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伏魔拳套,摧枯拉朽,將計就計(大章)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就在江楠正準備暴退,離開客廳之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裡面傳出。

  「江公子,剛到家就走,你就是這麼招待客人的?」

  燕十三!

  江楠腦海中迅速閃過一個人的名字。

  是那位主持他和周庭宇的金牌裁判,也是楊會狀告他的主審官。

  沒想到竟然是他。

  江楠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隨即踏步而入。

  只見大廳之中正站著一個背對著他的男子。

  見江楠走進來,男子轉過身,一臉笑容。

  果然是燕雲風。

  「江楠見過燕大人。」

  江楠滿臉笑容,熱情的抱拳道。

  隨後對外面叫了一聲:「李澤,有貴客來了,奉茶。」

  「誒。」李澤迅速走進客廳。

  江楠伸手虛引,「燕大人,請坐。」

  燕雲風點點頭,在客位上坐了下來。

  江楠也坐下。

  李澤很快泡好茶,端了上來。

  「大人,請用茶。」

  「少爺。」

  將茶杯放在兩人面前桌上,退了幾步,將茶盤放好,然後退出了客廳。

  「大人,請。」

  江楠端起茶杯,客氣的說道。

  燕雲風微笑著點頭,端起茶杯。

  喝了一口,放下後,開門見山的說道:「這次來主要是大首領讓我來送東西的。」

  說著,便見手中光芒一閃,出現一對如同手鐲一樣的黑色圈圈。

  「斬妖司天工部出品,王品伏魔拳套,以妖王掌皮融合諸多稀有金屬煉製,以真氣激發。」

  說著,燕雲風的眼神里閃過一絲羨慕。

  一隻王品伏魔拳套,就價值數百萬兩銀子,而這是一對。

  幾乎絕大多數的金天衛都買不起。

  除非突破到封王,成為巡天使,使用功勳才可兌換。

  隨即將這「黑色圈圈」推給江楠。

  江楠很驚訝。

  兩個跟護腕手鐲一樣的東西,竟然是王品寶物。

  對於寶物,江楠雖然了解不多,但也知道寶物分為上中下三品,下品最低,上品最高。

  每一個品級之間的差距很大,價值相差也極大。

  但是,在上品之上還有更好的,那就是王品。

  可以說,任何東西只要占了一個王品等級。

  那不用說,就是頂尖的。

  這一點毋庸置疑。

  原以為魏公會給他一個上品的寶物。

  但沒想到魏公一出手就是王炸。

  直接就是王品寶物!

  江楠拿過「護腕黑手鐲」,只見上面有一道道扭曲的符文。

  從表面上看,兩隻「護腕」看起來一模一樣。

  不過上面有符號,標明了左右位置。

  他看著這四周嚴絲合縫完全是一個整體的「護腕」,手根本穿不進去。

  抬頭詢問道:「大人,這怎麼穿戴?」

  燕十三指著『護腕』上的一處符文,說道:

  「在此處以真氣輸入,此物便會自動識別並記憶你的真氣。

  並對你進行氣息鎖定,同時也就可以開啟了。

  開啟後,將手腕放在展開的面上即可。」

  江楠取過左「護腕」,以左手握住,真氣輸入……

  頃刻間,那上面的符文亮了。

  咔嚓~

  護腕展開。

  江楠將其放在手腕上。

  護腕自動閉合,形成一個整體,緊緊地貼在手腕上。

  讓江楠感覺神奇的是,雖然緊貼在手腕上,如同金屬一樣,但手腕竟然可以隨意動,絲毫不影響動作。

  真氣運轉,湧入護腕……符文急速亮起。

  光芒一閃,護腕變了。

  如同被分解一般,延展開來,迅速變成了手套覆蓋在他的手上和手腕上。

  而顏色,依然是黑色的。

  江楠動了動手指,十分靈活。

  撤回真氣。

  符文微微一閃,手套迅速收縮變成護腕。

  雖然妖都見過了,天空的魔臉也都見過了。

  對於這個玄幻的世界已然接受。

  但江楠還是感覺到這玩意很神奇,感覺有點科幻的樣子。

  隨即將右手也如法炮製,那護腕迅速落在他的手腕上,真氣輸入,如左手的護腕一樣變化成手套和恢復成護腕。

  「呵呵,好了,這伏魔拳套你也會玩了,接下來你多熟練熟練,儘快做到得心應手。我的任務也完成了,告辭。」

  燕雲風笑著說道。

  隨即站起身。

  江楠也連忙站起身,抱拳道:「多謝燕大人!大人慢走,改日必當前往府上拜訪。」

  燕雲風微笑著點點頭,隨即走了出去。

  江楠將之送出大門,方才迴轉。

  吃了午飯,整個一個下午江楠都在熟悉這伏魔拳套。

  至於威力,他試過了。

  家裡的百鍊刀直接一把抓碎,手套絲毫無損。

  而用刀砍在手套上。

  不愧為王品伏魔拳套,竟沒有任何痕跡。

  更為關鍵的是,這伏魔拳套戴在手上不但不礙事,而且還有護腕的作用。

  江楠越看越喜歡。

  晚上,江楠繼續吸收靈石。

  不過,為了第二天的工作,他吸收了一小半便停了下來。

  隨後便去休息。

  第二日,與往常一樣。

  洗漱、練刀,吃早飯。

  隨後去斬妖司上班。

  剛到斬妖司地牢斬妖處,杜蒙便在那裡等著了。

  「管事大人好早啊。」江楠熱情的打著招呼。

  杜蒙臉上也浮現出笑容,「江少,早。」

  江楠隨意問道:「管事大人,今天有多少頭?」

  「六頭。」杜蒙說道。

  「六頭?」

  江楠一愣。

  昨天是七頭,就夠少的了,今天竟然只有六頭。

  「這麼少?」

  杜蒙點頭道:「是啊。」

  但他並未解釋。

  為什麼這麼少,他之前其實「解釋」過了。

  江楠不疑有他,進入更衣室更衣。

  更衣後,一群刑者也來了。

  石文浩前來點卯。

  但江楠直接要求將宰殺六頭妖獸的任務全部給他。

  石文浩同意了,更是直接放了那群刑者一天的假,例錢照拿。

  一群刑者一個個歡天喜地的對江楠道謝。

  江楠微笑著坦然受之。

  事實上,大家不過是各取所需罷了。

  江楠隨即進入地牢。

  但在進入地牢之前,杜蒙告訴他,由於妖獸少,所以六頭妖獸,分別被關押在六個地牢房間。

  江楠也不在意。

  關幾個房間,跟殺妖關係不大。

  進入地牢,江楠熟練的從牆壁上摸出尖刀,一個個進行屠宰。

  很快,在殺了第四個妖獸後,他感覺三色樹上的氣血果應該是成熟了。

  昨天殺了七頭,加上今天的四頭,終於又成熟了一枚氣血果。

  這意味著他可以再次覺醒一條蛟龍了。

  但江楠並未準備在這地牢里就吞服提升。

  繼續宰殺。

  很快,第五頭妖獸也宰殺分解完畢。

  收拾了一下。

  他進入第六個地牢房間。

  這是一頭妖狼,體形有些瘦小,看起來是這六頭妖獸當中最弱的一個。

  但江楠卻是覺得,這頭妖狼恐怕是六頭妖獸當中最強的一個。

  看起來很平靜,但其隱藏的氣息十分可怕。

  不過,江楠根本不在意。

  再強的妖獸只要被符文鎖鏈捆住,也都是待宰的羔羊。

  熟練的拉過鎖鏈,將這頭妖狼拉起懸吊起來,拉到屠宰區。

  就在這時,妖狼伸出爪子將身上鎖鏈突然從身上給抓了下來。

  猛地一拽,直接斷了。

  江楠一愣。

  加持過符文的鎖鏈……符文竟然沒反應。

  而且鎖鏈還這麼脆弱?

  他抬眼看向妖狼。

  妖狼也在看著他。

  與剛剛半死不活不同的是,此刻的妖狼眼珠子漸漸通紅,變得極為嗜血。

  一股狂暴的氣息轟然噴發開來。

  這股強烈的氣息,遠遠的超出了一級妖獸的範疇。

  二級妖獸!

  江楠神色平靜。

  看了一眼鎖鏈,又看了一眼妖狼,心中有些明悟。

  就在這時,妖狼的氣息一瞬間再次暴漲,身體如同吹氣球一樣膨脹起來。

  吼~~~

  一聲怒吼咆哮。

  眨眼間,一頭足足四米多高肌肉發達的巨狼出現在江楠眼前。

  巨目通紅,張開血盆大口,鋒利的獠牙如同鋒利的槍頭。

  雙爪上彈出的指甲如同一把把長長的匕首,寒光閃閃,極為駭人。

  狂化?

  江楠微微一怔。

  不,好像還不是簡單的狂化。

  巨狼的身上隱隱散發著黑氣。

  這似乎是……魔化!

  魔化後的妖獸,比起狂化後的妖獸更為可怕。

  巨狼的右爪猛地向他一把抓來,巨爪化作殘影,瞬間而至。

  江楠心念一動,真氣運轉,伏魔拳套覆蓋在他的手上,左手迎著巨狼的巨爪就抓了過去。

  砰~

  一聲沉悶的悶響。

  卻是江楠帶著伏魔拳套的左手掌和巨狼的利爪碰到了一起。

  江楠猛地一抓。

  強大的力量瞬間將巨狼那鋒利強健的爪子給抓爛,骨頭都抓碎了。

  巨狼吃痛,怒吼咆哮。

  左邊的爪子狠狠的向著江楠拍下,那鋒利的利爪如同五根鋒利的利劍,急斬而下。

  江楠抬起右手,握起,一拳轟去。

  拳鋒瞬間觸碰到了急促而下的利爪。

  鋒利的利爪如同脆弱的玻璃一樣,頃刻間變得粉碎。

  但江楠的拳頭力量不減分毫,去勢不減的繼續向前擊去。

  強健的巨狼手掌和手臂,在他的拳頭之下,變得脆弱不堪,被摧枯拉朽的擊爆。

  隨即整個半邊身子都被擊爆了,化為血霧。

  一顆破爛的心臟暴露在空氣中,竟然還在跳動。

  只是,每跳動一下,血液便向外猛地噴濺一次,似乎要將巨狼體內的所有鮮血都要抽離一般。

  巨狼的生命力正急速的消退,但它仍舊瞪著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江楠。

  似乎到了這個時候,它的腦子才難得的清醒。

  很難想像,它一個二級妖獸,在狂化的情況下,竟然被眼前這個人類給擊爆了。

  巨狼直到現在,仍然無法置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就跟做夢似的。

  只是這個夢太真實了,也太殘酷了。

  就在這時,它眼前一黑,卻是江楠的另一個拳頭到了。

  它感覺腦袋正在破碎,血模糊了眼睛,模糊了意識。

  卻是江楠直接一拳將它的腦袋給擊爆了。

  巨狼的靈魂瞬間陷入黑暗,生機滅絕。

  靜靜的看著妖狼的屍體,江楠陷入沉思。

  很顯然,這絕不是偶然。

  這是一場有預謀的襲殺。

  而這一切最難以繞過的就是杜蒙。

  因為進入這一層地牢里的每一頭妖獸,都要經過杜蒙的分辨和管理。

  從杜蒙的反應看,他應該是知道的。

  也就是說,杜蒙就是這起謀殺的製造者。

  或者說是參與者。

  那麼,背後的人是誰?

  是誰要置他於死地?

  如果是他的仇人,莫過於周家。

  但周家已經沒了,周家父子也已經逃逸了。

  已經被朝廷通緝的周家父子,他們的手能伸這麼長嗎?

  如果不是周家,那麼還有誰和他有仇?

  而除了和他直接有仇,會不會是整個江家的敵人,因為某種原因而遷怒與他?

  除此之外,還有沒有其他人?

  江楠的腦海里急速思索。

  不過,這種事情一時半會兒還弄不清楚。

  有些事還需要調查。

  他長吐一口氣,神色平靜。

  但眼神里卻是閃過一抹殺意。

  不過,這一次針對他的謀殺,他也不是沒有收穫。

  殺了一頭狂化後的二級妖狼,三色樹上再次結出了一枚氣血果。

  也就是說,他在地牢里宰殺了妖狼這頭第六頭妖獸之後,一共獲得了兩枚氣血果。

  兩枚氣血果,可以覺醒兩條蛟龍。

  那相當於他再次多出了兩萬斤力量。

  如果有人天天用這樣的妖獸來謀害他,他求之不得。

  誰,還嫌自己的力量太大?

  隨即開始收拾殘局。

  他沒有選擇分解,而是直接將其扔進了廢物處理通道。

  被魔化的妖獸肉是不能吃的。

  江楠甩了甩手掌,鮮血全部被甩掉。

  不愧為王品,伏魔拳套上乾乾淨淨,就連血腥味都沒有。

  收回真氣,拳套消失,化作護腕。

  隨後走出地牢。

  剛好迎面碰到了正走下地牢的杜蒙。

  看到江楠從地牢下走出,杜蒙明顯的一愣。

  江楠不動聲色,微笑道:「怎麼,管事大人,是我出來遲了?還是出來早了?」

  杜蒙搖搖頭,道:「都不是。」

  「呵呵,那就是我不應該出來?」江楠笑道。

  杜蒙連忙說道:「江少誤會了,剛剛我感覺到地牢里有一股強大的氣息,怕江少發生危險,所以我下來看看。」

  隨即上下打量了一下江楠,長出一口氣,說道:「幸好你沒事。」

  「對了,下面到底是怎麼回事?」

  江楠自始自終都找仔細的看著杜蒙的神情。

  他發現杜蒙表情幾乎沒有任何破綻,似乎並不知道下面地牢里有二級妖獸。

  難道我錯怪他了?

  他其實並不知情?與這場針對他的謀害無關?

  不可能!

  他身為第一層地牢的管事,肯定知道。

  除非有人在他檢查過之後動了手腳。

  那麼,能夠在他檢查過之後還能悄無聲息的動手腳的人,又是怎麼做到的呢?

  無論如何,杜蒙的疑點最大。

  雖然在第一層出現一級妖獸,此事不同尋常,但他並不想將此事上報。

  至少,他眼下還沒這個想法。

  他在想另外一個可能性。

  如果背後的人覺得這一頭二級妖獸並未殺死他,會不會再搞一頭來?

  甚至會不會覺得多弄幾頭來殺他,這樣把握性更大一些?

  雖說被他宰殺了那頭二級妖狼,已經打草驚蛇。

  但這個可能性不是沒有。

  對於他來說,只要有可能,就可以嘗試一下,可以將計就計。

  他自信,以他目前的實力,二級妖獸根本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威脅,來多少殺多少。

  至於會不會弄來三級妖獸放在第一層地牢里,江楠則是完全不擔心。

  三級妖獸,已經是統領級,根本不會關在這一處斬妖司地牢。

  這裡最多只有二級妖獸,而且基本上都關在了地部和天部。

  他倒是想去地部和天部宰殺那些二級妖獸。

  但上面沒有同意,他也不能擅自闖入地部或者天部。

  畢竟,到目前為止,他的身份依然還只是一個最底層的刑者。

  他如今的實力是很強了,但身份卻不能隨便僭越。

  但他也不在意,隨著實力不斷提升,身份的提升是遲早的。

  任何時候,實力決定一切。

  如果說還不能決定,那是因為實力還不夠。

  關閉了腦海里的胡思亂想,江楠微笑著說道:「沒什麼,就是一頭瘦不拉幾的妖獸不知道怎麼了,突然魔化,突破到了二級,幸好斬殺及時,沒有造成地牢破損。」

  「二級?魔化?」

  杜蒙大吃一驚。

  「那,那些血肉呢?」

  「全部送進垃圾通道了。」江楠說道。

  「哦哦,這就好,這就好。還好沒釀成大錯。」杜蒙鬆了一口氣。

  隨即對江楠抱拳道:「幸好有江少處理及時,要不然我這個管事就當到頭了,多謝江少。」

  這傢伙裝的真像。

  都能拿奧斯卡小金人獎了。

  江楠心中暗暗吐槽。

  但臉上卻是笑道:「管事大人客氣了,這是在下份內工作。沒什麼事的話,我先回去了。」

  杜蒙連忙說道:「江少請便。」

  江楠隨即進入更衣室,清洗後換上自己的白袍,走了出去。

  街道上,小白昂首挺胸,鬃毛飛揚,拉著豪華馬車,踏踏踏的大踏步向著翠竹居而去。

  ……

  一處黑暗的密室里。

  面具人嘶啞著嗓子怒道:「廢物!搞了半天竟然只是搞了一個瘦不拉幾的二級初期妖獸去殺他,那能殺得了嗎?

  他在擂台上,連突破到神藏境的周家二郎都給輕易的轟殺了。

  難道還不能殺死一個孱弱的要死的二級初期妖獸?

  趕緊重新搞,多搞幾個!

  告訴那個杜蒙,讓他將這幾頭二級妖獸全部放在一個地牢房間裡!

  此事若再辦不好,你可以以死謝罪了。」

  中年男子誠惶誠恐,連忙說道:「是,主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