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登陸計劃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個女孩住的地方怎麼樣?」看著牙子用手指點著照片上一個巨大的用竹子編成的屋子,雷衛東問道。

  「很嚴密。」牙子回答道,「根據照片上崗哨、探照燈的分布,可以確定女孩的宿舍、碼頭以及軍火庫是防守最嚴密的地方。」

  「這三個地方最嚴密!」看著眼前的照片,雷衛東發現營地的布局真的像牙子說的那樣,呈現外松內緊,重點防禦的情況。

  顯現地處荒島周圍都是海面的情況,讓僱傭兵們明白,敵人從海外襲擊的可能性為零,因為自家只是私人恐怖組織,這裡又不是交通要道不會有國家級力量打擊這裡。

  也許一開始的時候,會注意海面,幾年時間過去,再嚴謹的人也會攜帶,可以肯定,面向海面的監視就是做樣子。

  就好像當年的大船,如果瞭望塔上的船員真的盡忠職守的話,怎麼會看看不到冰山。

  嚴密監視女孩宿舍也是有原因的。

  畢竟這些女孩都是被拐帶上島,又經過了嚴格的訓練,一對一即使是訓練有素的僱傭兵也不是她們對手。

  要不是僱傭兵身上有槍,在七步之外槍快,七步之內槍又准又快的情況下,M夫人的僱傭兵才能控制島上的局面,不讓女孩們有反饋的機會。

  要不然鹿死誰手真的不好說。

  這不是沒有例子,二十年前的實尾島事件可是震撼了很多人,畢竟事件起因是襲擊棒子國的總統府。

  在1968年的某天,棒子國總統府附近巡邏的巡警發現有六個穿著軍裝的年輕軍人向青瓦台走來。

  因為這附近駐紮有軍隊,經常有軍人在這裡經過,甚至進入總統府,所以巡警對這六名年輕軍人沒有感到有什麼不對。

  直到這些人走近的時候,巡警才發現事情不對,因為他們的鞋子穿的是黑底膠鞋,這是北邊部隊才配備的,南棒子軍隊不穿這個。

  於是巡警們立刻警惕地呵斥道:「站住!」同時上前進行盤查。

  讓巡警們沒有想到的是,六名軍人不僅不理睬他們,還快速沖了過來,同時從衣服里掏出槍枝。

  看到槍枝,巡警們愣了。

  他們面對的都是小偷小摸,最多是黑幫分子,面對軍人特別是精銳的特種兵,就和弱小的小雞差不多。

  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就被射殺了。

  不過,他們的犧牲給了總統府守衛的反應時間,要不然以這六名軍人的實力,很可能就衝進去了。

  不過即使有預警,這些軍人還是打的守衛節節敗退,差一點就讓他們沖了進去。

  幸好這附近有駐軍,聽到槍聲後很快趕來,在絕對火力壓制下,很快就實現逆轉,衝擊總統府的六人軍人有5人被擊斃,1人重傷被俘。

  但被俘的人很快在被押解的途中也自殺身亡。

  這件事在棒子國引起很大反響。

  因為總統府位於市中心,是棒子國最繁華區域,周圍行人眾多,在這個區域槍戰,經過的路人就倒了大霉。

  再加上知道自己必死的六名軍人,開火的時候根本沒有講究,不僅對周圍行人進行無差別射擊,甚至朝路過的公交車投擲手榴彈,致使眾多平民死傷。

  這樣當局很是憤怒,決心報復,組建了一支31人的暗殺小隊要去北面暗殺。

  為了讓暗殺成功,他們制定了詳細周密的方案,用熱氣球將敢死隊員送到北方目的地後,讓敢死隊員用降落傘降落,然後實施暗殺行動。

  用熱氣球的原因很簡單,飛機目標太大,很難在雷達上隱身,熱氣球就不一樣了,不僅沒有聲音,用特殊材料後連雷達都發現不了。

  為了讓暗殺成功,先用衛星和偵察機從高空拍下了目標的宅邸的構造和周圍地形,同時根據照片在一個叫實尾島的島嶼上進行複製,讓敢死隊員在裡面訓練,讓他們不至於因為地形而失手。

  最後就是招募敢死隊員。

  只是不知道當局是怎麼想的,沒有從軍隊中選拔暗殺人員,而是不知從哪裡找來了些肇事逃亡的卡車司機、倒賣車票的黃牛販子,冒牌和尚,流浪歌手,

  詐騙犯,酒鬼,馬戲團團長,落魄的拳擊運動員,睡在隧道里無家可歸者等流氓地痞,除此之外,還綁架了5名普通韓國人,強迫這些人去當敢死隊員。

  這就和M夫人基地中的女孩一樣,都是綁架強迫來的,沒有一個是自願的。

  將實尾島改造成訓練基地後,當局招募的31名敢死隊員抵達實尾島,因為他們都是門外漢,需要進行訓練,於是當局從特種作戰部隊的中挑選30名官兵對他們進行了訓練。

  在實尾島上,敢死隊員被稱為訓練兵,負責訓練他們的空軍官兵被稱為基幹兵。

  訓練剛開始的時候,

  訓練兵們很不配合,因為他們大部分都不是自己自願來的,特別是那五個被綁架來的普通人,但是他們反抗不了。

  就好像被M夫人綁架的女孩,她們也進行過反抗,甚至還有人趁夜逃跑,結果不言而喻,全都死在了僱傭兵的槍口下。

  面對槍口的威脅,只能服軟進行長時間艱苦訓練以及洗腦。

  別說未成年的小女孩,就連這些地痞流氓們在雙重高壓下,也漸漸有了愛國意識,接受了自己的任務,並表示自己願意為國犧牲。

  可惜想法是好的命運是殘酷的。

  就好像被M夫人訓練的女孩要接受殘酷的畢業考核一樣,這樣在在實尾島訓練的地痞流氓也一樣。

  本來,經過七個月的訓練,初步掌握技能的暗殺小隊就做好一切準備,來到距離北棒子距離最近的島嶼,就等命令下達的時候,政策突然變了。

  南棒子和北棒子之間關係開始緩和,開始關於和平的會談,在這種情況下,刺殺自然就取消了。

  於是暗殺小組只得重新返回實尾島,繼續他們的訓練。

  但是,意想不到的情況出現了。

  因為暗殺取消,當局忘了這樣一隻隊伍不說,甚至連補給都給取消了,以至於還在訓練的暗殺小隊在保持訓練量不變的情況下,每天的伙食質量越來越差,僅以麵食充飢。

  最後,有七人相繼在逃亡、訓練中因為各種意外死亡。

  就在剩下的24名隊員則在絕望和孤寂中艱難地守候,渴望有一天能重新得到國家召喚和重用的時候,最大的打擊到來了。

  為了保密,新上任的空軍參謀長在聽說了事情的前後經過之後,下令解散這支部隊。

  問題的關鍵在於如何才能讓這些敢死隊員保守秘密,最後,為保險起見,當局做出了「毀掉一切痕跡」的指示。

  至於怎麼毀掉一切痕跡沒有明確的說,但只要是聰明人都知道,只有死人才會絕對保密。

  於是為了保護自己,忍耐已達極限的敢死隊開始了反抗。

  這一點,男人就是比女人強,野心也大很多,在聽到被拋棄後甚至要被滅口後,這些敢死隊員爆發了。

  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在當局對他們下手之前,某天的凌晨,趁著在營地站崗的基幹兵上廁所的空當,敢死隊員們襲擊了基幹兵的宿舍。

  面對敢死隊員的襲擊,那些負責看管的基幹兵一定反應都沒有,其領導人金淳雄隊長,直接被訓練兵用鐵錘照對著的腦袋砸死。

  然後他們又搗毀了島上的通訊室。

  再這場爭鬥中,敢死隊方面死1人,基幹兵死12人,其他18人,有的因臨時外出有事,有的則因躲在糞坑和岩石洞穴里而倖免於難。

  不過,和M夫人組織不同,如果島上那些女孩反抗幹掉僱傭兵,M夫人也只能乖乖被擒。

  實尾島上的敢死隊員面對的是國家,即使棒子是一個小國,也不是個人能對抗的。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野果閱讀!真特麼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裡可以下載 www.yeguoyuedu.com

  敢死隊員知道自己死定了,他們的反抗是絕望的怒吼,於是占領實尾島後,敢死隊員沒有停留,也能去追殺那些躲藏起來的基幹兵。

  大家只是立場不同,沒有什麼深仇大恨。

  剩下的23名敢死隊員搶奪了相鄰的舞衣島上,漁民的漁船,乘著漁船去了仁川,他們從仁川碼頭登陸,劫持了幾輛公交車去往漢城,準備衝進漢城,把實尾島的一切暴露出來。

  結果不言而喻,他們全都死在了自己人手裡。

  有實尾島這樣的例子在前,M夫人自然對女孩們有著強烈的戒心,島上的僱傭兵將她們看管的死死的,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如果進攻的話,從哪裡比較合適。」看著島上建築的布局圖,雷衛東問道。

  「因為荒島四周都是海,距離最近的有人島都要一百多公里,要想上島,只有飛機和輪船這兩種交通工具。

  考慮到島上不是懸崖就是叢林,沒有飛機跑道,有直升機的話聲音太響很容易被發現,我建議先乘坐輪船靠近。

  然後乘坐快艇登陸,至於登陸我選擇這個位置。」牙子指著島嶼上的海灘道。

  「為什麼,這裡一望無際,不是很容易被發現嗎?」雷衛東問道。

  「白天很容易被發現,我們可以晚上登陸,最重要的是,這片沙灘是女孩訓練和玩樂的場所,沒有埋設地雷,

  我們上岸後可以用最快的速度靠近僱傭兵的營區,在他們還沒有發覺的情況下就將那些僱傭兵幹掉。」

  牙子遞給雷衛東一張照片,上面是兩個女孩在海邊戲水的場景,雖然因為衛星角度問題只能從上往下看,

  但只看女孩的身形和容貌,雷衛東就認出其中一個女孩是e,自己行動目標。

  「這片海域水文圖有嗎,能不能通行潛艇,我說的是大傢伙,排水量上萬噸的核動力攻擊潛艇,不管怎麼說荒島都是M夫人的老巢。

  謹慎是必須的,貨輪靠近容易被發現,還是潛艇安全。」想到陳家駒在簡單任務中,是乘坐毛熊的潛艇進入澳洲的。

  雷衛東就想模彷一下,乘坐潛艇去偷襲M夫人的老巢。

  作為世界最強大軍事集團的產物,毛熊那邊的潛艇全都是火力強大,如果襲擊失誤被僱傭兵打了回來。

  雷衛東也可以讓潛艇救援,不至於全軍覆沒。

  「我這就是調查一下,這片海域屬於深水區,衛星上關於海面的照片都是深藍色,別說核動力攻擊潛艇了,就是世界上最大的颱風級也沒問題。」

  牙子指著關於海面的照片道,「不過,東哥你擔心也是對的,畢竟是登陸偷襲,為了救人我們又不能投入太多兵力。

  我建議可以提前把兩架武裝直升機隱藏在有人島上,等我們行動開始的時候,直升機就過去支援,有潛艇和直升機在,即使那些女孩對我們刀兵相向,也是能應付的。」

  「這想法很好,如果沒有防空飛彈在,直升機打步兵太容易了。」

  雷衛東贊同道,「牙子,你在香江附近選一個無人島,在上面搭建一個和M夫人老巢一樣的訓練基地,讓陳家駒他們在上面訓練半個月,一切都熟悉後,我們就乘飛機去美洲,將M夫人一網打盡。

  至於潛艇和直升機的事,你和江浪聯繫,讓他和毛細那邊聯繫一下能不能租借核動力潛艇和武裝直升機給我們。

  要是不放心,可以讓他們的人駕駛,我們出錢讓我們搭乘一下就可以了。」

  「東哥,你準備租借那個級別的核動力潛艇?」牙子問道。

  「當然是最先進的阿庫拉級攻擊型核潛艇了,這可是一款和西方相比都不遜色的多用途核潛艇,不僅水下噪聲低,還可攜帶多種武器。

  當然如果阿庫拉級不行,塞拉級、維克托級都可以,只要能把我們送上荒島就可以了。」

  「我這就和江浪聯繫,東哥,海棠小姐的賭船後天就要開業了,很多姐妹都收到了請帖,你後天要不要過去,聽說很多香江的名流都會去捧場。」

  牙子想起海棠送給自己的禮物以及讓自己轉交的請帖,就勉為其難幫其轉交一下。

  雷衛東搖搖頭,說道:

  「我就不去了,香江是禁賭的,我又是警隊高層,即使是公海賭博我去的話影響也不好,告訴海棠,我心意領了,只要她不過分,我就是她在香江的靠山。」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