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不要猜拳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裡是……考場……

  我在……考試。

  題目是tan、cos一類的東西。

  可我什麼都想不起來。

  該瞎填點東西上去。

  但……

  但我沒有筆。

  完蛋了。

  連最擅長的事情都做不好……

  我完蛋了。

  咕嘰咕嘰……

  一隻肉乎乎的小手伸了過來,留下了一張快揉爛的字條。

  上面寫著——

  【不要猜拳】。

  我不懂。

  接著,她遞來了第二張、第三張……

  【不要猜拳】

  【不要猜拳】

  【不要猜拳】

  全部都是這四個字。

  直到我的桌子上堆滿紙條,連自己的卷子都找不到了,也沒有監考老師阻止。

  ……這不合理。

  懷疑迸現的同時。

  我逐漸理解一切。

  對的,根本不存在這樣的考試。

  我是林東,早就是大學生了。

  這是夢。

  是重複過很多次的,名為「絕望考場」的噩夢。

  稍縱即逝的清明過後,一切再度模糊。

  但我知道,那個小女孩依然在遞來紙條。

  上面寫的是……

  ……

  清晨,宿舍。

  林東和室友大鄒起得最早,先後來到洗手池前。

  「沒睡好吧?」大鄒點了點自己的眼袋,俯身洗臉。

  「嗯,又做夢了。」林東擠著牙膏道,「老是這個,月考了屬於是。」

  大鄒一笑:「這回是啥科目?黑魔法防禦?」

  「記不清了。」林東閉目刷牙,嘟嘟囔囔地回憶道,「好像……有個小女孩,她給我傳了很多紙條,內容是……嗯……想不起來了。」

  大鄒也只是隨口一問,這會兒已經叼著牙刷摸出手機,點進了「視通新聞」。

  剛看到頭條,他就「呦!」了一聲,整個人都興奮起來。

  「趙偉!趙偉也瘋了!」

  叫嚷的同時,他已經點開視頻,將手機擺上池台。

  林東的回憶被打斷,但也沒什麼可糾結的,還是趙偉的事情更有趣一些。

  趙偉,人盡皆知的網際網路巨子,視通集團的創始人、董事長。

  與所有網際網路巨子一樣,多年前的他是創業者,是工程師,是人生導師。

  現在的他,則更像資本家與壟斷者,是應該被吊在路燈上的裝飾品。

  但就在三天前,怪事發生了。

  趙偉將自己所有資產粗暴變現,全額捐獻給了10個慈善組織。

  這絕非避稅,而是真刀真槍的,把所有錢都打進了那些組織的帳戶。

  然而並沒有人認為他是大徹大悟,立地成佛。

  大家更願意相信,在暗地裡,有一股力量,主宰著這一切。

  畢竟在他之前,已經有兩位富豪做了相同的事情。

  其中一位隱姓埋名,不再以任何形式出現。

  另一位在失去股權的第二天,被驅逐出董事會,隨後被家人強制送往精神病院。

  現在。

  輪到趙偉了。

  眼前的視頻場景,是一場新聞發布會。

  趙偉西裝革履坐在桌前,微笑掃過全場,如以往般慢條斯理地展開演說。

  「近期,有很多關於我,關於視通的惡意謠言。」

  「在此,我本人親自澄清。」

  「這一切慈善行為。」

  「全部都是我個人的……我個人的……」

  說到這裡,他的臉突然繃住了。

  然後是抽搐。

  他似乎很想說下去,聲帶卻被什麼東西掐住了。

  長達幾秒,他都在與那個力量抗爭。

  直至青筋暴起,他才終於擠出干啞的聲音。

  「全部都是我……個人的……本意……」

  「我……決定回饋社會……」

  「我不需要錢……不需要……」

  此時,兩位工作人員匆忙登台。

  趙偉卻只一抬手。

  「等等……」他沉吸了一口氣,呆視著前方道,「再給我點時間。」

  隨後的十幾秒,趙偉的面色再次經歷了七八次輪轉,時而像是被炙烤的惡鬼,時而如同臨刑的死囚。

  最終,他停在了「恐懼」上。

  他顫顫地握起話筒,沒看任何人,只低著頭喃語道。

  「錢,確實是我自己捐的,是個人意志。」

  「但我卻無法理解……我為什麼要這樣。」

  「這48個小時,我的潛意識始終在編織理由,說服我自己,說服你們。」

  「但我的理智和經驗,卻無時無刻不在質疑這一切。」

  「或許,我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精神分裂了。」

  「這是唯一看似合理的解釋。」

  「但這……這……」

  突然,他以一種異樣奇詭的眼神瞪向了攝影機,瞪向了一個個屏幕前的人。

  「這一點也不合理。」

  「一定有什麼……暫時無法理解的東西。」

  「小心了。」

  「大家都要小心了……」

  他還想再說什麼,卻被工作人員硬扶了下去。

  視頻結束,大鄒吧唧著嘴,意猶未盡:「都說是鬼上身,替天行道,劫富濟貧。」

  林東卻很後怕。

  掛路燈,當然是極好的。

  但總不該交給靈異勢力。

  考慮到三位富豪發瘋具有明確的時間線。

  這個鬼……

  怕不是人傳人?

  也就是說……

  「你哆嗦個啥?」大鄒拍了下林東,「這不挺好的事兒?」

  「不說了,上課上課。」林東粗粗漱了個口,扭頭便走。

  大鄒回身笑道:「放心吧,鬼大哥看不上貧窮且普通的人。」

  「你他媽禮貌嗎!」

  ……

  教室中,趁著上課前的幾分鐘,所有人都在議論趙偉的事情,甚至已經開始對噴了。

  有人像大鄒一樣覺得很解氣,也有人認為失去了一位能改變未來的精英。

  林東從不參與論戰,只是如以往一樣安靜地坐到了角落。

  他能想像,網上一定已經干成一團了。

  或許富豪圈也在人人自危。

  從這個角度來看,確實如大鄒所說。

  貧窮且普通的我,反而是最安全的。

  等等,怎麼就自暴自棄了!

  我是有特長的。

  我擅長做題!

  只要正常複習,連最恐怖的公務員考試,都可以十拿九穩。

  至於之後的面試,因為志向是基層公務員。

  普通,或許會成為我的優勢。

  呵!

  瞧我這一手好牌!

  只是……

  為什麼笑著笑著,鼻頭就開始酸了?

  哦……是香水味,過於濃烈的香水味。

  林東一抬頭,才發現班裡最漂亮的女生蕭依,正坐在旁邊笑眯眯看著自己。

  「嗯?」林東呆應了一聲。

  之所以呆,是因為蕭依竟然穿著格子裙+黑色長襪的直男必殺套裝。

  平時她多半會穿冷淡系的裝束,怎麼看都不該走這個路線的。

  蕭依本人卻不在意,只抱著書本甜甜問道:「我可以坐你旁邊嗎?」

  當然可以。

  林東心下道。

  但這樣,我就不能好好學習了。

  優秀的績點,在公務員面試中,想必是會加分的。

  更重要的是,三年的大學生涯中,自己與蕭依從未說過一句話。

  作為一個貧窮普通的人,實在沒什麼值得她關注的,突然這麼親熱,怕是有什麼麻煩的事情。

  想至此,林東不失禮貌地起身:「你坐吧,我可以換個座位。」

  「別……」蕭依一嗔,揪住了林東的衣角,微低著頭道,「我確實……有事情求你……」

  林東愈發警惕。

  這個女人,果然對我有企圖。

  那麼……

  她與我。

  唯一的交集只能是那個了。

  林東臉一沉,低聲道:「我要拿獎學金的,考試不能幫你作弊。」

  抱歉。

  過膝襪,我只認可白色。

  「啊?」蕭依愣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咯咯一笑,「什麼嘛,不是那麼麻煩的事情。」

  「那是?」林東更加警惕起來。

  「很簡單哦。」蕭依輕舔上唇,提了提襪邊,緩緩探身貼在在林東的耳邊——

  「林東,可以和我玩一次猜拳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