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邀請,蒼穹魔臉,二十萬斤巨力,公門來人(大章,求推薦)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鳳凰商會。」

  周青如實說道。

  鳳凰商會?

  江楠一愣。

  他想到過幾個人。

  那幾人都是京都的商賈之士。

  以前那幾人看中他的地位一直想要巴結他,他都沒理會。

  如今趁著他落勢的時候巴結他,也不是不可能。

  用前世的話來說,這叫風投。

  但他還真沒想到會是鳳凰商會。

  畢竟他剛剛從鳳凰商會賺到了不少錢。

  連帶著爺爺江天行的錢,在鳳凰商會賺了有大幾百萬兩銀子。

  他走到「白龍駒」面前,上下打量著這頭高大英俊的千里良駒。

  卻見這頭「白龍駒」高昂著頭,眼神里透露著高傲與不屑。

  母的?

  江楠一愣,隨即走到一側看向它的後面。

  「白龍駒」大怒,秀麗的大眼睛瞪得滾圓,鬃毛豎起,毛髮順滑的尾巴死死地蓋住後面。

  同時想要對江楠來個側踢。

  但江楠什麼都沒做,只是冷哼了一聲,一絲煞氣透體而出。

  他在地牢里殺了何止上百頭妖獸。

  無論是那一頭都比這匹「白龍駒」強太多了。

  身上積累的煞氣若是爆發出來,恐怕當場就能讓這頭強悍的「白龍駒」給嚇尿。

  一絲煞氣出現後,「白龍駒」嚇了一大跳,頓時老實的將高高昂起的頭顱低下來。

  鬃毛耷拉在長長的脖子上,大眼睛可憐巴巴的瞟著江楠。

  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的,口中發出不安的「嗚嗚」聲。

  它的臀兒有些顫抖,但是它的尾巴還是沒翹起來,堅持在遮著它最後的羞澀。

  江楠也不在意,尾巴不翹,他也看得出這個是母的。

  不再理會這個傲嬌的母馬。

  走到略顯豪華的車廂前,上下打量了一下。

  與他以前那簡單豎著幾塊板的車廂不同。

  這車廂上無論是立柱,還是車窗都雕刻著精美的雲紋浮雕。

  漆面也是光彩照人。

  「馬車是在鳳凰商會買的?」

  江楠隨口說道。

  「是的,少爺。」周青回答。

  江楠頭也不回的問道:「花了多少錢?」

  周青猶豫了一下,但最終還是說道:「……三十兩。」

  這麼豪華的馬車就三十兩!

  江楠無語。

  這跟不要錢有什麼區別?

  相當於,這包含有「白龍駒」的馬車,就是白送的。

  江楠嘆了口氣,轉過臉看著周青,問道:「他們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周青眼睛一亮,「少爺您真是神機妙算,您怎麼知道有話要帶給您?」

  「……」江楠無語的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一萬多兩銀子的全套豪華馬車以三十兩銀子賣給你,傻子都看得出來他們有目的。」

  隨即不耐煩的說道:「說吧,他們有什麼話要讓你們帶給我。」

  周青連忙說道:「鳳凰商會的副會長苗美鳳,請你有時間去見她一次。」

  苗美鳳……妙美縫?

  江楠搖搖頭,這名字起的真是——絕了。

  見江楠搖頭,周青以為他不去,說道:「少爺,那苗會長長得非常好看……」

  江楠目光平靜的看著他。

  周青連忙說道:「呃,少爺如果不想去,我回頭就去給您回了她。」

  以少爺的顏值,這世上想要倒貼的女人,太多了。

  區區一個苗美鳳,根本入不了少爺的眼。

  他總覺得,那個妖嬈漂亮的女人恐怕就是饞少爺的身子。

  要不然怎麼會送這麼豪華的馬車給少爺,而且還送了一張厚實柔軟的皮毛墊子……

  江楠擺擺手,道:「不用,我有空會去的。」

  再怎麼說,收了人家這麼大一個禮,也應該去回拜一下。

  不過不是現在,他最近要將主要的精力都放在提升實力上。

  周府的慘案,周博禮和周耀宇的失蹤,以及魏春的凝重表現,都讓他有種迫切提升實力的感覺。

  「走吧。」

  江楠上了馬車,說道。

  「是。」

  周青手握在腰間的刀柄上,跟在馬車旁邊。

  李澤照例坐在前面,一揮鞭子。

  「駕。」

  高大俊秀的「白龍駒」打了一個響鼻。

  稍許轉了一下頭。

  見江楠已經上車。

  秀麗的大眼睛眨了眨。

  隨後漫不經心的抬起它那高傲的頭顱。

  昂首闊步,跨著巨大的步伐,拉著豪華馬車,不疾不徐的向著翠竹居而去。

  尾巴上蓬鬆順滑的長毛來回晃蕩,猶如少女歡悅跳躍時的馬尾辮。

  ……

  夜色降臨。

  吃了晚飯,江楠回到書房。

  他今天很高興,在宰殺了四十八頭妖獸後,三色樹又多了五枚淡紅色果實。

  「如果每天都宰殺這麼多……不,或者更多就好了。」

  江楠貪心不足的想道。

  按照以往的規則,一枚氣血果就可以覺醒一條蛟龍。

  加上魏春贈送的龍血丹,江楠有把握至少再次增加十條蛟龍。

  到時候就能再次增加十萬斤力量!

  他沒有立刻修煉,而是走到書房中間的茶几旁,坐了下來。

  提起茶壺給已經燙好的茶杯里倒了一杯茶。

  茶剛泡好沒多久,溫度適宜,顯然是李澤在掐著點給他泡好的茶。

  平日裡也是這個習慣,吃完飯之後,就會進書房喝茶。

  「讓一個大小伙子每天忙上忙下的做家務,倒也難為他了……」

  江楠尋思著是不是明天讓爺爺那邊安排個丫鬟和廚娘過來。

  省的這個傢伙每天屁顛顛的忙不過來。

  有時候還得周青這個護衛搭把手。

  比如給翠竹居的院子打掃衛生。

  之前勇親王府的廚娘、丫鬟也不是不能用。

  但她們的戶籍屬於勇親王府。

  而他卻是被剝奪了世子之位,更是被貶為庶民,已經與勇親王府無關。

  用了勇親王府的丫鬟和廚娘,就有藐視皇權的嫌疑。

  雖然都是自己家的,但鬼知道那些朝堂上閒的沒事幹的政客們,會不會拿這個在皇帝面前說些什麼。

  所以,為了避免麻煩,他儘量去避免這些。

  同時也需要儘量低調。

  江天行那邊也只是從爺爺關心孫子的角度出發,給他安排了最低的「三人組合配置」:一個護衛,一個僕人,一個丫鬟。

  端起茶杯,剛要喝。

  就在這時,他突然間感覺到一股邪惡的力量降臨。

  渾身汗毛豎起。

  猛地抬頭向外看去。

  就見外面的天空忽然烏雲翻滾,隱隱有嘶吼咆哮之聲。

  整個京都都驚動了。

  江楠急忙放下茶杯,來到外面。

  就見城南的天空上有一張巨大的臉,幾乎撐滿整個天空。

  那巨臉上黑氣翻滾,一對巨大的眼睛爆發出兩道紅光。

  形成兩道巨大的光柱在天地間來回掃視。

  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又似乎像神祗一般在巡視著這一方天地。

  「妖孽!」

  皇城裡突然一聲爆喝,響徹天地。

  一個老者的虛影出現在空中。

  卻是一位大儒出手了。

  一道巨大的浩然正氣直衝魔臉。

  轟隆~

  一聲巨響。

  大地在猛烈的顫動。

  就連江楠都明顯的感覺到了腳下有劇烈的震感。

  不知是因為浩然正氣的攻擊,還是因為其他什麼緣故,伴隨著那一聲巨響,遮天蔽日的恐怖魔臉頃刻間化為青煙消失。

  天地清明。

  江楠還是第一次看到大儒出手,深感震撼。

  對於所謂的浩然正氣,哪怕是前身也只是聽說而已,從未親眼所見。

  聽聞浩然正氣乃是讀書人讀聖賢書,心懷天下,久而久之練就的。

  浩然正氣一出,辟妖魔易、鬼神消亡。

  以往他以為這些都是杜撰的,以訛傳訛。

  今日他是真真切切的見識到了。

  一聲大喝,那恐怖的巨大魔臉竟然頃刻間煙消雲散。

  果然厲害!

  但是——

  剛剛那劇烈的震感是怎麼回事?

  在城南某個方向,似乎發生了劇烈的爆炸……

  魔臉和爆炸有沒有什麼必然的聯繫?

  亦或是……爆炸是因為魔物出世?

  江楠神色陰晴不定。

  一輪明月從東方升起,銀白光輝照耀整個京都皇城。

  雖是入夏,但銀白色的月光並不能給人帶來任何溫暖。

  相反卻有一股寒意在京都眾人心中滋生。

  一道道流光從京都飛向城外。

  江楠知道,那些都是絕頂強者。

  武者需要達到封王境,才能具備飛行的能力。

  宗師,只能短暫的滯空。

  現在出動封王強者,可見朝廷對於這件事極為重視。

  魔臉出現在京都,這件事可不尋常。

  「周府所有人成了乾屍,周博禮和周耀宇失蹤,魏公留下了黑暗狼族的破天爪,現在出現了遮蔽天空的魔臉,城南又發生了劇烈的爆炸……這些之間有沒有什麼關聯?」

  江楠目光越過夜色中黑暗而高聳的城牆看向城南方向蒼穹天空,心中思忖。

  他忽然有種風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

  片刻後,微微吐口氣,搖搖頭。

  神色平靜下來。

  這些事自有金天衛、巡天使他們去考慮。

  以他現在的實力和身份還不具備參與的資格。

  他只是個小小的地牢刑者而已。

  他所要做的就是儘快努力提升實力。

  任何時候,只有自身實力強大了,才能有機會保護自己。

  轉身回到書房,走到茶几旁坐下。

  端起茶杯慢飲。

  心緒漸漸平靜下來。

  放下茶杯,將其清洗了一下,將茶杯翻過來倒扣在茶盤中,便起身走了出去。

  夜色如水,月光將竹林照耀,在青石路上留下了一大片暗影。

  微風陣陣,暗影在地上搖動,仿佛張牙舞爪的魔鬼一般。

  江楠眸光平靜,踩著地上的暗影,大踏步向著臥室走去。

  修煉,他一直都在臥室。

  不過,他今日要在臥室後面的密室里修煉。

  吞服氣血果,沒有任何副作用。

  但是龍血丹卻是需要不斷的煉化雜質,這個過程比較長。

  他不希望在修煉的過程中被人打擾。

  走進臥室,打開側面牆壁上的機關,露出一道門。

  這道門表面是木質但裡面卻是厚重的三層鋼板。

  江楠走了進去。

  隨手將門關閉。

  密室中。

  地面是青色,這裡除了一個蒲團,其餘什麼都沒有。

  江楠盤膝坐在蒲團上,心神進入三色樹空間。

  此時,淡紅色樹枝上的氣血果有五枚。

  那灰色的樹枝上也結了一枚果實。

  而且已經成熟。

  江楠看著那灰色的果實,心中思忖:「這會是什麼作用?」

  他有一種現在就將其吞服的念頭。

  但他很快就克制住了。

  左右比較之後,他還是覺得在這個時候先吞服氣血果,增強力量更為重要些。

  沒有理由,就是這麼覺得。

  心念一動,將一枚氣血果摘取。

  吞服——運轉《祖龍開天勁》……

  轟~

  一顆蛟龍顆粒甦醒,一股雄渾的力量從體內升騰……

  一枚枚氣血果被吞服……

  力量不斷膨脹。

  終於,五枚氣血果全部吞服。

  覺醒五條蛟龍。

  至此,江楠已經覺醒了十九條蛟龍,力量超出了十九萬斤。

  感受著渾身磅礴的力量,他覺得哪怕是眼前有一座山,他也能一拳砸爆。

  當然,他也知道這是力量突然暴漲後產生的錯覺。

  平復了心緒之後,他沒有立刻吞服龍血丹,而是心神看向了那灰色的果實。

  指尖觸碰了一下,竟讓他有種靈魂清透的錯覺。

  江楠心神一動,便將其摘取下來。

  然後吞服……

  轟~

  江楠感覺大腦嗡的一下,似乎有種腦袋被撐開的錯覺。

  但隨之而來的便是全身心的舒爽。

  仿佛自己的靈魂得到了極大的升華。

  以至於他感覺可以對肉身以及力量有了更加精確的把握。

  甚至於他感覺悟性都得到了不小的提升。

  比如他對於《無影刀》的一些理解,現在更加深刻,也似乎更加容易。

  這果實是在補充靈魂力量?

  江楠目光閃爍。

  隨即嘴角掀起一抹笑意。

  「既然是在補充靈魂力量,那就叫你……魂果吧。」

  沒有立刻去練刀驗證這種結果。

  反正是與不是都已經存在,跑不掉。

  日後有的是時間去驗證。

  接下來便是煉化龍血丹。

  打開玉瓶,倒出一枚龍血丹,張口就吞服了下去。

  轟~

  龍血丹龐大的能量在體內炸開。

  但這股龐大的能量並不足以覺醒蛟龍顆粒。

  江楠沒有猶豫,再次吞服了一顆。

  兩顆龍血丹疊加的龐大能量足以將一般人的身體撐爆。

  也就是他這種強大的體質才能駕馭。

  這個時候,神魔體的霸道和強大就體現了出來。

  無論這些能量如何龐大,都被牢牢的束縛在體內。

  沒有任何遲疑,《祖龍開天勁》運轉……

  轟——

  又一條蛟龍覺醒。

  龐大的力量席捲全身。

  二十萬斤巨力!

  江楠不斷的運轉《祖龍開天勁》,讓剛覺醒的蛟龍吸收龍血丹剩餘的全部力量。

  隨後江楠便開始運轉《大日鎮獄經》,開始不斷的煉化丹藥雜質。

  修為到了通脈境巔峰,氣血運轉如長河滾滾,同時伴隨著熾熱的氣息。

  江楠不厭其煩,一遍又一遍的不斷煉化。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江楠睜開眼睛。

  如此長時間不間斷的煉化雜質,江楠稍許感覺到有些精神疲憊。

  「想不到魏公送的龍血丹的雜質竟然這麼多。」

  江楠暗暗搖頭。

  兩枚龍血丹的雜質,就算是他還不能內視,強大的靈魂也能模糊的感知到它們殘存在體內經脈中。

  是藥三分毒,所謂「毒」,就是暫時不能被體內吸收利用的雜質。

  若不能將這些雜質煉化掉。

  長期下去會堵塞經脈,或者對經脈造成不利的影響,危害武道根基。

  若非《大日鎮獄經》運轉時產生的熾熱能量對雜質有強大的煉化效果,他覺得換做普通的功法,還不知道要煉化到什麼時候。

  魏公送的龍血丹,雜質雖然有點多,但他也沒想過要放棄吞服。

  當然,不是現在。

  「或許,我應該考慮在突破到開元境之後再吞服龍血丹……」

  江楠忖道。

  突破到開元境後,體內產生真氣。

  以真氣煉化雜質,他覺得應該會比純粹的氣血煉化效果要更好。

  而且,根據功法信息,只有當體內產生真氣,《大日鎮獄經》才真正的顯化出它的真正威力來。

  前面的通脈境,連功法的入門都算不上。

  忖畢,江楠便不再煉化龍血丹。

  站起身,走了出去。

  打開密室大門後,江楠發現,外面的天色竟然微微亮了。

  也就是說,煉化兩枚龍血丹的雜質,用了整整一夜的時間。

  但不管是不是天亮,江楠還是覺得先睡一覺再說。

  養足精神才能做好事情。

  前世他也是這麼做的。

  他並不準備改變這個習慣。

  至少,現在不會。

  脫了衣服,倒頭就睡。

  一個時辰後。

  他醒了。

  不是自然醒,而是被外面的人吵醒的。

  江楠睜開眼睛,聽著外面的聲音。

  聽內容,似乎是要搜查。

  顯然是公門的人。

  來翠竹居搜查?

  要搜查什麼?

  在這些聲音當中,除了周青和李澤的聲音之外,他聽到還有好幾個人的聲音,其中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聲音清脆,感覺年紀不大,應該是個姑娘。

  江楠緩緩閉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然後長長的吐出——

  再次睜開眼睛。

  頓時神清氣爽,沒有一絲疲憊。

  下床。

  在臥室里清洗了一下臉,不急不躁的梳好頭,穿戴整齊,這才走了出去。

  聽到大門打開的聲音,外面的人頓時看了過來。

  只見一個丰神俊朗的白衣少年,氣定神閒的從屋裡走出。

  一個個頓時眼睛一亮。

  不愧為京都第一公子!

  無論是顏值,還是從容的氣度,都無可挑剔。

  眾人的腦海里只有一個詞:帥氣逼人!

  如果僅僅是這些,還不能讓這些捕快心生欽佩。

  那麼,昨日江楠與周庭宇在內城擂台生死一戰,徹底征服了所有人。

  以通脈境的修為,直接碾壓了踏入神藏境的周庭宇。

  並且以雷霆之勢將其一舉轟殺。

  現場有十數萬人觀看了這一幕。

  可以說,京都第一公子之名,絕對名不虛傳!

  江楠一雙清澈的星眸平靜的掃向在場的每一個人。

  七人,全部身穿府衙捕快服飾。

  最後,目光定格在一個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女子身上。

  女子瓜子臉,額頭光潔飽滿,杏眼峨眉,鼻直唇潤,使得面容整體看起來賞心悅目。

  身穿一身捕頭服飾,腰懸令牌。

  大長腿,腳蹬長皮靴。

  腰間的寬帶勒得比較緊,顯得腰身纖細,胸脯傲然聳立。

  江楠的目光在上面注視了一下。

  B~C之間。

  但……更偏向於C。

  他暗自點頭。

  這種尺寸是他喜歡的類型。

  這女人看起來大約二十三四歲,正是女人最美妙的年紀。

  將一頭秀髮紮成一個利索的馬尾辮,腰懸長刀,顯得幹練而又英姿颯爽。

  他在打量著著女子。

  女子也在打量著他。

  如此近距離觀看江楠,一雙美目忍不住閃過一絲驚艷。

  見江楠出現,李澤連忙小跑了過來。

  「少爺。」

  江楠收回目光,轉臉問道:「怎麼回事?」

  李澤神色凝重的說道:「少爺,昨晚城南小環山發生了大爆炸。

  就連附近的亂葬崗也在爆炸中毀滅了。

  現場形成了一個方圓七八里的大坑,深度達幾十丈。

  據說斬妖司的人在下面發現了一些東西。」

  ……

  ……

  PS:新的一周開始了,加油!

  請各位兄弟多多支持,後面的故事會更精彩~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