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結義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日常調戲了何冬一番,林毅便出門上工去了。

  雖然昨天晚上加班到了子時,這也不妨礙林毅每天準時上班,這就是打工人的自我修養。

  昨夜太平無事,按照慣例,巡夜的可以回家休息,沒有巡夜的要在校場集合,聽候長官指令,但林毅到校場的時候,卻發現所有小分隊都到位了。

  一共九個小分隊,其中牛二統領二十人,陳懷遠統領二十人,有十個是蕭瑟分給他的,另外幾個宗門子弟,每人統御十人,只有蕭瑟手下無人。

  林毅看這架勢,便知道有一部分人是想來搞事的。

  果然,整隊之後,鍾明便朗聲道:「報總捕,昨夜巡夜出十人,歸十人,未有損傷。」

  周青、周岩、錢烈等相繼出列,匯報昨夜戰況。

  看似普普通通地匯報,卻將矛頭指向了林毅。

  用他們帶隊保證了隊伍的平安,來對比之前的傷亡,暗暗控訴因林毅的私心,導致手下弟兄喪命。

  儘管真相是因為有兩個大妖暗中下手,就算他們一起上也攔不住,靖夜司的巡捕本就是遊走在刀尖之上的職業,巡夜巡著巡著人就沒了,也是常有的事情,但他們還是可以把鍋往林毅頭上扣。

  林毅不由輕嘆了一聲。

  不會真覺得可以把我架空吧?

  這些新入世的弟子們還是太年輕了,偏偏自以為是,覺得可以裹挾民意。

  然而,這個世界,強權和武力就是真理。

  林毅一個從公平民主的世界過來的人都這麼快速的適應了,沒想到本地人反倒不明白這個道理。

  他也懶得跟這些人玩政治鬥爭,實在是沒什麼意思。

  強權在手,以力破之便可。

  「你們做得很好,我很感謝你們為長沙城做出的貢獻,如今長沙城一片太平,各位的一身才能,在這裡也得不到很好的發揮,而長沙郡還有些地方處在水深火熱之中,正好可以讓你們一展拳腳。」

  聽到林毅這麼說,鍾明等人的面色都微微一變,聽林毅這意思,分明是要將他們流放!

  你說長沙城一片太平?

  昨晚打了半夜的雷你不會不知道吧?

  林毅可不管下面的人怎麼議論,他是總捕,說長沙太平就是太平。

  「長沙郡治下有七個縣,其中羅縣、吳昌縣、醴陵縣三處縣靖夜司如今人才凋敝,正是用人之時,你們可以挑一挑去哪個縣,也可以在靖夜司內挑選一些合適的人跟你們一起去,但原則上,他們這些沒入品的巡捕要遵循自願原則,願意去的就可以跟你們同去,不願去的,還是可以留在長沙。」

  說罷,林毅又看向陳懷遠,道:「我看你道行不高,又不善戰鬥,就繼續留在長沙城幫我吧,還有老牛,你家中尚有老母要贍養,也不必遠行了。」

  「謝總捕!」

  陳懷遠終於鬆了口氣,好傢夥,神仙打架,差點殃及池魚了,還好林總捕仗義,沒有把他也放出去。

  圓性和圓通就無語了,他們啥也沒幹,從頭到尾也很乖巧啊,怎麼就被一鍋端了呢……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波就是放逐。

  直接將他們從中心城市趕出去,得罪了總捕,還想有好果子吃?

  「林總捕,這不合適吧?」

  鍾明真沒想到林毅會這麼簡單粗暴,他跟林毅玩套路,林毅直接一巴掌把他打飛了。

  「有什麼不合適?你們來靖夜司不就是為了歷練和修行嗎?年輕人,不要怕苦怕難,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去吧,那裡才是最適合你們的地方!」

  「說得好!」

  蕭瑟聽著林毅這兩句話,忍不住給林毅點讚。

  「林總捕大才,用兩句話道出了修道的真諦,佩服,佩服!」

  他吹得這麼用力,林毅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這才忽然想到,自己不經意說出的句子,對這個時代的人還是有一定衝擊力的。

  圓通和圓性似乎也悟了,宣了聲佛號。

  至於鍾明錢烈以及周青周岩,他們別無選擇。

  他們想反抗,但想來,若是抗命不尊,林毅又會拿出趕他們回宗門的態度來,如此,還不如接受了這個調派。

  沒準去縣裡也是一種機會。

  「好了,各位如果沒有異議,就給你們一天的時間,來確定要去的縣還有跟隨你們的人,明天我給你們寫介紹信,散會吧!」

  林毅擺擺手,表示事情就這麼定了,有異議他也不會聽。

  「蕭瑟,你跟我來一下。」

  林毅說得很認真,蕭瑟心知他一定有事情安排,便跟著他去了書房,林毅隨手就丟了個東西過來,蕭瑟接住,順口問道:「這是什麼?」

  「總捕印鑑。」

  蕭瑟:「……」

  這玩意你就這麼丟的?

  「你今天釜底抽薪這一招的確是妙,但事情還未塵埃落定,你把這麼重要的東西丟給我,就不怕我反水?」

  「以你的身份,還看得上這個總捕的位置不成?」

  「你知道我的身份?」

  蕭瑟目光閃動,審視著林毅,林毅坦然道:「你姓蕭,又有不將任何人看在眼裡的傲氣,必是皇族無疑。」

  蕭瑟這才鬆了口氣,原來林毅並不知道自己是梁王世子。

  他還是帶著點興師問罪的語氣道:「既然你知道我是皇族,還敢對我不敬,是藐視皇家嗎?」

  林毅知道他是跟自己開玩笑,也就隨意地道:「少來,能淪落到長沙郡這種小地方的皇族子弟,肯定不是什麼大人物,我怕你幹嘛?現在信任你,是因為性情相投,算是君子之交吧!」

  蕭瑟聞言偷笑,暗想:「要是你知道我是梁王世子,豈不是要嚇死?」

  他心中還生出個壞念頭,越想越覺得有意思,便開口道:「你說得沒錯,我的確算不得什麼大人物,既然你我性情相投,不如結為異姓兄弟,如何?」

  林毅:「……」

  你們古代人交朋友是不是就喜歡結義啊?

  總覺得結拜什麼的,既羞恥又帶感啊……

  「你不願意麼?」

  林毅面上稍有猶豫,蕭瑟便有些傷心了。

  他固然是有幾分捉弄林毅的心思,但這話並不是在開玩笑。

  他既佩服林毅的實力,又佩服林毅的胸懷,還有他剛展現的文采,更重要的是林毅並不是因為他的身份跟他接近,也不是因為他的身份而對他託付重任。

  如此,他和林毅雖然相處不久,卻已生出想要與之為友的心思。

  結拜雖是一時興起,卻也並非虛情假意。

  「呃,沒有,我只是在想,和皇族結拜是不是不太合適。」

  蕭瑟這才笑道:「剛才你還說不在乎皇族身份,現在又怕了?既然如此,那我便用蕭錦這個名字來和你結拜如何,蕭瑟是皇族,蕭錦可不是。」

  林毅:「……」

  這個邏輯滿分。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林毅也不忍心拒絕,只好道:「那就聽你的吧。」

  兩人這便設案焚香,共念誓詞。

  「今日我林毅、蕭錦,雖為異姓,既結兄弟,則同心同德,矢扶危濟困之志,上體天心,下安黎民,皇天后土,共鑒此心,背義棄信,天人共戮。」

  沒有求同生共死的,但蕭瑟念得很認真,林毅也只好跟著認真,末了,蕭瑟也頗為莊重地對林毅做了個揖,喊道:「大哥在上,受蕭錦一拜。」

  林毅:「……」

  一開始,我只是想甩個鍋,沒想到甩出了個弟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