強者受制於人,可以說,陸葉等人只憑四人之力,便徹底掌控住了局勢。

  如此手段,紫薇道宮萬萬不如。

  —聲嘆息中,一個半大老者邁步行去,先是沖龐幻音行了一禮:「龐宮主,老朽不才,應該能代表須彌山。」

  直到此刻,他們還認為這裡主事的是龐幻音,之前發生的種種都是在龐幻音的指使或者暗示下。

  龐幻音也無奈,今日之事,她跟肖老就是個看客而已。

  「老先生有話,與一葉詳說便可。」龐幻音開口道。

  那老吉愣了一下,這才看向殺機騰騰的陸葉,沒繞什麼彎子,直言道:「今日之事,屬實難料,是非功過暫且不提,花慈姑娘方才的提議,須彌山可以應允,稍後會送諸位安然離開、不過老朽也有一個條件,閣下若是不答應的話,我須彌山便是拼盡所有,也要將諸位留下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