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委託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不管過程是否有些奇怪,最終目的是達到了。

  柴柴達到了感氣境,通過複試和終考的把握大了許多。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李昂、李樂菱還有柴柴三人,天天來何繁霜家裡「蹭飯」,鍛鍊柴柴的氣海。

  在這期間,李昂還收到了來自洢州的兩封信件。

  一封信是宋姨的。

  由於今年宋紹元以優秀成績,再次通過了初試,並且和宋姨講了尤笑的事情。

  知道自己多了個準兒媳婦的宋姨,決定如果宋紹元能考進學宮,那她就會將蘭生樓租出去,自己也來長安她擔心再拖下去,可能孫子都有了。

  李昂對此表示支持,雖然昭冥的鴉九表現得較為「友善」,但他一點也不希望處在對方的監視挾持之中。

  宋姨能來長安,起碼能安全許多,李昂也可以放心點。

  而另一封信件,則是蒲留軒的。

  他在信中說了,自己會推遲來長安的時間。

  至於原因,自然是那個不好提及名字的人君遷子。

  蒲留軒當年和君遷子是同鄉同窗,知己好友,住在一起情同兄弟。

  君遷子叛逃學宮當天,他也在場,並且嘗試過制止。

  但君遷子修為遠高於他,而且還有從東君樓竊取的異化物在手,不止輕易擊敗了蒲留軒,還殺死了阻攔他的數名學宮博士。

  事後,由於第一現場的在場人員盡數死亡,只剩蒲留軒活著,他的可信度也遭到了質疑。

  一些君遷子叛逃過程中的受害者的家屬,開始懷疑、憎恨起了蒲留軒。

  迫於各方壓力,蒲留軒在山長對他表示支持的情況下,依舊選擇自我封印修為,離開長安,回到洢州,不問世事。

  本來以為這些事情都過去了,蒲留軒也能回到長安重新擔任學宮博士,但現在君遷子又重新歸來,並且晉升至燭霄境高階,對虞國進行報復。

  出於避嫌緣故,蒲留軒依舊不能回到長安,還是要留在洢州,處在鎮撫司的監視之下。

  李昂對此也沒有辦法,只能希望學宮和鎮撫司能給點力,早點把君遷子抓捕歸案。

  力量,還是需要更強大的力量,才能在這個世界保證自己和身邊人的安全。

  這麼想著,李昂控制墨絲分身,又去了趟鬼市,以【東海賊王路飛】的身份,在品茗軒找到了那位茶博士。

  「閣下想接太原王氏的那件委託?」

  茶博士稍有些驚訝,那起委託報酬豐厚不假,但疑點重重,非常可疑。

  鬼市中的不少修士在了解過後,都選擇了放棄。

  「是。有問題麼?」

  李昂點了點頭,除了學宮、皇宮等少數地方,大批量的精金在民間常常有價無市,過了這村兒就沒這店。

  「呃,沒有。」

  既然對方決意已定,茶博士也不好說什麼,「那閣下在這裡稍待片刻,我這就去派人通知一聲。距離懸賞結束還剩幾天時間,太原王氏的人就在鬼市裡面。」

  「好。」

  李昂坐在品茗軒茶館等了片刻,品茗軒的夥計就帶著一位豹頭環眼的大漢走了進來,想必是太原王氏的聯絡人。

  「閣下就是領懸賞的?」

  大漢上下打量了李昂一番,谷

  見他戴著斗笠、圍巾,全身籠罩在灰色布衣之中,手上都纏著布,一副見不得人的模樣。

  當即語氣不善,冷冷道:「修為如何?師承何方?有什麼特殊能力?」

  能讓太原王氏都為之困擾的異變,其難度可想而知,如果是什麼沒有傳承的低階修士,還是從哪來回哪去吧。

  「」

  李昂默默站起身來,一拳揮出。

  豹頭環眼的大漢似乎早有預料,後撤半步躲開拳擊,剛要面露譏諷之色、嘲笑幾句,

  李昂的手臂便在空中驟然延伸出一截,徑直轟在對方胸口處。

  砰!

  沉悶響聲,在品茗軒中迴蕩,

  大漢的脊背,猶如煮熟的蝦一般劇烈彎曲,

  整個人登登登倒退數步,臉色一陣青一陣紫,過了一陣才緩過勁來,慢慢站起,用手背抹去嘴角血跡,平穩住呼吸,沙啞說道:「前隋,九首虺蜮,天蛇纏骨手?」

  九首虺蜮是前隋宗門,總壇建立在無盡海某座海島上,旗下海船無數,即是宗派,也是海商、海盜。前隋對他們大感頭痛,不得已頒發了海商憑證,請他們在東海消停一點。

  儘管九首虺蜮整個宗門,在隋末亂戰中破滅,但一直有傳言稱,他們還有傳承在天下流傳。

  天蛇纏骨手,便是其中之一。

  『其實我更想稱其為橡膠手槍來著。』

  李昂心底默默吐槽了一句,這些都是他在查閱了學宮書籍後,策劃好的。

  東海賊王路飛這個身份,既自稱海賊,又表現出九首虺蜮的傳承,很容易在他人的腦補里,豐滿人設,補足設定。

  將其與百特曼區分開來。

  見李昂站在原地,一言不發,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豹頭環眼大漢更加篤定心中猜想,點了點頭,語氣恭敬了許多,「既然閣下也是宗門中人,那就好說了。

  王氏願意先支付十五兩精金作為報酬,不管事後成與不成,都會再奉上三十五兩精金。

  若能將楚浩漫郎君,安全帶回,

  那麼還有額外報酬。」

  嘖,該說不愧是不王而王的太原王氏麼,真就財大氣粗,為了個訂婚的准女婿,能開出這麼高昂的價碼。

  見李昂點頭答應,大漢鬆了口氣,說道:「那麼就請閣下,在兩日內,前往定州城南的平萊客棧。其餘幾位接受僱傭的修士,會在那裡與閣下匯合,通報委託情況。」

  李昂一挑眉梢,「還請了其他人?」

  大漢點頭道:「是。既有民間義士,也有我王氏的修士,還有鹿籬書院的博士楚浩漫郎君曾是鹿籬書院的學生。」

  鹿籬書院也稱白鹿書院,位於廬山南麓,有兩百餘年歷史,不止教授儒學經義,也教修行之法。

  儘管在規模和質量上,肯定無法和學宮相比,但也算是小型宗門了。

  其山長鹿青崖是燭霄境修士,地位頗高。

  「好。」

  李昂點了點頭,人既然這麼多,剛好可以光明正大摸魚,去幾天拿五十兩精金回來,性價比高得很。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