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魏春,鬼神之力,覺醒蛟龍之力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皇宮。

  御書房。

  一個身穿蟒袍腰系鸞帶的中年文士靜靜的站在門前。

  他面白無須,相貌儒雅。

  正是名聞天下的宦官魏春,掌管斬妖司和都察院。

  片刻,老太監從御書房裡走出。

  「魏公,陛下召見。」

  魏春點點頭,隨即整理了一下衣衫,走了進去。

  「微臣參見陛下。」

  魏春抱拳躬身行禮。

  「免了。」

  朱玄說道,「坐下說話。」

  「謝陛下。」

  魏春道。

  隨即在一邊早已準備的椅子上坐下。

  「查的怎麼樣了?」

  朱玄問道。

  魏春看了一眼左右。

  朱玄道:「你們都退下。」

  掌燈的小太監和傳喚的老太監紛紛退下,並輕輕關上了門。

  直到腳步聲遠去,魏春這才臉色肅然的說道:「回陛下。臣在京都布下天羅地網,如果沒有特殊的能力,那妖女應該還在京都,不可能離開。」

  朱玄微微點頭。

  魏春繼續說道:「另外,看守大牢的禁衛軍共七十二人,臣挨個訊問,測謊儀也動用了,卻沒有一個知道妖女是如何離開大牢的。

  這種情況一般來說只有兩個解釋。

  一是這些人真的不知道;

  二是這些人的意志力非常強大,強大到可以抵擋測謊儀的地步。

  但這種可能性極小。

  測謊儀已經開啟到最強,就連微臣的神魂都難以承受。」

  朱玄神色平靜。

  停頓了一下,魏春看了一眼朱玄,隨後繼續說道:「所以,臣以為還有第三種可能,那就是,有人篡改了這些人的記憶。」

  篡改記憶!

  朱玄的臉色終於不再平靜。

  臉色嚴肅,凝視著魏春,道:「以你的實力,你能做到篡改別人的記憶?」

  魏春神色淡定,搖搖頭道:「臣雖然是武皇,但臣卻做不到篡改別人的記憶。」

  此話若是被別人聽去了,必定震驚不已。

  平日裡溫文爾雅的大宦官魏春,竟然是一位實力強大的武皇。

  武皇,在整個大明皇朝都只屬於頂尖的那一小撮人。

  天下的各大門派,據說修為最高的也不過為封王境,而封王境之上才是武皇。

  朱玄冷哼,「以你武皇的實力都無法篡改別人的記憶,你認為這天下誰還能輕易的篡改別人記憶,且修改這麼多人的記憶?」

  面對皇帝的質問,魏春面色不變,抱拳緩緩說道:「我知道此事聽起來有些荒謬,但如果有修煉鬼神之力的大修士出手,這種事也不是不可能發生。

  而且,篡改記憶根本不需要篡改這麼多人的記憶,也許只需要篡改一兩個人的記憶即可。」

  朱玄神色一動,「說來聽聽。」

  「是,陛下。」魏春繼續說道:「根據微臣獲得的口供,他們均在丑時三刻左右得到禁衛軍統領的短暫傳喚,而且……」

  「而且什麼?」

  朱玄問道。

  「而且他們都提到了陛下曾前來視察。」魏春凝視著皇帝的眼睛,平靜的說道。

  朱玄微眯著眼睛看向魏春,「你懷疑朕?」

  魏春搖搖頭,說道:「陛下息怒,臣只是就事論事,沒有要懷疑陛下的意思。陛下視察監牢再正常不過。」

  朱玄輕哼了一聲,沒有駁斥,也沒有發表任何意見,淡淡的說道:「繼續說。」

  「是,陛下。」魏春抱拳道,「如果單從短暫的被禁衛軍統領傳喚這件事來說,禁衛軍統領于思成有重大嫌疑。

  雖然沒有確切的證據表明他進入大牢,但這並不能擺脫他的嫌疑。

  陛下您是知道的,要想從外部進入大牢救人,至少要通過三道門。

  第一道門的鑰匙在禁衛軍的手裡,第二道門的鑰匙在刑部,第三道門的鑰匙在當值牢衛的手裡。

  但自始至終,刑部的人並未出現,在這前後數天也從未進入過大牢,而且鑰匙也沒丟失,依然被保管在刑部。」

  「那麼第二道門是如何打開的?」

  朱玄問道。

  魏春道:「三道門全部是玄鐵鎖,玄鐵鎖堅硬無比,上面有符文覆蓋,想要憑藉蠻力扭斷,至少是武皇的實力。

  但是一旦強行破壞,不但要面對無數強弩箭雨射擊,而且整個大牢就會報警。

  但當晚並沒有報警。

  而玄鐵鎖乃是天機閣出品,就算是頂尖的開鎖高手也無法解開,沒有鑰匙上的隱藏符文,根本解不開玄鐵鎖。

  所以,打開玄鐵鎖的肯定是配套的鑰匙,這一點基本上無可置疑。」

  魏春接著說道:「臣查詢到,四天前的夜裡,四皇子曾出現在刑部,後離開,而在這期間,曾出現在貞德苑,之後有人見到于思成從貞德苑離開。」

  事實上,若非此事涉及到四皇子,魏春也沒必要向朱玄解釋這麼多。

  「小四?」

  朱玄微微皺眉。

  他沒有懷疑魏春的話,對這位,他一向給予極大的信任。

  可以說,魏春是他為數不多的幾個可信任的人之一。

  魏春的意思很明顯,就是四皇子進入刑部,拿走了鑰匙,然後交給了于思成,是于思成打開了大牢。

  「那麼江楠呢,江楠是如何進入大牢的?」

  朱玄問出了事情的關鍵。

  皇宮大牢與勇親王府一個在皇宮東面,一個在皇城西面。

  兩者之間相隔甚遠。

  那麼,于思成是如何避開巡邏,和避開皇城大門守衛,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高手眾多的勇親王府,將江楠悄無聲息的擄走?

  並且將這麼一個大活人帶著安全的返回,將其帶到皇宮大牢的?

  竟然直到人在皇宮大牢里被發現,勇親王府的人竟然都沒有察覺。

  而且這麼做的意義到底是想要嫁禍,還是想要救走妖域聖女?

  其目的何在?

  「此事臣正在查。」

  魏春抱拳道。

  「嗯。」朱玄點點頭,隨即面無表情的問道:「你繼續說這篡改記憶,這是怎麼回事?」

  魏春道:「在丑初(夜裡一點)換防時,這個時候會有一個短暫的間隙,這個間隙就是身為禁衛軍統領會做一番檢查,于思成完全可以乘著這個時間點將人換出。

  雖然這個時間極短,可能性不大。

  但在有高手的情況下,只要速度夠快,這一切就變得有可能了。

  假設有修煉鬼神之力的強大修士修改記憶,那麼他只需要修改兩個人的記憶,一個是四皇子,一個是于思成。

  只要將他們二人的記憶修改,那麼這一切便可以讓人無從查起,成為懸案。

  除了這個解釋,微臣暫時還想不到其他的解釋。」

  鬼神之力……已經有幾十年沒出現了,難道現在又出現了嗎?

  傳言當年擁有強大鬼神之力的他們自稱為神仆。

  想到有可能死灰復燃的神仆,朱玄目光冷然,沉思了片刻,說道:「你的意思是小四有可能被篡改了記憶?」

  「臣現在也只是在懷疑,還不能武斷的下結論。」

  魏春抱拳說道。

  朱玄目光陰沉。

  如果是小四將此事嫁禍給江家,實際上也沒有太多的意義,畢竟勇親王一家一向中立,從不站隊,嫁禍給他們,對於皇子其實並不能獲得實質性的好處。

  與其如此,還不如給自己的政敵豎立一些麻煩來的實惠。

  這一點,當年也是皇子的皇帝自然是門清。

  事實上,丟了一個人質事小,但因為這件事而讓大明皇朝內部引發一系列問題才是大事。

  哪怕是自己的兒子,如果通敵,照樣是死罪。

  「此事必須儘快查清楚,無論涉及到誰,都不得姑息!」

  朱玄語氣稍冷。

  「是,陛下。」

  魏春道。

  「皇陵那邊怎麼樣了?」

  朱玄問。

  「再有三個月,星台就能建造成功。」魏春道。

  朱玄點頭,「近來皇城高手眾多,人心浮動,你要加強這方面的巡察。

  另外,聽說有些大臣最近和一些宗門的人有來往,這點你要多留心一點。事情在忙,百官的監察也不能鬆懈。」

  「此乃微臣份內之事,請陛下放心。」

  魏春抱拳,認真的說道。

  「嗯。」朱玄點點頭,隨即狀似有些隨意的說道:「對了,再有一個月,眾妙門的那個女人就會再次過來,你替朕給擋回去吧,朕不想見她。」

  眾妙門,眾妙之門……魏春眉頭一挑,微笑說道:「陛下,這麼長時間了,那女人您還沒搞定?」

  朱玄臉色一冷,「不該問的別問!」

  被皇帝訓斥,魏春沒有想像中的惶恐,反而輕笑了一聲。

  沒搞定,難道是本錢不夠麼……按說不應該啊,皇帝修煉的《帝龍玄功》,在這方面的能力應該極強才是。

  又或者是被啪怕了?

  不怕「我要」,就怕「我還要……」而且還是回聲的那種:「…要,要,要……」

  呵呵,眾妙之門……妙不可言啊。

  據說突破武皇境界,就可以斷體重生了……魏春心中有些期待,嘴角的一抹弧度有些放大。

  聽到魏春輕笑出聲,朱玄眼睛一瞪,「你笑什麼?很好笑麼?」

  魏春立刻收斂笑容,說道:「臣不是笑話陛下,而是笑那眾妙門的女人不識好歹。」

  隨即冷笑道:「這都多少年了,這女人還這麼執迷不悟,死纏爛打,要不是陛下仁慈,豈容她如此荒唐無禮,觸犯天顏。」

  朱玄瞥了他一眼,冷哼了一聲,道:「哼,希望你說的和你想的一樣。」

  他們雖是君臣,但有時候卻又不僅僅是君臣關係這麼簡單。

  「好了,你退下吧。」

  朱玄擺擺手,直接將他趕走。

  「是,微臣告退。」

  魏春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隨後抱拳行禮,退了出去。

  ……

  第二天。

  一大早,江楠就醒了。

  簡單洗漱了一下,便開始修煉。

  他練得是刀法。

  從基礎刀法練起,然後便是《無影刀法》,但目前他只能修煉一刀斬,距離十刀斬還有很遠的一個距離。

  修煉了一個時辰後,洗了一把澡,便去吃早餐。

  隨後在書房讀了一會兒書,這才乘著馬車前往斬妖司上班。

  斬妖司。

  「什麼,你要求多殺妖?」

  點完卯的石文浩驚訝的問道。

  別的刑者躲還來不及,他倒好,竟然主動要求加餐。

  「為何?」

  石文浩目光灼灼的看著江楠。

  江楠目光平靜,神色卻肅然,抱拳說道:「承蒙陛下開恩,免我死罪,我理當以更好的表現來回報陛下,我希望陛下看到,江家兒郎從不是懦弱之輩!」

  看著眼前這位帥氣陽光的少年,說話時溫和儒雅,但語氣里卻又不失血性,石文浩頓時肅然起敬。

  「要求多殺妖我原則上同意,我知道你身體特殊,昨日殺妖竟然沒有前往去煞台。但我並不能讓你隨意殺妖,作為黃部主事,我必須要保證你的安全。」

  石文浩說道。

  其他的刑者聞言,心頭有些黯然。

  這就是人與人的不同。

  同樣是刑者,但待遇差別卻十分大。

  當然,他們也知道與江楠不能比。

  眼前的這位玉樹臨風,帥到讓人嫉妒的少年,看起來和他們一樣是刑者,但人家無論怎麼說都是勇親王的獨生子,鎮北大將軍的孫子。

  哪怕被皇帝貶為庶民,也不是他們這些人所能比擬的。

  地位差距太大了。

  「多謝石主事,我心裡有數,還請給江某一個機會。」

  江楠抱拳道。

  石文浩目光凝視著江楠。

  忽然,他眼神一亮。

  直到這時,他才注意到江楠身上的氣息有些不一樣。

  「你突破了?」

  「嗯,僥倖有所突破。」

  江楠點頭。

  「好!」石文浩點頭,「既然你突破到了通脈境,本身的實力已經比鍛體境要強大很多,倒也可以增加一些妖獸。」

  「這樣吧,你今天去丁字十一號和十二號,裡面一共十頭妖,你的基本任務是五頭,多餘的你酌情宰殺。」

  既然江楠申請,他自然不會不給江楠這個面子。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江楠現在雖然是庶民,但他依然是勇親王的獨子,鎮北大將軍的孫子。

  若是真的將他當成普通人,那就大錯特錯了。

  「多謝石主事。」

  江楠感激道。

  隨即走進更衣室,換了衣服,迅速向著地牢走去。

  那速度,絕對是一個表現超級好的工作狂。

  石文浩看著江楠的背影,感嘆道:「果然是將門無犬子啊!」

  看向其他慢慢吞吞的刑者,頓時眉頭一皺。

  這些人的工作熱情和江楠一比,簡直就是一天一地。

  同樣都是人,差距怎麼這麼大呢?

  人家是勇親王的嫡長子,但人家卻還這麼努力。

  再看這些人一個個懶懶散散的,恨不得直接躺平。

  哼~爛泥扶不上牆!

  石文浩心中冷哼,隨即喝道:「你們一個個都別磨蹭,都給我快點。」

  已經從更衣房離開的刑者,見主管發火,連忙應道:「是!」

  隨即迅速魚貫進入地牢。

  丁字十一號地牢中。

  有了第一天的宰殺經驗,江楠輕車熟路的宰殺分解了一頭又一頭妖獸。

  當殺了三頭妖獸後,三色樹空間裡的淡紅色樹葉長到了九片。

  然後,在枝條上結出一個小小的果實,只有小指甲大小。

  結果了!

  江楠心中一喜。

  繼續殺妖……

  當殺到了第七頭時,在枝條上終於結出一枚紅彤彤的果實,如同山楂一樣大小。

  但是表皮光滑明亮,宛如大櫻桃一樣。

  江楠伸手觸摸,卻一下子就掉了下來。

  現實中,江楠眼前一花,出現一枚圓圓的淡紅色果實。

  這果實竟然可以出現在現實當中!

  江楠心中一動。

  隨即張口將其吞了下去。

  果實入口即化,一股龐大的能量湧入身體。

  江楠福至心靈,運轉《祖龍開天勁》。

  轟——

  體內一個穴竅出現,裡面有一顆粒子甦醒,化為一條蛟龍。

  蛟龍仰天咆哮,一股巨力迅速從江楠體內迸發而出。

  江楠雙拳一握,心中一震,雙眸明亮。

  「一萬斤巨力!」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