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藍田縣的糧食紅線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糧價的穩固,比其他副食品的穩固更加具有決定性意義,因為只要糧價穩固了,百姓們只要能吃上飯,那麼在這個時代的統治基礎就是穩固的的,因為其他政權還滿足不了其統治百姓的溫飽問題,正因為如此,糧食才是大明這場博弈的重中之重。

  進了糧店,糧店的五六個個壯小伙子正在往一個巨大的糧囤里倒玉米粒呢,今天藍田的玉米再次高產,因此藍田糧食店的主要經營產品還是玉米。

  一個木頭做的巨大的糧囤里全是玉米,糧囤其實就是一個木頭的柵欄圍成的,外面裹了一層布,用來防止糧食露出來。

  糧店內主要經營幾種主糧,其中最多的是玉米,其次是小麥,還有少量的大米,土豆與紅薯糧食店不經營,因為不是很好儲存,這兩樣一般在蔬菜店裡多。

  玉米作為最為暢銷的糧食,糧店裡一共囤了五大糧囤,大米和小麥這都是細糧精貴的的很,一般都是家裡來客人了,或者想要改善伙食了,才會買些吃,一般條件的家庭根本達不到頓頓吃細糧的生活標準。

  「呦,客官您來了,您看你來點什麼。」

  這時糧店掌柜的走出來,笑呵呵的看著李朝生,李朝生看了看糧店掌柜的道:「今天玉米什麼價?」

  糧店掌柜的笑呵呵的說道:「八文一斤。」

  李朝生聽了這話點點頭,這個價格是他規定的,玉米價格不可以超過十文,這是李朝生在藍田糧食會議上提出來的糧食第一政策,也是李朝生給麾下政治部門,農業部,商業部定下的死規定。

  這些年由於藍田的經濟飛速發展,種地明顯獲利不多了,農業部那些傢伙眼紅藍田這波紅利,就想把農用田改種經濟作物。

  這樣絕對比種玉米賺錢的多,於是農業部就把這一想法提交給了李朝生,李朝生看了之後,就召開了這場會議,會議的主題是藍田糧食安全會議。

  李朝生在會議上大發雷霆,怒斥這群混蛋都鑽進錢眼裡了,罵的這些藍田書院畢業的學生一句話不敢說,最後李朝生提出:「你們想要如何折騰,如何發展我不管,但是我就一個要求,藍田的主糧玉米的價格永遠不能超過十文錢一斤,要是超過了這個價格,多一文,你們就給我集體辭職,超過三文下大獄,超過十文,全體提頭來見。」

  第二,藍田的糧店必須隨時可以買到糧食,如果斷供,罪名同上。

  李朝生這條政策定完之後,基本就給藍田劃分了一條紅線,玉米一定要夠全縣百姓吃的,同時價格不能太高,這條紅線也被藍田政府內部稱為糧食紅線。

  為何玉米價格要定十文錢一斤呢?

  這是有原因的,現在藍田最低層的百姓,當然要拋出農戶,因為農戶他們自己就種玉米,他們不會缺糧食,缺糧食的是住在城裡的脫產戶。

  這些脫產戶最底層的就是給各大商號當夥計的這批人,這批人一天的工錢是五十文,李朝生的想法是,按照這些人的最低生活標準,一家有五口人的話,他一個人也要能養活這一家五口,說白了,李朝生不允許自己治下有一個百姓是餓死的。

  當然了這一家五口不可能只指著一個人吃,這一家五口最少也要有兩三個勞動力吧,畢竟藍田女工也能找到工作,藍田的刺繡,紡織,甚至一些飯館都在研究可否僱傭一些女人當夥計。

  當然了後一個還是被拒絕了,因為社會沒有發展到那個層次,所以這個是不被接受的,等藍田再發展發展,女人拋頭露面也不算什麼大事。

  當然這需要一個過程,藍田人已經適應女人去工廠工作了,甚至適應商業街可以有女人經商了,這一點點潛移默化,慢慢的女人就可以獲得較為公平的工作機會,不過這任重而道遠,就算李朝生是縣尊,在藍田有特權也不能干預這些事情。

  糧食紅線是保證百姓基本生活的保障,一個最為艱苦的剛從流民變為普通藍田無田百姓,也能通過自己的工作,獲取食物,甚至可以養活一家五口。

  當然在李朝生的智囊團的計算下,藍田的大體情況是,一家平均兩個勞動力,一天收入可以達到一百文左右。

  而一家五口,一天大約三四斤玉米面就能吃飽,外加買點蔬菜,也就是說一天一般的工資就可以吃的很好,剩下的一半,是存款。

  李朝生聽了政治部這個預算道:百姓的日子還是苦啊,還要儘可能的讓百姓多賺點。

  李朝生的考慮是分兩方面的,第一是李朝生希望自己治下百姓富裕一些,不要一個個面黃肌瘦的,不要讓孩子一個個都營養不良,只有過年那一天可以吃一塊大肥肉。

  不要讓年輕的小伙子因為彩禮而娶不上自己心愛的姑娘,藍田百姓花銷不大,基本都花費在吃上了,李朝生希望吃占據的比例可以縮減到百姓日常開支的三分之一,讓他們有更多的錢,讓他們更富足。

  這可能就是歷代帝王都希望乾的一件事,藏富於民。

  其次只有百姓的手裡有錢了,藍田的商業才能發展起來,錢對於一個政體來說並不是很重要,藍田倉庫里要是堆滿了金山銀山,那就是一堆重金屬。

  可是發到百姓的手裡,這東西就叫錢了,因為這東西可以驅使百姓勞動,財富是什麼,財富就是百姓的勞動成果,若是人們都不勞動,都不工作,不發展,那麼就不會產生錢,錢的本質是人們的勞動成果的交換。

  以前的以物易物,那時候沒有錢的感念,可是你能說那些人手裡就一點沒有財富嗎?

  然後百姓的錢變成了貝殼,貝殼的價值代表什麼,代表稀少,可以換算,這就是錢的意義。

  因為我拿一隻羊換你倆蘋果,你找不開啊,這怎麼辦,把蘋果樹給我?

  所以找一個東西進行換算,這個東西可以是石頭,可以是貝殼,可是是金屬,甚至可以是紙,其實目的就是為了換算,只要方便換算,大傢伙都認可,什麼都行。

  所以政府的一個重要職責就讓錢流通起來,因為只有有了錢,才能刺激百姓消費,老百姓都花錢了,商業經濟自然就節節高了。

  這也是為什麼一遇到經濟危機,或者其他一些變故,政府總會來個『大放水』之類的政策來刺激經濟復甦的原因。

  而李朝生也在這麼做,糧食是藍田重要的戰略物資,如果他把大量的糧食運到藍田之外,絕對可以發一筆橫財,而李朝生卻把大量的糧食留在了藍田本土,第一保證本土百姓糧食安全,第二就是把糧價打下去,讓老百姓手裡有閒錢。

  老百姓手裡有閒錢了,會幹什麼?

  首先吃點好的,那麼藍田的餐飲業就發展起來了,其次買點好衣服,穿點好的,這樣可以幫助藍田紡織業快速發展。

  吃好,穿好,緊跟著是什麼了?

  住點好房子,可以發展藍田的建築業,最後就是需要娛樂了,這樣藍田的演藝界以及旅遊業都可以得到極大的發展。

  這些行業發展起來,就可以帶動周邊救濟,這樣一步步發展,藍田的繁榮指日可待。

  藍田的繁榮代表著藍田稅收會非常的多,稅收多了,不管是民生,軍事,教育,醫療,各種惠民政策也都會一一出台,如此就是一個良性循環。

  藍田在一步步變好,而外面的大明在一步步潰爛,此消彼長,用不了多久,藍田才是天下正統,大明就會被百姓拋棄,沒辦法,誰不想過好日子呢?

  這就是李朝生的行政策略,地盤不是打下來的,而是百姓求著自己接受的,軍隊是幹什麼的?軍隊是用來保護這些求助自己百姓的。

  隨著求助自己的人越來越多,那自己的地盤就越來越大,軍隊越來越多,等天下百姓都需要李朝生幫助他們治理的時候,那麼李朝生就是天下共主。

  李朝生從來沒想著要造反,造反那是給沒有技術含量的人用的,比如李自成,張獻忠,這些流寇也就適合做點糙活。

  而李朝生,那是做細活的人,做的是人心。

  固國不以山河之險,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這不是一句空口號,而是李朝生真的想要做的事情。

  只有做到這一點,李朝生才能做到天下歸心。

  關心民生這是李朝生的一項重要的功課,因為李朝生可以從中看到自己治下百姓真實的生活。

  李朝生看著這兩人多高的糧囤對掌柜的道:「給我來兩斗吧。」

  斗還是這個時代的標準計量單位,雖然李朝生發布了斤這一計量單位,但是老百姓還是喜歡用斗,因此糧店的斗都是經過標準稱量的。

  一斗裡面能稱十斤玉米。

  這時夥計聽了這話立刻爬梯子上了糧囤,拿出一個四四方方的木頭盒子,盛了滿滿一斗,緊跟著用刮板刮平了上面一層玉米粒。

  盛了兩斗下來,緊跟著掌柜的看著李朝生道:「客官用給您稱一下重嗎,咱們這一斗是十斤,當然有時候會有點出入。」

  李朝生聽了這話道:「那稱一下吧。」

  掌柜的見狀揮了揮手讓夥計去拿口袋,平時百姓們是不稱重量的,因為他們就認斗,一斗玉米八十文他們是認頭的,所以他們就按照一斗玉米八十文這什麼算。

  當然也有一些新派書生,比如藍田書院的,這些學生來買糧食,都喜歡用斤,這是藍田書院交過的。

  李朝生一直想要重新統一度量衡,把以前用的升斗石,全部取消,統一為斤,公斤,以及噸這種統一單位。

  可惜老百姓不習慣,沒辦法只能從藍田書院開始教,從藍田小學堂開始普及,李朝生相信只要這批孩子長大了,慢慢的度量衡肯定會再次統一的。

  夥計很快把一口袋兩斗玉米拿出來,緊跟著拿出秤給李朝生稱了一下,二十斤多一兩,掌柜的見狀吩咐夥計把這一兩玉米抓出來。

  要是不稱,掌柜的就給你了,可是稱了,這一兩就不能多,否則這就是國有資產流逝,這是商業部下達的命令。

  李朝生見狀點點頭,對於這個命令,李朝生是同意的,讓利於民是有限度的,如果政府不計成本的讓利於民,政府就會遭受到危機。

  但是現在百姓們的日子確實苦,李朝生也想救濟他們,所以才會有了你稱就把多的拿出來,不稱就算了。

  這是一個漏洞,李朝生知道,商業部知道,糧鋪也知道,大家都知道,因此互相監督,防止事情惡化,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而且上面也在改,統一度量衡的意義,這就是很重要的一方面。

  因為升斗這些測量體積的工具,誤差是很大的沒有斤這種直接稱重的方便。

  李朝生的一系列操作,把跟在他身後的『馬公子』看傻了,她不懂李朝生的操作,不明白李朝生這麼做背後的深意是什麼,不過,她總感覺李朝生有一種不明覺厲,每一步都很深奧的感覺。

  這個男人怎麼不像是普通的世家子,反倒像是一個濟世之才,而且長得還不賴,那藍田縣尊李朝生能有他這般就好了,唉~

  想著竟然有些入了神,李朝生在糧店把糧價詢問差不多了,心中很是滿意,自己的政策手下沒有陽奉陰違,這就是一個很好的預兆。

  這代表李朝生的領導班子還是純潔的,高效的,只有純潔高效的領導班子,做起事來才能所向披靡。

  有人說打仗是打國力,這句話沒錯,可更是再打領導班子,由於各種利益糾葛,一個很好的政策可能觸犯了某個利益集團的利益就不能執行。

  比如崇禎與他的文成武將,比如李自成跟手下的一干擁兵自重的土匪頭子。

  如果要對政策執行排個序,藍田第一,政策執行接近百分之百,韃子第二政策執行率能達到百分之七八十,流寇第三,可以達到百分之四五十,大明,呵,不提也罷,崇禎的命令除了極少數忠臣,其餘的能出BJ城,算他厲害。

  這也是為何藍田小,卻能與天下群雄並肩的道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