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方便麵起源於大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周明的黑色皮質風衣,平頭短髮,在近現代背景下的世界都沒有什麼問題,但來到古代,就顯得非常突兀。

  雖然傷勢恢復,讓他有底氣回到京城,但他也不想剛剛進城,就被朝廷、黑石組織發現,然後被大批人馬追殺。

  所以,他就脫去了風衣,換上一身僧袍,假扮和尚來到京城。

  這讓他隱隱有些後悔,當初設置虛擬形象的時候為什麼不設成長發呢?

  長發除了在清朝不太方便,其他任何一個時代都算正常。

  所幸虛擬形象可以在回到主神空間之後改變,只不過,不是免費的……

  「小師傅,你也要送件啊?」

  周明道:「並非如此,我想去城中找一位故人,看施主您的工作,應該對著城中十分了解,所以想要問一問。」

  江阿生道:「小師傅請問。」

  「我找的這人,家裡是賣麵條的,喜歡在家鼓搗一些稀奇古怪的麵條,您看這樣的人,您認識嗎?」

  江阿生想了想,道:「您說這人我不認識,不過聽說過,應該是住在城北那一片兒,您到那裡去打聽打聽,應該就能找到。」

  「多謝。」

  周明看他表情,應該不知道自己問的這個人是誰,否則絕不會如此平靜。

  他便道謝一聲,轉頭離去了。

  正如江阿生所言,在城北問一問,就可以打聽到有一戶人家,喜歡擺弄麵條,鼓搗出了各種稀奇古怪的面。

  周明過去一看,就看到一個三四十歲的中年漢子,在屋頂上擺弄這幾個簸箕,簸箕裡面裝著麵條,任由太陽暴曬。

  周明道:「施主,貧僧看你的面乃是寬面,並非掛麵,為何還要拿出來曬曬?」

  屋頂那漢子轉過頭來,見是一個小和尚,不由感覺奇怪:「小和尚,你說的掛麵是何物?莫非那掛麵,就能拿出來讓太陽暴曬?」

  周明道:「掛麵便是須面,只是已經發展出了用太陽暴曬,風乾的製作方法。」

  那漢子頓時來了興趣,道:「哦?小師傅你說的掛麵,味道如何?能保存多長時間?」

  周明道:「味道還算可以,至於保存時間……如果保存的好,三四年都不在話下。」

  「那這掛麵,耐煮嗎?」

  「呵呵,但凡面,哪有耐煮的。」

  那漢子笑道:「那看來我的研究還有用處。」

  「施主想要製作出耐煮的面?」

  「當然。」

  「既然如此,不如用油炸技術,同樣可以析出麵條之中的水分,而且油炸還能鎖住麵條表面,使其更具韌性,自然耐煮。」

  那漢子一聽,恍然大悟:「對呀,我怎麼沒想到呢!哈哈,想不到困擾我多日的問題,被一個路過的和尚解決了。」

  周明笑道:「我也沒想到,堂堂黑石殺手,轉輪王手下的得力幹將之一,平日裡居然喜歡鼓搗麵條。」

  他要找的人,自然不可能是普通人。

  這個在屋頂上擺弄麵條的人,便是黑石三大幹將之一的雷彬。

  人的理想,往往會隨著境遇而改變。年輕時候,想做一個頂天立地的大俠,又或者為了金錢,甘願去做那些黑暗中的勾當。

  但人到中年,少年的意氣早已散盡,再加上娶妻生子,身邊有了牽掛,那些危險的事情就不太願意做了。

  雷彬便是如此。

  他現在最大的理想,就是陪著妻子兒子身邊,過平凡人的日子,每天做面賣面,偶然突發奇想,想做出一種怎麼也煮不爛的麵條,便是他生活中最大的追求。

  只是殺手這個行業,進去了就別想出來。

  早在他加入黑石的那一瞬間,便身不由己了!

  一聽周明洞穿了他的身份,雷彬亡魂大冒,若是他單獨一人也罷了,偏偏家裡還有妻子兒子,這若是動起手來,傷到兩人可不妙。

  他強自鎮定,道:「你是誰?」

  周明笑道:「不請我進去坐坐嗎?還是說,你準備在這裡開戰?」

  雷彬當然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開戰,他的身份見不得光,作為殺手,他不知道有多少仇人。

  若是在這裡動手引來別人圍觀,傳揚出去,哪怕能夠逃得過今日,也逃不過以後那無窮的追殺者。

  雷彬跳到院內,跟妻子吩咐幾句,便轉過頭來打開了院門,請周明進去。

  周明坦然走進院落,後面傳來關門的聲音,緊接著——

  【你受到雷彬的技能『無定飛針』的威脅,威脅度:高!】

  【技能觸發成功!】

  【你獲得技能『滿天花雨灑金錢』,限時十分鐘】

  剎那間,一層黃色光芒觸發,周明腳踩凌波微步,身形閃動之間,躲開了最先飛過來的兩柄飛針,但雷彬不愧是黑石三大幹將之一,飛針一發,便源源不絕,接連不斷。

  而作為暗器高手,雷彬眼力聽力都是頂尖,甚至可以預判敵人的後面動作。

  只是,周明的輕功也非一般,閃避動作奇詭,雷彬只見他左突右閃,或在台階,或在房柱,一方面始終保持距離,一方面動作也是各種匪夷所思,令人難以想像。

  以雷彬的經驗和預判能力,居然完全猜不出周明下一步會走向哪裡。

  這是一個武俠世界,而不是玄幻世界,雷彬沒有什麼儲物空間,他的飛針都是暗藏在身上,如此飛速的射擊之下,沒花兩三分鐘時間,他的飛針就消耗的差不多了。

  兩手放下,雷彬道:「我的飛針用完,你贏了。」

  此乃謊言,實際上他還留有四根飛針沒用,另外袖子裡面,也還藏著兩桿細長鐵錐,可以用來近身戰鬥。

  周明停住腳步,道:「施主,口是心非啊。」

  他還沒有接收到挑戰任務完成的信息,雷彬肯定是詐敗。

  雷彬道:「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小河上會合要羞辱我?」

  周明淡淡一笑。

  既然你詐敗,那我就讓你真敗!

  他突然取出太平道劍,縱身一躍,長劍直刺雷彬的眉心。

  雷彬雙目圓睜,見周明一躍而起,半空之中絕不可能閃身躲避,這才將身上最後四根飛針射出,同時手上一滑,兩柄細長鐵椎便已經握在手。

  黃光閃爍,四根飛針全部被金剛符擋下,周明的長劍絲毫不動。

  雷彬立刻後撤,同時手中兩柄細長鐵錐也舞動起來。

  他這一撤,周明自然就無法刺中,神行落在院中,手中長劍揮舞,瞬間便用出一招『瞞天過海』。

  所謂瞞天過海,就是用虛招抵擋和欺騙對方,然後以實招突襲敵人要害的一招。

  他長劍舞動,叮叮幾聲盪開細長鐵錐,突刺一劍,便直接架在了雷彬的脖子上。

  雷彬低頭看了看,苦笑道:「看來,我輸了。」

  周明接受到挑戰任務完成的信息,放下長劍,道:「要不要試一下我剛才說的辦法,做一份麵條?」




章節目錄