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消滅疫情的希望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655章 消滅疫情的希望

  對於何董事長的擔心,柳青其實也有一些擔心。

  這個東西實在是太重要了,真的要弄出來,還讓別的國家知道了,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誰也不能預料。

  有能力護住這一個成果的國家,這個世界大概不會超過十個。

  甚至可能只有兩到三個。

  而真正能夠做到沒有人敢打其主意的,應該說只有一個。

  那一個不是華夏。

  這是一件讓人感覺挺悲哀但也挺無奈的事情。

  柳青他們投資這個新世界生物製藥,在國內的研發生產以及上市銷售都不會有什麼問題。

  可是要到國外去,和那些跨國集團競爭,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人家未必會准許這樣的藥物在他們的國度上市。

  那損害的是他們的利益。

  甚至,有的醫藥集團未必希望這疫情結束。

  畢竟醫藥集團是靠著病人來賺錢的。

  別的不說,就先前何董事長半開玩笑半認真的向柳青說的那一段話,又何嘗沒有那樣的意思?

  最大的市場,並不掌握在自己手中。

  他們能夠有信心的只有國內的市場,但是國內的市場太小了,根本就沒有多少感染者。

  只靠著國內市場,那是沒有辦法回收成本的。

  另外還有一個問題,這個世界是流通的,把國內所有的感染者都治癒,也沒有什麼作用。

  一開放,又會生出新的患者,還是不能開放,這一場抗疫戰爭也就算不得成功。

  「慢慢來吧,」柳青只能這麼說,「可以努力的在第三世界發展,看能不能打入到他們的市場。至於別的,希望他們的政府也想著這個世界能夠早一點恢復正常。」

  「我們現在就應該要做準備了。」何董事長說道。

  國內製藥公司在國際上沒有什麼競爭力,能夠接到的單子都是那些仿製藥,已經沒有多少利潤的那種。

  現在在國外銷售得最好的,是興國疫苗。

  這已經是意外之喜了。

  能夠獲得這樣的成功,有很多因素,不只是藥物的原因。

  生產出一種特效藥,想要獲得別的國家的認同,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這方面,國內的企業,沒有一家有競爭力的。

  新世界生物製藥,是一家新公司,想要吃下那一塊蛋糕,還真的不容易。

  不是說有療效就可以做到的。

  療效這種東西,不是你說有就有的,也不是說拿出一些數據,別人就會承認的。

  特別是在國內感染者極少的情況下,想要證明這樣的藥有效果,都難以讓人信服。

  需要做的事情還很多。

  現在確實應該要做準備了。

  對於何董事長的提議,柳青也表示認同。

  接下來,那些投資者又在一起開了一場會,研究著怎樣撬開國外的市場。

  又調集了一批人馬,組成一個海外公關團隊,主要是研究在一些疫情嚴重的國家推進這件事情。

  他們議定的一個方法就是跟別的國家合作這個特效藥的臨床試驗。

  在他們的國家,治療他們的患者,讓他們那邊的相關人員看到真實的數據,更能夠讓他們相信這個藥是真實有效的。

  反正國內的感染者太少了,要想將三期四期的臨床試驗推行下去,就得和別國合作。

  合作過程中,還不妨讓出一些利益,讓合作方也能得到一些好處,他們才會更大力的宣傳。

  比如說,給他們這種特效藥在他們國家的代理權。

  興國疫苗項目就走了這樣的路,那個時候國內疫情控制太好了,根本就沒有一個可以做臨床試驗的環境,那時候就和多個國家合作這個項目,項目參與方提供了很多便利,也獲得了一些優惠。

  有的甚至還獲得准許自己生產這種疫苗,只是要從興國製藥這裡購買原漿。

  這個特效藥當然不會讓別的國家生產,但可以給一些別的優惠。

  想賺到所有的錢,往往就會賺不到錢。

  讓更多的人能夠賺到錢,才能迎來更多的合作者,把市場做得更大。

  那些入選的國家必須要和華夏的關係可以,還要有著一定的國際影響力,這樣對口碑的擴散有著好處。

  先在那些欠發達國家做出實打實的成績來,讓世界更多的人看到這種藥的效果,再去那些醫藥集團的地盤虎口奪食,相對就變得容易很多。

  ——明明外面有特效藥,卻不引進,那會招來很多人的質疑的。

  而且這個世界是流通的,這個國家沒有特效藥,另外的國家有,人家也可以跑到另外的國家去服用這樣的藥。

  特別是對發達國家的人來說,出國一趟,把病治癒,不是一個多艱難的選擇。

  這關係到的不只是藥物的市場,還關係到能不能將這個病毒從這個世界徹底的消滅,讓這個世界恢復到正常。

  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該花錢的地方就要花錢。

  新世界生物製藥雖然是一個新生公司,但他們的註冊資金是三百億人民幣,而且這不是虛數,是實打實的三百億,合四十多億美金。

  有這麼一筆巨款可以動用,很多事都能做得來了。

  ——是在欠發達國家開展活動,又不是在發達國家開展活動,這些錢絕對是巨款。

  藥物早就已經研發出來了,他們現在欠缺的就是臨床試驗數據。

  正規的情況下,藥物臨床試驗的四個階段需要一到五年的時間。

  需要的志願者也是一個很大的數字。

  就這四個階段的臨床試驗成本,國內的醫藥公司一般都承受不住,根本就拿不出那麼多錢來搞這個。

  這也是國內原研藥搞不起來的一個重要原因。

  那個坑太大了。

  新世界生物製藥不缺錢,有了三百億的啟動資金,又是在經濟水平比較低的區域來做這樣的臨床試驗,做到四期都不要緊。

  他們缺的是時間。

  早一點上市,就能夠早一點的將這一次疫情給掐滅,讓世界恢復正常。

  所以不可能按照最長時間的規格來做這四個階段的臨床試驗。

  不要說五年等不起,連兩年都等不起。

  一年時間都覺得長了一些。

  這個就需要特事特辦。

  第四個階段是藥物銷售後檢測,用更多的患者的數據來研究有沒有副作用。

  也就是說,做完前面三個階段的檢測,就可以上市銷售了。

  但這個需要特許。

  疫情不是尋常的病症,為了消滅疫情而特許一種已經被證明有效的藥物上市銷售,這是公眾可以接受的。

  在這一次疫情中,那些跨國集團也都是這樣乾的,要不然疫苗沒有那麼早出來。

  國內已經了解到了這個藥物的效果,給出特許沒有問題。

  國外就不一定了。

  所以,公司對尋找海外合作的團隊給出的合作要求,就有那麼一項——完成三期臨床試驗之後,就可以准許在該國上市銷售。

  在8月,新世界生物製藥的工廠還沒有蓋起來,第一期臨床試驗就開始了。

  第一期臨床試驗是在國內做的,檢測的是藥物的特異性,條件設置沒那麼多,需要參與試驗的人數也不需要太多,比較容易招募到志願者。

  第一期臨床試驗才開始做,第二期臨床試驗的志願者招募就開始啟動了。

  一期二期的臨床試驗都是在國內做,這個難度並不大,不需要到國外去招募志願者。

  而且現在海外團隊才剛剛成立,連國外的合作方都沒有談好,更談不上招募志願者了。

  臨床三期需要的人數比較多,國內招募不到那麼多志願者,必須到國外去。

  而且為了讓數據更有說服力,還得在幾個不同民族的國家去招募志願者。

  這些具體的事情,柳青是一個外行,一點都不明白,他每天也就是問一下進度,花上一兩個小時了解一下這個項目進展到什麼地步,遇上了什麼困難,有些什麼需要他來解決的。

  他是這家新成立的公司的董事長,重要的文件都要他來簽字。

  雖然很多情況下只是走一個過場,但就在這走過場的時間裡,也讓他明白了一些相關的東西。

  專業說不上,但那個程度已經到了和外行吹牛的時候不會露餡的地步。

  按照蘇綺的話說,那就是成長。

  在內行面前,他是一個妥妥的外行。

  但是在外行面前,他可以扮演一個內行了。

  齊冉冉已經加上了他的微信,對這麼一個項目也挺在意的,時不時的就會過問一下進度。

  柳青也沒有透露太多,就只說進展比較順利。

  藥物已經生產出來,效果也已經證明了,現在所做的就是走程序,爭取早一點上市銷售,把這個病毒給掐滅掉。

  看上去是在浪費時間,但這也是必不可少的浪費——有沒有效果,不是生產商說了算,需要拿出可靠的臨床數據,才能讓人信服。

  這樣的浪費,也是為了更大限度的保護患者用藥安全以及財產安全。

  ——社會上的假藥可不少,每一個都吹噓有多靈驗,但一查往往都不是藥品,而是保健品,根本就沒有治療作用。

  有的甚至連保健品都不是,就自己鼓搗出來的假藥。

  關於這個藥品的新聞報導也有。

  還在做動物實驗的時候,就開始做這個藥物的新聞報導了。

  在新世界生物製藥公司成立的當天,就有多家新聞媒體報導,沒有什麼遮掩的,直接說的是這家公司投的是特效藥項目,已經發現一種對病毒有克製作用的藥物,現在正在做動物試驗。

  這個報導剛出來的時候,在網上還引起了一片謾罵,說又是哪個野雞公司出來騙經費了。

  後面一查,這家公司的註冊資本有三百個億,董事長還是天元集團的總裁柳青,就知道這不是什麼野雞公司。

  柳青這種一捐就是幾個億的良心企業家,不可能搞一個騙經費的野雞公司。

  而且,這個世界上也不存在著註冊資本三百億的野雞公司。

  有一些人還是在質疑國內沒有那樣的水平,不可能搞出特效藥來。

  但已經有不少人歡欣鼓舞,覺得消滅疫情的曙光已經出現了。

  能夠有這樣的輿論風向,不是大家對國產原研藥物有了多大的信心,主要還是柳青的身份地位以及往常的所作所為讓他們相信這不是騙人的。

  進行動物試驗的新聞沒有發出多久,就傳來了做一期臨床試驗的消息。

  這就證明那個藥物在動物身上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值得進一步投資。

  網上更是一片歡呼。

  為了這個事情,柳青還特意的開了一場直播進行解釋說明。

  在直播中,柳青很肯定的向直播間的觀眾們表示這個藥物可以稱得上是特效藥,能夠徹底的消滅病毒。

  他表示,他們的特效藥上市之後,消滅疫情就進入到了倒計時。

  六千多萬人看過這一場直播,這是一個很了不起的數據。

  這一場直播之後,新世界生物製藥和特效藥這兩個詞都成為了當天的熱詞,掛在熱搜上。

  在投資者們的群裡面,何董事長都忍不住向柳青開玩笑:

  「早知道柳總的直播有這麼好的宣傳效果,我們公司生產的藥品上市,都該找柳總來宣傳了。」

  群裡面還有幾個也是這個行業的,紛紛附和,都表示以後柳青上市要找柳青來宣傳。

  柳青也只能打個哈哈。

  他可不敢胡亂的答應。

  宣傳藥品,在他看來那是人命關天的事情,要是宣傳錯了,弄不好手上就要添一些人命。

  不是特別有把握的,他可不敢宣傳。

  這個特效藥有沒有副作用,目前沒有看出來,以後會不會有後遺症,不得而知,這方面他也沒有信心。

  但是,能夠消滅病毒,這一點他還是有信心的。

  現在這個世界的當務之急是把病毒給消滅掉,把傳染源給消滅掉,這樣才能將疫情結束。

  至於服藥的患者會不會產生別的後遺症,坦白說,不是那麼的重要。

  這說得有一點殘酷,可這個世界就是這麼殘酷的。

  柳青也只能祈禱最好不要有什麼後遺症。

  但,就算是有後遺症,他也得宣傳這個藥,也得推廣這個藥。

  因為這才是消滅疫情的希望。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