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教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林東神色一緊。

  壞蛋們?

  開大會?

  審訊時那個刺耳的詞瞬間盪出腦海——

  【我們】。

  對,就是這兩個字。

  B-002不止一次使用了這個稱謂:

  【你明明是我們之一……為什麼要反過來對付自己人!!】

  【你眼裡的好人……對我們來說……是最壞最壞的人……】

  【他們,永遠,會這麼想我們。】

  很明顯,這裡的「我們」,指的是能力者這個群體。

  但林東卻始終有一種違和感。

  即便是一處,找出的能力者也屈指可數,信息極其有限。

  但B-002在說「我們」的時候,卻好像充滿了確定感。

  他所說的「我們」,似乎並沒有那麼寬泛,好像是一個個熟識的個體。

  很快,這個沒能在審訊室提出的猜想,從小女孩嘴裡得到了證實。

  講這件事的時候,她就連語速也變慢了一些,像在講鬼故事一樣。

  「大壞蛋的夢非常陰暗,而且人很多……我也只去過兩次。」

  「他們說的話我聽不太懂……」

  「唯一能聽清的,就是他們對猜拳壞蛋下的命令,去掌握誰誰誰的身體……」

  「我很害怕,但又想阻止他們。」

  「於是,在他們開完會後,我就跟著猜拳壞蛋,進入了他的門,記住了這個門的位置。」

  「之後,在一次次偷後看我漸漸明白,猜拳壞蛋的目標,通常都是無法直接實現的。」

  「比如他要直接與一個陌生的叔叔猜拳,叔叔不一定答應,所以他多半會找叔叔周圍簡單的目標下手,比如叔叔的女兒……然後用女兒的身體去猜拳,叔叔就無法拒絕了。」

  「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誰會成為受害者。」

  「只能在猜拳壞蛋的門裡,尋找更多的門,這些門通常通向他周圍的人,或者他所思所想的人。」

  「我盡力打開每一扇門,通知每個人。」

  「但除了大哥哥你以外,全部都失敗了……」

  「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有一扇門消失……」

  小女孩的眼裡已不覺泛出淚光。

  她擦著眼睛哽咽問道:「大哥哥,他們是……死了麼?」

  「沒有,只是暫時生病了。」林東嘆道。

  「那為什麼找不到門了呢……」小女孩低頭抽縮著鼻子道,「你騙人……我不是小孩了,我可以面對這些的。」

  「我永遠不會騙你的,他們真的沒死。」林東抬手勾出了小指頭,「拉鉤,騙人是狗。」

  「……幼稚!」小女孩嗔罵一聲,但還是擦了把眼睛,笑嘻嘻地與林東勾在一起,「你騙人是小狗,我騙人是小貓。」

  「你倒真不吃虧啊。」林東嘿嘿一笑,「關於門的消失,我已經有了一些猜測,以後再說,當務之急是另一件事。」

  他說著,一字一句地問道,「你剛剛說,他們在開會的時候,對猜拳壞蛋下命令,讓他掌控某人的身體?」

  「對!」

  「但你剛剛的表現,應該並不知道我的名字……」林東的眉色漸漸收緊,「所以,猜拳壞蛋這次的目標,並不是我……」

  「大哥哥好聰明!你確實只是他猜拳的中介。」小女孩點了點頭,「他們這次的目標是教授。」

  「教授?」

  「對,就是教授。」

  「就這兩個字,僅此而已?」

  「就這兩個字。」

  「通過我,控制教授……」

  林東瞬間瞳色一閃。

  找到了!

  我的特殊之處,找到了。

  身為一個做題過於優秀的人,偶爾會被不負責任的老師叫去改作業,甚至出期末考試題。

  作為交換,那個老師會搞一些特別獎學金之類的東西,偶爾還發紅包請吃飯。

  教授,只能是那個人了!

  他才是猜拳怪人的目標!

  未等林東開口,小女孩先是一怔。

  「啊……大壞蛋的門開了……我怎麼才發現……」小女孩慌亂飛起,蹙眉瞄向一個遠遠的地方,「大哥哥,我們回頭再說。」

  林東不及多想,只衝著她叮囑道:「保護好自己!」

  「嗯!我可會藏呢!」小女孩鼓起拳頭,超凶齜牙,「這次我努力記住他們說的事,回來全部都告訴大哥哥。」

  「好,把他們一網打盡。」

  「嘿嘿。」小女孩當空揮手笑道,「那正義的線人!出發啦!!」

  「千萬保護好自己!」林東再次說道,「你可是我最好,最好,最好的朋友,見不到你我會難過死的。」

  「大哥哥放心,就算被發現了也沒什麼,我回得來。」小女孩說著,臉上突然盪出一抹壞笑,「大哥哥,你坐過過山車麼?」

  「嗯?」

  「要失重了哦~」

  「啊……」

  未及反應,雲海消失,牛頓登場。

  「啊!」

  林東叫出這一聲的同時,從床上驚坐而起。

  但緊接著。

  「啊!!」

  他又叫了一聲。

  這一次,是因為床側坐了一個人。

  伴著淡淡的古龍水味道和清凜的月色。

  那個女人冷冰冰地開了口。

  「廢物,都是廢物。」

  她凝視著窗外,眼睛像是被凍住了一樣。

  「B-002死了。」

  「我應該阻止轉交,現場榨乾他每一滴汁的。」

  「但權限不足。」

  「廢物。」

  「都是廢物。」

  話罷,她回頭凝向林東。

  「對不起。」

  「因為我的無能。」

  「我們的工作都白費了。」

  林東根本沒時間去想這件事,只呆呆地看著虞郁道:「不是我,是秦堯。」

  一點點地,那個女人的瞳中逐漸煥發出一絲光彩。

  「你現在是外勤員了。」她說。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