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你是最對的,你是最美的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篝火前。

  主教、法官、美德、皇帝、偶像,已經等了很久了。

  「真麻煩……」美德一次又一次抱怨著,「都是因為猜拳者……真麻煩……」

  偶像隨之一嘆:「教授在就好了,他總能提前猜到後面的事。」

  「你什麼意思?」皇帝有些惱怒,「你是說教授猜到了什麼,所以提前叛逃?」

  「是的,不行麼?」偶像扭頭罵道,「他猜到我們會因為皇帝的無能而提前暴露,可惜了,真希望叛逃的人是你!」

  「暴露了又如何?我們早該公開宣布篝火的存在。」皇帝怒道,「倒是你,女人,害怕就滾,跟著你的教授一起滾!」

  法官無奈抬手:「這件事已經過去了,不要影響團結。」

  美德卻一笑:「嗨,讓他們吵吧,等著也是等著。」

  聽到美德的調侃,皇帝和偶像反倒偃旗息鼓,一致盯向了美德。

  皇帝:「你除了抱怨還會做什麼?」

  偶像:「還會說風涼話吧~~」

  「哈哈哈。」美德拍著法官大笑道,「學會了麼?這才叫勸架。」

  法官也只好苦笑了。

  片刻之後,忠義終於走出了陰影。

  他嘆息著來到火堆旁,沉聲低吟:

  「雖然表面還有爭端。」

  「但我十分確信。」

  「他們想要和諧共處。」

  篝火眾同時低下了頭。

  美德:「麻煩了……真麻煩……」

  偶像:「所以教授又猜對了。」

  法官:「這是大概率事件。」

  皇帝:「怕什麼?我們不是早做過應對了麼?」

  「但願有效吧。」忠義嘆道。

  「忠義……」皇帝沉吟,「我尊重你,但我不理解,你為什麼如此膽小,我們為什麼一定要藏起來?」

  無人應答。

  短暫的沉默過後,皇帝舉起右臂。

  「我,皇帝,發起投票。」

  「我請求,由我本人剿滅一處全體人員。」

  「與軟弱瘋癲的猜拳者不同。」

  「我會讓他們感受到刺入腦髓的恐懼。」

  忠義瞬間抬手:「我反對。」

  「理由?」皇帝按捺住暴躁說道,「現在剿滅一處,必然會加速他們的敵視,從而讓我們的同類被迫選擇團結,這不正是我們想看到的麼?」

  「不要小看他們的判斷力。」忠義沉聲道,「對一處動手,只會證明一處的英明,證明我們在恐懼一處,更會相當程度暴露篝火和我的存在。一處不僅不可剿滅,我們反而要竭力避免與一處對峙,限制他們的方法不是扼殺,而是切斷情報源。」

  「同意。」偶像點頭道,「而且菩薩已經證實虞郁是能力者了,敢幹這個活兒的人,呵呵,皇帝和她誰剿滅誰還不一定呢,小心成為下一個猜拳者。」

  「我的千軍萬馬會輸給一個女人?!」皇帝怒道。

  「不會不會,你最厲害了。」美德笑呵呵地拍了拍皇帝,「反正已經兩票反對了,我棄權~夠意思吧~」

  「……」

  「美德,請尊重投票。」法官跟著也舉起了手,「我明確反對。現階段的我們還沒有能力與他們正面對抗。況且他們手上的人才比我們多得多,即便沒有了一處,也會有二處三處四處。」

  「那些都是些雜碎。」皇帝衝著篝火揚手道,「別忘了,我們有主!」

  「呵呵……」主教突然笑了,「搞清楚順序,是主有你們。」

  「……」

  看著僵硬的皇帝,主教森森笑個不停:

  「主不在乎祈願的是誰。」

  「他們也好,你們也罷。」

  「祈願就是了。」

  「主只希望快點結束。」

  「你們和他們的事情也是。」

  「這個無聊集會也是。」

  「還有……」

  「供品要用完了。」

  「再這麼怠慢……」

  「主就要親自索取了。」

  ……

  會議室中。

  隨著聶雲的講解,一張巨幕在林東眼前展開。

  能力者是在世界範圍出現的。

  大約在兩個月前,相關的國際組織便已成立,一系列秘密公約相繼簽署。

  像今天這樣,林東與汪琛的爭端,早已發生了不知多少次。

  世界主要成員中,歐盟的態度最為開放。

  他們認為應該適時地公開消息,並給予能力者足夠的地位和尊重,儘快邁向「能力者存在的未來社會」。

  與之相比,東亞各國保持謹慎,希望保密工作儘可能持續,且對「能力者存在的未來社會」表示悲觀。

  北美和大英依舊是傳統作風,左右橫跳和稀泥,催生最符合自己利益的局勢出現。

  而那些第三世界國家,腰板已逐漸硬了起來,不禁讓人懷疑他們已經擁有了足以威懾大國的存在。

  雖然還有很多事情撲朔迷離,但可以確定的是,情況很不樂觀。

  即便不考慮成員國相互隱瞞情報的情況,世界範圍已證實的能力者也已達到了17名。

  高度嫌疑者302名。

  嫌疑者1375名。

  並且每一天,這些數字都在加速增長。

  令人稱奇的是,這個群體的精神失常比例,的確很接近50%。

  至此,聶雲的語態也逐漸沉重。

  「我們無論選擇『和諧共處』還是『斬盡殺絕』,都是冒險。」

  「前者養虎為患。」

  「後者逼上梁山。」

  「面對這個問題,汪琛組內的討論還只是小兒科。」

  「更全面、細緻、嚴謹的論證早已完成。」

  「正如你的發言一樣。」

  「斬盡殺絕是自尋死路。」

  「和諧共處才是唯一可能的方向。」

  「但也只是可能。」

  「當然,戰略選擇並非靜態。」

  「如果發生特殊情況,比如能力者突然停止誕生,或者集體失去能力,集體全部發瘋等等,戰略也會隨之調整。」

  「只是現在,隨著『敵視能力者』思想的蔓延,我們沒有繼續觀望的時間了。」

  「任其發展,我們將被迫選擇『斬盡殺絕』。」

  「所以林東。」

  「就像你幫助T-001找回人性一樣。」

  「你接下來的任務是——」

  「治癒D-011量子性徵。」

  「讓他的精神回歸正常。」

  「讓恐懼能力者的人看到希望。」

  與此同時。

  三個全新的問題拍在了林東的腦海中。

  【為什麼發瘋率是50%?】(非常困難)

  【治癒D-011的方法是?】(困難)

  【聶雲是忠義麼?】(簡單)

  不是!

  幾乎看到第三個問題的瞬間,林東便下達了判斷。

  任何推理都需要一個絕對的錨點。

  正如解題時那些不證自明的公理一樣。

  134工作組內,必須有一個無條件信任的存在。

  所以聶雲,你必須不是忠義。

  就在林東下達判斷的瞬間。

  大腦好似瞬間蒸發一般,直升雲霄。

  這一刻,曾無時不刻糾纏著他的理智,蕩然無存。

  空,靈。

  極,樂。

  然而這感受卻只一瞬。

  下一刻,理智重新奪回了大腦。

  頓時,塵世的庸擾如惡臭的污水般席染一切。

  髒髒,噁心,令人絕望。

  正因那空靈的極樂。

  才有了這嗔燥的至悲。

  為什麼……

  為什麼要回來……

  讓我再飛一會兒……

  做題……我要做題……

  我理解了,我全部都理解了。

  理智才是折磨之源。

  T-001,你是最對的,你是最美的。

  做題……

  做題最棒!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