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殺青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卡!」

  郊外廢棄工廠,李承佑坐在導演椅上,看著監視器里晃動的鏡頭眉頭微微地皺起。

  這已經是劇組來到這裡拍攝的第五天。

  整體來說,前幾天的拍攝還算是比較順利,但拍室外追逐戲時麻煩卻來了。

  作為一個拍攝資金有限的劇組,李承佑能夠聘請的攝影師水平也可想而知,有道是一分價錢一分貨,沙裡淘金總歸是低概率事件,而李承佑又沒有那麼好的運氣。平時的正常拍攝攝影師還能夠合格完成,但拿著攝影機拍攝追逐戲鏡頭卻晃動的厲害。

  要知道電影可是要放在大熒幕上放映的,鏡頭太過晃動很容易就會造成觀眾頭暈不適,影響觀影體驗,票房要是不撲,那才是見了鬼了。

  也是因此,李承佑此刻心頭極為的不爽。

  皺著眉看向攝影師,李承佑張嘴就想開罵,但話到嘴邊,終還是忍住了。

  罵?罵有個屁用啊!

  人家就那水平,你再罵也好不了。

  這就像是花十塊錢買午餐,卻想享受滿漢全席,有問題的不是別人,而是你自己腦子有坑。

  李承佑性格雖然談不上多優秀,但是自己的責任也不會推給別人,只能說他當初選擇攝影師挑選的就是性價比相對較好的,超出了人家的能力範圍之外,也不能出點錯就賴到別人身上。

  略作沉思,李承佑看向鄭在賢,喊道:「在賢哥,你過來執導。」

  鄭在賢遲疑道:「承佑,你要……?」

  鄭在賢話沒說完,但李承佑明白鄭在賢的意思,微微點頭。

  雖說術業有專攻,李承佑算不上是專業的攝影師,但前世也是專門鑽研過的,自認應付當前的拍攝應該沒什麼問題。

  但這麼一來,攝影師的臉色頓時變了。

  雖然連續拍攝了很多遍一直都不過關,攝影師也知道自己技術不夠,但李承佑親自上陣,最關鍵的是李承佑只是學生,壓根就不是攝影專業的,這不是明顯的業餘鄙視專業,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高嘛。

  攝影師覺得很沒面子。

  但即使沒面子,攝影師又沒法說什麼,畢竟連續拍了很多遍都出問題,而李承佑之前又頗為照顧他的面子,一直沒當著眾人的面破口大罵,這些攝影師並不是沒看在眼裡。眼下李承佑要親自上陣,雖說他不看好,但也沒法多說。

  只能黑著一張臉,把攝影機重重遞給了李承佑。

  李承佑倒沒生氣,反而笑道:「善宇哥,別多想。我就是想親自體驗一下,看看問題在哪,然後咱們再商量商量怎麼把這場戲儘快拍好。」

  李承佑其實心裡也窩氣。

  但沒轍。

  導演雖然是劇組的核心,掌控整個劇組,但他畢竟太年輕,資歷太淺。更何況他拍攝資金有限,也沒那麼多錢再請一個攝影師,萬一攝影師撂挑子不干,犯愁的還是他。另一方面就是,生氣解決不了問題,有時候適當的忍讓,更能夠把事情辦成。

  破口大罵自己固然是解氣了,但問題不解決該犯愁還是犯愁,反而又新添問題,影響劇組的氣氛,更耽誤拍攝進度。

  一旦耽誤拍攝進度,浪費的都是錢啊,而李承佑現在,偏偏又沒錢。

  這他麼才是讓李承佑最鬱悶的地方——

  一文錢難倒英雄漢!

  稍微安撫下攝影師,又彩排了一遍,便開始了正式拍攝。

  幾分鐘後。

  攝影師站在鄭在賢身後觀看著監視器,當看到監視器中相比他拍攝時穩定許多的鏡頭,不禁瞪大了眼睛。

  微微抬頭,看向李承佑,攝影師不禁嘀咕了一句——

  「這小子……還真他麼有一手。」

  ……

  追逐戲完成,這一關一過,後面的戲又變得順利許多,拍攝的進度也越來越快。

  時間來到四月下旬,在廢棄工廠拍攝的第十二天——

  「卡!」

  隨著李承佑的話音落下,《攝影機不要停》這部戲正式殺青。

  李承佑站起身,看向眾人,朗聲道:「現在我宣布,我們……殺青了。」

  周圍先是一靜,隨後歡呼聲響起。

  「吼,終於殺青了。」

  「可算是完了。」

  「等回去之後,我一定要好好睡上兩天。」

  ……

  李承佑站在原地,笑著看向眾人,等大家稍微平靜後,才又笑著說道:「謝謝大家,這段時間辛苦大家了。不過待會兒還要麻煩大家先幫忙收拾一下,等晚上回去,劇組舉辦殺青宴,大家不醉無歸!」

  「好!」

  一陣歡呼聲又再次響起。

  晚上,殺青宴上。

  觥籌交錯,推杯換盞,氣氛熱鬧之極。

  鄭在賢臉喝得紅彤彤的,明顯是喝高了,攬著李承佑,又是傷感,又是感懷道:「承佑啊,真是謝謝你了。說實話,在賢哥都這麼大了,沒想到竟然還有成為電影男主角的一天。不管怎麼說,能當次男主角,哥這輩子也是值了,以後也算是有了吹噓的資本。

  承佑,謝謝你,謝謝你這麼看得起哥,讓哥這輩子也算沒白活一次。哥敬你一杯,先干為敬!」

  李承佑哭笑不得,陪著鄭在賢喝完。

  才應付完鄭在賢,攝影師也來了,感嘆道:「承佑啊,不得不說,你讓哥刮目相看。來,哥也敬你一杯,希望以後還有繼續合作的機會。」

  李承佑笑道:「善宇哥,客氣了。這次拍攝能這麼順利,還要多虧有你幫忙。善宇哥,我敬你,幹了!」

  李承佑一飲而盡,滴酒不留,但對後續合作的事卻避了過去。

  不是他不念『舊』情啊,實在是這攝影師的水平實在不行,真要是以後再次合作,他肯定不可能再這麼容忍,到那時反而會搞得更傷感情。

  所以。

  還是各自安好吧。

  攝影師之後,其他的主創演員也相繼一一過來敬酒,李承佑也不推辭,杯到即干。

  一場酒喝到晚上快十一點才算是結束,喝多的直接打車回家,沒喝多關係還不錯的又相約下一場,李承佑也跟眾人告別,準備乘車回家。

  但走出餐館後,崔賢鎮把車開來,李承佑正準備上車,身後忽然響起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導演,能不能送我一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