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是夜。

  萬物休憩之時,觀雲峰也進入了最安靜的時間,整座山峰都靜靜地蟄伏在夜空之下。

  亥時五刻,一道黑影從房間中探出身,小心謹慎地注意不驚動居住在隔壁院子的蘇語,慢慢離開原地,悄悄摸到李不仙的院門前。

  咚咚敲響幾聲院門。

  片刻之後,院門打開,黑影側身入內。

  「來了?」

  「來了。」

  李不仙點亮房間中的照明琉璃燈,柔和的燭光照亮室內,讓他和艾小靈的身影都清晰起來。

  「蘇師姐不會發現吧?」

  艾小靈向李不仙再確認一遍。

  後者拍了拍胸脯,自信道:「放心,我早就布置好了隱蔽大陣,哪怕就站在院門外,都不會聽到裡面任何一點動靜!」

  艾小靈滿意地點點頭。

  「那就好,我們開始吧?」

  「當然!」

  說畢,兩人緩緩褪下外衣,身上僅僅只穿著單薄的衣裳,裸露在外的肌膚在光芒照射下顯得有些紅潤。

  房間中一股獨特的香氣蔓延,令兩個人下意識地吞了口口水,身體中升起一陣燥熱,有些抑制不住身體本能的衝動。

  一點汗水順著艾小靈臉頰流下,在白皙的脖頸上留下一道痕跡。

  喉嚨不自覺地抽動,水靈的雙目中滿是抑制不住的渴望。

  「那我就先來了?」

  李不仙眼神溫和地望著她,輕聲道:「請吧。」

  得到答覆,艾小靈再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迫不及待地將手伸向李不仙身前滾燙的……

  火鍋。

  半個小時後,狂吃了五盤羊肉卷、三盤牛肉片、四盤牛肚和大堆蔬菜的艾小靈,盤腿坐在地上身體後仰,兩手撐著地,無比滿足地吐了口氣。

  「痛快!」

  「好久沒吃的這麼過癮了,而且沒想到在這裡,還能吃到這麼地道的川味火鍋,太滿足了!」

  李不仙看著艾小靈心滿意足的樣子笑了笑,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隻木盒,艾小靈好奇地看著他打開木盒的蓋子,有白霧從裡面升起。

  當看到裡面熟悉的玻璃瓶子和其內黑紅的液體時,艾小靈眼睛猛的一亮,抬起頭震驚地盯著李不仙。

  「這個難道是……」

  李不仙神秘的一笑。

  「嘗嘗不就知道了。」

  聽到這話,艾小靈一把抓過一瓶,十分數量的打開蓋子猛灌了一口。

  「呼哈——」

  「爽啊,竟然真的是快樂水兒!」

  艾小靈眼睛明亮,好奇地問道:「你是怎麼做出來的?」

  「無他,閒得慌,就花了點時間研究了一下,雖然配方材料不太一樣,但終究是做出了相似的味道,後來又改進了配方,你喝的這款已經是第三十九次的改良版本了。」

  李不仙笑道:「怎麼樣?是不是幾乎分辨不出來?」

  艾小靈毫不吝嗇地豎起大拇指!

  本來只是李不仙滿足她想要吃一頓家鄉火鍋的願望,沒想到還能再次喝到快樂水兒,還是冰鎮的!

  人生如此,已無憾矣!

  「說起來,還沒問過你上輩子是怎麼死的?」

  李不仙隨口問道。

  聽到這個問題,艾小靈咧嘴一笑。

  「其實也沒啥。」

  「只不過在煤氣罐邊上點了個炮仗罷了。」

  李不仙:「……」

  好傢夥,想當初他小時候也就敢往茅坑裡塞炮仗,丟河裡炸炸魚而已。

  這位姐姐倒好,敢拿炮仗炸煤氣罐!

  「真乃壯舉也。」

  李不仙滿臉讚嘆。

  這時又聽到艾小靈問:「那你呢?」

  「你是怎麼沒的?似乎你來這個世界有一千年來吧,你不想回家嗎?」

  「不想。」

  李不仙果斷地回答,這讓艾小靈十分好奇。

  「為什麼?」

  只見李不仙抬頭望天,眼神平淡。

  「我瀏覽器記錄沒刪。」

  「……」

  艾小靈同情似的拍了拍他肩膀。

  現代詩人臧克家的一首詩中有句: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

  很顯然,李不仙的情況是:人死了,而後又死了第二次。

  「算了,不提這些事了,酒足飯飽,該談談正事了。」

  李不仙幹掉鍋里最後一片羊肉卷,擦一把嘴正了正色,坐在他對面的艾小靈也擺正了身體。

  「現在,我宣布,第一屆觀雲峰蘇語驅逐計劃研討會正式開始!」

  艾小靈十分配合地拍了拍手掌。

  而後,李不仙緩緩講述了他與蘇語之間的矛盾衝突,包括因為蘇語導致自己遭到「無上氣運系統」的反噬,霉運連連,苦不堪言,簡直聽者落淚聞者傷心……至少他自己是這麼認為的。

  所以從很早之前,趕走蘇語就成了李不仙心頭大事。

  然而,蘇語不知道怎麼深得掌門程千靈喜愛,因此礙於種種原因,李不仙始終沒能達成目標。

  所以與艾小靈達成合作之後,他就計劃召開了這次研討會。

  聽完李不仙的講述,艾小靈做了個總結。

  「也就是說,你需要在不招惹掌門反對的前提下,趕走蘇師姐?」

  「沒錯,說來簡單,但實際上可不容易。」

  李不仙有些無奈。

  「蘇語也不知道給那個女人灌了什麼迷魂湯,無論什麼事,都向著蘇語,我若是提起要把蘇語逐出師門,她能直接打上觀雲峰來找我算帳,所以我才儘可能尋找蘇語犯錯的機會,但那個丫頭一直都是三好學生,很難抓到她的把柄。」

  「這樣啊,」艾小靈手指抵著下巴,想了想說道:「既然很難等到蘇師姐自己犯錯,那麼時不時可以反過來讓她自己退出?」

  李不仙一愣,隨即大喜。

  「妙啊!」

  「我怎麼沒想到這一點呢!」

  他興奮地站起身,在房間中來回走動。

  「如果是蘇語自己提出要斷絕師徒關係,就算掌門也不好說什麼……當然,我還是可能會挨一頓打,但只要能趕走那個逆徒,這點付出算不得什麼!」

  「想讓蘇語自己退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讓她討厭我,如此一來,大計可成!」

  李不仙當即下了定論,並決定好了以後的行動方針。

  於是第二天一早,太陽升起之前,李不仙就一腳踹開了蘇語的房門。

  臉色嚴肅,猶如斯巴達克附體。

  「一天之計在於晨,靈氣也是最為濃郁的時刻,修仙本就是與天爭時,如此寶貴的時間應當出門晨修,豈能甘於怠惰!」

  「今日不同往日,你作為大師姐更要以身作……則……」

  李不仙正氣凜然的呵斥戛然而止。

  房間中,蘇語一臉茫然,身上的青綢上衣剛褪下一般,香肩裸露,雪背的優美曲線清晰可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