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你可真是大機靈鬼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三個月來,林毅一直在和何冬鬥智鬥勇。

  結果現在何冬輕描淡寫地就說出了她的身份,聽這語氣,兩人分明就是一夥的。

  但問題好像更嚴重了……

  自己這個身份是靖夜司的巡捕,卻和厲鬼關係非同尋常,指不定就是打入靖夜司的內鬼。

  何冬沒有去看林毅的臉色,自顧自地說道:「我已經打聽過了,王良此人貪花好色,利用美色,便能輕鬆引他出來。」

  她這麼一說,林毅便聯想到了管不平的瘋狂暗示。想來,是何冬在籌謀色誘的事情,讓王良動了心,管不平聽到風聲,才來提醒他。

  一念及此,林毅心裡多少有些不舒服。色誘已經是下作,更別說是和自己關係密切的女人去做這種事。

  他正想要委婉地勸說何冬,便聽她道:「衣服我已經給你準備好了,最近你皮膚變得細嫩了許多,保管不會有人認出你來。」

  「???」

  林毅聽著有些不對勁,驚訝道:「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去色誘吧?」

  「不然呢?」

  何冬眼裡寫著疑惑,林毅反問:「不是你去?」

  「本小姐出身高貴,怎麼可以去幹這種髒活累活,當然是你去。」

  「我是男的我怎麼去!」

  「這不是給你準備了衣服嗎?」

  何冬理直氣壯地說道,眼裡還帶著些許鄙夷之色:「讓一個出身清白的少女去色誘別的男人,這個少女還是你名義上的妻子,你怎麼說得出口的!就算這個身份只是為了躲避追殺掩人耳目,你也該對你的恩人多一點尊重吧!」

  雖然是被何冬吐槽了,林毅的心裡反倒舒坦了幾分。

  只是細細回顧一下何冬說的話,林毅又是一陣頭皮發麻。

  「你剛才說躲避追殺,這又是什麼情況?」

  何冬本來是叉腰訓斥林毅,見他這一副呆傻的樣子,也不像是裝的,不由困惑道:「我們是從百鬼門逃出來的,百鬼門現在還在懸賞追殺我們,你不記得了?」

  「你忘了我失憶了嗎?」

  林毅有些心累,他裝了三個月的失憶患者,結果裝了個寂寞?

  「你真失憶了?你怎麼能失憶!你還欠我五萬三千九百二十金,要是失憶了,不就都忘了嗎!」

  何冬的表情頓時變得很精彩,她惡狠狠地瞪著林毅,怒道:「說!你是不是想賴帳了!」

  林毅聽到五萬三千九百二十金的時候,下意識開始算起了帳。

  一百斤穀子,平常的價格是兩百錢。林毅在靖夜司,賺的是賣命錢,月俸五千錢,在整個長沙郡,都算高薪職業。

  而黃金的單位默認為兩,林毅兩個月的工資,才夠換一兩黃金

  也就相當於他一個月薪五千的打工人,欠了五個億,還有幾千萬的零頭。

  哦豁,真刺激。

  失憶真好,這樣就可以明目張胆賴帳了。

  「我真不記得了,你怎麼不信呢?」

  林毅一臉真誠,何冬仔細看了他一會,確認他不是說謊,漂亮的臉蛋上寫滿了苦澀。

  「撈唐河的那隻水鬼,是你讓我丟進去的,你讓我怎麼相信你……我還以為你是有什麼新計劃,沒想到你是真的失憶了……我的錢吶……」

  何冬說著,還忍不住捂住了胸口,一副心疼到不能呼吸的樣子。

  還別說,這模樣還挺可愛的。

  林毅不由忽略了她是只千年厲鬼的事,有些不忍心地道:「你別傷心了,如果我真的欠你那麼多錢,該還的我會盡力還的。」

  何冬一聽林毅願意還錢,頓時跳將起來,欣喜道:「當真?」

  這一跳,連帶著某處也跳動了好幾下,晃得林毅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卻又捨不得挪不開眼睛。

  「只要你說清楚我是怎麼欠你這麼多錢的,這帳我會認。」

  欠的錢雖然多了點,讓人絕望,但賴帳只是林毅自己在心裡吐槽而已,他取代了原來的林毅,自然也該承擔起原主的責任,這個債如果是合理的,他該還的也得還。

  能力範圍內,能還多少就儘量還多少,還不了的也沒辦法。

  得到了林毅的承諾,何冬喜笑顏開。

  「帳本我放在家裡了,回家就給你看,今晚我們先去殺人吧!」

  林毅放鬆的心弦瞬間繃緊。

  果然是美色誤人,方才見何冬眉眼動人,說話時溫柔裡帶著一些俏皮可愛,一度讓林毅忘了她是厲鬼。

  現在聽她輕描淡寫地說起殺人的事情,林毅才猛地反應過來,這可不是善茬。

  「今晚就動手,是不是太倉促了。」

  雖然穿越過來三個月了,斬殺的怨魂惡鬼數量也不少,但他畢竟是受過現代社會教育的人,而且還是接受過法制教育的實習警察,現在驟然讓他當殺手,林毅也有些難以接受。

  只是身邊有厲鬼相伴,林毅也要考慮自身安危,不敢直接拒絕,只能用拖字訣應對。

  「我也知道太倉促了,但我所剩的時間不多了。七天後就是我的千年劫,沒有足夠的陽氣,我恐怕熬不過去。」

  林毅一時不太明白陽氣和搞錢之間有什麼聯繫,但既然她缺陽氣,那麼……

  「如果你實在很急的話,不如,吸我的先頂一頂?」

  這一刻,林毅又有了捨身救人的覺悟。

  他覺得自己身子骨挺硬朗的,有六十年的道行,每天都感覺自己元氣滿滿,被鬼吸一口應該不太礙事。

  何冬愣了一下,等明白了林毅的意思,不由嗤笑一聲:「就你這小身板,可不經我一口吸的。」

  說罷,她掏出一枚金錠,放在鼻尖,嗅了一會兒,才講解道:「陽氣便是人氣,人氣源於人心,故而多有妖鬼,食人精氣,雖然修行速度更快,但染了一身因果罪孽,註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我就不一樣了,自古財帛最易動人心,其中的陽氣最足,我 憑自己本事賺到的錢,不沾罪孽。」

  林毅可算是逮到了機會,反駁道:「你不直接吸人陽氣,但用殺人賺來的金錢,不一樣是沾上了罪孽嗎?」

  「我知道,所以每次殺人的都是你呀!」

  林毅:「……」

  你可真是個大機靈鬼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