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離家出走的貓咪 【求月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休息室內的雲歌看到FPX的打法也感覺有點意外,他們居然放棄了自己最拿手的打法,不去中野聯動包下,而是想要在上路和IG硬碰硬。

  要知道寧王最近的動向可是非常明顯的,他的活動範圍基本上沒有離開過上路,即便找不到機會,也會選擇在上路反蹲。

  所以說IG上路就是雙人路,FPX想要針對上路只靠小天一個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雲歌不是在FPX這個臨場改變戰術是想要幹什麼。

  是殊死一搏,還是早有準備,但云歌相信IG的選手能夠從容的應對,IG的三叉戟強就強在這一點上,哪怕按死一條路,另外兩條路也會站出來凱瑞比賽。

  因此雲歌並不是很擔心IG的對線問題,他倒是有點擔心IG的團戰,他們這個陣容打團不好打,沒有前排的陣容容錯率很低,一旦被先手秒掉一個,IG後面就很難打了。

  七分半,在下路雙人組升到六級之後,LWX和劉青松強行推完一波兵線然後回城,只是劉青松並沒有跟著LWX回到下路,而是直奔上路而去。

  看到小天遲遲沒在上路打開局面,劉青松也有點著急了,於是主動來到上路,想要用人數優勢幫助貢子哥建立優勢。

  劉青松和小天的野輔聯動,開始了針對TheShy的第三波Gank,這次有曙光的控制,Gank就顯得容易多了。

  曙光和盲僧再度繞後,劉青松的打法非常強勢,他知道此時TheShy的閃現CD還沒有轉好,於是果斷閃現盾擊將薇恩拍暈,然後跟上ER的控制,直接將TheShy在原地控了三秒鐘。

  鱷魚和盲僧非常輕鬆的跟上控制,將滿血的TheShy直接擊殺,甚至薇恩連技能都沒有釋放,在FPX的點控銜接之下,TheShy根本就沒有操作的空間。

  「劉青松這一波遊走的時機找的很好,果然FPX還是得依靠他才能打破僵局,上路加入女坦這個變數之後,天平開始向FPX傾斜了。」

  「2V2打起來,FPX可能不是IG的對手,但是三打二FPX一定是占優勢的,有了曙光這個生力軍的加入後,FPX上野的節奏總算是要起來了。」

  米勒很欣賞劉青松這一波遊走的靈性,尤其是看到他果斷閃現控制TheShy,幫FPX拿到人頭的時候。

  「沒錯,現在FPX上路多了劉青松之後,TheShy的處境開始變得艱難了,其實剛剛這波Gank的時候,寧王的千珏就在一邊看著,他根本就沒有一點辦法,薇恩是被直接控到死的,千珏開大都救不了。」

  就在娃娃和米勒剛剛表揚完劉青松的操作之後,IG下路也傳來了擊殺的消息,當曙光和盲僧在上路露頭的那一刻,阿水就已經給下路獨自發育的韋魯斯判了死刑。

  「寶藍,直接開大,我們能殺。」

  寶藍聞言對準塔下的韋魯斯開啟大招,貓咪大招作為先手的控制能力還是很強的,一道道波紋開始衝擊韋魯斯。

  大聰明直接放出大招定住卡莎,然後閃現想要逃離現場,但是阿水的淨化秒解控制,直接閃現跟上,利用貓咪的大招將塔下的韋魯斯定在原地。

  觸發被動的一瞬間,阿水先是打出虛空索敵,然後直接飛到塔下,瞬間打成五層被動之後,用艾卡西亞暴雨收尾,瞬間將大半管血的韋魯斯秒殺。

  只是阿水一個不小心,多扛了一下防禦塔的傷害,連續吃了三下防禦塔的傷害之後,阿水突然發現自己一絲血都沒掉,然後阿水就看到貓咪的屍體從他身上掉落出來。

  好在寶藍並沒有出來過,這是一個塔殺,對於IG的下路來說不傷,只是讓寶藍的KDA變得有點難看了。

  「抱歉,抱歉,我剛剛沒有注意到你在抗塔。」

  面對阿水的歉意,寶藍無動於衷,正在泉水中復活的寶藍看到阿水獨自吃了兩層塔皮之後,頓時感覺阿水是故意的,這絕對是有預謀的單人吃塔皮,寶藍是不會原諒這種行為的。

  於是乎一個沒有鞋子的貓咪開始離家出走,他慢慢悠悠的趕往上路,準備去投奔TheShy,只是寶藍完全沒想到他現在去上路支援已經太晚了。

  TheShy復活之後都已經走到了線上,現在去上路連黃花菜都涼了,而且還會分薇恩的經驗,只是倔強的寶藍一定要去上路彰顯一下存在感。

  正好遇到了打石頭人的寧王,於是IG也來了個野輔雙游,只是和FPX的野輔盲僧和女坦相比,IG的野輔千珏和貓咪看起來像是賣萌的一樣。

  即便被抓了一次,TheShy依舊選擇控線發育,只不過剛開始在己方防禦塔前的兵線,現在已經逐漸來到了FPX的塔前,但代價是鱷魚已經被壓制了接近四十個補刀。

  以上路目前的兵線,寧王和寶藍想要抓鱷魚有點天方夜譚,但他們就不管,看到上路一大波兵線即將進入塔下,寧王直接想要越塔擊殺。

  「能殺嗎?我們有貓。」

  「能殺。」

  寧王不管在什麼情況下問TheShy這個問題,他的答案擁有就只有兩個字,能殺,他倒不是認為千珏和貓咪很有戰鬥力,只是單純的覺得越塔擊殺能夠更快的發育起來。

  於是乎,IG的上野輔也給金貢來了個三包一,只是在貓咪沒有大招的情況下,IG的上野輔三人連先手都沒有,可他們依舊自信滿滿地選擇越塔。

  只是寧王和寶藍剛剛來到FPX的上半野區就碰到了小天的盲僧,寧王瞬間就忘記了越塔的職責,直接帶著寶藍在野區去抓盲僧。

  有貓咪的加速,千珏的追擊能力很強,追的盲僧只能在野區四處逃竄,閃現和W兩段位移這才逃出IG野輔的追殺,然後寧王就看到了剛剛刷新的蛤蟆上出現了一個印記,千珏這英雄看到印記就走不動路了。

  此時在上路準備越塔的TheShy左等右等,也等不到隊友的身影,TheShy往野區看了一眼,發現剛剛說好越塔的隊友此時正在野區吃蛤蟆,而塔下的鱷魚見勢不妙,已經跑到下路二塔前的草叢自閉反省了。

  「寶藍來上路是準備跟寧王一起野輔雙游嗎?上路好像沒什麼機會,他為什麼不回下路呢,阿水現在躲在塔下吃兵都有點危險。」

  米勒的眼神充滿了不解,他發現自己根本就看不懂寶藍的行為,現在這個階段,貓咪掛在千珏的身上是沒有意義的,他根本吃不到經驗。

  「難道說寶藍又在控等級?他選擇犧牲自己,讓阿水在下路一個人吃經驗升級,然後能夠在團戰有更好的發揮,嗯,你覺得我這個猜測怎麼樣?」

  娃娃按照自己的遊戲理解,猜測寶藍這麼做的用意,米勒聞言直接翻了個白眼,他差點被氣笑了。

  「這局比賽貓咪的大招對IG來說非常關鍵,這是他們唯一的先手控制,雖然並不是那麼穩定,但貓咪的等級對IG來說也非常重要,早點升到十一級,IG的團戰能力就會更強。」

  米勒對於娃娃控等級的說法嗤之以鼻,貓咪這種軟輔的等級也非常重要,只有硬輔才有控等級的說法,也僅僅是說法,沒有那個輔助會傻到真的去控等級。

  寶藍跟著寧王在上路逛街,而下路的卡莎真的是險象環生,如果不是劉青松剛剛用過了閃現和大招,這波他肯定是要越塔強殺阿水的,根本不會給阿水在塔下吃兵的機會。

  阿水的卡莎利用E技能的加速,十分驚險的扭掉了曙光的E技能劍指後,就能在塔下稍微吃點兵了,阿水不可能放任曙光走到臉上然後一個Q技能盾擊將他拍暈,因此阿水在塔下暫時就安全了。

  十分鐘,寶藍依舊沒有過來了,貓咪還在和千珏一起打峽谷先鋒,阿水獨自在塔下對線已經超過兩分鐘了。

  在曙光的大招轉好之後,阿水感覺自己每一步都像是走在了刀刃上,如履薄冰,生怕中了韋魯斯的大招,或者曙光的E技能,就直接被他們越塔擊殺了。

  「寶藍還不回去嗎?他已經掛在寧王身上三分鐘了,他這是要幹什麼,我真的一點都看不懂。」

  解說台上的米勒神情都已經要崩潰了,他眼睜睜的看著寶藍在寧王的身上掛機三分鐘,對於阿水被壓在塔下的舉動視若無睹。

  「嗯,他可能真的在控等級,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千珏打野,貓咪是一點經驗都吃不到的,」除了控等級這個理由之外,娃娃再也想不出別的理由了,他們哪裡知道寶藍只是生悶氣才離家出走的呢。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這貓咪真的能夠在千珏身上掛三分鐘的啊。」

  「心疼水子哥,他太難了,打得打著,輔助莫名其妙的就沒了,如果我是水子哥,我心態肯定崩了。」

  「別尬黑,寶藍只是睡著了而已,他不是有意在寧王身上掛三分鐘的。」

  「裁判,我舉報,有人在比賽中掛機,他都已經掛機三分鐘了,什麼都沒幹。」

  「有一說一,如果我在排位遇到這樣的輔助,我早就開噴了,尼瑪,下路還玩不玩了?」

  不光是觀眾看不過去了,就連一直充當貓爬架的寧王,都有點看不過去了,等打完峽谷先鋒之後,寧王猶豫再三,還是選擇開口了。

  「寶藍,你不回下路嗎?一直掛在我身上幹嘛。」

  「哦。」

  寶藍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跟著寧王一起回到泉水後,終於開始趕往下路,晾了阿水一會兒,寶藍現在已經原諒他了。

  阿水看到再次回到自己身上的貓咪,就像是看到親人一樣,心情非常激動,於是直接衝上去抓著韋魯斯就是一頓暴揍,因為寶藍太久沒過來,劉青松又按奈不住跑去了上路。

  此時貓咪的大招已經轉好,面對壓線的LWX,寶藍再次開啟大招,將沒有閃現的韋魯斯定在了原地。

  阿水利用E技能一個小走位扭掉了韋魯斯的大招,然後趁著韋魯斯被定在原地,再出上前打了一套傷害,這次要比三波越塔還要輕鬆。

  卡莎的傷害已經起來了,每一下普攻打在韋魯斯身上都很痛,在劉青松前去上路遊走的時候,阿水再度完成了擊殺。

  解說台上的娃娃和米勒都非常無語,他們剛剛說完寶藍的貓咪,結果他回到線上就幫助阿水完成了擊殺,寶藍的這個行為,顯得他們非常業餘。

  「阿水和寶藍配合的不錯,再次抓到了韋魯斯落單的機會,完成了線殺,卡莎已經拿到兩個人頭了,阿水的發育已經勢不可擋。」

  米勒沒有辦法,只能將剛剛的不快全部忘掉,轉而開始稱讚阿水和寶藍打得好,如果不看寶藍剛剛的舉動,不看已經八級的卡莎和六級的貓咪,IG的下路的確拿到了巨大的優勢,而且優勢還全部集中在阿水的身上。

  卡莎不僅有兩個人頭,經濟很好,而且等級還很高,都已經快趕得上單人線的等級了,如果只從這一點上看,寶藍的打法還真的沒什麼問題。

  只是米勒看著IG下路的優勢,他有苦說不出,只能選擇憋在心裡,差點被憋出內傷,娃娃見到這種情況,都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十二分鐘,劉青松第二次遊走到上路,但並沒有起到上次那種一錘定音的效果,主要是TheShy有了防備之心,連續幾次被繞後Gank,TheShy和寧王一商量,直接斥巨資買了兩個真眼,直接將上路三角草以及河道視野控住。

  當曙光再次來到上路的時候,TheShy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薇恩開始緩緩後撤,但FPX沒有輕易放過薇恩的意思,此時FPX上野輔三人雙招都在手,他們也想要學著IG準備越塔擊殺。

  看到FPX這架勢,寧王支援得很快,千珏和薇恩一起在塔下防守,但FPX三人一咬牙,準備連千珏也一塊越了,此時FPX上野的戰鬥力爆表,曙光又是硬控,三越二的機會很大。

  只要曙光先頂塔,FPX就是穩殺的,只是殺一個還是殺兩個的問題,即便最後的結果是一換二,那麼對於FPX來說也是賺的,互相換人頭的情況下,FPX的陣容中期戰鬥力會更強。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