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雲念影傳道(第二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孫長鳴上午出門,看到毛阿大走在前面,腰上別著一把短刀,往之前自己採珠的那條小河去了。

  毛阿大是新來的,只能先去這種貧瘠的小河,不是村里人排擠他,是他還沒能力去大一點的河流。

  孫長鳴拐上另外一條路,直接去了氓江。

  毛阿大在小河邊四處看了看,除了他沒有任何人,他迅速的將衣服全脫了,跳入河水中,舒服的呻吟了一聲。

  一絲絲的黑氣,從他的七竅中鑽出來,在河水中翻滾糾纏。

  河中的「寒毒」也就是邪氣,比岸上更加濃郁,這些黑氣不斷吞噬同化著這些邪氣,毛阿大愁苦的面容,變得邪惡詭異。

  「每一種邪氣都有細微的不同,採集越多的邪氣,我就會變得越強大。」

  「我實力大損,暫時不能去渾水河,那東西太過詭異,這具分身敵不過,我要變得更強大一些……」

  ……

  今天孫長鳴跟小泥鰍約好了做那個實驗,所以不打算採珠了。

  小泥鰍在氓江中四處狩獵,猛吃不停。孫長鳴在岸邊搜尋鏈尾垂釣鳥。

  可憐的大哥,不但要搜尋獵物,注意自己的安全,還要時不時的關心一下二弟。氓江處處兇險,小泥鰍現在很強了,但並不能橫行氓江,比如昨日那隻巨蚌,輕鬆就能吞吃了它。

  偏生小泥鰍是個看見吃的走不動道的性子,孫長鳴真擔心它的安全。

  從早上到下午,小泥鰍吃了足足六頭凶物,孫長鳴也為它找到了四隻鏈尾垂釣鳥。

  而且在尋找鏈尾垂釣鳥的時候,無意中在江邊一片密林中,發現了一個葫蘆藤。還巧了,上面正好結著七個葫蘆。

  孫長鳴叉著腰站在葫蘆藤下,慈祥一聲:「叫爺爺!」

  葫蘆藤在風中輕輕搖晃,壓根不理他。

  「切!」孫長鳴撇了撇嘴,查看了一下最大的一個葫蘆,也還不夠裝下小泥鰍:「再等等,長大一些再來摘。」

  ……

  晚上回家之後,孫長鳴想了想,拿出朝天司的令牌,往裡面注入一道暖流激活,然後傳訊道:「總旗大人,有些修行上的事情,想要跟你請教。」

  關於修行,孫長鳴這兩天一直在考慮。

  自己對這個世界的修行體系,知道的太少了。

  誠然,有小泥鰍在,自己可以放寬心,等著被帶飛,可是孫長鳴想要帶著妹妹,走出這個小村子,給妹妹一個更幸福的生活,還是要提前做一些準備的。

  時間不長,雲念影那邊回話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令牌傳聲效果不佳,所以聲音有些含糊,好像嘴裡嚼著什麼東西。

  「孺子可教也!明天早上你過來找我。」

  孫長鳴一愣:「大人您回來了?」

  還以為你一去不回了。

  「嗯。」

  「好,明天一早屬下就去請教,我聽說修行最好空腹進行,對吧?那咱們說定了,屬下實力有限,恐怕不能再次傳聲了,咱們就這樣說定了。」

  ……

  今夜,有一頭地鱉形狀的巨大妖獸,從村子上空漂浮而過。

  它體長體長四十丈,背上一節一節的甲殼高高隆起,身下是長短不一,數量眾多的蟲足。

  飛行的速度不快,漂浮的高度不高,但是周身繚繞著紫藍色的雷電。

  孫長鳴感覺到自己的汗毛和頭髮全都豎了起來。

  村子另外一頭,毛阿大蜷縮在地洞裡,手腳並用又往下挖了挖,嘶吼抱怨道:「讓人厭惡的雷電之力!」

  這頭巨怪到了焚丘上空,忽然沉了下去。

  和以往不同的是,今夜的焚丘當中,射起了一束粗大的光芒,周圍有火焰和雷霆纏繞,伴隨著巨大的轟鳴聲,將村子周圍照的一片雪亮!

  光束持續了足有幾個呼吸的時間,才慢慢地變弱最終熄滅。

  村子中的眾人瑟瑟發抖,不知道是不是其中埋葬的魔神要復甦了!

  只有孫長嫣,含著手指,在大哥的懷抱中睡的格外香甜,啥事也不知道。

  在村子外的某些位置上,站著某些人,從那頭漂浮蟲怪進入村子,他們就在關注著。

  當光束沖天而起,這些人的眼中,都閃爍著興奮地光芒:終於要開啟了嗎?!

  沒有人看到,在漆黑的夜裡,隨著那一道光柱,有一團什麼東西被噴出了焚丘。

  噗的一聲落在一片山坡上,好像一團漆黑的油脂,它努力掙扎,想要「站」起來,可是不斷的倒下,一路翻滾滑動,所過之處草木一片枯黃,都被吸乾了生機。

  它在山腳停了下來,表面上不斷地顯化出一張張各異的面孔,有人有妖獸有蟲豸……

  這些面孔想要逃出去,前一個被後一個吞噬,最終變成了七張面孔,各自占據一部分。

  它們各自朝著一個方向逃竄,可是最終又被漆黑之物一起拉扯回來。忽然,它們一起看到不遠處,有一株葫蘆藤,上面結了七個小葫蘆。

  ……

  村子裡很多人後半夜都沒睡好,但是焚丘在那一道光束之後,重新歸於寧靜,一直到天亮,再也沒有什麼發生。

  孫長鳴一大早起來,直奔村口。

  雲念影見到他第一句話就是:「從來沒有空腹修煉這一說。」

  孫長鳴「憨厚」一笑,撓了撓頭:「屬下不懂,所以才來向大人請教呀。」

  他盯著雲念影手裡的一隻食盒使勁看,雲念影帶著幾分嬌嗔的翻了個白眼,將食盒丟給他:「先吃吧。」

  孫長鳴狼吞虎咽,雲念影看著,臉上不知不覺浮現一絲笑意。

  你小子,昨夜的表演太拙劣啊喂,你那麼強大的異文,令牌傳音三兩次,靈氣就耗盡了?

  可雖然知道這傢伙是打定主意蹭飯,雲念影還是心軟給他留了一口。

  孫長鳴吃著,雲念影擺起了教書先生的派頭,背著手來回踱步——她最近越來越喜歡這個姿勢,雙手置於身後,可以跟身前沉甸甸的重量形成一種平衡。

  「天下八荒,修士分為九個大境界。」

  「但是自從瀛壺、岱嶠、蓬桑三荒隱匿於虛無之後,天晷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第六大境之上,已經寥寥無幾。」

  「這世間絕大部分修士,終其一生都卡在了第一大境,這一境稱為靈身,分為六個層次……」

  「分別為:靈氣、靈脈、靈穴、異文、應物、弄寶。」

  「第二大境名為燃照,也分為六個層次……」

  孫長鳴聽著,暗中對照自身:自己已經顯化出了應物,至少是第一大境,第五層了。

  不過這第六層次「弄寶」是什麼意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